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面对强奸,地铁乘客全部袖手旁观?也许我们误会了费城

新闻来源: 纽约时间 于 2021-10-26 17:00:29  


上周,一座俗称为“兄弟之爱”的城市被打上了冷血、麻木的标签。全美甚至世界各地的媒体都报道称,在13日晚间费城的地铁上发生了一起强奸案,最令人发指的是,当地警察和地铁管理人员声称在案件持续的几十分钟里,尽管车厢里满是乘客,但不仅没有人报警,而且周围的人“纷纷举起手机,对准被袭击的女人,拍摄视频以满足自己的粗俗需求”。而现在,当地检察官表示,火车乘客对眼前发生的暴力犯罪无动于衷的说法“根本不属实”。检方表示,从车厢里的监控录像来看,没有迹象表明有任何乘客意识到了当时正在发生什么。检方指出,现在能确认的核心事实是:1)行凶者对因醉酒而意识不清的受害人先实施了约32分钟的骚扰和猥亵,接着是6分钟的强奸行为;2)该地铁经过了20多个站点,乘客频繁上下车,因此没有证据表明有人看到事件的全程并确认发生了什么;3)可能有两人用手机录了视频,其中一人通知了地铁警察局,并将视频作为证据提交。几天后的10月20日,在费城地铁站还有另一名男子因为性侵而被捕。检方表示,此人被捕正是因为有路人及时干预。对费城人麻木不仁的指控很容易让人联想到1964年,有报道称纽约有30多人听到了一名女子的呼救,但置之不理,最终导致其被刺死。事后证明,这同样只是都市传说。多名犯罪心理学家表示,研究表明绝大多数发生在公共场所的犯罪,旁观者确实会介入。费城也许没有那么糟糕。人类也是如此。 警察和地铁官员一度严厉指控旁观者

起诉恩戈伊的法庭文件。 这起可怕的事件发生在10月13日。根据车厢内的监控录像显示,嫌疑人费斯顿·恩戈伊(Fiston M. Ngoy)在晚上9点16分左右上了一辆沿着市场-弗兰克线(Market-Frankford Line,简称El线)向西开往69街交通中心(69 Street Transportation Center)的火车,坐在一名女子旁边。受害者后来告诉警方,她下班后喝了几杯啤酒,在弗兰克交通中心不小心上错了火车。起诉书说,大约在晚上9点20分,恩戈伊开始触摸受害者,促使她“不断”把他推开。证词称,晚上9点23分,嫌疑人试图抓住受害者的左胸,而受害者再次将他推开。一名警官在起诉书中写道:“在这段时间里,受害者显然在努力让他远离她。”证词对接下来的半小时发生了什么模糊不清,但说在晚上9点52分,恩戈伊脱下了受害者和他自己的裤子,开始实施强奸,整个过程持续了六分钟左右。晚上10点左右,一名不当班的地铁工作人员在目击事件后打电话通知警方,报告火车上的一名女子“有什么不对劲”。宾夕法尼亚州东南部交通管理局(Southeastern Pennsylvania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SEPTA)警察在之后的一站,也就是位于69街的地铁终点站上了车,将恩戈伊从受害者身上拉了下来。恩戈伊在对警方的口供中声称,他认识受害者,但不记得她的名字,证词说,他告诉警方,他和这名女子开始交谈,然后接吻,然后嫌疑人开始触摸她的身体。证词中说,嫌疑人说该行为是双方自愿的。然而,在医院里接受治疗的受害人告诉警方,她不认识嫌疑人,也不允许他碰她。在某个时刻,她想起了一名警官从她身上拉开了一名男子。这起事件发生后,当局严厉批评了在场的其他乘客。官员们表示,这起犯罪最令人震惊的地方之一是,其他乘客看到了袭击,却什么也没做,有些人甚至用手机拍摄了下来。上周日,上达比(Upper Darby)镇警察局局长蒂莫西·伯恩哈特(Timothy Bernhardt)和SEPTA发言人安德鲁·布希(Andrew Busch)告诉新闻媒体,旁观者看到了发生的事情,但没有采取行动。两人都表达了失望。

上达比镇警察局局长蒂莫西·伯恩哈特(左)和SEPTA发言人安德鲁·布希在第 69 街交通中心向记者发表讲话。 伯恩哈特说:“在我看来,有很多人应该干预。我对那些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帮助这名女子的人感到震惊。任何在那列火车上的人都必须对着镜子扪心自问,问自己为什么不干预,为什么不做点什么。如果你看到这样可怕的事情,你必须做些什么,你必须干预。”伯恩哈特之后进一步说,那些记录了袭击并没有干预的人可能会被起诉,但这将取决于特拉华郡地区检察官办公室的决定。SEPTA发言人布希同样表示,旁观者耽误了救助被害者。“如果目击者拨打了911,我们可能会更早介入,”布希说。而在周一,SEPTA警察局长托马斯·内斯特尔三世(Thomas Nestel III)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嫌疑人骚扰、猥亵并最终强奸受害者的过程中,经过了20多个火车站点,乘客看到了袭击却没有任何作为。他说:“坦率地说,我不想,也不能猜测人们在想什么。但从监控视频中可以看出,人们确实都拿着手机对着被袭击的女人。”恩戈伊面临强奸不省人事的受害者、严重猥亵罪和其他9项与袭击有关的刑事指控。他被关押在特拉华郡监狱,下一次出庭是下周一。 检方反驳“虚假信息”当费城已经恶名远播时,在10月21日,事情出现了反转。特拉华郡地区首席检察官杰克·斯托尔斯泰默(Jack Stollsteimer)直截了当地表示,当地官员或新闻媒体认为,火车上有成群的旁观者“冷酷地坐在那里拍摄,没有采取行动”,这“根本不是真的”。在斯托尔斯泰默说这番话时,警察局长伯恩哈特就站在他身边。这位检察官之后还驳斥伯恩哈特所谓旁观者应被起诉的说法,他强调,宾夕法尼亚州没有法律允许起诉“未能干预”的证人。斯托尔斯泰默先生说:“根据我的经验,这个地区的人们并不是那么没有人性——他们并不是冷酷无情的人,出了事情只会在旁边袖手旁观。”他的父亲曾在SEPTA工作,而且在恩戈伊被捕的终点站担任过主管。检察官表示,这起案件的复杂之处在于乘客不断上下车,因为无法看到事件的全程或做出合理的判断。他说:“有一种说法是,人们坐在车上,看着这件事发生,然后拍了视频,以满足自己的粗俗需求。这根本不是真的。这并没有发生。我们有一段来自SEPTA的监控录像,显示事实并非如此。”斯托尔斯泰默说:“实际发生的情况是,在开往69街的火车上,不断有乘客上下车,看到了事件的不同部分。一个刚上车的人并不一定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后来补充说,火车上的人很少。“我们认为,可能有两个人用电话进行了录像。其中一个人很可能就是匿名举报的人,让SEPTA警察局警觉起来。”目前已经有目击者与执法部门分享了信息。费城一些当地媒体还指出,那是工作日的晚上,很多乘客可能已经非常疲惫,在短暂乘车的过程中可能只会专心看手机。此外El线车厢里的一些区域座位是背靠背的,这都使得乘客可能无法留意或确认当时的情形。目前没有更多证据证明车上有乘客听到了被害者的呼救或存心对暴力犯罪无动于衷。

El线列车内部。对于检方的说法,最先指责旁观者的官员们现在并不服气。“我们坚持我们以前说过的话,”SEPTA发言人安德鲁·布希(Andrew Busch)说。“我们真的希望摆脱这种强调人们有必要在发现问题时打电话的做法。”在周四的新闻发布会后,伯恩哈特也坚持他早些时候的言论。他说:“我当时相信,现在也一样相信,当人们进出车厢时,我认为他们本可以干预并做些什么。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坐在那里拍摄,但正如地区检察官所说,有很多进出车厢的人目睹了这一切。现在我不知道他们看到了什么,或者他们想了什么,因为我们还不能和他们交谈。” “旁观者效应”可能只是都市传说约翰·杰伊刑事司法学院(John Jay College of Criminal Justice)的心理学教授伊丽莎白·杰里克(Elizabeth Jeglic)从事性暴力预防研究,在上周听说了费城事件后,当时她就对CNN表示,这似乎不太对劲。在绝大多数发生在公共场所的犯罪中,旁观者确实会介入。她说,可能有些人不太愿意进行实质干预,担心犯罪分子会持有枪支或其他凶器,但还有其他选择,比如报警。“当我们有很多人时,人们不一定会干预,”她说。“然而,最近的研究实际上表明,查看更极端情况的视频片段,多达90%的情况下,我们确实看到有人干预。所以在这个案例中,没有人站出来帮助这个人,这实际上有点反常。”还有一些犯罪学家推测认为,车上的目击者可能是由于无法判断两人之间是否属于自愿,因此未能及时反应。费城事件一度让人联想到1964年在纽约布朗克斯被刺死的基蒂·吉诺维斯(Kitty Genovese)。在她被杀两周后,《纽约时报》以38名目击者的证词为依据,发表了题为《37名目击谋杀的人没有报警》的报道,称最终只有一人报警。吉诺维斯谋杀案最终成为心理学家所说的旁观者效应的主要例子,也就是说犯罪现场的目击者越多,他们中任何一个人报警的可能性就越小。但这篇报道也不准确。几十年以后《纽约时报》进行了更正,表示大多数被指控的证人不太可能看到任何东西;其他人则不确定发生了什么。正如《生活》(LIFE)杂志的一名记者当时所言,几乎可以肯定的是,那38个目击者不会“像《深夜秀》的观众一样蹲在黑暗的窗户里,一直看到演出从他们的视野中消失。”本周三,69街车站还发生了一起性侵案。一名女子在下午5点半左右在车站问路时遭到性侵,法庭文件称,一名路人听到这名女子大喊“强奸”,立刻上前制止。嫌疑人在现场被拘留。 但事件仍值得追问费城人也许并不像想象中那般麻木,但这起事件确实暴露出了其他问题。法庭记录显示,嫌疑人恩戈伊是刚果民主共和国人,他在2012年合法来到美国,但学生签证已于2015年到期,有多次被捕记录。法庭记录显示,他在2017年承认犯有轻罪性犯罪后,被拘留在移民拘留处。记录没有提供他在性侵犯案件中的行为细节。但在2018年12月,移民上诉委员会(Board of Immigration Appeals)表示恩戈伊的罪行不属于“严重犯罪”,裁定他不应被驱逐出境。去年,在费城,法庭记录显示,他被逮捕并被指控犯有人身攻击罪,同样是轻罪。法庭记录显示,在那起案件中,当恩戈伊据称试图拒捕时,一名SEPTA运输官员折断了一根手指。记录显示,他在没有保释金的情况下被释放,此后的几个月,此案一直在法庭上拖延。现在它被列为“不活跃”。地方检察官办公室发言人简·卢(Jane Roh)说,恩戈伊和逮捕他的警官都没有出席7月份的法庭听证会。卢说,一名法官同意签发法庭逮捕令,但仍在执行中。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