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YouTube为何拒绝删除这首描写入室抢劫亚裔家庭的歌

新闻来源: 纽约时间 于 2021-04-07 17:01:09  


一首在2016年曾引起华人社区轩然大波的说唱歌曲,如今再次在谷歌旗下的YouTube公司内部引发争吵。 这首歌是加州说唱歌手YG演唱的歌曲《Meet The Flockers》(“Flocking”是入室行窃的俚语,这个说法就起源自加州),艺人似乎描绘出了一张入室盗窃的路线图,而且看来鼓励以华人居住的社区为目标。开头是这么唱的……首先:你要找到一所房子,仔细观察/找一个华人社区,因为他们不相信银行账户/第二:你要找一班同伙,找个司机/一个按门铃的人/一个敢于去做的人/第三:你在那停下来。停好车,观望/按门铃,然后敲门/第四:确保没人在家。他们走了,好吧,干起来。 在接下来的两分钟里,YG逐步描述如何侦查现场,如何破门而入,以及如何辨别哪些物品值得盗窃(笔记本电脑和首饰盒)。在这首歌一度走红后,还出现了一些非官方音乐视频(YG没有参与制作),其中一条视频显示,两名男子用大手帕遮住脸,闯入一所房子,其中一人携带枪支。当他们走进去的时候,镜头移向一个亚裔家庭的全家福照片。

在当时,这首歌令亚裔社区和小业主感到极为不安,认为它描述了亚裔美国人富有但软弱可欺的刻板形象,人们因此发动了一场广泛的抗议活动,YouTube在2016年10月初一度下架此首歌曲,但在2018年,这首歌又悄悄回到了YouTube上,目前播放量逾10万次,收获的点赞数和点踩数则均为3000多。 如今,在反亚裔仇恨情绪高涨的背景下,YouTube公司的员工再次关注到了这首歌,一些员工认为这首歌带有对亚裔人士的种族主义色彩,而且会给人们带来心理创伤,毕竟从去年以来,针对亚裔和太平洋岛民社区的暴力事件激增,从3月16日在亚特兰大地区三家按摩店发生枪击事件导致6名亚裔女性不幸遇害,到最近一周美国各大城市几乎天天爆发针对亚裔的随机犯罪,许多亚裔亲身经历过这类人身和财产侵犯。 一些YouTube员工要求该公司的信任与安全团队从视频平台上删除这首歌。但据彭博社报道,该部门的一名高管和另一名内容政策负责人在3月22日发给员工的电子邮件中拒绝了这一要求。该公司在3月25日的内部网络会议上再度讨论了该话题,但仍然未能得到公司高管的支持,部分员工最近在内部留言板上发帖批评相关高管。 在YouTube信任与安全团队发给员工的信件中,他们解释说决定不下架这首歌曲是基于内部政策对教育、纪录片、科学或艺术背景(ESDA)的内容网开一面;此外,也有分析人士指出宪法第一修正案决定了人们可能必须容忍一些令人不快的言论。 YouTube公司的内部分歧在回应员工下架该视频的要求时,YouTube的高管看来承认这首歌的歌词涉嫌煽动仇恨,会令人们感到不安和痛苦,但为了保持政策的连贯性,避免引发其他音乐作品也因为类似的原因被删除从而产生深远影响,决定保留该视频。 信中写道:“我们觉得这段视频非常无礼,理解很多人看了会很痛苦,包括信任与安全团队内部的很多人,尤其是考虑到针对亚裔社区的暴力仍在持续中。” 他们表示,虽然这些歌词可能违反了该公司的仇恨言论政策,但YouTube对教育、纪录片、科学或艺术(EDSA)背景的视频片段例外。如果没有这些例外,可能会有大量音乐视频违反政策,比如有性和裸露画面,暴力或枪击内容,以及仇恨言论。“我们的政策专家们对这一决定进行了长时间的辩论,但我们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决定保留视频,以持续执行我们的政策,并避免开创一个先例,可能导致我们不得不删除YouTube上的许多其他音乐,”他们在邮件中补充道;彭博社获得了该邮件的副本。YouTube表示,在2020年的最后一个季度,他们删除了超过9.7万个视频和超过4600万条评论,这些视频和评论违反了该公司关于仇恨言论的政策。对于高管们给出的解释,员工们似乎并不满意。一名员工在内部聊天板上的评论获得了430多名同事的支持:“这本来是你们展示自己作为‘种族正义倡议’领导者领导力的绝佳机会。你想站在爱德蒙·佩特斯桥的哪一边?”这指的是1965年的“血腥星期天”(Bloody Sunday),从阿拉巴马州塞尔玛游行到蒙哥马利的黑人民权活动人士遭到警察的野蛮袭击。

1965年3月9日,作为民权游行的一部分,州警官观看游行者越过位于阿拉巴马州塞尔玛市的埃德蒙·佩特斯大桥,越过阿拉巴马州的阿拉巴马河。随后警察对游行人群发动了袭击。 面对这样的质疑,YouTube的高管们又在3月25日举行了一场特别的虚拟会议来讨论这个问题——结果同样不理想,最让员工们大为光火的是,一位高管拿妻子是亚裔来证明自己不存在歧视,他们在谷歌的内部meme生成页面Memegen上提出抗议。一名员工写道:“亚裔妻子不是一个证书。”这条信息的背景是一张女性的照片,她穿的T恤上写着:“我不需要知道你的太太是亚裔。”另一名员工在一张卡通图片上写道:“‘我本人认识亚裔,’这是允许视频留在YouTube上的正当理由吗?”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亚裔仇恨事件在旧金山地区频现,一些科技公司已经明确表达了对抗歧视的态度。Airbnb Inc.的员工谴责了对亚裔的仇恨。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谴责了“针对亚裔社区的暴力不断升级”,并表示苹果将向那些为受影响者提供支持的团体捐款。Peloton Interactive Inc.在社交媒体上发声。但作为聘用了大量亚裔专业人士的科技行业,硅谷的许多公司仍然保持沉默。 这首歌为何引起公愤2014年,说唱世人YG发行了首张专辑《My Krazy Life》,当时评论界主要关注的是专辑的四首单曲,其中一首获得了白金认证。而总时长只有2分钟出头的《Meet the Flockers》埋在专辑当中,从未作为单曲发行过。 YG自己曾因入室行窃而入狱,2014年,他在接受FM杂志采访时表示,他写这首歌是为了“与人们分享闯入民宅的经历,因为这是文化的一部分。特别是在我所来自的洛杉矶、西海岸,这是青少年或25岁左右的人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确实曾经闯入过别人家。我也曾是这么做的。”而一位乐评人称专辑为“南加州黑帮生活的经典之作”。 在这首歌诞生以来,美籍华人社区,尤其是餐馆老板和小企业主,就一直在抗议,原因在于这个社区长期以来都是被劫掠的目标。这首歌的糟糕之处就在于它的歌词详细地说明了如何抢劫一个华人家庭。例如,这首歌建议劫匪“找一个华人社区,因为他们不相信银行账户”,这意味着在一个典型的华裔家庭或企业里可能有很多现金。 2008年旧金山警察局对300起抢劫案的调查发现,在涉及人身攻击的案件中,85%的案件涉及亚裔受害者。华文新闻媒体经常报道华人小企业或送货工人成为犯罪受害者的故事,但当时他们的声音并没有被人们听到,直到2016年。 这年9月,在佐治亚州圭奈特郡(Gwinnett),经营一家水产店的福州籍店主陈凤珠在凌晨4点发现有三名持枪歹徒闯入自家住宅,她持枪与抢匪发生枪战,其中一名歹徒被她击中并当场死亡。陈女士在事后接受采访时表示,由于周遭许多做生意的华人朋友遭抢,而且歹徒认为华人商家的钱都放在“老板娘”的皮包中,所以她才在一个月前买了一把手枪自卫。

随后,关于此事的监控录像开始在微博和微信上疯传,媒体报道了这一消息,陈女士因为勇敢地击退了三名男性抢劫犯而受到了赞扬。与此同时,人们开始讨论YG的歌曲与华人遭遇抢劫之间可能的关联。 一个由倡导团体和活动人士组成的联盟在此后一个月内成功地展开了请愿活动,2016年10月,YouTube删除了这首歌的音乐视频。此后在白宫请愿网站上,人们要求“禁止这首歌在公共媒体上播放,并调查其作者的法律责任”,该请愿书获得了超过10万个签名。但白宫援引第一修正案,表示白宫对特定歌曲是否适合公开播放不会做出决定。

对于这首歌是否该为华人社区遭遇的不公正待遇负责,人们看法不一。 洛杉矶警察局的唐纳德·格雷厄姆(Donald Graham)副巡长说,在实际工作中,他确实碰到了劫匪受到此歌的启发。2017年4月,该局逮捕了3名入室行窃的年轻人。 “我们问他们,‘你们是怎么想到这么做的?他们中的一个人告诉探员,说有一个在Instagram上有300多万粉丝的说唱歌手创作了一首名为‘Meet the Flockers’的歌,这给了他灵感,”格雷厄姆对《TMZ》说。警察们随后听了这首歌,认为这歌很不负责任。“这首歌的歌词讲的就是如何进行住宅盗窃,仅仅因为你有发表言论的权利,并不意味着你的言论是正确的, ”格雷厄姆说。但YG的辩护者认为,这首歌实际上是对YG作为帮派成员的自传式描述,而不是呼吁对华裔美国人实施暴力。而在为《GQ》撰写的一篇文章中,记者Esther Wang表示,“很少有人会指责纳博科夫的小说《洛丽塔》(Lolita)是恋童癖的主要推手。要相信2014年发行的一首歌是2016年针对华裔美国移民的犯罪的罪魁祸首,需要相当大的想象力,以及一定程度的天真。”但这位作者也承认,人们的担忧是真实的,她在文章中指出,2016年,萨克拉门托亚裔社区的抢劫案有所增加,促使一些社区进行武装巡逻。费城华裔社区也报告了类似的袭击事件。还有些批评人士指出,这首歌不仅仅是关于种族主义和对华裔社区的冒犯;它还在鼓吹暴力侵犯私人财产。即使这个音乐视频不是专门针对华裔,同样应该被认为是煽动暴力的言论。此外,它不仅在强化对亚裔的刻板印象,同样也在强化对黑人帮派犯罪的成见。 第一修正案和利益 很多人预测对这首歌的抗议很可能会无疾而终,毕竟美国在保护言论自由方面有很强的决心。比如在2010年,周二,美国最高法院推翻了一项旨在禁止描绘斗狗和其他针对动物的暴力的联邦法律,称该法律违反了宪法对言论自由的保障。1999年联邦颁布的这条法律目的是禁止销售所谓的碾压视频。根据国会的说法,它们通过描绘虐待动物的画面来吸引特定的性恋物癖。但这条法律被最高法院推翻,首席大法官小约翰·罗伯茨(John G. Roberts Jr.)表示,第一修正案也要保护令人厌恶的言论。罗伯茨在判决中写道:“第一修正案本身反映了美国人民的一种判断,即限制政府的好处大于成本。” 此外不能忽视的是,音乐是YouTube平台的一个重要收入来源。据视频和音乐搜索引擎Pex公司首席执行官拉斯蒂·塔瑞克(Rasty Turek)表示:“从2018年和2019年YouTube上自我报告的内容分类来看,音乐是最赚钱的类别,在2019年的所有浏览量中占比超过20%。” 附录:YouTube高管发出的电子邮件全文: 大家好!谢谢您提出这个问题。我们领导YouTube的信任和安全和内容政策团队,负责创建和执行管理YouTube的内容政策。我们首先要说的是,我们觉得这个视频非常无礼,理解许多人看了很痛苦,包括许多信任与安全的人,特别是考虑到亚裔社区持续不断的暴力。在信任与安全部门工作的最大挑战之一是,有时我们不得不继续容忍我们个人不同意或觉得冒犯的内容。我们的仇恨言论政策禁止针对种族、民族、宗教、性取向、性别、性别认同和表达等属性的受保护群体宣传暴力或仇恨的内容。有时候,如果有教育、纪录片、科学或艺术背景的视频违反了我们的政策,是可以允许保留下来的。这让我们得以保留一些东西,比如包含攻击性材料的单口喜剧节目,甚至是记者或非政府组织分享的原始的、有时带有暴力的新闻镜头。在这种情况下,该视频作为音乐表演接受EDSA例外。虽然EDSA并非免费提供任何内容,但如果没有EDSA的这些例外,可能会有成千上万的音乐视频违反政策,包括性和裸露画面,暴力或枪击内容和仇恨言论。因此,删除这段视频将对其他包含类似暴力或冒犯歌词的音乐内容产生深远的影响,从说唱到摇滚。当我们在政策专家中详细讨论这个决定时,我们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把视频保留下来,以持续执行我们的政策,避免开创一个可能导致我们不得不删除YouTube上许多其他音乐的先例。我们总是可以做更多来改善我们的仇恨和骚扰政策。在制定这些政策时,我们经常与我们的员工资源组(ERGs)打交道,并且会继续这样做:我们也意识到对漏洞做出反应是不够的。为此,我们正在与我们的多元化与包容主管和其他人合作,建立一个合适的论坛来听取你们的问题和关注,我们如何才能更好地让YouTube成为一个更具包容性的平台。这些是很难画出的界线,我们将继续努力,努力把它画好。再次感谢您提出这个问题。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