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条】 【加拿大本地新闻信息】 

返华隔离期被精神控制近20小时!加国软件工程硕士被骗惨了...

新闻来源: 明报 于 2021-04-08 17:06:06  


近期飞回中国的留学生小陶,刚入住隔离酒店就遭诈骗团伙远程「洗脑」控制20个小时,对方冒充公安出示「通缉令」,称她涉嫌「非法入境」等罪名。小陶为自证清白,照「警员」指示前后汇出10餘万元人民币。骗徒还使用网上会议App的「屏幕共享」功能,禁止小陶与外界沟通,甚至在夜晚监视小陶睡觉。

小陶表示,拿到软件工程师硕士学位已一年多,见加拿大本地疫情未有起色,决定回流中国。不曾想,当顺利入住天津某隔离酒店、并开启中国手机sim卡后,厄运却悄然而至。

「有一个号称是公安的人打电话给我,报出了我的全名,称我涉嫌『非法入境』及『协助他人洗钱』」,小陶回忆,一开始她将信将疑,「公安」似看出她的顾虑,诱使她登陆「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官网」,输入一串「案件编号」。

令她惊恐的是,屏幕上跳出一则含有她真实身份证照片的「通缉令」,所涉罪名赫然其中。当然,这些都是骗徒制作的几可乱真的钓鱼网站。

小陶说,自己当时已慌了神,急忙向「公安」解释,「公安」顺势表示,相信她的身份遭到不法分子盗用,希望小陶配合完成验证程序。因情节重大,在此过程中,小陶必须作为「嫌疑人」接受网上「审讯」,按照执法程序,不得向外透露任何信息,并即时删除微信等通讯软件上收到的亲友对话框。

「他们要求我将手机设置成勿扰模式」,小陶表示,短短几个小时内,自己在对方的引导下,逐渐与外界隔绝,双方很快转为QQ语音通话,「他们指挥我点击钓鱼网站上的程式链接,下载一款『安全防护App』,我猜是为获得我的动态登陆码。」

骗徒随后还让小陶下载了「腾讯会议」App,开啟桌面共享模式。到了这一步,小陶在电脑和手机上的一举一动,已尽在骗徒的掌握中。

在被问到为何愿意汇款时,小陶表示,骗徒以「转交『银监会』审核可疑帐户资金中有无赃款」为由,要求她将银行卡内所有余额汇到「公安」提供的户头。小陶照做,但骗徒显然对到手金额并不满意,又称,不法分子盗用了她的资料做过贷款,希望她亲自「验证信用凭证是否正常」,深信不疑的小陶乖乖申请了所有的网上银行贷款,并另外下载了骗徒交代的4款网贷App。

在接受采访时,小陶数度懊悔自己竟那么容易失去判断力,彻底「被洗脑」,任由对方摆布,事后回想,才发现遇到的骗局并不高深,「漏洞很多」,例如对方并没有如「公检法骗案」的典型操作那样,窜改拨入手机号为「110」,而是显示为一个海外号码,眼尖的人光是这一步就能拆穿。

「可莫名的,我还是被那种『办案』节奏和具有压迫感的『审讯』气势唬住了」,小陶指,骗徒显然有剧本、有角色分工,至少共5人轮番上阵,「有的扮红脸有的扮白脸。」

骗徒在得手小陶的银行卡存款后仍不肯善罢甘休,当晚竟叫小陶打开摄像头,监视其睡觉,确保她不会半夜想通了去报案。而小陶经过一番疲劳轰炸,早就精神恍惚,误认自己处于拘留状态下,对无论多么不合理的提议言听计从,「我想证明自己无辜,当下唯一的念头就是抓紧配合办案。」

翌日,骗徒见小陶的网贷审批没有通过,变本加厉地胁迫小陶向身边亲友筹钱,否则就无法被「保释」。

「他们还不让我透露借款原因,叫我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小陶前后向家人、至少3名朋友打电话借钱,合计总损失10多万元人民币

同期回到中国、现住在上海某隔离酒店的颖,就是小陶当下打电话求助的朋友之一。

颖向记者表示,前一晚小陶就已失联,直到第二日中午,接到小陶打来的电话,「她哭着求我能不能借5万元,3日后便能还。我追问理由,她只说与爸爸的身体有关,匆匆挂断。后来她告诉我,这些说法都是骗子指使的。」

这时,小陶被精神控制已长达20个小时。颖对小陶的反常行为产生了警觉,「我还看到一则报道,今年2月有一名河北女子在隔离酒店内遭到冒充警员的歹徒性侵及挟持,于是担忧她亦是落入了某种相似的人身控制中,单凭一己之力无法脱身」,颖果断选择了报警。

小陶说,可能是由于在短时间内向可疑帐户大量转帐,最终,几乎是在颖联络上海警方的同一时间,有招商银行的工作人员致电核实信息。在此过程中,银行不断向小陶确认,她身陷骗局无误,她才如梦初醒,拨打110报案,「最终挽救我的,实际上是银行的反诈骗系统。」

但此刻报警为时已晚,小陶指出,骗徒应该是从境外通过网络电话打入,前后换了很多号码,其中一个显示为天津本地手机号,但警方反拨时已无人接听;招行方面亦表示,骗徒通常会在第一时间将钱汇到海外帐户,大概率无法追踪。

据《澎湃》等中国媒体报道,自去年疫情期间开始,「公检法骗案」死灰复燃,案情均大同小异,骗徒先通过身份证号、家庭住址等事先掌握的个人隐私,获得事主初步信任;进而利用权威机构身份、震慑性话术、搭配巧舌如簧,引人上钓,不乏有受害者损失上千万元人民币。另外,近期骗徒的工具亦与时俱进,例如使用线上会议App的屏幕共享功能,来实施深度监视及操控。

去年4月,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刊登名为《疫情期间请防范电信诈骗》的公告,文中提醒,如接到「参与跨国洗钱案」等可疑电话,请马上挂断,「诈骗分子往往通过改号装置使接听人来电显示为驻外使领馆或国内公检法等部门电话号码。如有必要,可挂断电话后拨打中国驻加使领馆领事保护紧急求助电话,或拨打外交部全球领事保护与服务应急呼叫中心12308热线核实。如受骗,应及时向当地警察局或加拿大反诈骗中心报案……如有款项是通过我国内地银行转账取现,应立即直接拨打国内户籍所在地110报警电话或通过国内近亲属向警方求助。」

「酒店内的环境与世隔绝,住客缺乏对外沟通的管道,而且许多人长居海外,对本地缺乏了解」,颖对骗徒的无底线表示愤慨,她颇为自责地叹道,上海的隔离酒店在为旅客办理入住时就发放了辖区派出所的防诈骗告知书,可见发生频率之高,不排除有骗徒专门以隔离客为目标,「如果当时将告示分享给小陶,互相提醒,也许她不致于上当受骗。」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1 条

【手机扫描分享】
热门评论更多...
评论人:cjk发送时间: 2021年04月09日 1:24:57
现在能把钱那么轻易转到海外?信吗?
还是搞计算机的女人?丢人现眼!
新闻速递首页】 【加拿大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