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德国本地新闻信息】 

气象局于洪灾3天前已发布警报,而德国居民却什么都没收到?短信发布警报竟属违法?

新闻来源: 德国生活报 于 2021-07-21 21:23:31  


聪明的小朋友们一定还记得,去年9月11日,德国搞了一个全国范围内的警报日,原定于上午11点在全国范围内拉响警报。然而,响了个寂寞。

小到山区小城皮尔马森斯,大到国际都市法兰克福。到处都是没有听到警报声的群众对着警报系统一顿吐槽。德国的警报系统简直是个弟弟。

当时的网友也很风趣地在推特写道:“11点有只狗在叫,这是我们柏林施潘道的警报吗?”

更有网友预言家实锤:“灾难警报证明,要是真的遇到灾难我们就完蛋了。”

这一次德国西部的洪灾可以说是被上面这位网友准确地预言了。除了是天灾,不可说没有人祸藏在其中。

死亡人数目前已经攀升至180多人,更有不计其数的人还处于失踪状态。成千上万的人失去了房屋和家园,基础设施被极大破坏,财产损失更是不可估量。

即使是从14岁开始就子承父业的殡仪馆从业者普法尔(Ferdinand Pfahl)都对着满地的尸体不知所措。

“我再也不能看到尸体、泥土还有水了”,精疲力竭的殡仪馆负责人普法尔这样说道,“我现在看到的这些景象,是我一生中从未见过的,我们每天都出去收集洪水泛滥区的受害者尸体,规模太可怕了。作为一名殡仪业者,我本以为我已经见的够多的了。”

那么,面对这么大规模的自然灾难,德国难道不能事先预见吗?天气预报系统都到哪里去了?

在许多地区,人们竟然死在地窖、地下车库甚至是电梯里。难道他们都没有收到警报吗?

事实上,这还真不能怪德国气象局,因为他们在3天以前就预测了极端天气,并把警报发送给了灾害控制部门。德国气象局专家对洪水到来的时间和程度并不感到惊讶。

而且,根据英国《泰晤士报》的报道,一个科学家小组也早已向德国当局发出了一系列预测,准确到读起来像预言。

“莱茵兰即将受到极端洪水的袭击,特别是在埃尔弗特河(Erft)和阿尔河(Ahr)沿岸,以及哈根和阿尔特纳等城镇。”

英国雷丁大学水文学教授汉娜·克洛克直言:“一种巨大的体制失败,导致了德国战后最严重的自然灾害之一。有些山洪暴发很难详细预测,但肯定有时间让较大的多城镇做好预警或疏散的准备。”

如果说科学家团体的警告还不够权威。那么早在7月10日,欧洲洪水警报系统EFAS也发出了警告。该系统是在2002年易北河和多瑙河发送毁灭性洪水后成立的,为的就是借助数据和模型,预测洪水和山洪爆发,为保护人民争取时间。

北威州内政部也曾在上周一时就表示过做好了准备。但是,为什么民众对此一无所知呢?显然,在某一个环节,这条警报链被打断,以至于警报没有传达给最广大的民众。

比如,在德国,小区广播(Cell Broadcast)技术被全面禁止,以至于灾区的居民没有通过手机收到警告短信。

尽管这项技术不是什么高科技,在美国,日本,以色列和荷兰等国家都属于标准配置。最夸张的是,甚至在德国的外国旅客都收到了警告短信。

而且早在2018年,欧盟议会就通过决议,在可能发生重大突发事件和灾害的地方,移动通讯服务商必须向所有用户发送公共警报。

这些决议本应在2020年12月21日前实施,但不知为何,在德国却没有上线。为此德国甚至在今年2月收到欧盟的诉讼。

短信警报在德国被禁止,德国联邦公民保护与灾害救助局(BBK)选择使用手机App-Nina来发送警告。但这远比短信的接触面小的多,毕竟用这一款APP的德国民众比例还是太低。

甚至在去年的警报日惨遭失败后,前任的BBK负责人Christoph Unger在接受《明镜周刊》的采访时表示:“我们正在考虑引入小区广播作为额外的预警服务。”

但10个月过去了,这一技术在德国仍然不存在。BBK的现任负责人Armin Schuster 竟然在昨天的Deutschlandfunk广播上说:“这是一项极其昂贵的技术,将耗资3-4千万欧元。”

所以,这次洪灾导致的财产损失是多少钱呢?

那么,如果短信警报不奏效的话,电视和广播呢?毕竟德国居民每个月交这么多的广播电视费,灾害来临时播报下特别节目提醒居民不成问题吧。

根据德国气象学家Jörg Kachelmann的说法:在美国,即使最严重的龙卷风,也少有人死亡,这并非巧合。因为每当一个州发出警告,所有4个互相竞争的电视台都会改变节目,改为播放天气主题,以拯救生命。

在德国,尽管广播法规定在发生灾害时,市政当局在公共广播机构享有“第三方广播权”,要求各大电视台广播播放官方警报。

但在德国,这一次,数百万广播听众和电视观众都没有收到致命洪水的警告。

德国西南广播电视台SWR发言人表示“莱法州政府和负责灾害控制的当局并没有要求使用第三方广播权。”

西德意志广播公司WDR也表示:“尽管在周三晚上收到官方警报,但北威州政府也没有要求使用第三方广播权。”

可是既然收到官方警报了,电视台难道就不能自行发出警报吗,必须要等到要求使用第三方广播权?WDR发言人向媒体承认:“现在回想起来,那天晚上做一期特别节目本来是最合适的。我们以后会做的更好。”

用德国社民党政客劳特巴赫(Karl Lauterbach)的话来说:“在灾害防控问题上,我们和大流行预防一样准备不足。”

而德国反对党目前一致把矛头指向联邦内政部长泽霍费尔。自民党议会党团副主席特乌拉(Michael Theurer)认为泽霍费尔对此负有直接的个人责任。左翼党甚至直接要求泽霍费尔辞职:“政府没有认真对待警告,或者没有以必要的重视程度将警告传递给主管部门,这两种情况都是不可原谅的,这是严重政治错误。鉴于灾难的严重度,对此负责的部长辞职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就,还挺会利用机会攻击敌对党呢。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德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