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条】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日本死亡清理人:专扫死过人的房子,尸体腐烂越严重收费越高

新闻来源: 我是报姐 于 2021-04-08 0:25:50  


“特殊清扫业”——在日本,有这样一种事如其名的特殊职业。

它隶属于清扫行业的一种,但很多人可能从没听过、也并不知道从事这一工作的人需要做些什么。

随着日本社会的独居化、老龄化愈发严重,这几年越来越多的社会新闻把目光对准了“孤独死”现象:很多独居的人在屋内死去许久、高度腐烂,被发现时已经不成人形。

(仅东京65岁以上孤独死的人数每年就超过5000)

人去屋空,但房子还是要继续发挥自己的作用,把这样的屋子给清扫出来的普遍需求,促成了“特殊清扫业”这一职业的诞生。

而我们也能想象得到,从事这一工作的人,要面对的是怎样的惨状。

【接下来的部分图片可能引起不适,承受能力差的朋友建议跳过】

在进行到清扫这一步骤前,腐烂的尸体已经被搬走火化,所以清扫员不会看到过于冲击的画面。虽说如此,死亡现场的环境,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

死在卧室、倒在厕所、泡在浴缸...尸体搬出后,都会留下腐化的痕迹和恶臭。

图片或引起不适,戳空白处查看▼

特殊清扫需要面对几个大的难题,其中之一就是尸体腐化后留下的体液,或是由于自杀等原因留下的血液。

图片或引起不适,戳空白处查看▼

这之后要面对的,还有大量的蛆虫。

一般来说,尸体会在2~3天内腐烂,强烈的尸臭会引来苍蝇聚集、产卵,幼虫啃食尸体成长,直到蛆虫爬满整个尸体。

清扫人员到来时已经不必面对这种惨烈现象,但是现场遗留的虫子尸体,依然是个清扫难题。

图片或引起不适,戳空白处查看▼

再一个难题就是尸臭,封闭房间内的臭味足以让普通人不适,市面上的除味剂也无法彻底除去。需要从业者用特制的液体广泛喷洒。

如果死者是以较为痛苦的方式自杀身亡,要清理的内容可能还会包括临终前的粪便,当然,这种情况是少数。

图片或引起不适,戳空白处查看▼

根据房屋和污染状态,一次清理的费用最低需要约3200元(人民币),上限可能会达到3万多(人民币)。

清理一次需要几名工作人员共同合作,过程可能要持续上好几天。

从业者面对的不只是孤独死的现场,还有事故、案件、自杀等发生后,尸体长期放置、腐烂的房屋。

除了要有强大的心理素质,从事特殊清扫业还需要具备比较专业的知识,并不是只要有意向就能介入如此复杂的工作。

气味判定资质、医疗环境管理资质、防除作业监督、葬礼技能资质...工作团队需要由各个方面的精通者组成,共同面对每一户尸体腐烂后的不同情况,给出最佳清理方案。

很多时候,这份工作更像是情感层面上的锤炼:消除一个人最后时刻的生存痕迹,同时也消除整个屋内关于他们的记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与自己的恐惧斗争,与自己的思考斗争,即使是清扫过一间又一间的房屋,他们依然无法平静面对下一次的任务。

聚焦相关从业者的书籍这么形容他们:“生与死的守望人”,很多时候他们要面对的问题,远远超出“把屋子打扫干净”的范畴。

一位姓氏为高江洲的从业者描述了自己永生难忘的一次清扫,从葬礼公司那里接到委托时,对方说明是一起自杀事件,当时自己还没怎么当回事。

需要他清理的房屋是一座传统的2层木造建筑,楼下是一家咖喱小店,楼上是这家人生活的房间。因为经营不顺,也没能借到资金,绝望的丈夫用菜刀杀死一家人后在厕所烧炭自杀。

(示意图)

尸体在死后数周后才被发现,厨房里是鲜血飞溅造成的黑色血迹,地板上有黑色的血泊,旁边是尸体停留过的痕迹。

厕所里,丈夫腐烂后的体液流满了整片地板,眼前的整个场景,鼻中挥之不去的恶臭,让他在匆匆整理了一遍遗物、给出清理估价后立马逃离了现场。

(示意图)

两天后的正式工作,他需要一边忍受着强烈的恶臭,一边用吸尘器吸入大量虫子尸体,用刮刀把墙壁、地板上凝固的体液刮掉。

但更难面对的,是清扫之后的事情:

“矮桌上散乱地摆放着文件和邮件,墙上贴着好几张小孩子画的画。最开始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对夫妇身上,到这时我才开始思考,这家的孩子怎么样了呢?”

(示意图)

“我抱着‘应该不会吧’的想法去卧室掀开被子,从遗体中流出的体液变成了小小的一滩污渍,枕头上也有茶色的血迹。那一刻我的头像被突然殴打一样受到冲击,身体止不住地颤抖。”

(示意图)

“为什么要对年幼的女儿下手呢?悲伤和愤怒遍布全身,这之后是强烈的、不真实的虚脱感。”

“死去的男人或许觉得只留下孩子在世上太可怜,作为生者我们为之愤怒,觉得无法原谅。”

“但对那个孩子来说,在父母惨死的房间中醒来,在阴影中度过这一生,又会是什么感觉呢。”

(示意图)

也有人打扫过亲子不和的家庭,父亲和女儿在同一屋檐下却从不交流,两个人见面的话只会是在客厅、厨房偶遇。

在父亲死亡散发出臭味后,女儿才发现这件事。父亲在1楼和室铺的被子上去世,被褥上有和人形一样的黑色污渍,体液已经渗透到榻榻米和地板下面。

示意图

据说他的妻子在十几年前去世了,屋子里有很多成人书刊和光盘,而且还有女性的内衣。虽然猜测大概是用这些来派遣寂寞,但据说尸体被发现时穿着的是女性的内裤。

询问过女儿才知道,这是都是已故母亲的东西。清理者说道,无论这位父亲癖好如何、亲子之间曾经是通过什么事情闹翻,一想到男人在临死的那一刻很可能还在思念死去的妻子,就觉得心里莫名堵。

在亲自在那个房间里待过,亲手彻底清理掉男人活过的痕迹之后,这份身临其境的微妙的悲伤感,很难忽视。

示意图

一位从业者曾经打扫过70多岁女性孤独死的现场,清理委托来自她的儿子。女性趴在矮桌上死亡一个月后才被发现,榻榻米上有无数的苍蝇尸体,腐烂的味道也很重。

但这样的现场却没有带来太多的恐惧:房间里挂着几张儿子和孙子的照片,整个屋子都有那种生活感和对孩子们的爱意。

示意图

按照规定,一些不值钱的遗物会被直接扔掉,高价物品才会被整理到一起递交给亲属。但在厨房发现了一个像是甜甜圈店赠品的马克杯时,他不知为何觉得,这个杯子会是很重要的、绝对不能扔掉的东西。

示意图

在把整理好的物件递交给死者的儿子时,看到马克杯的他嘴里说着“这种东西不用特意保存下来啊...”,当场崩溃泣不成声。

后来他才知道,那是很久之前儿子送给妈妈的,而她一直当做宝贝保管在厨房的柜子中。

示意图

在我们生者看来,死亡腐烂的现场或许只能带来恶心、不适和恐惧。但在离开之前,他们也曾是有血有肉的生者,他们的想法和爱意,也曾与这个世界发生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他们留下的一些满怀回忆的物件,可能比起“已经逝去”这个事实本身,更能触动亲人最细枝末节的心绪。

示意图

像这位“特殊清扫”从业者所说:“我认为在死亡的房间里,毫无疑问还残留着死者的能量。但那股能量不仅仅是怨恨或是悲伤,像爱一样温暖的东西也不在少数。”

“所以,我的职责就是理解逝者的想法。”

“替他们把还能留存于世的些许消息,传递到真正理解之人的心中。”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2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