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一些美国人抢着吃兽药 牲畜一时间无药可用​

新闻来源: 纽约时间 于 2021-09-18 16:58:51  


得克萨斯州61岁的农场主丽莎·凡纳塔(Lisa Van Natta)表示,她虽然没有接种新冠疫苗,但每月都会服用伊维菌素用于预防新冠。她说,在她担任主席的兰帕萨斯郡共和党俱乐部,其他许多人都在服用这种通常用于为马匹驱虫的药物。

在对《华盛顿邮报》谈到有些人因为服用伊维菌素而中毒时,她认为自己的预防措施十分英明,但那些吃到中毒的人很蠢。“他们吃的量太多了,愚蠢总是会以各种形式表现出来。”

伊维菌素是一种在20世纪70年代末开发出来的广谱抗寄生虫药物,在兽医学中,它用于预防和治疗心丝虫。在人类中,伊维菌素用于治疗两种被忽视的热带病,包括河盲症(盘尾丝虫病)和淋巴丝虫病,有时也可以用于治疗头虱、疥疮和酒渣鼻,剂量是兽药的一个零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称,该药过量使用会引发严重副作用,比如严重皮疹、恶心、呕吐、腹泻、胃痛、面部或肢体肿胀、神经不良事件(头晕、癫痫、意识模糊)、血压突然下降和肝脏损伤。

伊维菌素在给人类治病时,主要是在非洲、拉美和东南亚的欠发达地区治疗热带寄生虫感染,这类疾病在美国极度罕见,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种药现在成为了美国新冠文化战争的新符号。

尽管没有确凿的科学证据支持伊维菌素可以安全有效地用于治疗新冠,但在今年4月间,伊维菌素开始在右翼政治圈中得到了狂热的追捧。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和劳拉·英格拉姆(Laura Ingraham)等福克斯新闻主持人邀请嘉宾宣传这种药物;共和党众议员路易·戈默特(Louie Gohmert)等人鼓吹伊维菌素是治疗新冠的有效药物;保守派电台主持人也加入了推荐该药的行列,其中一名主持人后来死于新冠。

相关报道:五个保守派大V反对疫苗,然后他们感染了新冠病毒,四个死了,一个决定吃兽药

马克·伯尼尔,享年65岁

其结果是,人们对伊维菌素的兴趣大增,由于没有几个医生愿意为人类开具这种处方,一些人去畜牧中心和饲料商店购买这种药物的兽药剂型,导致各地的农场牲畜在一时间无药可用,而毒物控制中心接到的求助电话激增。全美从今年1月1日至8月31日期间,报告了1143例伊维菌素中毒病例;这一数字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63%。新墨西哥州卫生官员在9月8日表示,他们认为该州一名男子疑似死于过量服用伊维菌素,另一名患者在使用该药物后病情危殆。

对许多专家来说,对伊维菌素的狂热激起了一种流行病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们已经有了使用治疗疟疾的羟氯喹的可悲例子,它显然没有显示出任何积极的效果,伊维菌素恐怕也在朝这个方向方向发展。”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和传染病学副教授苏尼尔·帕里克(Sunil Parikh)说。他指的是川普和其他人在疫情早期阶段推广的这种药物。

这让人们不禁想问: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不相信受过多年专业训练的医药学专业人士,反倒相信可能连高中科学课都没有考及格的网红和主播?

什么是伊维菌素?

上世纪70年代,日本和美国科学家发现了这种化合物,并在2015年获得了诺贝尔奖。

康奈尔大学动物医院的副主任吉莉安·帕金斯(Gillian Perkins)说,对于动物来说,伊维菌素通常被用作除虫剂。

对于人来说,伊维菌素片被FDA批准用于治疗一些寄生虫。局部治疗也用于治疗外部寄生虫(头虱)和改善皮肤疾病(酒渣鼻)。

梅奥诊所(Mayo Clinic)的传染病专家约翰·奥霍洛(John O’horo)说,如果使用得当,“它对某些寄生虫感染是一种非常有效的药物。”这种廉价且可广泛获得的药物被列入世界卫生组织治疗几种寄生虫病的基本药物清单。

1987年,默克制药公司建立了伊维菌素捐赠计划,其口号是“有多少就提供多少,需要多久就提供多久”。默克在30多个国家捐赠伊维菌素,治疗了3亿人,一些非洲国家在消除河盲症和淋巴丝虫病这两种疾病方面得以取得了重大进展。这个项目因此被视为药物捐赠的范例。

伊维菌素对新冠有作用吗?

默克公司自己说,对新冠没用。默克目前还没有针对新冠肺炎的疫苗,如果该药真的证明在治疗新冠方面有奇效,这家公司将有机会从全球巨大的需求中获利。但默克公司在声明中表示,尽管其科学家仍在继续进行研究,但目前他们没有发现该药针对新冠的“潜在治疗效果的科学基础”,“没有有意义的证据”证明其临床疗效,而且“在大多数研究中缺乏安全数据,这令人担忧”。

虽然有一些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但大多数专家表示,迄今为止,还没有出现一项高质量的研究,可以促使他们推荐使用伊维菌素来预防或治疗新冠。一个审查医学研究的国际组织对伊维菌素的现有研究进行了审查,发现缺乏可靠的证据支持该药物用于治疗或预防新冠,并对伊维菌素的研究质量提出了批评同,称大量研究存在着抄袭、方法上的缺陷和样本规模太小等问题。有一项预印版大型研究倾向于支持伊维菌素对新冠治疗有效,但在被投诉剽窃和数据造假后被撤稿。FDA还没有批准伊维菌素用于治疗任何病毒感染。

贝勒医学院国家热带医学所(National School of Tropical Medicine)教授兼所长彼得·霍特兹(Peter Hotez)博士从事使用伊维菌素治疗寄生虫病的卫生政策研究。他说:“确实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它有效。”

彼得·霍特兹

阿拉巴马大学伯明翰分校的医学和传染病教授迈克尔·萨格(Michael Saag)说,“这种方法尚未被证明有效。如果我看到它有效的证据,我会是第一个使用它的人。但事实是,没有数据支持使用它。”

最近一项对14项伊维菌素研究(共有1600多名参与者)的回顾得出结论,没有证据表明该药物有能力预防新冠、改善患者病情或降低死亡率。另外31项测试药物的研究仍在进行中。

“人们对伊维菌素等众所周知的廉价药物的重新用途有着极大的兴趣,这些药物很容易制成口服片剂,”该研究的作者玛丽亚·波普(Maria Popp)和斯蒂芬妮·韦贝尔(Stephanie Weibel)在给《纽约时报》的电子邮件中说。“但目前进行的现有临床研究的结果不能证实所谓的好处。”

8月6日,数据安全监测委员会叫停了研究伊维菌素治疗新冠的最大试验之一“一起试验”(Together Trial),因为该药物被证明在预防住院或延长住院时间方面并不比安慰剂好。麦克马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教授爱德华·米尔斯(Edward Mills)博士领导了这项研究,招募了1300多名患者。他说,如果不是因为公众对伊维菌素表达出了极大的兴趣,研究小组本应更早停止这项研究。

那么人们是如何想到用它治疗新冠的呢?

伊维菌素可以治疗新冠的想法是在2020年春天开始出现的,当时澳大利亚研究人员观察到,这种药物在实验室环境中杀死了病毒。

然而,研究结果也有值得注意的地方。首先,对病毒起作用所需的药量远远高于批准用于人体的药量,而且可能达到了致命剂量。此外,基于实验室的测试是观察药物和病毒在培养皿中的相互作用,也没有考虑到人体的复杂性——众所周知,很多疗法在实验室阶段表现出了喜人的迹象,但往往会在临床实验阶段折戟,也正是因此,就连澳大利亚这项试验的研究人员也建议说,不要在临床试验以外使用该药作为新冠治疗药物。

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与国际医学部的医学教授戴维·布尔韦尔(David Boulware)参与了两项正在进行的大规模临床试验,研究伊维菌素对新冠患者的影响。他对《华盛顿邮报》解释说:“在实验室中有效并不意味着它对人类也有效。”

他说:“人们要么认为这是一种神奇的治疗方法,要么认为它非常危险的,但事实可能跟这两种猜想都不搭界。当以正常人体剂量使用时,它是一种相对安全的药物,但我们不知道它对治疗新冠是否有任何好处。”

布尔韦尔表示,目前可获得的最佳数据来自巴西的一项试验,该试验尚未正式发表其研究结果。他说,在那项研究中,伊维菌素的效果与安慰剂相似,这意味着服用这种药物没有明显的临床益处。

它又如何成为了保守派的图腾?

专门关注虚假信息的研究人员阿比·理查兹(Abbie Richards)表示,早在去年冬天,有关伊维菌素的阴谋论和媒体压制支持其使用的说法就在TikTok等平台上流传。随着倡导团体和保守媒体近几个月来加大宣传力度,他们的信息在网上找到了热切的听众。

在拥有1100万粉丝的播客节目主持人乔·罗根(Joe Rogan)反复在节目中宣传伊维菌素的功效后,公众对伊维菌素的兴趣激增。罗根9月份宣布他感染了新冠,声称正在服用伊维菌素和其他几种药物。他没有医学背景,也没有从大学毕业。

乔·罗根

在Telegram和其他消息传递平台上,支持伊维菌素的社区已经成为反疫苗错误信息的中心,成员们分享给药店和远程医疗提供商的建议,后者将为他们订购药物。在支持伊维菌素的Facebook群组中,成员们宣传这种药物的使用,谴责其反对者,并讨论对不使用这种药物的医生采取法律行动。

“这些医生在误导人们。伊维菌素就是管用!”一名用户在拥有2.8万多名成员的伊维菌素Facebook私人小组中评论道。“你得囤些伊维菌素,你家人的健康就靠它了。”

一名成员抱怨道:“今天早上我和妈妈吵了一架,因为她说他们没有可靠的经同行评审的研究显示出益处。”

保守派人士表示,FDA、美国疾控中心(CDC)、世卫组织、大型制药公司、政客、主流医学界、媒体和科技平台联合起来压制对该药的宣传。对于那些对主流科学思想持怀疑态度的人来说,似乎来自其他来源的信息往往显得独立、有洞察力、勇敢。这些怀疑论者坚称,他们可以像研究家电或消费品一样,自行研究医疗信息;像DIY自家的车库储物架一样,DIY新冠疗法。

鼓吹伊维菌素的“独立”医疗团体和保守派媒体声称权威卫生机构和药企有他们的经济和政治动机,但值得玩味的是,事实上,他们推这个药也有自己的动机。

至少有三个提供伊维菌素的远程医疗网站与“美国前线医生”有联系。“美国前线医生”是一个右翼政治团体,去年7月召开新闻发布会,其成员谎称未经证实的羟氯喹疗法可以治愈新冠,并称人们不需要戴口罩。川普和他的儿子小唐纳德·川普和许多QAnon阴谋论者分享了这段视频,在数小时内,这段视频被观看了数百万次。该组织的创始人西蒙·戈尔德(Simone Gold)因参与1月6日国会大厦的骚乱而面临指控。“美国前线医生”最近向Telegram上的17万多名用户推广了伊维菌素。

西蒙·戈尔德在国会大厦骚乱中

“美国前线医生”的成员本·马博(Ben Marble)之后创建了远程医疗网站MyFreeDoctor,在其网站上大力推广伊维菌素,这个网站雇佣了美国前线医生的许多成员,虽然名为“免费医生”,但这些医生开具羟氯喹和伊维菌素处方确实是会收取咨询费的。

另一个网站SpeakWithAnMD经常在支持伊维菌素的社交媒体渠道上被提及,并与“美国前线医生”合作。咨询费为90美元。

“美国前线医生”组织的另一名成员斯特拉·伊曼纽尔(StellaImmanuel)本月在她的医疗实践Facebook页面上发帖称,“三周内,我们的远程医疗注册人数从每天100人增加到700多人”,而且“完全被寻求伊维菌素的患者淹没”。

伊曼纽尔去年因高调推广和开具羟氯喹处方而声名狼藉。她还声称,人们之所以生病是因为他们在梦中与恶魔发生了性关系,现在运行政府的是一群“爬行动物”。她的咨询费也是90美元。

那万一人吃了动物用伊维菌素呢?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从这些另类远程医疗平台上弄到人用伊维菌素的处方,许多人是直接从饮料商店里买来了兽用药。密西西比州卫生部门本月早些时候表示,最近打给州毒物控制中心的电话中,有70%来自自行服用牲畜用伊维菌素的人。

但这两种配方存在一个最大的不同:人不是牲口。这就导致动物伊维菌素的浓度往往远远高于人类所需或能够安全耐受的水平。

明尼苏达大学的布尔韦尔说,例如,有人在网上购买马用伊维菌素,但这些高度浓缩的配方适用的是1000磅重的大型动物,其最终剂量可能是正常人体批准剂量的7倍甚至15倍,这可能导致毒性。

纯度也可能不同。“当你服用这些药物时,你真的不知道除了药还会吃进去什么,”耶鲁大学的帕里克说。“不光是剂量更高,而且你可能会得到一些不纯的药物。里面可能还有其他杂质和辅料,所以真的很危险。”

根据FDA的说法,高剂量的人和动物伊维菌素对人体是有毒的,而且有可能过量。过量的伊维菌素会导致消化道系统不适、低血压、过敏反应、癫痫、昏迷和死亡。此外,即使在批准的剂量,伊维菌素也会与其他药物相互作用,比如非常常见的血液稀释剂。长期使用还没有被严格研究过。

已经有新冠疗法了

布尔韦尔说,对于新冠患者来说,使用伊维菌素而不是经过验证的疗法,还意味着患者丧失了治疗的机会成本,在治疗黄金期用上真正管用的药物。

再生元(Regeneron)公司的单克隆抗体产品经批准适用于12岁及以上未住院且不需要补充氧气的轻至中度新冠患者,一项尚未经过同行评审的研究表明,它将住院和死亡的几率降低了70%,并将症状持续时间缩短了4天。

再生元公司的单克隆抗体产品

这种药物本身每剂1500-2100美元,但已经由美国联邦购买,对病人来说是免费的,而且几乎没有副作用。医院、急救中心甚至私人医生都有权发放这种药物,病人可以接受一次或分四次进行的静脉滴注。但关键问题在于,病人需要在症状出现7-10天内用上药,而使用别的试验性替代疗法可能会导致人们来不及用上单抗。

专家表示,对于那些沮丧、焦虑、恐慌的人来说,他们就是希望有个人出来告诉他们,能快速简单地解决疫情。

帕里克说:“这场大流行充斥着关于非药物干预、治疗、疫苗甚至病毒本身的政治化讨论,太多的人沉迷于未经证实的疗法,而忽视了疫苗等经临床证实的工具。事实上,证据基础有多薄弱实际上并不重要,对于一些人来说,他们是先相信世上真的已经有神药,再去找各种证据去支持这一点。”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