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东京奥运将首次出现变性选手!网友怒:以后女子组都是男人

新闻来源: 我是报姐 于 2021-05-08 1:58:35  


跨性别人士,应当被视作与顺性别一样的性别吗?

如果是的话,那么跨性别运动员,是否有资格参加基于此性别的运动会呢?

这话听起来很绕,而且无论是否允许,似乎都脱不开歧视的嫌疑。

最近,一条新闻出现,又引爆了人们的讨论。

根据BBC消息,新西兰的举重运动员劳雷尔·哈巴德,即将参加2021奥运会。

更准确的说,是她拥有了预选赛的资格(只要她通过,就能够参加奥运会)。

这,也将成为奥运会史上,首次有跨性别运动员参加比赛……

43岁的哈伯德,目前是一名女性运动员。

但在35岁之前,她一直是一个名为加文的男性,还曾经创造过新西兰男子105公斤级别举重的全国记录。

值得注意的是——

作为男性运动员的时候,哈伯德在国际赛场上,几乎没有获得过什么耀眼的成绩。

因为男性和女性的天生体力差距,同样的成绩放在女性组,就完全不一样了。

她立刻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统治级好成绩。

2017年,哈伯德以女性身份参加了世锦赛,在女性90公斤以上级别的较量中获得了两枚银牌。

2019年,她同样参加世锦赛,也获得了前六的成绩。

现在,奥运女子举重87公斤以上级别,夺冠的最大热门,是中国名将李雯雯。

但因为疫情影响,国际奥委会最近简化了资格认证制度,其中包括“有可能获得前八名”的运动员。

于是,哈伯德获得了参加奥运会的资格,冲击了其他人夺冠的可能,成为了奖牌的有力争夺者。

这公平吗?

哈伯德自己,从2017世锦赛以女性身份露面以来,只接受过一次采访:

“我不想改变世界,我只想做自己喜欢的运动,做我自己。”

但显然,至少其他女性举重运动员,对此颇有微词。

因为一个地区只能有一名比赛选手,所以新西兰另外一名87公斤级的主力选手特雷西,毫无选择,必须要在减重到其他重量级。

特雷西曾经表示:

“这有种天然优势,是不公平的。”

美国名将罗布莱斯也曾说:

“我是在和一个男人在比赛。”

主教练沃沃克批评:

“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我知道很多变化已经发生,但在过去,哈伯德是一名男子举重冠军。”

喀麦隆队的发言人表示:

“我认为她的过去对她现在的能力有影响,让她比别人更具有优势,因此这并不是一个公平的比赛。”

(2016年,孟苏平以307公斤的总成绩夺冠,

金国香和罗布莱斯分获亚军和季军)

甚至,在她赢得2019太平洋运动会女子举重比赛的金牌时,运动会主席西奥坦言:

“我们无能为力,我们都知道这对女子举重运动员来说是不公平的,但这是我们在体育界要面对的现实。”

的确,在呼吁平等的大环境下,如果坚持不允许她参加女子项目组,显然会被打成歧视。

关于跨性别运动员的讨论,大多集中在男跨女上。

因为反过来,出生时是女性、跨性别为男性的运动员,对于男子组的冲击,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反过来,就成为了统治性优势。

2004年,变性运动员被允许参加奥运会。根据要求,他们必须接受变性手术,并接受两年的激素治疗。

2015年,这项规则放宽,不再要求进行手术。

只要运动员在首次比赛前至少12个月的睾丸激素水平低于10nmol/L,就可以参赛。

问题是,成年女性的平均范围,仅仅只有0.52到2.8 nmol/L,正常值,最高也就3nmol/L。

可即使如此,男跨女的运动员,也有着其他女性运动员无法比拟的先天优势。

因为青春期的睾酮分泌量会影响肌肉强度、骨质密度,所以即使在跨性别后睾酮分泌量降低,她们也在因以男性身体经历发育期,而习惯了更强壮的肌肉,拥有更好的心肺能力,甚至往往也有更高大的身材。

对于顺性别女性来说,这几乎已经是“自带兴奋剂”一样的不公平了。

歧视,或者不公平。

似乎在这个问题之中,你必须要进行二选一。

事实上,一直以来,关于“男跨女”是否挤占顺性别女性的权益空间的讨论,从来没有停歇过。

如果连像劳雷尔·哈伯德一样,做过手术、长时间睾酮水平极低的跨性别都不能被视作女性的话,那么几乎相当于公开表示……

只要你先天性别是男性,无论你怎么做,都无法成为女性。

这几乎相当于从源头上否认跨性别的存在。

可如果承认她是女性……就会带来不公平的问题。

今年1月20日,拜登上台后签署了一系列行政法令,其中一条为《预防和打击基于性别认同或性取向的歧视的行政命令》。

“每个人都应该拥有尊重、获得尊严,能够生活在没有恐惧的环境中,无论他们是谁、爱谁。

孩子们上学时应该无需担心自己是否会被拒绝进入洗手间、更衣室或参加学校运动……”

在此之前,美国就曾经发生过校园短跑女子选手起诉变性运动员的时间。

跨性别者泰瑞米勒、安达亚耶乌德,在康州校级运动会允许跨性别运动员参赛后,就开始参加女子田径比赛。

2018和2018年,她们参加女子组田径比赛,在短跑中多次打破记录、赢走了至少85次晋升机会——因为她的肌肉含量更高、爆发能力更强。

因为这两位跨性别者的出现,其他女性运动员的奖学金、晋升机会、奖牌都被剥夺。

她们愤怒地把这名“盗走”她们人生的跨性别者告上法庭。

“枪声一响,两名跨性人飞奔而去,把我们所有的女孩都甩在身后的尘土中⋯⋯

这是一个不公平的竞争环境——我无法引起大学教练的关注,我再怎么训练也无法超过这些……man。”

另一个原本是跑得最快的顺性别女孩的母亲回忆说,在她送女儿参赛的路上,问她准备的如何,而她回答:

“这不重要,因为今天我要和男性比赛,我不会赢。”

“还没有走上跑道,我已经知道拿不到第一,甚至可能拿不到第二⋯⋯我知道,无论我多努力,我都无法获得冠军。”

跨性别运动员,究竟应该如何处理?

对睾酮限制,似乎已经是现在能够做到的最好了。

可是瑞典卡罗林卡萨研究所研究表明,

抑制睾丸激素不能抵消男性的运动优势,跨性别女性的睾酮抑制对肌肉强度的降低几乎没有影响,即使有一年的睾酮抑制,大腿肌肉质量只减少了5%,力量也只出现了略微的下降。

在短跑、举重方面,无疑拥有巨大优势。

当身为男性运动员,无法获得鲜花、荣誉、和顶尖运动员的利益的时候……

“跨性别”成为女性,就能够如同作弊一样,轻易获得原本无法获得的东西。

不需要接受变性手术、激素疗程只需要一年、人们也在努力消除对跨性别者的歧视……这个代价,似乎在越来越轻。

可长此以往下去,顺性别女性运动员,早晚会被完全挤出赛道。

包容、尊重、公平,该如何选择?

或许关于跨性别问题的抉择,仍然需要讨论……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