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澳洲女孩在家玩耍摔到头,竟有生命危险!妈妈讲述惊魂一刻,告诫父母吸取教训!

新闻来源: 澳洲中学 于 2021-02-23 4:08:55  


澳洲一位妈妈用亲身经历告诉各位父母们,当孩子头部受到撞击时,一定要小心对待,否则甚至可能会面临生死离别。

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呢?

一位名叫Marion Ives的妈妈这样讲述道:

01、孩子偶然的小碰撞

我只是转身几分钟去收拾孩子们的玩具,然后就听到了一阵哭声。

我3岁的女儿Mina躺在木地板上泪流满面。

我没有看到发生了什么,但她8岁的哥哥看到了全过程。

原来女儿妹妹试着像Wallykazam一样跳,结果由于小板凳突然倒了,她直接从50厘米高处摔倒在地板上。 

(示意图)

我试着用拥抱和一个棒棒糖来安慰Mina,她很快就恢复正常了。

所以,我以为这只是一个典型的蹒跚学步的孩子不小心摔倒的一个小事。

几个小时后,我们遇到了每个家长都害怕的事情:

到了晚上8点,Mina开始疲倦了。

她不停地揉着头部一侧,但我去看了没有肿块或者淤青,所以就让她躺下来休息。

大约10分钟后,她坐起来并开始呕吐。

我立刻想到了脑震荡,于是我给全科医生打了电话,一位护士建议我直接带她去急诊室。

我看她在呼吸,瞳孔看起来也正常,而且还在休息,我觉得没有必要叫救护车。

所以我们等着爷爷奶奶过来照看我们的儿子之后,然后开车15分钟去了Randwick地区的Sydney Children's Hospital。

我从来没有想过女儿竟然会有生命危险。

02、致命危机?

当我们到达急诊室时,一位护士问了一份关于新冠常规问题的清单,然后她看了看我女儿。只见此时,女儿头靠在了我丈夫的肩膀上,眼睛闭着。

护士问:“她平时都是这样的吗?”

就在这时,我女儿的头向前一仰,护士一把从我丈夫的怀里夺走女儿,一边跑一边喊着:

”RESUS!”

突然,十几个穿着长袍的人,扯下孩子的衣服,连接各种机器。

我的肾上腺素开始激增,突然有一种撕心裂肺的无助感。我丈夫坐在我傍边的椅子上,泪流满面。

女儿出现了名为extradural haemorrhage的创伤,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颅内出血。

当她的头摔到地板时,巨大的撞击导致动脉破裂,几个小时后,大量血液转移到她的大脑,导致她最终失去了意识。

其中一名外科医生说,如此严重的头部创伤通常发生在车祸或者踢足球受伤中,从如此低的高度坠落而产生这种危险情况的案例很少见。

没有时间填写同意书或者与医生讨论,女儿就被直接带去做了CT扫描,然后做了手术。

如果事发那天晚上我们直接送她去床上睡觉,她也许就再也不会醒来了。

在手术室外等待时,我焦急地来回走,并且强忍着干呕。我丈夫坐在那里,脸色苍白,双手紧握着。

几个小时后,神经外科医生终于从手术室出来了。

由于我女儿的出血过大,他们移除了她头骨中的一部分,让大脑有足够的空间。

女儿有了一次与生命抗争的机会,但外科医生警告我们,

“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挺过来,而有些孩子可能会遭受脑损伤。”

我听完之后,身体控制不住地发抖。

03、重症监护室的艰难日子

在重症监护室,由于COVID-19的限制,一次只能有一位家长被允许。

当我进去看时,已经完全认不出来女儿的样子了。

她肿胀的小脸用绷带包扎着。一只捐赠的泰迪熊小心翼翼地支撑着一个呼吸机。

尽管有机器的噪音和眩目的灯光,但那间屋子里充满了同情和温暖。护士和医生都是一丝不苟、深思熟虑的讨论着如何让她的病情稳定下来。

在焦虑地等待了几天后,当ICU主任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我可以肯定地说,你可以把你的小女儿带回家。”

听到这句话-女儿会活下去,这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刻。

确定可以恢复

当镇静作用逐渐减弱,她可以自主呼吸时,护士只能通过脑电波来抚慰和拥抱女儿。她痛苦地翻来倒去,需要三个人扶着她不动。

其中一名护士的手术服上沾满了女儿的鲜血。

尽管Mina恢复了体力,但她的眼睛只是环视着房间,没有说话。我们确信她的大脑一定受到了严重的损伤,需要长期的康复。

直到她的情况稳定下来,被转移到普通病房后,那双绿色的大眼睛才有了闪烁的光芒。

“看这些颜色,”她惊叫着,伸手去拿她床上的一个小橡胶玩具。

那天晚上,她咧着嘴笑,还背诵了卡通片里的台词。

第二天,她踉踉跄跄地站起来,试图走路。她命令理疗师在地板上举办茶话会,把音乐治疗师当作自动点唱机,和着他们的吉他欢快地唱歌,摇晃着沙槌。

Mina的康复令人震惊,她无畏的决心鼓舞人心。

他们让她出院时,她宣称“我喜欢医生,”。

她是一个活生生的证据,证明大脑在创伤后可以完全恢复正常。

二次手术复原

但是Mina仍然有一大块大脑暴露在外,因为那里的骨头已经从她的头骨中移除。她非常脆弱。

我们搬走了房子里的硬家具,用泡沫垫把柱子包起来,铺上软垫,睡在地板上。不能去游乐场,不能带孩子去健身房。

她必须戴一顶特殊的头盔,又热又不舒服,但不知怎么的,她似乎明白了它的重要性。

在将近五个月后,又把那块冷藏的骨头固定回去了。

尽管存在风险,我们别无选择,只能让女儿接受大手术,在重症监护室待一段时间,然后再恢复。

让她重新回到生命的危险中是令人畏惧和害怕的,但我们相信那些医生,他们已经创造了奇迹。

Mina从容地接受了整个康复治疗。

她的头部两边缝了40多针,她又一次在病房里跳来跳去。

一个快乐、健康、活泼的孩子,仿佛像一棵经历了森林大火还能发芽的桉树,充满了生命力。

一位神经外科医生说:“你可以说Mina非常不幸,因为很少人会在那么低的高度上跌落撞击头部会造成如此严重的创伤,但实际上她也非常幸运,可以恢复正常。”

我们非常幸运有世界级的专家救了女儿,给了我们宝贝的孩子第二次生命。

对我们来说,或许对所有的父母来说—她的事故给我们的教训是,永远不要轻视孩子头上的小肿块。

寻找细微的迹象,如果有任何疑问,都不要让孩子去睡觉,及时去就诊。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