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那一夜,川普真的崩溃了 I 普利策名记出书揭白宫惊人内幕

新闻来源: 华盛顿邮报 于 2021-07-21 16:56:09  


【编者按】本文节选自下周即将出版的新书《我一个人就能搞定:唐纳德·J.川普灾难性的最后一年》(I Alone Can Fix It: Donald J. Trump’s Catastrophic Final Year)。该书作者是曾于2015年和2018年两次获得普利策奖的新闻调查记者卡罗尔·利昂尼格(Carol Leonnig),和另一位资深记者菲利普·卢克尔( Philip Rucker)。书中揭示了2020年大选之日前后白宫的惊人内幕,内容援引了140位当事人或者知情者的回忆,有数百小时的新闻采访记录,其中还包括对川普本人的长达2小时的专访。

终于,选举日到了。2020年11月3日上午,川普总统很乐观。白宫西翼的气氛很好。一些助手轻率地谈起压倒性胜利。几位在白宫工作的女性穿着红色毛衣以示乐观,总统的一些特勤局特工也系着红色领带。由于之前疯狂举办了一连串集会,川普的声音有些沙哑,但他认为自己精疲力尽的最后冲刺已经帮他锁定胜局。他认为乔·拜登有很多优点,但绝对不是赢家。“我不能输给这个该死的家伙,”川普对助手们说。

中午时分,幕僚陪伴川普穿过波托马克河,前往他在阿灵顿的竞选总部,竞选经理比尔·斯特平(Bill Stepien)和高级领导层在会议室向川普做了简报。斯特平介绍了当天晚上会发生的事情——当每个“战场州”的投票结束时,选票应该以多快的速度计算出来,以及哪些州可能会率先出结果。他解释说,由于很多州都有大量的邮寄选票,所以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清点选票。耐心是必要的。

斯特平向川普解释说,在许多战场州,首次记录的选票预计都是选举日当天的亲自投票,这可能有利于川普,而邮寄的选票很可能非常有利于拜登,这些选票会在稍后的处理过程中被计入统计。这意味着早期的投票总数很可能显示川普以稳定的优势领先。

斯特平对老板说:“一开始的局面会非常好。”但正如他警告总统的那样,这些数据并不完整,入夜后差距可能会收紧。

然后,川普走出会议室,走进宽敞的办公区,向数十名聚集在一起的工作人员简短地打气,他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一群记者站在旁边报道他的讲话,一名记者问他当晚是否准备了获胜或败选感言。

川普说:“不,我还没有考虑败选或获胜演讲。希望我们只发表当中的一个演讲。你知道,赢是很容易的。失败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对我来说不是。”

当川普在考虑输赢时,五角大楼的高层正专注于维护和平。那天早上,国防部长马克·T.埃斯珀(Mark T. Esper)、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莱上将(Mark Milley)和其他国防官员听取了有关全国安全问题的简报。如果川普获胜,官员们预计会有大量抗议者聚集在华府,可能多达1万或1.5万人。执法官员正在监控亚特兰大、波士顿、洛杉矶、诺福克、费城和圣迭戈等城市可能出现的抗议活动。

与此同时,白宫厨师和招待员正忙着准备迎接数百名参加选举之夜观看派对的客人。川普最初的计划是在几个街区外位于宾夕法尼亚大道的川普国际酒店(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举办他的“庆功”派对。但这一计划几天前被打乱了,因为总统希望在自己的豪华酒店举行庆祝活动,结果撞上了华府针对新冠疫情的公共卫生法规,当地规定,室内会场聚集的人数不能超过50人。

川普的竞选团队和他的白宫政治团队想邀请近400人参加选举之夜,所以他们把派对搬到了白宫,那里是联邦财产,不受地方法规的约束。这样的场地选择打破了不将白宫用于公开政治目的的庄严传统,川普这年8月在南草坪发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接受提名的演讲时就已经打破了这一常规。

川普还利用白宫为他的政治活动提供办公场所,在白宫设置了两个“作战室”,里面有电脑、大屏幕电视和其他设备,竞选工作人员可以在这里监控选举结果。两个作战室中较大的一个位于艾森豪威尔行政办公大楼的政府办公区,该大楼紧邻西翼,是白宫园区的一部分,大约60名工作人员将在那里设立工作站,接收来自战场各州的最新信息并追踪选区数据。较小的作战室在白宫宅邸底层的地图室。地图室历史悠久,它的名字来自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当时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把它改造成了一个配有各类地图的战情室,用于追踪部队的行动,并接收关于战争进展的机密信息。现在地图室已经变成了竞选活动的指挥中心,川普最资深的助手们计划在地图室度过这个通宵,斯蒂芬和他的高级副手们可以在那里分析数据,而且这里离总统很近,在需要时能亲自向他汇报。

本书所叙述的这一事件和其他事件是基于对140多人的数百小时采访,其中包括川普政府最高级的官员、第45任总统的朋友和外部顾问。大多数接受采访的人都同意在匿名的情况下坦诚相告。场景是根据第一手资料重建的,在可能的情况下由多个消息来源证实,并通过核实日程表、日记条目、内部备忘录和其他负责人之间的通信予以支持。

1

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为这个夜晚奋斗了四年。对她来说,2016年的选举之夜是一场噩梦,她决心不让2020年的选举之夜重演。“那一晚就像被骡子一脚一脚地踹,”她在一次采访中说。这位加州民主党人回忆起那天晚上想到川普的意外胜利时说:“这不可能是真的。这种事不可能发生在我们的国家。”

佩洛西补充说:“你知道,这人心智不健全。你知道这一点。你懂的。当他当选时,我很震惊,因为我认为希拉里·克林顿是对于总统任期准备最好的人选之一,比她丈夫,比奥巴马,比乔治·W.布什都要好。也许比不了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因为他已经有当副总统的经验了。我认为我刚才列举到的这些人不会否认她更有资格也更有经验。所以,得知他真的当选,这真的太让人震惊了。太震惊了。”

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之前对川普当选没有那么震惊——他亲眼目睹了共和党被极右翼激进化的过程——但他同样决意阻止川普连任。这位来自犹他州的参议员在接受采访时说,他和妻子安(Ann)、儿子克雷格(Craig)以及其他家庭成员一起观看了加州的选举结果,紧张得不行。对川普来说,早期数据看起来出人意料地好。拜登此时在佛罗里达州四年一度的风浪中举步维艰,甚至在民主党人众多的迈阿密-戴德郡也是如此。

“我认为他会赢,”罗姆尼记得他当时这么跟家人说。“那些民调结果相差得太离谱了。我想他最后还是能赢。”

在白宫,人们对眼前的结果非常满意。周遭洋溢着派对的气氛。员工们在白宫西翼的办公室里聊天,至少逗留到了晚上9点。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官员们在罗斯福厅庆祝。白宫办公厅主任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在他的拐角办公室里提供啤酒和食物。另一群助手在白宫新闻秘书凯蕾·麦肯尼(Kayleigh McEnany)的办公室外徘徊。在官邸内,内阁部长、国会议员、电视明星和其他政要等数十位来宾端着酒杯四处转悠,除了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阿扎(Alex Azar)一直戴着口罩外,大多数人都没有戴口罩。随着暮色渐深,一些客人喝了太多的葡萄酒和啤酒,开始显得过分活跃。

在第一家庭的私人住所楼上,川普正盯着电视看。他时而在自己的卧室里独自观看,时而和梅拉尼娅、其他家庭成员以及霍普·希克斯(Hope Hicks)等自己最信任的助手一起在家庭活动室观看。斯特平、梅多斯、麦肯尼、杰森·米勒(Jason Miller)、斯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和罗娜·麦克丹尼尔(Ronna McDaniel)等高级顾问都在地图室。总统的家庭成员——小唐纳德·川普、伊万卡·川普、贾里德·库什纳、埃里克·川普和他的妻子劳拉,他们都为竞选工作——在这一晚频繁进进出出,还有两位特别的派对嘉宾,福克斯新闻明星劳拉·英格拉姆(Laura Ingraham)和珍妮·皮罗(Jeanine Pirro)。

他们都向马特·奥兹科夫斯基(Matt Oczkowski)寻求最新消息,有时每隔几分钟就会问一次。奥兹考斯基是竞选团队的头号数据分析师,他坐在电脑前,对选区数据进行实时分析,以便在各州宣布结果之前及时发现可能出现的任何问题。他喜欢他早期看到的东西。佛罗里达提供了第一个良好的指标。川普在黑人和拉丁裔选民中表现出色,尤其是在南佛罗里达州的古巴裔移民中。迈阿密戴德郡对川普非常有利。总统的基础是农村白人,他们的投票率很高。与此同时,梅多斯密切关注他曾在国会代表的北卡罗来纳州的选区选举结果,他对川普在那里的机会充满信心。宾夕法尼亚的初步结果令人鼓舞。

这天晚上,到了这个截点,斯特平试图抑制川普的乐观情绪,不让总统的思维过于超前于现实。“保持冷静,”竞选经理告诉他。“我们在一段时间内都不会知道结果。”

川普的亲信之一鲁道夫·W.朱利安尼(Rudolph W. Giuliani)基本上不在地图室里掺和。这是因为作为总统的私人律师,他在楼上的派对区域建立了自己的指挥中心。朱利安尼和在白宫公共联络办公室工作的儿子安德鲁坐在红厅(Red Room)的一张桌子旁,紧张地盯着一台笔记本电脑,看投票结果。这对父子制造了一个奇怪的场景,聚会上的人在他们周围盘旋。过了一会儿,朱利安尼开始引起骚动。他告诉其他客人,他已经为川普想出了一个策略,并试图进入总统的私人区域告诉他。一些人认为朱利安尼可能喝多了,建议斯特平跟这位前纽约市长谈谈。斯特平、梅多斯和杰森·米勒把朱利安尼带到地图室旁边的一个房间里,听他讲完。

朱利安尼一个州一个州地去问施特平、梅多斯和米勒他们看到了什么,他们的计划是什么。

“密歇根州发生了什么?”他问道。

他们说现在说还为时过早,选票还在统计中,他们看不出来什么。

“就说我们赢了,”朱利安尼告诉他们。

宾夕法尼亚也是一样。“就说我们赢了宾夕法尼亚州,”朱利安尼说。

朱利安尼的宏伟计划就是这个:毫无根据地宣布川普赢得了一个又一个州。斯特平、米勒和梅多斯认为他的论点既零乱又荒唐。

“我们不能这么做,”梅多斯提高声音说。“我们不能。”

2

对共和党人来说,一些竞争激烈的竞选正在进行中。在南卡罗来纳州,参议员林赛·O.格雷厄姆(Lindsey O. Graham)面临来自民主党候选人詹姆·哈里森(Jaime Harrison)的严峻挑战。哈里森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赢得了全国的关注,并筹集了创纪录的1.09亿美元。但是长期以来的共和党堡垒南卡罗来纳仍然保持原样。这场竞选被提前宣布结果,格雷厄姆以54%的选票获胜,哈里森只拿到了44%的票。

川普在看电视的时候,新闻网络正在预测格雷厄姆获胜,几分钟后,他给他的朋友打了电话。

“你的仗已经打完了,”川普告诉格雷厄姆。“我还有一场战斗要打呢。”

“好的,总统先生,坚持住,”格雷厄姆说。“看起来对你很有利。”

随着夜幕降临,川普的一些顾问开始有点担心了。公众民调以及川普竞选团队的内部调查长期以来都预测拜登会赢,随着更多选区报告了战场州的选票,这一预测开始得到了证实。白宫通讯主任阿丽莎·法拉赫(Alyssa Farah)离开东厅的派对,看到罗娜·麦克丹尼尔在走廊里踱步。

“罗娜,很高兴见到你!”法拉赫对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说。

“嘿,很高兴见到你,”麦克丹尼尔说。然后,当她转身离开时,麦克丹尼尔说,“情况看起来不妙。”

威廉·P.巴尔也有同样的感觉。这位司法部长出席了川普的选举之夜派对,尽管他几个月来一直认为川普注定不会连任。川普似乎无法摆脱自己既有的路数,传递自律的信息。巴尔在派对上逗留了一会儿,但刚过10点就意兴阑珊。他回家睡觉去了。

五角大楼的两位最高领导人远离川普的政党,他们非常警惕,不想传递出他们正在将军方政治化的信号。埃斯珀和米莱早在6月1日的拉法叶广场上就吸取了这个教训。米莱在阿灵顿迈尔堡的家中通过电视观看选举结果。作为一个历史迷,米莱把各个州的结果记在日记里,以此来纪念那个夜晚。晚上10点半左右,大多数关键州的选举结果仍然咬得极紧,米莱接到了一个十分值得玩味的电话,打电话的是一个退役的军事伙伴,对方提醒这位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千万不要牵扯上党派政治。

“你现在就像一座孤岛,”据米莱与助手分享的描述,这位朋友说。“你没有被束缚。你只应对宪法忠诚。你代表着这个合众国的稳定。”

米莱的朋友补充说:“五角大楼里有些四流货色。而你的白宫里有些不入流的人。你周围尽是无能的家伙。坚持下去……坚守到底。”

埃斯珀此时身处弗吉尼亚州北部的家中,感到内心十分安宁。这么长时间以来,这位国防部长一直是众矢之的,但川普并没有砍掉他,而他也没有默许川普命令军队驱散国内抗议的愿望。

埃斯珀在前一天晚上(11月2日)受到了一场惊吓,当时他得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考特尼·库比(Courney Kube)计划做一篇关于他的报道,报道中会提到他已经准备在选举后的第二天被解雇,重写了辞职信,并悄悄建议国会议员重新命名那些以邦联将军命名的陆军基地,以巩固其政治遗产。埃斯珀认为,如果NBC发表这篇报道,会释放出他即将辞职的信号,并促使他过早地被解雇——所以他赶忙阻止。他指示他的助手试图说服库比,她的说法可能有夸大之嫌。埃斯珀确实一直在与国会委员会就基地重新命名事宜进行磋商。他也确实像许多川普任命的官员一样,准备了一封现成的辞职信,但他没有立即提交的计划。事实上,埃斯珀确实预计川普会在选举后解雇他,但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能多撑几天,至少撑到选举后的几天内。他担心,如果他不掌权,川普可能会试图对军队采取什么措施。埃斯珀警告库比,如果轻率发表这篇报道,可能会任命一个更加顺从的代理国防部长,而这会产生令人担忧的影响。在他们来回折腾的过程中,这篇报道被搁置了。

埃斯珀一生都是共和党人,曾在保守的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以及共和党参议员比尔·弗里斯特(Bill Frist)和查克·哈格尔(Chuck Hagel)旗下工作。但他告诉最亲密的同事,当他在新闻里看到主播报道选举结果时,他意识到自己居然支持民主党。埃斯珀在担任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官员时,曾与拜登和他的候任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共事。他相信他们是严肃、稳重的人,非常关心维护国家安全。埃斯珀没法对川普做出同样的判断。事实上,川普曾私下表示,如果他赢得连任,他将寻求退出北约,并撕毁美国与韩国的联盟。当这些联盟在与埃斯珀和其他高级助手的会议上出现时,一些顾问警告川普,在选举前拆散它们,对他的政治会造成危险。

“是的,第二个任期,”川普说。“我们会等到我的第二个任期再这么做。”

早在6月3日,当埃斯珀与川普就《反叛乱法》发生争执后,他就知道川普想要解雇他,但他听说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选战官员和其他顾问说服了总统在大选前不要这么做。他们认为,在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离职,以及他后来对川普提出的尖锐公开批评之后,川普无法承受与另一位国防部长的关系破裂。

埃斯珀经历了2000年重新计票和布什诉戈尔案的压力。他一再告诉他的副手们,他希望这次选举“干净而明确”,也就是没有丝毫腐败的迹象,并且在谁获得胜选方面毫无任何疑问。他曾担心,出现任何差池都可能让川普找到理由调遣部队。晚上晚些时候,随着开票趋向于对拜登有利,埃斯珀告诉一个朋友,“看起来不错。”有迹象表明,美国将会出现一个分裂而稳定的政府——一个民主党总统和一个共和党参议院。带着这些欣慰的念头,国防部长上床睡觉去了。

3

晚上11点20分,比尔·海默(Bill Hemmer)在福克斯新闻位于纽约的演播室,站在他的巨大触摸屏前,向观众们介绍选举团的知识,这时亚利桑那州在他的地图上变成了蓝色。颜色突然这么一变,让海默措手不及。“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亚利桑那州变蓝了?我们是刚刚宣布结果了吗?我们刚在亚利桑那州宣布结果了?让我先了解下情况,”他说。

主播玛莎·麦卡勒姆(Martha MacCallum)说,福克斯确实刚刚宣布了亚利桑那州的结果,亚利桑那州拥有11张选举人票,是个竞争激烈的战场州。

主播布雷特·拜尔(Bret Baier)插话了。“突发新闻,”他说。“这是一个重大进展。福克斯新闻的选举分析组宣布拜登拿下了亚利桑那州。”拜尔补充说,“拜登拿下亚利桑那州,这一举改变了形势。”

长年观看福克斯新闻的川普大为光火。他无法理解的是,这家他长期以来一直视为其竞选活动延伸的保守派新闻网络,竟然成了第一家宣布拜登在亚利桑那获胜的新闻机构。这是背叛。他的高级顾问当时正在地图室,他们冲上楼去见总统。朱利亚尼跟着他们。

奥兹考斯基对川普说:“他们宣布得太早了。票数很接近。我们仍然认为我们能在这个州险胜——而且不仅仅是我们自己这么认为。道格·杜西(Doug Ducey)手下做数据模型的人也说是我们赢。”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州长杜西及其政治团队一直与川普的助手保持密切联系。

这很难让总统宽心。“该死的福克斯在搞什么鬼?”川普大叫。然后他厉声命令库什纳:“给鲁伯特打电话!打电话给詹姆斯和拉克伦!”接着他对杰森·米勒说:“去找萨蒙。找海默。他们必须扭转这种局面。”总统指的是福克斯的老板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和他的儿子詹姆斯(James)与拉克伦(Lachlan),以及福克斯的新闻高管比尔·萨蒙(Bill Sammon)。

川普在继续嘶吼。“这是搞什么鬼?”他低吼。“这些人他妈的在干什么?他们怎么能这么早宣布结果?”

奥兹考斯基再次试图安抚总统。“他们确实叫得太太早了,”他说。“难以置信。”

朱利安尼力劝总统忘记亚利桑那州的结果,直接宣布自己赢了——就这么直接走进东厅发表胜利演说。尽管梅多斯早些时候对朱利安尼大发脾气,说总统不能就这么宣布自己胜选。

“现在就去宣布胜利吧,”朱利安尼对川普说。“你现在必须去宣布胜利。”

朱利安尼“就说你赢了”的策略激怒了川普的竞选顾问。

“如果身边有一个酷叔叔带着孩子去看电影,开着克尔维特(Corvette)载他游车河,你还怎么坚持做一个负责任的家长?”其中一位顾问回忆说。“如果周围有人只说总统想听的话,你真的很难继续负责任地建议总统不要随便说话。你很难劝总统不要这么去做。我们这种工作真的没什么好羡慕的。”

他们一离开总统,库什纳就给鲁珀特·默多克打了电话。杰森·米勒试着联系福克斯的萨蒙,但联系不上。川普的其他助手也参与了进来。顾问凯莉安·康威(Kellyanne Conway)联系了正在直播的拜尔和麦卡勒姆。希克斯曾在福克斯为拉克伦·默多克工作,她联系了福克斯公司高级副总裁、川普的前发言人拉吉·沙阿(Raj Shah),从他那里要到了福克斯新闻总裁杰伊·华莱士(Jay Wallace)的电话号码。

康威与川普在亚利桑那州的长期顾问布莱恩·塞奇克(Brian Seitchik)进行了交谈,后者向她保证:“这么宣布结果太不负责任了。在亚利桑那州,我们还有太多选票要计算。”

杜西给川普团队打了电话,对方开了免提。州长告诉他们,福克斯叫得太早,根据他的分析,川普仍有机会获胜,因为还有那么多选票有待统计。

通常情况下,大多数新闻机构会在差不多同一时间对某个州宣布结果,因为它们在何时可以稳妥预测结果的问题上往往有相似的标准。但在亚利桑那州,其他主要新闻机构不愿加入福克斯的预测。事实上,杰森·米勒收到了来自其他电视媒体联系人的短信。其中一人写道:“我不敢相信福克斯会这么对你们。”

随着时间的推移,川普和他的家人越来越烦躁易怒,他在宾夕法尼亚州和其他州对拜登的领先优势不断缩小。随着更多选票开出来,拜登离川普越来越近。宾夕法尼亚州胜负难分,佐治亚州也是如此。川普决定在观看派对上发表讲话,然后来到地图室,对竞选副经理贾斯汀·克拉克(Justin Clark)大喊大叫。

“他们为什么还在计票?”川普问。“选举已经截止了。他们是在统计之后的选票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川普通过发言人否认自己曾有过上述发言。

总统告诉康威,他认为这里面有猫腻。

川普说:“他们正在从我们这里偷东西。我们赢了。我以压倒性优势获胜,他们正在夺走它。”

当然,没有人夺走任何东西。选举工作人员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清点选票。但川普不这么看。他似乎真的相信自己赢了。正如川普的一名顾问后来解释的那样,“他受到了一些心理影响,认为自己会赢,人们打电话给他说他会赢,然后不知怎么的,这些选票还在不断冒出来。”

前一天晚上,埃里克·川普还向朋友们预言,他的父亲会以322张选举人票获胜。

“选举被窃取了,”总统36岁的儿子说。“这些选票是从哪里来的?这怎么可能合法呢”

他对竞选团队的数据分析人员大喊大叫,就好像父亲对拜登的领先优势缩小是他们的错,”是我们付钱给你们做这个的,”他说。“这怎么可能?”

埃里克·川普通过一名发言人坚称,他没有像目击者描述的那样严厉斥责竞选工作人员。

小唐纳德·川普说,“我们不可能输给这个家伙,”他指的是拜登。

11月4日凌晨2点刚过,东厅派对上播放起了《向统帅致敬》进行曲。川普走了出去,跟在后面的是梅拉尼娅·川普、副总统迈克·彭斯和凯伦·彭斯。史蒂芬·米勒和演讲稿撰写团队已经为川普准备好了发言稿,但总统偏离了提词器的脚本,转而发表了一段意识流想法。

川普说:“我们赢得了一切,但突然之间就取消了。”他补充说:“实际上,我们都准备好了出去庆祝这么美好、美妙的事情。”

川普一口气说出了他赢得的州——佛罗里达!俄亥俄!德克萨斯!——然后声称他已经赢得了一些势均力敌的州,包括佐治亚州和北卡罗来纳州。他吹嘘自己在一些州的领先优势——“想想这个:我们在宾夕法尼亚州领先了69万张选票。69万!”他还谎称自己在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获胜。

川普和拜登在此时都没有被宣布获得最终的胜利,因为亚利桑那州、佐治亚州、北卡罗来纳州和宾夕法尼亚州仍然难分胜负。但川普坚称,他才是真正的赢家,他的甜蜜胜利不知怎么被夺走了。

总统表示:“这是对美国公众的欺诈。这是我们国家的耻辱。我们已经准备好赢得这次选举了。坦率地说,我们确实赢得了这次选举。我们确实赢得了这次选举。所以我们现在的目标是为了这个国家的利益确保诚信。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这是在我们国家上演的重大欺诈。我们希望法律被正确使用。所以我们要去美国最高法院。我们希望所有计票现在就停止。我们不希望他们在凌晨四点找到任何选票并把它们算进去,对不对?这是一个非常悲伤的时刻。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悲伤的时刻,我们会赢的。在我看来,我们已经赢了。”

对于任何一位政治候选人来说,对任何一场选举发出这样的指责,都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就更不用提一位现任总统对这个国家最重要的选举做出这样的指责了。川普是在告诉投票给他的7400万选民不要相信选举结果。

在加州观看了演讲的罗姆尼感到很痛心。他在采访中回忆说:“我们正处在一场为自由民主的生存而进行的全球战斗中,我们要面对的是试图主宰世界的专制和独裁政权。因此,说一些话,做一些事,暗示在美利坚合众国这个自由的国家和世界民主的典范,我们竟然没法举行一场自由和公平的选举,这将对全世界的民主产生破坏性影响,不仅仅是在这里。”

佩洛西惊恐地看着川普的演讲。“这完全是精神错乱的表现,”她在采访中回忆道。

她说:“很明显,在四年任期里,这个人在智力、精神、情感上都没有达到一定水平,他的爱国情怀当然也是同样如此。长期以来,我们已经领教了他的不稳定,所以从他口里说出了这些话,我倒并没有像料想中那么惊讶。”

演讲结束后,川普在东厅隔壁的绿厅与一些顾问和贵宾交谈,询问他们的想法。由于当晚福克斯只报道选举,英格拉姆不需要播她的黄金时段节目,有人无意中听到她在给总统提建议。她表示,鉴于联邦法院历来不愿意干预选举,她不太相信未来几天的结果能发生多少实质上的变化,她也认为总统身边的一些人画了张不现实的大饼。

“放弃亚利桑那州吧,”英格拉姆告诉他,她显然对她所在电视台宣布拜登在该州获胜的结果很有信心。

放弃并不是川普的专长。“福克斯就是不应该宣布结果,”他告诉她。

前乔治·W.布什的策略师、福克斯评论员卡尔·罗夫(Karl Rove)刚下了节目,就接到了川普顾问的电话。“他已经崩溃了,”这位顾问告诉罗夫。“你能给他打个电话,告诉他还没有全完吗?”

罗夫给总统打了电话,想给他打气。

“坚持住,”他对川普说。“还有很多选票要清点,这在一段时间内是无法完成的。你打了一场漂亮的仗……你还没出局呢。”

罗夫和川普简要讨论了亚利桑那州的竞选情况。他说:“我知道有些预测叫得太早了。”他提醒总统回忆2000年大选之夜,当时一些电视台预测阿尔·戈尔(Al Gore)会赢得佛罗里达州,但几个小时后不得不收回他们的预测。“坚持下去。你已经付出了全部。你已经一路走到了这里。你在2016年搅乱了他们。你可以再做一次。坚持。”

然后,川普回到地图室与他的竞选团队交谈。他一直到凌晨4点才睡觉,仔细考虑即将到来的结果。总统关注的是宾夕法尼亚州,拜登在那里不断打破他的领先优势。费城还有大量选票有待统计,这些选票肯定有利于民主党人,拜登将超过川普。事实上,民主党人乐观地认为,一旦所有的选票都清点到位,拜登就会赢得这个州。

康威和梅多斯都强调要有耐心。

“总统先生,你在宾夕法尼亚州领先70万张选票,”康威告诉他。“上次我们在宾州的优势只有4.4万。就让他们来计票吧。让他们一张一张计。”

梅多斯说:“只要数一下选票就行了,总统先生。你可能有足够的票数来保持领先。”

川普完全没法接受这些话。他认为民主党人在操纵选票总数。

总统表示:“如果我早上醒来,他们说川普领先10万张选票,他们就会在后院找到10万零1张选票。”

“总统先生,这真的蛮让人难过的,”康威说。“丢了宾州真的太伤人了。”

“亲爱的,我们没有输掉宾州,”川普回答。“我们赢了。”

康威经常会在紧张的时刻插科打诨,以缓和气氛。她提到了一些房主在前门安装安全摄像头,用来监控被盗的快递包裹或不速之客。“那么你的竞选活动应该投资Ring和Nest摄像头,”她打趣道。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1 条

【手机扫描分享】
热门评论更多...
评论人:星星星发送时间: 2021年07月23日 17:35:23
没办法,绝大多数屁民没啥脑子,轮子占据了网络宣传渠道,老川也是被轮子忽悠了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