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咳血也要待家里!”悉尼橄榄球运动员染疫,难获入院救治,险些病亡家中

新闻来源: News 于 2021-09-14 23:58:25  


悉尼一名女子讲述了其感染新冠肺炎的丈夫在家与病毒抗争的悲惨经历,称他们被告知即使咳血也要待在家中。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家人在接受澳大利亚新闻集团采访时表示,他们对这种“呼叫中心”式的病人护理方式表示严重担忧。该系统通常由呼叫中心的接线员(而非医生或护士)检查病人的症状清单。

自8月1日以来,在家中死亡的患者超过15人,医生们对新冠肺炎“家庭医院”治疗系统表示担忧。

由于新冠肺炎患者数量激增,住院和重症监护室的人数持续增加,新州政府别无选择,只能依靠“家庭医院”项目。

新州目前有超过1.4万名新冠肺炎活跃病例,其中绝大多数患者被留在家中与疾病作斗争。

(图片来源:澳洲新闻集团)

对于这名37岁男性病例,其家人对澳大利亚新闻集团表示,他此前身体“健康”,没有潜在疾病。

他的妻子说:“他非常健康,是一名橄榄球运动员,非常注重饮食和健身,之前没有任何健康问题。”

“我丈夫于9月2日确诊,当时症状很轻微。他收到了一条短信,被告知需要隔离。他们让他待在家里,说会每天给他打电话。”

“但并没有全科医生联系他。我们刚联系了新州卫生厅的工作小组,就像是一个呼叫中心。他根本没看过医生,只和医生通过一次电话。”

这位女士说,她在第一周收到了一张清单,上面列出了其丈夫病况需要升级或送医的触发事项。当时她被困在维州,只能通过电话帮助他。

“所列事项包括皮肤冰冷,无论做什么都暖不起来、呼吸短促、胸痛、排尿少和咳血。刚开始我们的感觉还好,但之后他的病情开始恶化。”她说。

一周前的周日,他开始“咳血,呼吸困难”。

这位妻子说:“我们整夜监测,9月6日打电话给新州卫生厅,告知他们我丈夫出现了上述症状之一,还呼吸急促,需要住院治疗。”

“然后他们告诉我们,健康建议已修改,这种情况很正常,我们无需感到惊慌。我的丈夫应该继续待在家里,只吃扑热息痛(Panadol),我感到很惊讶,因为我不认为关于咳血的健康建议会有变化,我无法理解。系统已不堪重负,我能理解。但我不认为健康建议会改变。”

(图片来源:网络)

这位女士说,她“感到有些事情不对劲”。

“我们感到焦虑,觉得事情不对劲。9月6日,因为我丈夫咳了很多血,不是几滴,他吐出的粘液全都是血,于是我叫了救护车。”

在此期间,这名男子一直与一位也确诊新冠的室友待在公寓里,但是救护车工作人员说他仍然应该待在家中。

“后来救护车来了,给他做了检查。他们当时对他的生命体征很满意,让他监测自己的血液颜色,如果变成了深红色或棕色再给他们打电话。由于受到了医疗护理,他当时感觉很好。新州卫生厅打电话跟进,说他们会让全科医生每天联系他,监测他的血液颜色和呼吸状况。”

(图片来源:网络)

据报道,新州卫生厅承诺的全科医生会每天与之联系从未发生,当这个男人再次联系妻子时,已经病得说不出话来了。

“全科医生打过一次电话,是在大概4天之后的周四。他的情况越来越糟。周六早上,我丈夫给我发短信说他需要一辆救护车。他甚至说不出话了。”“于是我叫来了救护车,他们把他送到了医院,担心他很需要氧气。他们对他的喉咙进行了检查,清除了呼吸道的血液,打了3针并让他吸氧。”

这名女子说,她害怕丈夫可能会死在家里。“他被送进医院的唯一原因,就是我从维州打了个电话。”

有一次,她在Facetime上和丈夫聊天,他需要把胸部压在墙上才能呼吸。“我们不是生活在第三世界国家,我们应该获得医疗服务。如果我当时没有帮助他,我相信他可能已经死了。”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1)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