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英国政府违法,高院裁定!牛津大学生“封杀”女王事件,闹翻了!

新闻来源: 英国大家谈 于 2021-06-10 4:05:50  


英国政府最近“鸭梨山大”。病例急升,十分之一的西北部人口又重陷户外社交等要求,但入院人数和死亡病例均下降,数据显示有80%以上成年人已有抗体又支持疫情已得到控制,全面解封是否如期推行受关注。同时,让英国政府烦心的事接二连三。高等法院今天还裁决政府去年一项抗疫合同“非法”,涉及首相前最强权臣卡明斯。牛津大学最有钱最传统学院之一学生投票决定拒绝在公共休息室悬挂女王肖像惹来争议,各方纷纷站队。 英国对新冠的免疫力正在飙升。英国国家统计局定期分析的一项血液检测数据显示,5月第三周全国80.3%的成年人已有新冠抗体,高于4月底的76%。在地区分布上,英格兰和威尔士有抗体的人数最多,达83%,苏格兰为73%,北爱尔兰为80%。在整个英格兰地区,中东部和西北部已达80%,最低的是伦敦,为76%。在年龄分布上,50岁以上的人中已有超过98%的人有抗体。35至49岁的人群中达78%,25至34岁的人群中达59%,在25岁以下的人群中,这一比例为53%。

不过天空新闻认为,若加未成年人口,这个比例降低为63%,离群体免疫还有一段长路。

大曼彻斯特和兰开夏郡等地占英国十分之一的人口再次被强烈建议避免在室内见面,尽量减少出行,中学也有可能强制使用口罩,以遏制英格兰西北部的印度变种病毒蔓延。

社区和住房大臣罗伯特·詹里克(Robert Jenrick)今天表示,没有计划在英格兰重新实施地方或区域封锁。

不过他暗示,全面解封可能会推迟。他提醒筹办婚礼的人们要到下周一全面解封的确切消息公布后才去决定是否举办30人以上的婚礼。也有消息指财政大臣也可能同意将全面解封推迟一两周,但最长不会超过“一两周”。

世卫新冠问题特使大卫·纳巴罗博士今天警告,仅靠疫苗“不足以”战胜新冠病毒,人们将“必须适应”新生活方式,应该继续戴口罩并“小心”行事,减少与他人的接触以防止传播。

病例一周内激增90%背景下,也出现英国住院人数下降、因新冠死亡人数降低到9个月来最低的等好兆头。与前一周相比,过去7天的住院人数实际上有所下降。在英格兰和威尔士,一周内新冠死亡人数降到100以下,不到所有死亡人数的1%。

而且数据显示,疫苗切断了感染与入院、死亡的联系。截至6月3日,在12383例Delta(印度)变异病例中,464例在继续接受急诊治疗,126人入院。入院人员中83人未接种疫苗,28人接种了一针疫苗,只有3人同时接种了两剂疫苗。

代表英格兰各地医院的NHS提供商首席执行官克里斯•霍普森(Chris Hopson)表示,NHS“能够应对”病毒带来的任何额外压力。

疫苗接种和免疫联合委员会(JCVI)的成员罗伯特·丁沃尔教授说,即使是面对印度变种病毒,注射疫苗也明显打破了感染、住院和死亡之间的联系。他说,没有任何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我们英国国民保健服务体系(NHS)会在解封后面临危机。

全面解封如延迟,数以万计的婚礼将受影响,场地、花店、餐饮、摄影师、化妆师等行业损失巨大,一场婚礼就损失8.4万。这些行业督促政府如期解封。

Gap将于7月底关闭英国和爱尔兰的19家门店。

今年欧冠杯温布利球场将使用疫苗护照,球迷入场时必须出示两周前接种两针疫苗的证明或48小时内病毒检测阴性证明。

在欧冠杯期间赛期间,伦敦东南部伯蒙西的柯比小区挂满了旗帜,居民用400面旗帜为英格兰足球队打气。

疫情详情

高院裁定内阁大臣及卡明斯牵涉其中的一项抗疫合同非法

英国高等法官裁定,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去年3月在未经招标的情况下将一份合同授予了他和时任鲍里斯·约翰逊首席顾问多米尼克·卡明斯(Dominic Cummings)长期合作伙伴拥有的一家市场调查公司是非法的。不过判决认可了紧急情况下可以不经竞争投标的程序。

大法官奥法雷尔(O'Farrell)女士就内阁办公室与“公众优先(Public First)”公司的合同做出裁决,她说:“原告有权声明,2020年6月5日决定将合同授予Public First存在明显的偏见,是非法的。”她还说:“公正和知情的人士会意识到,当时确实需要对与公众沟通进行研究,以有效沟通应对疫情,这些研究服务是迫切的。”抗疫紧急时期,政府不少合同并没有进行竞争性招标。非营利组织“善法项目(GLP)”对这些合同提出的一系列司法审查。Public First公司由政策专家詹姆斯·弗雷恩(James Frayne)和雷切尔·沃尔夫(Rachel Wolf)管理,两人此前都曾与卡明斯(Cummings)和内阁府部长戈夫(Gove)共事。2011年弗雷恩出任教育部传播总监,与时任教育部长戈夫的特别顾问卡明斯共事。沃尔夫曾担任戈夫和卡明斯的顾问。该公司于去年1月获得内阁办公室合同,由卡明斯和另外三名约翰逊高级职员向公务员推荐。

抗疫时期,卡明斯敦促政府聘请公关公司,就政府的抗疫措施举行焦点讨论,了解民意。它与这间公司根据合同对北部地区的大多数新保守党选民进行了民调。第一份合同9万镑,低于法律要求公开竞争性招标的门槛。第二份合同的最高价格是84万镑,由于紧急情况,免除投标程序给了该公司。最后支付564393镑。这份合同还包括借调公司的第一合伙人加布里埃尔·米兰德(Gabriel Milland)到首相府业务部门工作。当媒体去年7月首次披露这份合同时,内阁办公室表示,认为弗雷恩和沃尔夫与卡明斯的长期交往是这一决定的一个因素是“无稽之谈”。然而,当案件在2月份开庭审理时,卡明斯在一份证人证词中证实,弗雷恩和沃尔夫是他的长期朋友,他对该公司获得这份合同起到了重要作用。

不过卡明斯说,他之所以介绍这间公司不是因为他们是他的朋友,而是因为他相信该公司是唯一一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工作做好的公司。”卡明斯说:“在这个领域,很少有公司能胜任,几乎没有其他公司能胜任”。在证人证词中,卡明斯表示:“英国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国家紧急状况,数以千计的生命危在旦夕,面临数千亿英镑损失。在这情况下,加倍增加民意调查费用不应被质疑。“一些人确实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如何证明物有所值的。我回答说,这不是一个正常的世界,我们正处于一个百年一遇的疫情中,如果它能帮助我们拯救生命并将经济破坏降到最低,那么这里的几千英镑就微不足道了。”善法项目小组在法官奥法雷尔面前辩称,内阁办公室在授予合同时的行为是非法的,带有“明显的偏见”。政府对此予以否认,称卡明斯在2020年底离开唐宁街的职位,当时只是就与该公司合作提出建议,而不是作出决定。卡明斯与该公司之间的“过去的专业联系”只不过是为了更好地判断“公众优先”这间公司是否确实是提供所需服务的最佳和唯一的合适机构”。内阁办公室法律小组成员迈克尔·鲍舍尔(Michael Bowsher)表示,戈夫与沃尔夫和弗雷恩有“专业和私人”关系,但否认授予公众优先的合同就是基于此签订的。他补充说,内阁大臣没有参与这一决定,也没有以任何方式影响这一决定。

不过,在合同授予方式和合同期限有关的三项诉求中,法庭认可政府的紧急时期可以免除投标等,只是支持善法项目小组对该合同“存在明显的偏见”的诉求。法官弗雷恩还表示,Public First拥有开展这项工作的专门知识。然而,市场研究协会主席简·古丁(Jan Gooding)在一份证人声明中表示,她对卡明斯有关该领域公司的评论“极为关注”,并补充说,有许多公司完全有资格履行这一合同。高等法院作出裁决后,善法项目负责人乔毛姆(Jo Maugham)表示:“这不是为公众利益而设的政府,而是为保守党的朋友而设的政府。我们不明白,首相怎么能管理一个不顾法律行事的内阁。政府声称在授予合同时没有偏袒。但高等法院认为,一位知情的观察员得出了相反的结论。”但Public First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对我们在流感大流行早期所做的工作深感自豪,这有助于挽救生命”。他补充说:“法官驳回了善法项目小组的大部分诉求,没有发现这合同的签署存在实际偏见,也没有发现任何合同履行速度或规模有关的问题。法官在判决书的任何地方都没有对Public First提出任何批评。”而内阁办公室说:“判决明确表明,没有任何实际偏见的迹象,授予合同的决定不是由于任何个人或职业关系。”内阁办公室发言人说:“我们欢迎法院的裁决,即我们有权在极端紧迫的情况下签署合同,以应对前所未有的全球流行病。法官认识到,在大流行最严重的时候,情况非常复杂,如果不能提供有效的沟通,将危及公众健康。”他补充说:“本判决书中提出的程序性问题已经通过实施采购过程的独立董事会审查得到解决。”工党副领袖安吉拉·雷纳表示,判决显示政府的行为“不道德”。她说:“我们都知道政府的行为是不道德的,现在一位法官证实,政府又一次非法地向他们的伙伴分发合同。在一场致命的流感大流行中,不仅政府的核心人物把纳税人的钱给了他们的朋友和同事,他们还浪费了更多的钱试图掩盖这一点。政府需要明确说明他们计划如何收回这笔公款以及其他涉及数十亿英镑的给保守党捐赠者让他们提供的不安全的个人防护装备款项。”

牛津学生因去殖民化投票决定停止悬挂女王肖像

周一,英国著名学府牛津大学莫德林学院的中间休息室委员会(MCR)的学生投票通过一项提议,停止在学生休息室内继续悬挂女王的肖像,理由是她代表了英国“近代的殖民地历史”。英国教育大臣威廉姆森已经谴责有关举动是“荒谬的”。而牛津大学校长彭定康也批评说,这是“冒犯及令人可憎的无知”行为。但是,该学院的院长强烈捍卫她学生的权利。莫德林学院创立于1458年,是牛津大学最有钱以及最传统的学院之一,其毕业校友包括英国著名作家路易斯及王尔德,和前英国外交大臣黑格及前财政大臣奥斯本等。2008年该学院成立550周年时,英女王还曾经亲自到访祝贺。

该学院的中间休息室委员会(MCR)只限于攻读研究生学位的学生,拥有200名成员,声称是“牛津学院最大的研究生社区之一”。前天委员会成员们投票决定删除不再在休息室悬挂女王的一幅肖像,会议记录指出,“对一些学生来说,君主和英国君主政体的肖像代表了最近的殖民历史”。这张照片是2008年前一批学生买来贴上去的,照片上的君主身穿白色长袍,系着蓝色腰带。这张照片是根据1952年多萝西·威尔丁为纪念她的登基和加冕而拍摄的。

教育大臣威廉姆森在推特上写道:“牛津大学学生去除女王的照片简直荒谬。她是国家元首,是英国最好的象征。在她长期执政期间,她不懈地努力在全世界推广英国的宽容、包容和尊重的价值观。”

牛津大学校长彭定康(Lord Patten)也说:“言论自由让即使是聪明的人也变得无礼和令人讨厌的无知”。曼彻斯特市长安迪·伯纳姆(Andy Burnham)称这一决定是“分裂性的”,并敦促学生们“表现出一些尊重”。

但莫德林学院院长黛娜·罗斯迅速回应说:“中间的休息室委员会是一个研究生组织,他们不代表学院。几年前,大约2013年,他们买了一张女王肖像照片来装饰他们的休息室。他们最近投票决定把它拆了。这两个决定都是他们自己做出的,不是学院的决定。莫德林学院强烈支持言论自由和政治辩论,以及MCR的自治权。也许他们会投票决定又把它挂起来,也许他们也不会。现在,照片已得到妥善保管。”罗斯院长还补充道:“作为一名学生不仅仅是学习。这是关于求真和不同看法辩论的机会。学生有时仅是为了激怒老一辈人物。现在看来这并不难。”《每日邮报》还扒出来,提议公共休息室不再悬挂女王肖像动议的竟然是一名受过私立教育的美国研究生。该名学生叫MatthewKatzman,是一名计算机科学讲师,是国际公司Steptoe&Johnson的顶级律师之子,他的家人住在一栋价值400万镑的豪宅中。

这位25岁的年轻人在华盛顿特区长大,小时候就读于西德维尔朋友学校(Sidwell Friends School)。这所学校历史悠久的贵格会私立学院是南希·里根、比尔·克林顿总统的女儿切尔西、乔·拜登总统孙子孙女、以及西奥多·罗斯福总统和理查德·尼克松总统的后代、奥巴马的孩子们的母校。他在斯坦福大学获得数学学士学位和理论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后在牛津大学攻读“复杂性理论”博士学位。卡兹曼昨晚对《每日邮报》表示:“学院MCR昨天(周一)投票决定删除几年前挂在公共休息室的一幅廉价的女王画像。我以MCR主席的身份提出的动议,就像我在小组委员会提出的所有动议一样。“会议决定这个空间应该是一个欢迎所有成员的中立场所,不论其背景或观点如何。皇室在学院的很多地方都有展示,最终大家一致认为这公共休息室没必要再悬挂女王肖像。“MCR的观点并不学院的观点,委员会成员做出的决定也不等同于对女王的表态。事实上,我们没有对女王或皇室采取任何立场——结论只是,有更好的地方可以悬挂这幅肖像。”也有学生评论说,“爱国主义和殖民主义实际上是不可分离的”。此事争议之际,正值教育部向议会提交《高等教育(言论自由)法案》,保护来访演讲者的权利。如果该法案获得通过,如果那些被邀请到校发言的人因为他们的立场而被取消,那么大学将面临罚款。学生会也将首次被要求采取措施保护其成员和到访演讲人的言论自由。英国高等教育管机构学生办公室(OfS)有权对违反这一条件的院校处以罚款。如果学术界人士、学生或到访演讲者因违反言论自由义务而蒙受损失,他们可以通过法院寻求赔偿。教育大臣威廉姆森上个月还表示,只要不涉及仇恨言论或煽动暴力,我们的法律体系允许我们表达与其他人不同的观点。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