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新加坡本地新闻信息】 

新加坡卫生部女公务员滥用职权 22次泄露冠病数据“抢先”分享至微信群

新闻来源: 新加坡红蚂蚁 于 2021-04-15 20:28:01  


2020年3月16日至4月16日,赵征(图)涉嫌22次将当日新增冠病数提早分享至一个49人的微信私人群组内,还擅自帮女友人查询一名冠病患者资料,被控抵触官方机密法令和滥用电脑法令。(海峡时报)

作者 郑智浩

新加坡卫生部一名女公务员虽掌握官方机密数据,却接连22次“抢先”将冠病数据发布在微信群组,还顺手帮友人翻阅确诊病患的资料。

殊不知,在通讯科技发达的时代,根本掖不住这样的“秘密操作”。卫生部明明还未公布当天的冠病确诊数据,却已经有确凿数据在社交平台上传得人尽皆知。经公众向警方举报后,这名女公务员终被绳之以法。 该名女公务员与友人因涉嫌抵触官方机密法令和滥用电脑法令,今早(14日)双双被控上庭。 案件经过 时间

泄露冠病数据:2020年3月16日至4月16日之间

地点

卫生部数据管理部门

主要人物

女公务员:赵征(36岁,前卫生部数据管理部门副组长,新加坡籍)

女友人:唐琳(36岁,微信群组成员之一)

同为36岁的赵征(左)与唐琳今早以抵触官方机密法令和滥用电脑法令为由,被控上法庭。(海峡时报 / 红蚂蚁制图) 去年4月16日,本地共新增728起确诊病例,创下当时单日最高纪录。不过,卫生部还未发布数据的10个小时前,相关数字就已外泄还在网上传开。 据《联合晚报》报道,官方正式文告在当晚11时零8分发布,但当天下午1时左右,就有消息流出称“听说今天728起新病例”。到了傍晚更有至少七家社交媒体刊出“冠病最新数据”。 这些社交账号打着“疫情快报”的旗号,或以密码方式提问一组数学题,让网民自行将英文字母转换成准确的确诊数,瞬间在网络疯传。

《新明日报》读者提供泄密提示。当时,有人以“密码”的方式写下一组“数学题”,让人把英文字母转换成数字来猜测确诊人数,而答案与卫生部公布的新增病例吻合。(新明日报) 直到有公众主动向警方举报,才揭发了这起泄密案件。 卫生部随后立即报警处理,并在事后予以涉案的赵征停职处分,禁止她读取卫生部的机密资料。 利用职务之便屡次泄密 警方全面调查后发现,授权可接收卫生部冠病疫情机密信息的赵征,原来不止一次私自泄露机密数据。 去年3月16日至4月16日之间,赵征合计22次,将当日新增冠病数提早分享至一个49人的微信私人群组内,里头包括一些未经授权、不能接收机密信息的人。 其中一些成员在接获机密信息后,率先将每日病例数传播出去。 此外,赵征还在友人唐琳的请求下,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擅自登入政府冠病数据库,从一份名为“Master”的Excel档案中读取一名患者的档案,并将其冠病检测呈阳性的结果告诉唐琳。

(示意图) 赵征今早一共面对24项控状,包括抵触官方机密法令和滥用电脑法令。 她的代表律师在庭上表示,赵征在史无前例的冠病疫情期间,蒙受巨大的压力,恳请法官给予三周时间准备陈情,获法官批准。 提出“不情之请”的唐琳,同样面对10项官方机密法令控状。 她除了涉嫌向赵征索取患者机密资料外,也被指在去年3月26日和27日,以及去年4月5日至16日期间,9次将赵征泄露的冠病数据,再行转发到另一个拥有五人的WhatsApp群组内。

唐琳面对10项官方机密法令控状。(海峡时报) 两人的案件将展至5月5日过堂,赵征和唐琳分别以1万元和5000元保释。 根据新加坡的官方机密法令,非法传播官方资料的罪名一旦成立,肇事者将面对不超过2000元罚款和不超过两年监禁;未授权者如果进一步泄密也将面对相应处罚。 抵触滥用电脑法令,最重则可判5000元罚款和两年监禁。 疫情暴发后已发生三起公务员泄密事件 警方文告表示,其他64名错误接收,抑或传播信息的公众,将接获警方发出的严厉警告(stern warning)或书面劝告(written advisory)。警方也强调,将认真看待任何违反官方机密法的行为。 “未授权的收件人若收到官方机密信息,应该立即删除信息,而不是进一步散播信息,否则将面对官方机密法令下相同惩罚。” 卫生部受询时称,已经检讨并加强部门的资讯保安程序,但由于案件进入司法程序,目前无法置评。

(示意图) 这已不是疫情暴发后,我国政府的内部文件被公务员提前外泄。 2020年4月3日,获得授权接收相关文告草稿的37岁女公务员,在政府正式宣布前,擅自把全国学府即将关闭、学生居家学习的联合文告草稿,透过WhatsApp将电脑的荧幕截图传送给丈夫。 无权收阅文告草稿的后者,随后又转发给他的友人,引起网络疯传,一定程度上引起了民众的恐慌。 2020年6月,一名50岁公务员抢先在政府宣布前,将解封第二阶段的细节发到WhatsApp私人群组里,导致消息事先走漏广传出去。 算上赵征的案件,本地已经发生了三起与冠病疫情相关的公务员泄密事件。 公务员本该是一群谨守公共利益、维持公平机制、照顾社会各阶层人士的精英。被官方授予可接收机密资料的人,肯定也非等闲之辈。然而上述知法犯法的公务员,却抱着侥幸心态,成为带头散布未经官宣信息的始作俑者。 卫生部女公务员屡次破法,显然已经罔顾社会责任,有负“人民公仆”的称号。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新加坡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