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欧洲本地新闻信息】 

娇兰香水背后丑闻:调香师遭虐待,儿子上告法院

新闻来源: 旅法华人战报 于 2021-09-22 19:44:01  


9月20日,法国化妆品品牌娇兰(Guerlain)的知名调香师让-保罗·娇兰(Jean-Paul Guerlain)的伴侣克里斯蒂娜·克拉格·米歇尔森(Christina Kragh Michelsen)在凡尔赛(Versailles)轻罪法院现身,其涉嫌“抛弃无法自我保护的人”。调香师独子与克里斯蒂娜·克拉格·米歇尔森间的争斗由此拉开序幕。

据《巴黎人报》报道,法国化妆品品牌娇兰(Guerlain)调香师让-保罗·娇兰(Jean-Paul Guerlain)的伴侣克里斯蒂娜·克拉格·米歇尔森(Christina Kragh Michelsen)、让-保罗·娇兰的独子斯蒂芬·娇兰(Stéphane Guerlain)两人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矛盾的根源在于,现年84岁的让-保罗·娇兰与63岁的金发女郎克里斯蒂娜·克拉格·米歇尔森计划结婚。斯蒂芬·娇兰一直反对两人结婚。根据最新一份鉴定报告显示,现年84岁的让-保罗·娇兰患有阿尔茨海默病。

克里斯蒂娜·克拉格·米歇尔森表示,她与调香师在马术训练场上相识,两年后,自2007年起,两人计划结婚。但由于调香师儿子的反对,两人一直没能结婚。自2010年起,调香师的健康状况逐渐恶化,调香师儿子与准继母的关系也逐渐恶化。前者认为后者觊觎调香师的遗产,而后者认为前者无法接受父母离婚后父亲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斯蒂芬·娇兰的律师帕斯卡·科尔弗(Pascal Koerfer)表示,自2012年起,克里斯蒂娜·克拉格·米歇尔森趁调香师健康状况不佳时,“入侵”调香师的账户。她搬进独立公寓,独自举办招待会、照顾马匹。2013年,调香师的财产由儿子管理,直至2018年1月。

2015年,准继母、调香师的律师团请求婚姻保护,“在提前签订了财产分割合同的情况下”,准继母的律师弗雷德里克·贝洛(Frédéric Bélot)坚持道。但这是徒劳的。2020年3月,这对伴侣向伊夫林省(Yvelines)莱斯梅努尔斯(Les Mesnuls)市政府提交材料、申请结婚。但一个月后,监护人对此表示反对,因为其父亲受身体状况影响已经无法做出决定。

2020年7月,法院认定儿子方理由充分。2021年4月6日,凡尔赛上诉法院维持原判。斯蒂芬·娇兰的律师表示,这位准继母制造“真空环境”,让调香师处于“隔离”状态。

2020年10月22日,一名家政员工因遭受“精神折磨”而投诉克里斯蒂娜·克拉格·米歇尔森。9月20日,这名60多岁的女子被传唤到凡尔赛轻罪法庭、对“抛弃无法自我保护的人”这一罪行做出回应。根据调查显示,多名工作人员表示,一年多以来,让-保罗·娇兰只能“听天由命”。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周末期间、工作日期间,克里斯蒂娜·克拉格·米歇尔森经常睡觉……周一上午,“当我开始工作时”,让-保罗·娇兰的卫生状况令人感到担忧。其他证人也表示,他们为让-保罗·娇兰洗澡时遭到了阻止。尽管他失禁,也不能清洗、更换衣物。

但克里斯蒂娜·克拉格·米歇尔森的律师却表示,只有一个周末,这位准继母没有与调香师呆在一起。在过去的十余年中,准继母与调香师形影不离,以至于她的母亲去世前,她都无法回丹麦看望母亲。

这位律师还表示,多亏了克里斯蒂娜·克拉格·米歇尔森的努力,调香师几乎不再喝酒了。调香师的儿子才是真正抛弃调香师的人,他让父亲无法享有正常的生活。他不再维护住所、关掉暖气、停掉热水,除了调香师的卧室及客厅。房间里到处是湿气,挂毯逐渐掉落、到处都是霉菌。这位律师继续说道,让-保罗·娇兰是法国标志性人物。如果他知道自己将在这样的环境下结束生命,这绝对是一个丑闻。

最终,克里斯蒂娜·克拉格·米歇尔森被判缓刑18个月,并被禁止与让-保罗·娇兰联系。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欧洲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