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西澳禽兽父,强奸两名亲生幼女;然而政府将援助西澳15名强奸幼童犯,获得超20000澳元援助款,你们到底是在干什么?

新闻来源: 微珀斯 于 2021-07-21 23:56:02  


“禽兽”父亲向自己的亲生女儿下手而且她们只有5岁和6岁

然而,至少15名西澳强奸幼童犯

获得金额超过20000澳元援助

what?为什么???

01

NEWS

连亲女儿都能下得去手

“他告诉我,想要的是她们,而不是我。”

同样的正义感让西澳人也义愤填膺!真是令人发指!

他强迫女儿们脱下衣服,躺在洗衣房的混凝土地板上,

然后实施暴行。而她们才一个五岁、一个六岁

西澳检察官Rebekah Sleeth在面对这起案件的时候,同样的愤怒!

Rebekah Sleeth说,“尽管当事人已经看到自己幼小的孩子们极度的痛苦并哭泣,也知道他带给他们的伤害,但还是继续满足自己的性需求。”

然后,这位禽兽父亲决定用“性虐待”来惩罚她们。

当母亲询问时,他果不其然全盘否认。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最后被判40年监禁!

但是,这两个女孩的人生也被毁了,她们无法工作,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夜惊、恐慌正、焦虑和抑郁。

甚至“我会觉得这样的罪行在家庭中是正常的,所以很容易遭到其他禽兽家人的伤害。”

据说,根据监狱法则,这样的“禽兽”是在囚犯中最末等,都会受到其他囚犯的特别针对,然而,似乎,这个社会对他们反而比较友好,甚至能够得到丰厚的社会援助?

——NDIS

02

NEWS

至少15名幼童强奸犯

获得NDIS援助

小编觉得,这跟韩国素媛案强奸犯赵斗淳的经历,很像。

此时他的年纪已经达到68岁。

由于他没有工作,夫妻两个每个月会有140万韩元(约8,000元人民币,1,654澳元)的补助。

但是,当其用在罪大恶极的人身上时,就显得让人难以接受。

至少15名西澳罪恶滔天的幼童强奸犯!

是一种“浪费”!

但是,政治家们认为,任何有资格申请的人,都不应该被拒绝,无论他的犯罪历史是如何。

这... ...

03

NEWS

多少脑子沾点病的幼童强奸犯

用石头暴力殴打5岁女童的头昏迷后将其强奸!

他跟孩子的表姐认识,那一天,孩子的母亲带她去郊游。

在晚上,他找准机会,先用石头猛砸小女孩母亲的后脑勺,

真狠,砸后脑勺是想杀人吧!

最后因谋杀未遂、性侵犯13岁以下儿童、非法伤害和殴打5岁女童,被判入狱18年!

并且一直拒绝承认自己所犯罪行,死不悔改!

看到这,果然:多项检查都显示,他有认知障碍和心理残疾。

Stephen Hall法官

所以,最高法院Stephen Hall法官认为,需要对Stephen Neil White下达限制令,包括每天12小时的支持,从而保证他的犯罪风险处于低水平。

根据文件显示,他已经获得了批准。

Edward Latimer、

Leon Patrick、

Brendon Vaughan Carter

以及John Terry Misko等等,

都是一些心理残疾的幼童强奸犯。

Edward Latimer在2019年就已经被释放,同时为了降低再次犯罪风险,同意他

合法“探望”妓女。

Leon Patrick也是2019年获释,当时支持人员24小时监视他。

这些费用都是由NDIS提供。

去年因为“无聊”,就把脚踝跟踪器弄断了,然后跑出去玩了。

Brendon Vaughan Carter在1990年至2011年,这21年间,

对妇女和儿童实施了四次性侵犯!

他也被批准获得NDIS的援助资金,其中一部分支付他“非常严重的慢性精神疾病”所需要的“核心支持”。

最后一位,John Terry Misko,不出所料,也或多或少有点“精神病”。

他被诊断为轻度智力障碍和反社会人格障碍,由于三次强奸女性而入狱。

从1999年开始,为期20年。

今年早些时候被释放,但是需要有10年的限制条件:

GPS跟踪

夜间宵禁

禁酒

随即尿检

以及呼吸测试。

其余的罪犯,包括:

“攻击”在北桥遇到的三个不同女性

以及

攻击受害者之前,在衣服上进行“剪洞”标记。

强奸儿童,心理没点问题肯定不会做。

这样的人他肯定符合心理残疾条件,一定要给援助吗?

04

NEWS

不同的看法

受害者 VS 社会服务部门

南辕北辙!

保护受害者的倡导者Nicki Hide说,NDIS对强奸犯的资金支持是

“完全不可接受的,

甚至不应该被考虑在内的”

“没有足够的NDIS资金来帮助残疾的守法公民,那么这些资金,为什么要浪费在这些最坏最坏的罪犯身上?”

“每次出狱都选择强奸儿童、摧毁更多生命的危险性侵者,不应该得到这种特别帮助。”

小编也不理解。

但是像法官、社会服务部人员、残疾人服务部人员都表示支持!

Paul Tottle法官说:

“患有残疾的严重高风险罪犯,是一个被边缘化的群体,除了来自NDIS的支持之外,其余的支持非常有限。”

“如果有一项政策,剥夺这些罪犯本来有权获得的NDIS援助,是令人关注的。”

残疾人服务部部长Libby Mettam说,无论犯罪史如何,都应该把他们纳入考虑。

Libby Mettam

“社区中的任何一个残疾人,都应该有资格获得NDIS资金,这是公平的。”

社会服务部的一名发言人,也表示了赞同。

对刑事犯罪的处罚,“不会延伸到,减少获得残疾支持的机会。”

05

NEWS

繁文缛节

成为拖延资金发放的大帮手

之前讨厌官方办事的那些繁文缛节,现在还成了让人鼓掌的事情。

首先,NDIS需要确定囚犯的释放日期,才能给钱。

其次,没有钱,法官怕他出去就犯事,于是需要资金到位,才能批准释放日期。好家伙,搁这套娃呢!

所以,Stephen Neil White现在还被关着。

Stephen Hall法官,决定继续关押Stephen Neil White,并且指出

“这一政策,在实施继续拘留的罪犯身上,造成了障碍。”

并且,他还透露,另外一个强奸犯也出现了同样的问题。

对于到底应不应该释放这些罪犯?

司法部长Nick Goiran?就说了,

“每一个高风险的严重罪犯,无论是否残疾,都应该被拘留,除非法官确信,在严格监督下获释的罪犯,不会威胁到我们的社区安全。”

“如果高风险的严重罪犯法律和NDIS计划之间的交叉路口存在僵局,那么社区安全是至关重要的,超越一切!”

看来官方部门之间也有的吵,希望好好衡量以下,到底是公平更重要,还是安全更重要。

把钱给他们,还不如,投入心理健康教育。

不管咋说,希望像赵斗淳这样的案例越来越少。

不要让幼童强奸犯吃喝不愁。

他们不配!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