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法国本地新闻信息】 

在法兰西帝国殖民历史背景下,看法国的面纱禁令....

新闻来源: 法国中文网 于 2021-04-14 21:26:17  


法国参议院最近投票通过增加对穆斯林妇女戴面纱的限制。 在法国,宗教头饰在2004年在学校和政府大楼中被取缔,并且自2011年起在公共场所禁止使用全脸面纱。现在情况进一步恶化,法国参议院投票通过禁止陪同孩子旅行的妇女戴面纱。游泳池可以禁止女性穿着“ burkinis”(某些穆斯林女性偏爱的全身泳装)。最具争议的是,参议院还支持一项修正案,将18岁以下的女孩在公共场所“穿任何暗示妇女从属男人的衣服或头饰”定为违法。

一位激进主义者在2月14日于巴黎举行的集会上举着标有“自由指导所有人”的标语牌,反对立法挑战法国政府所谓的“伊斯兰分离主义”。(图源:Thibault Camus / AP)

法国拥有欧洲最大的穆斯林人口之一的国家,估计法国有600万穆斯林。这些规则针对对法国穆斯林妇女可以穿什么,是一项新法案的一部分,该法案对法国政府所谓的“伊斯兰分离主义”提出了挑战。这是法国围绕“伊斯兰左派”展开的文化战争的一部分,“伊斯兰左派”是法国在美国和英国关于“觉醒”和“取消文化”的论点。这些“解放”穆斯林妇女的努力,重申了对植根于法国帝国主义历史的妇女的身体和宗教象征的态度。法国政府打着自由民主旗号在国外进行殖民主义,这被视为掩盖广泛的殖民暴力的“文明使命”。这种态度植根于法国数百年来对种族优越的信念,以及对“保护”穆斯林妇女的需求。通过了解法国殖民黑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帝国主义固有的公开暴力,如今仍然影响着当今法国许多穆斯林妇女的日常生活。法国军队于1830年首次入侵阿尔及利亚,随后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暴力镇压,夺取土地和屠杀。法国军队还于1881年占领突尼斯,并于1912年占领摩洛哥,强行掌控多数穆斯林人口(包括阿拉伯人,柏柏尔人和犹太民族)。19世纪,穆斯林西非的大部分地区也受到法国帝国的殖民统治。法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天主教国家,它曾经长期把穆斯林人民置于其统治之下。法国帝国主义者运用了当地的宗教习俗,包括穆斯林妇女的面纱,童婚和性别隔离,向法国公众证明了对该地区进行干预的正义性和必要性。“营救”穆斯林妇女成为法国“文明使命”的重要组成部分,这种信念认为仁慈的帝国存在可以使殖民地人民的生活现代化,并改善其生活。当然,这也同时掩盖了帝国主义不断的暴力行为。据估计,在阿尔及利亚在法国统治的40年的黑暗的“和平”期间,法国杀死了825000名当地人民,更不用说法国导致了当地数十年的持续贫穷,财富提取,大屠杀和战争罪行。法国帝国主义者以对待北非穆斯林妇女的想法,作为衡量“文明”和法国影响程度的一种准绳。蒙着面纱的女性形象成为法国国内政治中强有力的政治工具,既可以以所谓的改善穆斯林妇女的待遇为基础来支持帝国主义,又可以在帝国内压制穆斯林作为非法国宗教信仰的一种方式。。在20世纪初期,法国女权主义者休伯汀·奥克莱尔特(Hubertine Auclert)一样,为争取妇女选举权而使用了这个符号,并向北非妇女展示了无助的孩子。他们自认为是文明的推动者,他们拥护具有普遍性的妇女权力的语言,并主张“保护”穆斯林妇女免受穆斯林文化的侵害,而穆斯林男子被视为暴虐的暴君。认为有必要使穆斯林妇女免于被压迫。这些法国女权主义者能够在建立帝国中发挥积极作用,并增强其在父权制社会中的政治影响力和自治权。这样,法国白人女权主义就建立在帝国主义和社会优越感的基础上。当然,它很少邀请穆斯林妇女平等地参加讨论,并且几乎没有保护穆斯林妇女免受欧洲本地男人的暴力和剥削。法国妇女的权利和自由也不是平等的,法国妇女也只是在1944年获得投票权。相反,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许多阿尔及利亚妇女的处境更加恶化。到1954年,由于法国政府始终未能为阿拉伯人或柏柏尔人提供基础教育服务,而在其建立的两级教育体系中,将她们置于欧洲人以下,阿尔及利亚妇女文盲率很高,这导致了当地社会长期处于贫困。在1954年至1962年的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中,1958年5月17日,一群年轻的阿尔及利亚妇女聚集在一起,并表现出了解放的愿望。他们用传统手法(,并在欧洲人面前焚烧。这些妇女不是自发采取行动,而是很可能是招募来参加这项表演的,以加强法国殖民地慈善的观念。第二天,阿尔及利亚妇女在大街上游行,要么自己摘掉衣服,要么被欧洲妇女赶走。人们听取了穆斯林妇女关于解放和现代的渴望的演讲。1958年5月至1958年6月,全国各地都举行了类似的揭幕仪式,其中许多仪式是由法国军队组织的。正如历史学家尼尔·麦克马斯特(Neil MacMaster)所表明的那样,法国军队通常在逮捕并折磨其家人之后,强迫其中一些妇女就范。通过参加揭幕仪式并发表有关妇女解放的演讲,这些年轻妇女可以帮助确保家庭安全。阿尔及利亚消息人士还称,法国媒体大大增加了所涉阿尔及利亚妇女的人数,他们争辩说,那些参加会议的人怯懦地打开了面纱,同时可以看到几位清洁女工紧紧地站在欧洲雇主的两侧。法国人将其描绘成从面纱中解放出来,这被欧洲妇女和法国士兵强加给穆斯林妇女,作为心理战的一部分,以破坏反殖民斗争。更糟糕的是,法国士兵在主张“解放”穆斯林妇女的同时,屠杀了阿尔及利亚人民,并在战争期间强奸了成千上万的阿尔及利亚妇女。如今,瓦列里·博耶(ValérieBoyer)和奥罗尔·贝热(AuroreBergé)这两个力求禁止孩子戴面纱的法国女政客,采用了这种熟悉的母体语言和法国占领北非期间发展起来的女性解放思想。博耶将戴面纱的孩子形容为“虐待儿童”,称面纱为“压迫和屈服的象征”。同样,贝杰(Bergé)在推文中说,禁止面纱是为了解放妇女,并评论道:“这是我们作为立法者保护最弱势群体的方法……制止这种明显侵犯儿童基本权利的做法。”博耶(Boyer)和贝热(Bergé)都采用法国女权主义者在法国占领北非期间发展起来的方法,并以无助的女孩图片的形象,来“保护”穆斯林妇女。他们认为,揭露穆斯林女孩是为国家利益而进行的强制解放的职责,呼应了阿尔及利亚战争期间强迫揭露的景象。博耶和贝尔热是北非殖民地定居者的后代,这绝非偶然。由于种族歧视和阿尔及利亚战争期间对法国殖民统治的坚定支持,其父母在1962年阿尔及利亚独立后离开了阿尔及利亚,包括博耶(Boyer)的父母,和今天许多支持法国极右翼分子。伯杰(Bergé)和博耶(Boyer)呼吁禁止18岁以下女孩戴面纱是殖民主义的遗产。关于对待法国蒙面穆斯林妇女的许多流行态度,特别是像博耶(Boyer)和贝尔热(Bergé)等政客的态度,都根植于法国占领北非的历史。在从前殖民地大量移民到法国的背景下,关于面纱的辩论已成为法国文化战争中越来越有力的部分,而伊曼纽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总统则认为种族,性别和后殖民理论对法国来说是一种国家威胁,这一观点得到了支持。法国直到最近才开始认识到,其对非洲平民实行系统酷刑和暴力的殖民历史。在对待穆斯林妇女的方式上还有另一种暴力,马克龙已经说过,他希望“直面这个历史”,但是解决法国的殖民历史和如何改变其对穆斯林妇女的态度,是解决其持久的殖民历史的基本组成部分。在此之前,殖民时期的象征和态度将继续影响法国穆斯林妇女的生活。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法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