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法国本地新闻信息】 

日增近4万!超半数重症病人不到40岁,巴西变种毒株让法国紧急停航!

新闻来源: 欧时大参 于 2021-04-14 21:26:11  


虽然法国采取了全国封城等限制性措施,但疫情形势仍十分严峻。截至13日,法国新冠死亡人数99163人,现存重症病患5952人。上周五,全法重症病床数增设至8200张(疫情前为5000张),其中90%已被占用(包括新冠和非新冠病人)。医院疫情数据指标仍在持续攀升,这让法国政府能否在5月中旬实现开放文娱、餐饮场所等既定目标打上了问号。 强生推迟欧洲疫苗投放 昨天刚在法国开打的强生疫苗今天就出师不利。 由于出现多例血栓案例,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与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4月13日发表联合声明,“谨慎起见”,建议暂停使用强生新冠疫苗。 截至4月12日,美国已接种超过680万剂强生疫苗,通报6例罕见非典型血栓案例,其中一人死亡,一人病危。据报道,6人均为女性,年龄在18岁至48岁间,在接种疫苗后6至13天出现脑静脉窦血栓,同时伴有血小板减少症。

▲强生疫苗血栓与英国阿斯利康疫苗血栓十分类似。(法新社图)

法新社报道,强生公司13日宣布,推迟在欧洲的新冠疫苗投放,并表示,“正在与欧洲卫生当局研究这些(血栓)案例”。 法国紧急停飞巴西航班 与此同时,巴西变种毒株在法国引发强烈担忧。据巴西奥斯瓦尔多·克鲁兹基金会四月初的统计,巴西境内已发现92种变种新冠毒株。法国BFM电视台称,法国已有3种巴西变种毒株,其中一个名为“P.1”的变种毒株尤其令人担忧。 虽然根据法国公共卫生署的数据,巴西P.1新冠变种毒株目前仅占法国确诊病例的0.5%~1%,但法国医学界要求加强对巴西P.1新冠变种毒株防范的呼声越来越高。在此背景下,总理卡斯泰13日周二宣布,停飞所有巴西-法国航班至新指令。此前,葡萄牙和英国已停飞巴西航班。 巴西超半数重症病人年龄不满40岁 为何P.1变种毒株让法国如临大敌? 这就不能不提几乎失控的巴西疫情了。自今年2月以来,巴西国内新冠疫情持续恶化。截至12日,巴西累计新冠确诊病例超1352万例,累计死亡355031人,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新冠死亡人数第二多国家。而该国3月份死亡人数超66000人,创下疫情暴发以来的最高纪录,是去年7月单月死亡人数纪录的两倍!

▲自2月以来,巴西每日新冠死亡人数暴增。(推特截图)

疫情为啥会突然失控?巴西加护医疗协会(AMIB)近日公布的一项研究称,P.1变种毒株正是造成3月死亡人数猛增的主要原因之一。更令人担忧的是,研究人员观察到,重症病人呈年轻化趋势:目前,52.2%的巴西新冠重症病患年龄不满40岁。该项研究协调人Ederlon Rezende向法新社指出,一年前疫情初期,巴西新冠重症病患中只有14.6%为40岁以下青年;去年9月至今年2月间,这一比例增至45%。 “此前,这一群体(40岁以下)感染新冠后不易出现严重症状,也不需要重症救治。这一年龄层(重症病例)的大幅增加意义重大。这些病人相对年轻,也没有其他健康问题,但来到重症病房时病情已很严重。”Ederlon Rezende强调说。法国驻巴西使馆医学顾问Marie-Christine Duniau也观察到同样的情况:“相比疫情初期,现在出现了更多的呼吸困难、栓塞和心脏问题。” 传染力更强、对疫苗更有抵抗力 事实上,P.1变种毒株于去年12月中旬在亚马逊州首府马瑙斯(Manaus)传播,很快蔓延至巴西全境,目前已成为主导毒株。 巴黎公立医院集团(AP-HP)医学委员会主席撒洛蒙(Rémi Salomon)周二在France Inter电台上介绍说,与南非变种毒株一样,巴西P.1变种毒株也发生了E484K突变,这种突变导致病毒可对疫苗提供的免疫保护产生一定程度的抵抗力。

▲巴黎公立医院集团(AP-HP)医学委员会主席撒洛蒙警告说:“我们有理由(对南非变种毒株)感到担忧,(它)或可引发致死率更高的第四波疫情。”(Franceinfo截图)

此外,根据法国公共卫生署的数据,P.1变种毒株已被证实比普通新冠病毒更具有传染力(+120%)。专家担心,一旦P.1变种毒株进入欧洲或法国,很可能会取代英国变种,成为新的主导病毒。 巴黎郊区上塞纳省Raymond-Poincaré医院传染病学家戴维多(Benjamin Davido)在BFM电视台上指出,P.1变种毒株的突变还可能导致新冠痊愈者再次感染,在巴西和其他南美国家已经发现这种情况。 虽然巴西P.1变种病例目前在法国尚属“极少数”,但流行病专家法拉欧(Antoine Flahaut)在《巴黎人报》上发出警告:“(P.1变种毒株)一开始可能显得无足轻重,但它可以非常迅速地传播。” 隔离凭自觉,法国被批监管不力 就在总理卡斯泰宣布停飞巴西-法国航班的前一天,法国交通部长杰巴利(Jean-Baptiste Djebbari)周一(12日)在LCI电视台节目上辩护说,可在“加强”防疫规定的前提下,保留巴西-法国航班:“疫情前,每周有5万人从巴西飞抵戴高乐机场,现在每天仅50人。” Franceinfo新闻网站报道,按规定,从巴西入境法国的旅客,需提供72小时内的新冠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并可被要求在机场进行快速抗原检测。此外,旅客还会被要求“承诺”遵守7天隔离。但Franceinfo指出,法国并不会对隔离人员进行检查,因此隔离全凭自觉。

▲12日,一名从巴西抵法的旅客表示,法国应该加强对隔离的监督,“我会自觉隔离,但不代表所有人都会这样做。”而法国交通部则向Franceinfo表示,还是相信“每个公民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以控制病毒在法国和欧洲的传播”。(Franceinfo记者Julien Pain推特截图)

对此,巴黎公立医院集团(AP-HP)医学委员会主席撒洛蒙也批评说,法国这一措施显然是“不足的”。他强调,如果旅客在出行前一两天感染新冠病毒,无论是登机前72小时的核酸检测还是抵法后在机场做的快速抗原检测都无法测出。为避免出现这种“假阴性”的情况,他呼吁法国应停飞巴西航班,或对巴西抵法人员进行强制10天隔离,并在隔离期结束后再次检测,就像英国那样。 反对党要求关边境 周二稍早时候,法国多名反对党政要敦促政府停飞巴西航班。 右派共和党(LR)议会党团主席阿巴德(Damien Abad)表示:“关闭边境是有用且绝对必要的。我不明白为何在法国人被禁足之际,还继续保留航班往来。” 另一名共和党议员西奥蒂(Eric Ciotti)则在推特上呼吁“立即关闭边境”,并“对所有从巴西以及疫区抵法人员实施强制隔离”。 法国共产党(PCF)全国总书记鲁塞尔(Fabien Roussel)在Cnews电视台上要求“关闭边境或对旅客实施严格隔离”,“像很多其他国家一样,在酒店隔离15天”。 极右翼国民联盟(RN)二号人物巴尔德拉(Jordan Bardella)质疑说:“政府明知巴西疫情已因变种毒株失控,却还允许每周1000人从巴西来法国……在我们国家已经承受这么多,人民被禁足之际,怎么还会有这样疯狂的决策?”

▲巴尔德拉。

法国国民议会主席、执政党“共和国前进党”费朗(Richard Ferrand)则在RTL上表示,希望从欧盟层面做出统一回应。

虽然法国总理卡斯泰已宣布停飞法国本土与巴西的航班,但法国并非就此“万事大吉”:因为法国海外省圭亚那与巴西接壤,巴西变种毒株侵入圭亚那是日益明显的事实,而圭亚那每天仍有直飞巴黎航班!分析人士认为,圭亚那与法国本土的航空联系问题迟早会受到关注。

▲4月3日至4月9日期间,法国的南非/巴西变种毒株分布图。法属圭亚那为深绿色,目前该地区的新冠感染率在不断上升。(法国公共卫生局图)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1)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法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