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公寓出租专坑留学生 维权年余 最终纽约州总检察长帮了我

新闻来源: 纽约华人 于 2021-10-17 0:14:42  


跟大家分享一个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故事:租约到期后,被公寓大楼告知押金会以支票的形式退回,等了大半年却一直没有消息,发律师信也没用,管理部门从上到下找各种理由推脱。而且据我所知,像我一样被“套路”的留学生不在少数,很多隐藏的“陷阱”更是让初来纽约的华人感叹防不胜防......以下就是我长达一年多的漫漫维权路。

 1.一张永远也等不来的支票 

2018年,我准备来纽约上学,提前两个月通过房屋中介租下了位于罗斯福岛(Roosevelt island,简称罗岛)曼哈顿公园(Manhattan Park,简称MP)的一间二居室公寓(2B2B),并一次性和室友一起缴纳了一整年的租金4.68万美元以及两个月的押金7800美元,租期为2018年8月3日到2019年9月2日。

我和室友缴纳的押金凭证。I摄:Lily 

罗岛与曼哈顿仅一河之隔,这里远离喧嚣,风景优美,加上交通便利,深受留学生的青睐。毕业后,我选择继续留在纽约工作,室友则决定回国。

清晨的阳光洒落MP。I 摄:Lily

8月中旬,提前搬离的室友去公寓大楼管理部门办理退租手续,被告知所有押金只能以支票的形式退至一个账户,她便留下自己在国内的地址,计划收到支票后再把另一半押金还给我。直到2019年9月2日公寓清空并经过相关人员验收后,我也离开了罗岛,静静等待着室友的通知。

然而,两个月后,室友告诉我她并没有收到支票,担心寄丢,让我去经理办公室查询一下物流信息。我因为工作的缘故搬到了法拉盛,工作日走不开,周末大楼办公室又休息,于是只能通过电话跟他们联系,但每次接通后,工作人员都是让我留下公寓号、姓名、电话等基本信息,告诉我等他们核实情况后会打回给我,便再也没了消息。

无奈之下,我跟公司请假,亲自跑了趟罗岛,要求跟上级部门对话。一个看上去大约50岁左右的白人男子接待了我,他自称是退款部门的负责人,告诉我由他经手的支票保证不会丢,并向我解释国际物流比较慢,三个月左右都算正常,让我再耐心等一等。我当时有向他索要物流追踪号(Tracking Number),但他无法提供。

罗岛MP管理部门办公室大门。I 摄:Lily  

到了12月底,室友焦急起来,催问我支票的消息,我再次来到罗岛。还是那个白人男子,他这次拿出一叠文件告诉我,“经过查询”,这里并没有室友当初留下的中国地址,支票根本没有寄出去。我当时想的是,好吧,只要钱没丢就好。我临走前留下了自己在法拉盛的地址并嘱咐他们直接把支票寄给我,免得夜长梦多。 一转眼,时间来到2020年3月,支票依旧没下文。我又辗转联系上了一位名叫David的部门经理,在邮件上跟他沟通几次后,我隐约意识到:整个管理部门似乎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这笔钱怕是要不回了! 以下是2020年1月到3月我和David的对话,对方除了反复确认公寓号以及表示会跟进以外,完全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这样的无效对话至少进行了3、4次 I Lily提供 紧接着,疫情爆发了,整个纽约城陷入停摆,大楼办公室也随之关闭。等几个月后再来重新追究支票的下落,一切又仿佛回到了原点。

2020年7月我跟David的通信记录,在我表示希望亲自去办公室取支票后,他同意了,但一直无法提供确切的日期。I Lily提供 

 2.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就在艰难维权的这段期间,我发现在罗岛的留学生租房群里,很多人也有跟我一模一样的遭遇:

罗岛租房群聊天记录 ILily提供 甚至有同学反映,退房两年了都没收到押金。

罗岛租房群聊天记录 ILily提供 不止MP,罗岛上的其他公寓包括最北边的八角楼(Octagon)、主街(Main Street),几乎都存在押金拖很久或者要不回来的情况。

罗岛租房群聊天记录 ILily提供

大家遇到“套路”也基本一致:一会儿说寄了一会儿说丢了,各种花式借口敷衍了事,总之一个字“拖”!估计就指望着留学生回国以后不了了之吧。 除此以外,还有同学在群里抱怨这些公寓大楼表面看起来高大上,实则管理混乱,明“坑”暗“坑”无处不在,让人防不胜防。 比如,像快递、电费单这些重要信息大楼通常会发邮件通知,包括房屋合同也用的网签,但续租这么重要的事,他们却是用平信来告知,并需要租客填好信息再交回给大楼,很多同学就因为没有及时查看而错过截止日期,被白白多扣了一个月的租金。

罗岛租房群聊天记录 I Lily提供 还有同学反映,租房协议里明明写的是提前30天告知是否续租,但公寓管理人员非说是60天,强行扣掉了他们一个月的房租,后来是拿着协议跟他们找管理部门理论了两个月,才把钱要回来。 

 3.漫漫维权路

确定跟大楼无法进行有效沟通后,我通过网络查到了MP位于布鲁克林的母公司,找到了他们的上级主管,对方给了我一张名片,让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整理好发到他的邮箱。8月13日,我突然收到David发来的邮件,称支票已经准备好了,我随时去拿。

原本以为维权之路就此告一段落,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却不得不让我感叹,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第二天,我来到大楼办公室,David拿出一份文件让我签,说签完才给支票,我当时只想着快点结束,没有仔细检查,等回到家才发现支票上的名字居然是错的,这张支票根本无法兑现!

室友名字中间的字拼音是JIA,支票上写的是JA。ILily提供

我立即致电,David态度却急转直下,说反正支票已经给了我,我也签了字,不能拿他怎么样。

偌大的公司居然如此胡来,和诈骗又有什么分别?!尽管在我向那位上级主管投诉后,David不得不答应我重新处理支票,但害怕又要陷入漫长的等待,我便决定不再跟他们扯皮。

我先是找到律师,给MP发了律师信。在跟律师接触的过程中,我才知道,原来在当初签署的租赁协议上,我和室友都是主要租户且W8文件上都有我们的签名,因此大楼是没有任何理由拒绝给我们开出两张支票的。

直到8月26日,David在明知我室友已经回国的情况下,仍试图以W8上只有室友的名字为由想把支票寄回中国,若不是律师提醒,我可能又被忽悠了。ILily提供

不过,律师表示一般这种大公司都有法务部专门处理此类案件,加上疫情期间法庭关闭,我能做的也只有等待。而David在表示会尽快处理后,邮件也停在了9月1号不再更新。

眼睁睁一个月又要过去,难道之前所有的努力都要白费了吗?

这时我想起之前在MP的群里有同学提到可以向纽约总检察长(Attorney General of New York)办公室的消费者保护(Consumer Protection)部门投诉,我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把手上所有的证据包括房屋合同、签署的退租文件、跟David的通信记录以及那张无法兑现的支票全部打包发了过去。

罗岛租房群聊天记录 I Lily提供

9月21日线上提交的投诉,不到一个星期,我就拿到了支票,而且根据我的要求,他们开出的是两张分别写有我名字和我室友名字的支票。我用DHL将支票寄回国,室友不到10天就收到了。

Lily提供

我用自己的这段辛酸经历告诉大家,遇到租房纠纷一定要擦亮眼睛提高警惕,看清楚租房协议,不要对方说什么就信什么;要留意公寓大楼的各种信件包括电子邮件里的附件(一些狡猾的公司会把续租的renew信息隐藏在附件里)以及尽量使用邮件沟通,这些都是日后维权的证据。

最后再附上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的投诉网站:https://ag.ny.gov/consumer-frauds/housing-issues以及投诉表格下载链接:https://ag.ny.gov/sites/default/files/nyc-rent-security-complaint-english.pdf,(投诉不收取任何费用)。

总而言之,我在罗岛还是留下了许多令人难忘的美好回忆,真心希望在如此世外桃源的地方,不再有人被骗。

每年春天,樱花盛开的罗岛。I 摄:Lily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