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曼哈顿的一家餐厅决定让乞讨者点餐

新闻来源: 纽约时报 于 2021-10-23 9:00:15  


曼哈顿西村的一家意大利餐厅Suprema Provisions的老板兼厨师斯蒂芬·维特 (Stephen Werther) 表示,通过为乞讨者提供食物,他对自己的社区和邻里关系有了新的认识。

从去年夏天开始,纽约市街头出现了一道特别的风景线——餐厅纷纷在门外的街道上开设了户外用餐区,以解决疫情中无法在室内营业的问题;与此同时,在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下,流离失所而不得不在街头流浪乞讨的人也变得越来越多。当坐在街边享用美食的顾客遇上了向他们讨要钱物的无家可归者,矛盾和冲突难免会发生。

在这样的情形下,作为“地主”的餐厅经营者们,可以用怎样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难题呢?

《纽约时报》报道了一个温暖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就是这样的一位“地主”,他用同情和帮助他人的方式“化敌为友”,把无家可归的乞讨者们也变成了餐厅的特殊顾客。

1.让乞讨者点餐

去年夏天,当曼哈顿西村的一家意大利餐厅Suprema Provisions开始在门外街道上开设户外用餐区时,餐厅的老板兼厨师斯蒂芬·维特 (Stephen Werther)注意到,总是有不少无家可归者在他的户外用餐区附近徘徊,并且非常积极地向顾客们乞讨。

他最初想到的办法是聘请了多名保安,试图让他们将乞讨者们吓退。但经过几个月的实践后,他就得出结论——保安驱赶的策略不起作用。然而,他很快就找到了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

“我们给他们提供餐食,”维特先生说。他让乞丐们可以点任何他们想要的食物,甚至给他们每个人都制定了一个最常点的餐单:汉堡包、意大利肉酱面或者番茄意面。

维特说:“这个办法让我们与无家可归者和乞丐建立起了一种社区关系,而不是对抗性的关系。”

维特先生在他餐厅的户外用餐棚里。

在另一家餐厅Tribeca's Kitchen,员工们收到的指示是,要向有需要的人提供食物。店主库苏达基斯(Andreas Koutsoudakis Jr.)回忆说,今年夏天的一天,一名男子来到餐厅外的户外用餐区,挨桌乞讨,库苏达基斯先生把手放在那个人的肩膀上,递给他一些吃的。

“顾客们亲眼看着我和他说话,并给了他钱,他们说,‘你做得太棒了!'”库苏达基斯先生回忆道。他补充说,他的父亲创立了这家餐厅,他于去年死于新冠,是父亲的遭遇激励了他,使他懂得要尊重这些(来乞讨的)邻居。“顾客们看得到这些事情。他们希望看到人们互相帮助,彼此尊重。”

位于Murray Hill的一家餐厅Oaxaca Taqueria的户外用餐设施,已经有六个月的营业历史了,这是一个很受欢迎的午餐地点。但晚上餐厅关门后,这里时常会变成(无家可归的)人们坐下、喝酒和抽烟的地方。

经理安吉·库尔沃 (Angie Cuervo) 说,这里经常会留下许多垃圾甚至粪便。“我是第二天早上来开门的人,我看到了所有的垃圾,我必须清理干净,因为我当然不想让我的顾客们看到这些。”

2.当穷人遇上富人

由新冠病毒大流行造成的经济混乱,在全国范围内加剧了本已不断增加的无家可归者数量。在纽约市,近1.2万家餐厅已获准提供户外用餐服务,而关于乞讨者向户外用餐的食客索要钱财的报道也变得越来越普遍。

纽约警察局并未专门对涉及无家可归者和餐馆的事件进行分类和跟踪。但许多餐馆老板、他们的员工以及无家可归者维权组织在接受采访时都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流离失所,同时成千上万家餐馆将就餐范围扩大到街道和人行道上,此类纠纷有所增加。

许多这样的富人和穷人之间的相遇都是短暂而亲切的;但也有些时候,这种相遇会发展成争执甚至冲突。餐馆经营者们尝试用各种方法来平息这样的冲突,包括聘请保安人员、定期报警、依靠员工来处理纠纷——或者像维特先生那样,就是帮助那些寻求帮助的人。

多位餐馆老板表示,最近向餐馆顾客乞讨的行为变得越来越频繁、越来越顽固,由此产生的纠纷也越来越激烈。他们一致认为,市府应该采取更多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

3.如何平息冲突

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 办公室的一位女发言人凯特·斯马特(Kate Smart)表示,市政府部门为无家可归者增加了床位,并将外展工作者的数量增加了两倍,达到600多人。“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的这场危机中,我们的外展团队在前所未有的困难情况下,一直在尽一切可能与无家可归的纽约人接触,向他们提供有关可用资源范围的信息,并鼓励他们接受服务。”这位发言人说,她要求人们如果看到需要帮助的人,要打311电话报告。

无家可归者联盟(Coalition for the Homeless)的高级政策分析师杰奎琳·西蒙尼 (Jacquelyn Simone) 表示,如果对某个地点的无家可归者的311投诉很多,市政府会派出一支由外展工作人员、警察和一辆环卫卡车组成的团队,他们会来把这些无家可归者仅有的一点微不足道的财物都带走。

西蒙娜女士说,无家可归的人希望获得永久性的、负担得起的住房,而市政府无法满足这一需求。许多无家可归的人不愿意住在类似宿舍的庇护所里。

西蒙娜女士还表示,如果发生上文提及的顾客与乞讨者的冲突,她希望餐厅工作人员可以与无家可归者外展服务机构联系,而不是使用保安或报警,因为这会破坏这些服务机构可能需要几个月才能建立起来的信任。

她说:“许多有幸获得经济保障并且可以在疫情期间外出就餐的人,不想被提醒我们社会中还有很多人在贫困中挣扎。” “他们希望自己不必看到这一点。将问题排除在视线以外,与实际地为需要的人提供帮助,二者之间存在很大差异。”

去年,为了阻止新冠病毒在人口密集的收容所里大面积传播,纽约市社会服务部将数千名无家可归的人转移到酒店房间里,其中许多收容酒店就位于曼哈顿西区。地狱厨房(Hell's Kitchen)的餐馆老板们早已经习惯于应对这种干扰了,但他们说,疫情以来无家可归者人数的增加,又进一步加剧了这个问题。

今年夏天,市府将大约8000名无家可归者从酒店搬回了收容所,这缓解了一部分担忧。但许多餐馆老板表示,他们每天仍在努力平息(乞讨者带来的)冲突。

在地狱厨房的一家披萨店Tavola,合伙人之一约翰·阿卡迪 (John Accardi) 说,在一次与据称是无家可归者发生激烈争执时,他的一名员工的手被割伤,他的儿子也差点被刺伤。他说他告诉员工要避免这种对抗,而不要去冒受伤的风险。“我宁愿有人打破我的桌子或椅子,”他说。

布鲁克林百吉饼咖啡公司(Brooklyn Bagel & Coffee Company)的总裁兼共同所有人帕诺斯·沃亚齐斯(Panos Voyiatzis) 说,上个月,一名他认为是无家可归者的男子走进他在切尔西的一家门店,向店里的顾客和工人吐口水,后来餐厅经理报了警。

沃亚齐斯先生说,员工们试图给那个流浪汉一个百吉饼三明治和一杯咖啡,但他不是想要吃的。他说,“我们不会只是把他们赶出去,而是会说:‘你想要什么?你想吃三明治吗?你为什么不在外面等,我们会给你一个百吉饼和一杯咖啡。’但是最近,这些人没那么容易打发了。”

餐厅经理安吉·库尔沃 (Angie Cuervo)每天早上第一个来到餐厅开门,她时不时地需要清理户外用餐设施里无家可归者们留下的垃圾。

在切尔西的一家泛拉丁餐厅Counter & Bodega,店主索菲·塞拉诺 (Sophie Serrano) 表示,她最初也曾尝试过维特先生的办法,希望通过给乞讨者食物来解决与乞丐的冲突。但消息传开了,她说,越来越多的人出现在她的店里,索要食物和钱。她说,有一次一个来乞讨的男人在顾客面前暴露自己,还有一次,一个男人带着一只没拴绳子的斗牛犬走进餐厅。

塞拉诺女士说,去年7月至10月,Counter & Bodega在每周四、周五和周六必须额外雇用保安人员,以防止与乞讨者的冲突升级。安保费用为每周375美元,她说鉴于餐厅在疫情中的销售额下降,这笔费用是难以承受的。

后来,这个问题变得越来越严重,以至于塞拉诺女士决定将餐厅搬到这个街区尽头更大的空间,那里的麻烦要少一点。“这对我们来说是因祸得福,真的,”她说。“我们被逼得没办法搬家了以后,情形变得好了很多。”

4.驱赶是违法的,

他们也需要尊严和尊重

纽约法学院(the New York Law School)教授纳丁·斯特罗森 (Nadine Strossen) 说,保安不能把乞讨者赶出户外用餐区,因为人行道和街道被认为是人们可以行使第一修正案言论自由权的场所。例外情况是,当乞讨者的言论越界,达到骚扰、胁迫或恐吓的地步时,保安可以对其进行干预;如果仅仅是有争议或令人不安的言论,法律不允许保安人员对其采取行动。

28岁的阿什利·贝尔彻 (Ashley Belcher) 曾经无家可归,她说,当餐厅的户外用餐区似乎在一夜之间兴建起来时,那些把自己的财物放在附近街边的人突然就不得不搬家。她说,晚上他们可以睡在那些户外用餐设施里,但在白天,他们被迫离开。

贝尔彻说,她从14岁起就无家可归,但疫情促使她离开街头。她现在住在旅馆里,是一个无家可归者维权组织Human.NYC的外展工作者和组织者。她回忆说,以前她流浪街头时,除非她买东西,否则餐馆不会允许她坐在外面。如果她需要帮助获取食物,她就只能去问顾客们。

40岁的 Karim Walker自2016年以来一直无家可归,现在住在自己的公寓里,他说人们可能并不了解法律,也不了解他们的强制行为会如何影响另一些人。“无论你所处的人生境况如何,你仍然是一个人,你仍然应该拥有尊严和尊重。”

史蒂文·康蒂 (Steven Conti),33岁,于去年12月抵达纽约市,目前无家可归,睡在曼哈顿的公园里。他认为扩大户外用餐对纽约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在户外社交——它更像是一个聚会,”他说。“我不抱怨它,我还有点喜欢它。”

Suprema Provisions的维特先生相信在意大利民间传颂的一种被称为“caffè sospeso”的精神,即顾客支付额外的咖啡费用,将咖啡送给买不起的人。

他说:“虽然严格来说我们不是咖啡馆,但我们也可以给有需要的邻居提供食物,我们都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就应该尽我们所能地互相帮助,这是一样的精神。”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1 条

【手机扫描分享】
热门评论更多...
评论人:44776发送时间: 2021年10月24日 13:19:00
下次你應該請街友們到你家去長住了?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