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总统护身符不再 这5人对川普穷追猛打

新闻来源: Amlacn 于 2021-03-04 17:01:30  


总统护身符不再 这5人对川普穷追猛打

  川普卸任后面临多项司法调查,总统护身符不再。

  川普卸任后面临多项调查,包括税务诈欺、施压乔治亚州选务官、煽动国会暴动等,现在有5位独立调查员正对川普的财务资料及干涉选举等情事进行调查,甚至连共和党籍的乔州州务卿拉芬斯伯格(Brad Raffensperger)都不挺自家人,要求调查川普施压选务官,企图推翻该州选举结果等案件。

  据CNN报导,川普面临的法律困境越趋严重,日前联邦最高法院拒绝川普的豁免权,同意纽约(专题)曼哈顿地区检察官万斯(Cyrus Vance)得向会计事务所要求取得川普的税务纪录。万斯负责领导调查川普及川普集团是否有税务欺诈、保险欺诈及其他种种欺诈计画,前联邦检察官米尔格拉姆(Anne Milgram)认为,只要检方掌握证据,将会迅速展开行动,在数月内将案件提交给陪审团。

而川普的另一大天敌则是纽约州检察长詹乐霞(Letitia James),詹乐霞正调查川普集团是否涉及夸大以增加借贷金额及核保项目,其在2018年竞选时就承诺会针对川普的财务状况进行调查。川普也不停对詹乐霞穷追猛打,指控她过去的言论彰显出政治意图,不过遭詹乐霞否认。

  乔州选举争议方面,川普先前被爆出曾多次打电话,施压乔州选务官员「寻找选票」,盼翻转乔州选举结果。报导指出,拉芬斯伯格办公室目前正在调查川普,自国会暴动以后,拉芬斯伯格便批评川普的行为「并不是总统应有的」。

  根据CNN先前取得的录音,川普也曾致电拉芬斯伯格施压要求寻找选票,因此拉芬斯伯格的调查也被认为有报复性。对于外界质疑,拉芬斯伯格办公室并未多做回应,仅表示会将调查结果交给州选举委员会做决议。

  除此之外,纽约与亚特兰大前联邦检察官威廉斯(Bret Williams)也参与施压乔州的调查,她表示预计在最快三月会要求发出大陪审团传票,且陪审团的立场倾向支持拜登(专题),不太可能会对川普手下留情。

  华盛顿特区总检察长莱辛(Karl Racine)则针对川普煽动国会暴动进行调查,不过前总察长史潘诺利提(Bob Spagnoletti)认为莱辛光就目前的证据很难成功起诉川普,因此需与其他律师合作迅速收集更多证据,莱辛也证实,他正与联邦检察官高层寻求合作。

特朗普卸任后首次演讲,这些共和党大佬拒为他站台

当地时间2月28日,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举行的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CPAC)上,特朗普发表了他卸任后的首次演讲。

  演讲内容没有什么好说的。作为一个已经失去了行政资源的前总统,特朗普表示了将重返政坛的决心,痛骂了拜登(专题)和民主党,对大选失败叫屈,要求拆分科技巨头——那些把他封杀了的企业,还声称“不能让中国主宰未来”。

  在特朗普亮相的前三天,共和党的各路人物也粉墨登场。

有人力挺特朗普。

  但与此同时,另一些共和党重要人物却销声匿迹,拒绝为特朗普站台。

  特朗普的“复出秀”能掀起多大风浪还不得而知,但有一个事实清晰地呈现了出来:共和党现在有两个权力中心。

  那么,都有谁还在追随特朗普?谁在反对他?

  追随者多曾展现惊人的政治下限

  本次保守派大会上,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些这几年极为活跃的共和党政客。

  比如前国务卿蓬佩奥,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汤姆·科顿、霍利、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等人。

  活跃归活跃,但这些人多数都曾因过往的言行得到差评。

  像蓬佩奥,被《纽约(专题)时报》称作“美国史上最差国务卿”。

  虽然蓬佩奥在保守派大会上声称“我被制裁我骄傲”,但显然很是耿耿于怀。

  事实上,他离任后确实没有找到高薪工作,只能到哈德逊研究所当了个研究员。

  其他人也像蓬佩奥一样,都曾因为展现惊人的政治下限而得到过差评。

 前一阵子得州大停电,从得州选出的克鲁兹却跑到墨西哥躲灾,被媒体批得体无完肤。

  汤姆·科顿为从政编造过曾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参战的假履历,也因为涉港、涉台问题大放厥词遭中国制裁。

  在美国大选结果公布之后,霍利认为大选存在欺诈行为,间接地煽动暴乱分子对国会大厦进行攻击。

  之后,他原本准备出版的新书被出版方解约。

  但就是霍利,几乎成了保守派大会上仅次于特朗普的明星。

  特朗普声称,现在共和党需要强有力的领导人,“霍利就是个不错的人选”——特朗普这是公然向不支持他的共和党人发起了挑战。

  共和党建制派大佬均未与会

  特朗普公然威胁要换共和党领导是有原因的:共和党建制派的大佬们均没有与会。

  比如布什家族、罗姆尼、共和党参议员领袖麦康奈尔、共和党众议院三号人物切尼等,就连特朗普的副总统彭斯也婉拒了参会邀请。

  其实在2016年大选前,以当时的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为代表的共和党建制派大佬们,就对特朗普心存疑虑。

 2020年大选失败后,一开始,共和党建制派还对是否与特朗普彻底切割有些犹豫。

  但在1月13日国会暴乱以后,麦康奈尔就掀桌子了,说“特朗普总统在暴乱前的举动是非常可耻的行为。”

  而特朗普则反击称:“麦康奈尔是一个严厉的、阴沉且不苟言笑的政治仆从。”

  共和党建制派之所以一直对特朗普心怀戒备,是因为他们的政策主张与特朗普不同。

  特朗普倾向于一切都拆了重建,而建制派倾向于为了政治利益可以妥协。

  在建制派看来,特朗普对于共和党的长远利益是一种威胁。

  共和党会不会分裂?

  特朗普在保守派大会上“复出”后,一个严峻的命题就摆上了议程:共和党会不会分裂?

  假如建制派们守不住地盘,特朗普一派就有了可趁之机。

  除此之外,还要看谁能赢得更多共和党人的支持。

  虽然共和党现在出现了建制派和特朗普派两个权力中心,但其实共和党内部圈层不止这两层。

  还有茶党、基督教保守派、自由派等各色人等。 

  不管共和党建制派或特朗普派谁会笑到最后,都很有讽刺意味——他们的撕裂,代表了美国社会的撕裂。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1)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