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澳教育部长:留学生或2022年返澳!但澳洲大学早就撑不住了,这些学校,穷到变卖校长豪宅来填补学费空缺

新闻来源: 华人房产 于 2021-04-07 4:01:08  


新冠疫情使澳大利亚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人口流失”。

一份报告预计,到今年7月,澳大利亚的国际学生将减少30多万。

各个高校都期盼着边境早日重开,迎回流失的留(金)学(主)生。

澳洲教育部长日前放出消息,2022年初或迎回大批留学生。

然而,一些大学早就撑不住了,甚至穷到开始卖楼,以求度过寒冬。

澳教育部长:留学生或2022年返澳

米切尔研究所(Mitchell Institute)的一份报告发现,国际学生危机正在澳大利亚造成一场“人口冲击”。该教育政策智库估计,如果旅行限制持续,到2021年7月,澳大利亚的国际学生将减少30多万人,留学生人数将减少至新冠疫情爆发前一半的水平。

然而最新消息指出,国际学生到2022年之前都无法返回澳洲。这对重度依赖国际学生的澳洲大学而言,无疑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危机。

澳大利亚教育部长Alan Tudge日前在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出席活动时表示,国际学生对澳大利亚的大学、外交、经济和社区都很重要,随着新冠疫苗在澳大利亚的不断推广,2022年第一学期将可能迎来更多的国际学生。

国际教育产业在澳大利亚经济中起到重要作用。上个财政年度,整个产业为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长贡献了375亿澳元,支持25万个就业岗位。澳大利亚已成为世界第三大国际教育供应国。从整体上看,国际学生为澳大利亚所作的经济贡献有大约40%为学费。

ACU开源节流 卖校长豪宅

经历了一年多的“人口流失”,艰难求生的澳洲大学,不得不重整资产以度过难关。

为了开源节流,澳大利亚天主教大学(Australian Catholic University)日前就以660万澳元的价格,卖掉了数十年来为校长专门提供的行政住宅。

据悉,Craven教授在工作13年后卸任该校校长并退休,其职务由社会学家Zlatko Skrbis教授接任。

大学首席运营官兼副校长Stephen Weller博士说,在任命Skrbis教授之后,学校进行了评估,决定停止提供行政住宅。

这套校长行政住宅于悉尼北岸的著名豪宅区Mosman。

据CoreLogic报道,澳大利亚天主教大学在1992年以88.5万澳元的价格买下该物业,此后就一直作为校长的行政住宅。房屋在3月上市,仅20天后就高价售出。

悉大$905万出售校长豪宅填补财政斥字

无独有偶,悉尼大学也在去年6月变卖了校长居住的豪宅。

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际,悉尼大学以905万澳元的价格,将长期持有的Woollahra豪宅卖给了悉尼公寓大王、亿万富翁、地产大亨Harry Triguboff的侄女Naomi Triguboff Travers。

然而,这笔900万澳元的交易仍不足以挽救悉尼大学的财政收入。仅2020年一年,悉尼大学就面临高达6800万澳元的财政赤字。

这套五居室豪宅位于Wallaroy Road,于2013年进行了大幅翻新。自1990年以来,这栋豪宅一直是悉尼大学校长的行政住宅。悉尼大学最初购入的价格为260万澳元。

维多利亚大学CBD校区挂牌出售

而在墨尔本市中心,维多利亚大学(Victoria University)大楼正在被挂牌出售,预计售价将达到9000万澳元以上。

2013年,新加坡上市的中央酒店(Hotel Grand Central)通过与维多利亚大学签订的一项回租交易,以4,850万澳元的价格买下了这座位于300 Flinders Street的21层的大楼,其中超过1.4万平方米被维多利亚大学所占据。

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这所大学一直租赁着该栋建的地下室、底层以及9至18层,为大楼的持有者带来了近520万澳元的收入。

这栋大楼的其余部分是一个大型停车场 (由私人投资者单独持有),这部分资产并没有包括在此次交易中。

斯威本科技大学所持大楼卖出$4千万

此外,斯威本科技大学(Swinburne Universityof Technology)在3月与瑞士基金管理公司Fidinam达成了一项价值4,000万澳元的交易,出售了其在墨尔本226-232 Flinders Lane持有的一栋办公大楼。

据悉,Swinburne University急于通过出售房地产的方式来提振财务情况。

RMIT大楼卖出$1.2亿+难填学费缺口

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RMIT)去年也采取了类似的做法,以超过1.2亿澳元的价格出售了一处位于CBD的14层楼的地产,来弥补习惯疫情造成的损失。

一份报告显示,在最坏的情况下,即使RMIT出售三分之二的资产和投资股份来弥补国际学生学费的损失,到2024年,RMIT将面临8.53亿澳元的学费缺口。

结语

由于边境的关闭,留学生流失,许多高校遭到了严重的财务打击。一些大学实在撑不住了,穷到开始卖楼来弥补损失。

虽然澳洲教育部长称,明年初或迎回大批留学生,但还是有很多不确定性。

数据显示,最坏的情况下,到2023年,该行业预计将损失160亿澳元的收入。不知到那时,又有多少大学需要靠"变卖家产"来维持生计呢?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