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仇亚犯罪频发! 华人「武装自己」买枪求平安

新闻来源: 世界新闻 于 2021-06-10 9:00:51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针对亚裔的歧视持续发生,疫情持续一年之后,虽然添加确诊病例不断减少,但亚裔受到的伤害和攻击却有增无减、甚至不断升级。 不少以前从不持枪用枪的华人开始买枪、或者考虑买枪自保,积极主动学习枪枝知识和使用技能;胡椒喷雾(pepper spray)、警报器更已成为女性出门的防身必备,在仇恨犯罪的阴云笼罩下,大家各自「武装」、只求平安。 位于纽约长岛的枪店注意到,近期亚裔买家就越来越多。 负责人之一李女士介绍,其实不止亚裔,各族裔顾客都曾表达过对当今时局的担心,「有位坚持去教会、一生都信教的老太太就亲口对我说,『这辈子都从没想过需要买枪来防身,现在连我都出来买枪了,说明这世界真的是乱了』,大家的不安全感可见一斑」。 特别是近期针对亚裔的暴力攻击、歧视骚扰频发,李女士说,她亲自接待的华人顾客和熟识的朋友中,有好几位都是受害者。 「一个男生头阵子来店里,说要买胡椒喷雾,因为女朋友在曼哈顿,仅一周内就被连续攻击两次,想多买些胡椒喷雾给女朋友防身」。 为打而打 报警也来不及 李女士还有两个朋友,她们的先生都在曼哈顿搭地铁时被攻击,「才40多岁,几个男男女女光天化日之下先抢手机再打人,不要钱包、不为偷钱,就是找事儿、为打而打,报警也没什么办法,毕竟打人的早跑了,只能买点工具防身用」。 根据枪枝行业组织「全国射击运动基金会」( National Shooting Sports Foundation)的统计,自疫情发生后,首次买枪的人有逾840万之多,枪枝销量猛增。 联邦调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FBI)的数据显示,2020年,针对买枪者的背景调查有约3969万份,创下年度最高纪录。而进入2021年还不到六个月,买枪者背景调查的速度已超过去年,很多人在收到纾困金后都选择把钱花在枪枝弹药上,特别是弹药,供不应求,全国范围内已出现短缺。 李女士表示,家庭、或者具备一定枪枝知识和经验的人,多倾向选择家防类(home defense)的枪,长枪中又以散弹枪(shotgun)最畅销,一方面杀伤力比较大,方便操作,打一发拉一下;另一方面,散弹枪又是长枪中枪身偏短小、便携的一种,万一遇到险情,拿着枪好躲藏、不会被卡住,属于入门级的最传统和普遍的家防枪枝。 除此之外,很多亚裔也喜欢买AR-15步枪(rifle),有手托,可以抵住肩,能分散一些枪身的重量。 手枪中(pistol)畅销的是Glock 19,小巧灵活、容易携带,不过李洁解释,手枪的申请更难,各州有不同的要求,尤其纽约州的法律规定严格,纽约市更慎之又慎,必须向警局申请枪证,再经审核和批准,「整个过程耗时很长,疫情以来需要的时间就更久」。 长岛相对来说宽松一些,以长枪为例,只要居住在当地、是公民或绿卡身分,「由枪店做个背景调查,通过了即可把枪买走」。

疫情年 亚裔购枪增加 在俄亥俄州和俄勒冈州都有营业的枪店经理提姆表示,疫情之前,来买枪的亚裔顾客每个月平均只有两到三人,现在每天就有五到六人,「他们觉得所处的环境越来越不安全」, 特别是在亚特兰大按摩店和水疗店针对亚裔的枪击案发生后,「不安全感更加强烈」,这些新客人买的多是Glock手枪和AR-15步枪,而且会花相当时间到靶场认真练习、熟悉枪枝。 加州枪店过去一年,首次来店里买枪防身的亚裔顾客,相较前一年增加了20%。华盛顿州枪店「Wade’s Eastside Guns」也迎来很多买枪的亚裔顾客,购买的多是半自动手枪和步枪。 店员黄先生说,这些新客人因为过去一年的疫情和骚乱,看到很多店面和财产被毁,所以想要买枪来防身。加州枪店老板刘先生表示,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频发,不少亚裔选择买枪来作为自我保护的方式。 枪≠凶器 学习正确用枪 「华人对枪枝存在知识上的盲区,甚至认为枪即凶器,这种观念需要转变。枪在不装子弹的时候就是一块铁,手不去碰扳机,它永远不会响,罪恶的不是枪本身,而是使用它的人。」 李女士表示,身边有好几个女性朋友都从来没碰过枪,跟着她去打枪,不知道怎么用,只觉得打枪的声音特别吵,「但去过几次之后就喜欢上了,它其实也是一项很好的运动」。 李女士也不避讳带孩子接触枪枝,「恐惧是因为缺乏基本的知识,了解了就不会再害怕」。 很多影视剧作品或新闻报导中都有小孩拿枪把自己打死的情况发生,「如果大人知道如何正确存放枪枝,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出现的,枪有弹夹,而弹夹要和枪分开放,枪里没子弹的话,小孩根本不知道该怎么上子弹」。 大家一听到类似的消息就觉得枪太危险,有的家庭先生想买枪、太太却不让,殊不知危险全是因自己不知道怎么用。 这就好比把小孩放上了行进中的汽车驾驶位置,「撞车了绝不是小孩的错,而是因为汽车在行进」,父母坚决不能让孩子摸已上了膛的枪,但如果枪是空的,孩子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把子弹装填进去,何况很多枪还需要拉一下才能打一发,而空枪再怎么摸都不会危险。 另外,一般人拿到枪之后,最自然的反应就是碰扳机,「实际上手指应该是直的,放在扳机外,看一个人会不会用枪,只要看手指是不是直的就够了」,不到要开枪则不要碰扳机,而只要不去碰扳机,就自然不会走火。再者就是枪口要保持朝地面,永远不要对着人,「这些其实都是基本知识,但除非家里有条件或环境了解,否则很少有人知道这些知识」。 「虽然一生都可能难遇到一次需要真正开枪才能化解的危险,但有枪确实会提升心理上的安全感。且枪最大的意义不在于射击、而在于震慑;在危险面前,通常把枪拿出来、举起来的那刻,就已经实现了枪的价值。」 枪枝爱好者陈先生四、五年前开始接触枪枝,经由参过军、后来又开枪店的朋友,逐渐正式了解和认识枪,加上男生普遍都对枪感兴趣,美国公民或绿卡又有权合法买枪用枪,他便申请了枪证,不仅购买了长枪和手枪,最近还更难得地被纽约市警总局批准,可以有限度地隐藏携带(concealed carry)手枪。 自保工具 震慑重于射击 陈先生表示,美国是移民国家,华人持枪一方面是享有体制所提供的机会和条件,另一方面也能充分利用这种机会和条件来保护自己。 「不少华人都觉得枪危险,主要是因为对枪不了解,枪实际上是很好的自我保护的工具,只要合理操作,比刀都安全。」市面上发生的枪击案,大多都是因不合法持枪而发生,其实申请持枪的相关法律法规都非常严格,申请随身携带手枪的要求就更多、时间也更久。 早在疫情爆发之前,华人被欺负的事件就时常发生,疫情后针对华人的暴力攻击和歧视骚扰更有增无减。陈先生说,经历了疫情,过去一年,他身边有不少朋友来问他如何买枪持枪,「世道很乱,有枪可以更好地保护生命和财产安全」。 像他因经营餐饮业,更特别去申请了可以随身携带手枪的证件,「这个行业的业者是有资格申请这类枪证的,只是很多同行没关注、不知道」。 陈先生认为,绝大多数的华人是不了解枪的,「这在原生地是普通人不能碰、总敬而远之的东西」,既然美国允许持有和使用枪枝,华人就应该多尝试,「别放弃保护自己的权利,且了解了枪之后,就知道它只是个工具,不需要避讳、更不需要恐惧」。 只要保存得当、做到枪弹分离,通过专业的培训学习枪枝原理和正确使用,便不会有意外发生。「枪震慑的意义也远大于射击的意义,如果真的遇到险情,哪怕枪还没上子弹,拿出来、举起来可能就已经化解了一半的危险,枪也已实现了它的价值。」 克服恐惧 女性也学用枪 长岛射击协会会长林先生也说,在美国,拥枪是在别处难享有的权利之一,「这是件好事」,但如何持有和使用,各个州有各自的法律规定,需要认真了解和严格遵守。过去一年,疫情、「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以及政党交替等种种因素,都影响到包括华人在内的各族裔,买枪的人明显增加 。 他很乐见越来越多的华人、特别是女性,了解和练习使用枪枝的兴趣显著提高,「这其中有不少妈妈,还有妈妈带着孩子,大家互相支持,克服对枪枝的恐惧,增加自我保护的信心,变得更有成就感」。 长岛射击协会目前就正大力帮助女性和青年这两个团体,加强对枪枝的学习和认识。 有的人对枪存在不少的误解,「比如觉得枪越大越好、越贵的越好,其实不见得,主要看功能,像家防类的枪,最好的就是中小口径,适合自我保护」。 有的人还喜欢把枪当作炫耀的工具,「炫耀的结果就是树大招风、被人盯上」,枪不是用来炫耀的,「真正成熟和智能的用户不会用枪引起别人的关注,只要能正确、有效地为己所用就好」。 林先生也提醒,「某些情况下枪比什么都好用,但有些情况下却不见得是最好的选择,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式」。 华人、尤其新移民在享有拥枪权利的同时,也要积极学习英文,与身边的朋友、同事和邻居交互,「良好的人际关系,及在家中装警报器,也有助于保障自己和亲人的生命财产安全」。

胡椒喷雾 防身好选择 鉴于大多数人可能这辈子都遇不到需要用枪解决的冲突,有的确实难以克服对枪的恐惧、担心操作有误带来安全隐患,不会造成生死之别的防身工具近期也成为畅销品。 李女士介绍,最常见的、便于随身携带的防护设备包括胡椒喷雾,可以喷出雾状、水柱状、胶状、泡沫状等多种形态,各有其优势,像是雾状的扩散性好,胶状的射程较远、比较不会因风向变化而伤及自己。 外形和设计上也越来越多样,有的像口红,有的可以夹在腰带或腕带,还有的能拴在钥匙链,都小巧、便携。但不管样子为何、喷出来又是哪种形态,在使用时都应重点朝对方的眼睛上喷,再趁机迅速逃脱和求助。

除了胡椒喷雾之外,电击枪(stun gun)也是一种防身工具,通常都会附带手电筒的功能,「看起来以为是手电筒,但却是威力强大的防身工具,适合超近距离使用」,可以让人短时间内丧失行动能力。 再者就是能发出高分贝噪音的警报器(alarm),不会喷出任何东西,但警报声大到足以吓跑对方、吸引关注,增加自己获救和逃脱的机会。

家住皇后区、在曼哈顿上班的陈莹,自复工后就一直随身携带警报器通勤,她表示,疫情发生后,听闻了太多华人和亚裔在地铁、街头被骚扰和攻击的事,「虽然没有降临到自己身上,但仍然非常担心和害怕」,远在台湾的亲朋好友也为她在纽约的人身安全忧虑。 陈莹说,因为上下班都要搭地铁,她现在等地铁时都会与月台边保持相当的距离,防止万一有人从背后推她。「离开办公室、进地铁站前,会特别把警报器从包里转移到外套的口袋,并且把手放在口袋中、握好警报器。」以前上下班路上都会戴耳机听音乐,「现在仍然会戴耳机、但实际上什么音乐也没播放,努力营造从容淡定的表面,心里却紧张到不行,时刻观察和留意周围的环境」。 不光是陈莹自己,她的很多女同事和女性朋友都配备上了警报器或者胡椒喷雾,大家经常互相沟通、彼此推荐好用的防身工具,网络和社媒上关于怎样购买和使用这类设备的讨论也越来越多。「经常看到有人想买,但又听说胡椒喷雾不能邮寄」,好在枪店也在出售此类用品,可以直接进店购买。 避免触法 注意各州规定 李女士提醒,针对如何购买防身工具、以及什么场合才能使用,每个州的规定确实有所不同,建议大家在买之前先查看相关信息,或者咨询商家和专业人士,以免虽为自我保护、但却在无意间触法。 买到之后也应认真阅读使用说明,如果只会买不会用,再好的性能都是徒劳,且错误的使用不仅无法发挥功效,还有可能殃及自己或身边的人,反而给了对方可乘之机。

防身自卫安全专家张先生表示,胡椒喷雾等防护设备最好放在方便取用的地方,而不是塞到包的某个角落、或者埋在杂物底下,「如果随便乱放,遇到紧急情况,时间都浪费在翻找上了」。 另外自己要有安全意识,一旦进入自认为较危险的空间,比如无人的角落、视线的死角、黑暗的街道等,就可以提前握在手中、准备随时使用。哪怕是在人多的公共空间,像是地铁、公园、广场,倘若觉得危险,也应提前准备好。 张先生认为,在没有准备好之前,无需先将胡椒喷雾拿出来,而应在危险临近时,出其不意反击对方,让对方来不及应对,从而为自己争取逃脱的时间。 但也要和对方保持好安全距离,「你可以喷到他,他却较难碰到你」。与此同时大声喊叫,尤其是女生,高声尖叫也不为过,这样既能转移对方的注意力,也有机会让周围的人听到、前来提供帮助。 「有的人担心自己也被喷雾影响,使用时下意识闭眼,这样是不对的。」 张先生说,在朝对方喷的同时,也应看向对方、确认喷的效果,只要选择好适合自己使用的防身工具,并且懂得如何正确操作,就无需担心伤及自己,「但这也突显了慎选防护设备的重要性,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喷完对方之后则应该迅速离开,但离开的路线也有讲究。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可以改变脱离的方向,「尽量选择转弯跑、而不是直着跑,否则等到对方的视觉恢复之后,仍然有可能会往前跑追上你」。 当自己能百分百确认已脱离危险后,应选择安全的地方报警,由执法人员帮忙处理。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1)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