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澳少女20年前指认医生强奸 医院终受调查

新闻来源: ABC 于 2021-04-08 4:01:09  


谈到大姐佐伊,阿曼达·邓肯(Amanda Duncan)想到了事发前后妹妹的变化。

佐伊·邓肯的家人说她从医院回家后就发生了变化(ABC News: Craig Heerey)

在2001年之前,佐伊·邓肯(Zoe Duncan)曾是一名热情洋溢的曲棍球队队员,幽默而风趣。面对一系列慢性病,她表现出坚忍不拔的精神,就是对凋谢的花朵也十分怜爱。她把花摘下来摆好,这样那些花就不会感觉被人遗忘。

2001年中旬,她在朗塞斯顿综合医院(Lunceston General Hospital,LGH)留院治疗后,一切都变了。当时11岁的佐伊去过不少医院,那家医院是其中的一所。

“佐伊是一个有趣、招人喜欢、活泼而无忧无虑的姑娘。她从医院出来后很害怕,会出现夜里惊醒的情况,经常哭泣,”阿曼达说。

由于哮喘病发作,佐伊在朗塞斯顿综合医院的急诊科留院观察,她的父母则送小女儿回家。

邓肯先生回到医院后发现女儿极其痛苦。他说自己知道事情有些不妙。

“几个星期后,她才逐渐向心理医生和我的妻子透露了事情的严重程度。”邓肯说。

佐伊指称一名医生强奸了自己。长期以来,她的父母都在努力让那些有责任保护自己孩子的人认真对待这一可怕的指称。

“妈妈,我会怀孕吗?”

邓肯先生和妻子安妮(Anne)还记得他们到朗塞斯顿综合医院急诊科的时候,那名医生对他们女儿流露出的兴趣。

夫妇俩记得,那名医生对他们说,佐伊很漂亮,并说自己如何期待能照顾这个年轻女孩。

他们记得,他让邓肯太太把六岁的阿曼达带回家。

他们还记得,他后来让邓肯先生回家收拾佐伊的物品,准备让她在急诊室过夜。

起初,佐伊告诉父亲,那个医生捏她的胸,医生说他爱佐伊,还把手指伸进佐伊的嘴里。之后,医生对佐伊说不要说出“他们的秘密”。

该医院的一名部门负责人告诉邓肯先生,他的女儿感到难过,但事情还没到遭遇了性侵的程度。

“他从医学角度解释了为什么可能会发生这些事情,”邓肯先生说。

“佐伊把发生的事情告诉我之后还不到12个小时,我碰巧遇到[另一位医生],她向我表示,她前晚去了这个医生的家。她说,‘医生和他的妻子都很不高兴,医生的妻子说小姑娘一定误解了医生说的话'。

"然后,她又说,这个医生是个特别好的人,你要赶紧决定好要怎么处理...... 我认为他不会[对你]提起诉讼。”

朗塞斯顿综合医院的一名部门负责人说,佐伊感到难过,但事件还没有到性侵的程度。(Supplied: Craig Duncan)

邓肯先生认为,这次谈话是一种不露声色的威胁。后来,佐伊对这起性侵事件的更多细节做出了指称,使得这一威胁更加令人震惊。

从朗塞斯顿综合医院出院后,佐伊情绪失控。她总是尿床,而且似乎疏远了家人。

“最让人气愤的是,有一天晚上她对我说,'妈妈,我会不会怀孕?”邓肯女士说。

“后来,她就什么都不跟我说了。

“我们去看了一位心理医生,后来他在三周的时间内,慢慢地设法从佐伊那里了解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邓肯先生曾注意到佐伊的内裤上有血迹,但他洗了内裤,还以为她来了月经。

警方接到报案时,距佐伊指称的这起强奸已有五个月之久,法医学证据荡然无存。

警方的报告指出,医生 “断然否认了所有指控”,并认为对他的强奸指称“毫无根据”。

朗塞斯顿地区性侵帮助组织劳蕾尔之家(Laurel House)不同意医生的说法,致函朗塞斯顿综合医院的管理层,对该院处理此事的方式表示“非常强烈的担忧”。

信中指出,院方花了大约一周时间将佐伊的强奸指称通知儿童保护机构,又用了三个月的时间让急诊科进行调查,而警方在五个月后才介入此事。

对急诊科的调查由院方工作人员实施,而不是警察,劳蕾尔之家的信中写道:“性侵是一种刑事犯罪,应由儿童保护机构或警方,或二者同时进行调查”。

“没有适当的程序就进行内部调查,可能会被解释为在试图掩盖罪行,”信中还写道。

为佐伊及其家人提供咨询和帮助的这个性侵帮助机构表示,佐伊的情绪和心理行为“与那些遭遇性侵的人表现一致”。

塔州卫生服务机构(Tasmanian Health Service )的发言人表示,州卫生部和卫生服务机构极其严肃地处理受害者们童年时遭遇的性侵害指称,“所有指称都将得到审查,确定是否需要对在职员工采取进一步行动”。

“我们对目前的调查委员会表示完全支持,并呼吁任何知情者向塔州调查委员会(注:这是塔州的调查机构,职责和重要性与皇家委员会一样)以及塔州警方提供情况,”那名发言人说。

那名医生已经搬到其他州定居。他仍是注册医师,但只有在急诊时才能为女性患者提供治疗。

调查委员会对涉事医院进行调查

2017年,佐伊死于癫痫,年仅28岁。医生曾告诉佐伊,她是“假性癫痫发作”,需要心理治疗而不是医学治疗。之后,她拒绝回到朗塞斯顿综合医院进行治疗。

家人深深怀念着风趣、活泼又坚强的佐伊。她在与疾病和创伤斗争期间坚持学习,过世后被追授了来之不易的副学士学位。

现在,阿曼达在让姐姐伤心的同一家医院担任护士和助产士。佐伊的事情让她有所感悟,于是为其他弱势病人代言。

“佐伊的故事,她讲述的真相,甚至她看病时的真实经历都被忽视了,这种不信任导致她在去世的那晚没有在朗塞斯顿总医院[治疗],”她说。

“需要做出改变。这些事不能发生在朗塞斯顿综合医院或塔州卫生系统中,而且持续有人报案称该医院发生性侵害事件。”

据披露,朗塞斯顿综合医院儿科护士詹姆斯·杰弗里·格里芬(James Geoffrey Griffin)是一系列儿童侵害案的施暴者,遭到多次举报。后来,在2020年的大部分时间内,该院都被性侵害指称弄得束手无策。

佐伊的父亲克雷格·邓肯还记得,那名医生对自己的女儿感兴趣。(Supplied: Craig Duncan)

自由撰稿记者卡米尔·比安奇(Camille Bianchi)的播客“护士”(The Nurse)起初关注的是护士格里芬,但目前关注的范围扩大到了包括邓肯夫妇在内的对象。

“这是我要做的一个报道,原因很多。首先,是为了说明起诉性侵案的巨大的举证责任和障碍,”比安奇说。

“当时,这个领域的专家对塔州几家机构对佐伊的指称如何受到处理非常关切。无疑的是,在该州和澳大利亚各地都有许多事件与佐伊的遭遇类似。”

即将成立的塔州政府机构儿童性虐待调查委员会将对朗塞斯顿综合医院进行审查。

邓肯夫妇认为,佐伊若是今天还活着,一定想说出自己的经历。

“对佐伊来说,正义就是永远不会再发生这种情况,”邓肯太太说。

“对别人来说,她是一个天生的倡导者,不愿去想这种情况,即另一个孩子要经历她所经历的那种伤害—身体、心理、精神情感的伤害。”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