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条】 【新加坡本地新闻信息】 

惊天“阴谋”曝光!美国德特里克堡才是真正的新冠病毒根源地?

新闻来源: SingPlus新加坡直通车 于 2021-01-20 20:59:13  


昨晚(1月19日),热搜第一的关注度“爆”了! 比起郑爽代孕、弃婴的热搜,这次的“爆”点来自国家力量——外交部。

点开该条热搜一看,郑爽的那点事儿确实不够看了。

1月18日,也就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下台前一天,他再次攻击中国阻碍病毒溯源和进行“虚假宣传”,指责武汉病毒研究所人为制造及泄露病毒、武汉病毒研究所同军方秘密合作等。

这一论调在同日召开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被问起,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就此回应,该论调毫无科学和事实依据,并表示世界各国科学家都已公开予以否定。

“如果美方真的尊重事实,就请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并就美海外200多个生物实验室等问题公开更多事实,请世卫组织专家去美国开展溯源调查,回应国际社会关切,用实际行动给国际社会一个交代。”

华春莹的这一反驳,使神秘的充满争议的德特里克堡基地(Fort Detrick)再次浮出水面。更牵扯出了一个惊天“阴谋”:

美国德特里克堡或许才是真正的新冠病毒根源地!

这到底是“阴谋论”还是“真阴谋”?

01.

德特里克堡与新冠的“猫腻”

这次外交部上热搜,网上流传的很广的还有一份Facebook截图。

这份截图其实是2020年8月12日就有的。内容大概是:一位自称曾是德特里克堡工作人员的网友在Facebook发了一篇超长贴文,称新冠病毒是由德特里克堡泄漏的。

具体内容太长,就给大家找了一份要点总结:

很多人表示细思极恐,新冠病毒与美国德特里克堡之间好像真的有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猫腻”呼之欲出。

这还得从2019年7月说起:

2019年7月,美国维吉尼亚州Greenspring社区爆发神秘疫情,症状类似新冠疫情。

2019年8月,距离Greenspring社区1小时车程的美国最大的生化研究基地——德特里克堡被紧急关闭。德特里克堡过去有泄漏过炭疸病毒的坏历史,至今基地关闭原因不明。

2019年9月,更大规模流感在美国爆发,造成200多人死亡,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称与电子烟有关。下图为CDC病例数据截图:

也有网友爆料,称电子烟肺炎的CT照片和现在的新冠肺炎特征一模一样。

2019年10月,美国爆发了大规模流感,直到今天也没有停止,已经造成了数百万人感染,死亡人数1.4万+,这个数字比往年高的多。 同月,武汉举办军运会,美国仅拿3银5铜,中国获得100+金。美国称主力队员因流感缺席,除此之外美军运动员训练地点离德特里克堡不远,而且参加运动会的美军运动员所住酒店距离华南海鲜市场直线距离仅300米。 2019年11月,中国发现不明原因肺炎。 …… 配上网友的总结,简直头皮发麻。

还有非常耐人寻味的一点是美国对新冠病毒的态度转变。

新冠疫情在武汉爆发后,中国政府当机立断,付出了极大代价,才将疫情逐步控制住,而且在抗疫过程中,始终向美国及时通过疫情情况,共享疫情情报。

但是中国在花费巨大代价抗疫的这几个月中,美国并没有警惕,也没有紧张,相反,采取的是一种稳坐钓鱼船,隔岸观火的态度。

汇总一下特朗普在新冠疫情爆发最初几个月的一系列言论:

1月20日:“我们完全掌控局面”。

2月2日:“我们几乎抑制住了来自中国的病毒”。

2月10日:“4月病毒因为天气热自己就会死了”。

2月25日:“人们会变好的,我们都会变好的”。

2月26日:“现在是15个,过几天就减少到接近零”。

2月27日:“某天它会消失,像个奇迹一样消失”。

2月28日:“没事的”,“病毒就是一个恶作剧”。

3月2日:“会生产出疫苗,相对很快”,“我觉得集会没问题,我觉得非常安全”。

3月4日:“不需要去医院找医生”。

3月6日:“我们的数字比任何国家都低”。

3月10日:能搞定,很多好的事情会发生。

3月17日:我早知道这就是一个大流行病。

.......

好吧,就当这是懂王一贯的作风,他又懂了。

但是还有更多的“巧合”。

3月16日,美国宣布第一批志愿者接种了疫苗。在不是第一个爆出疫情的国家,开展研发试验,并第一时间拿出特效药和疫苗。刚好,这家生产特效药和疫苗的公司,是美国国防部生物战项目主要承包商,大股东就是前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

纽约州州长甚至在电视上公开表示:

“我们原来认为这病毒只攻击亚裔(黄种人)免疫系统”。

这真的只是种族歧视言论吗?

当然,“阴谋论”的说法也不在少数,但是当看到德特里克堡的历史时,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能认为这只是一个“阴谋论”。

02.

继承日本731"罪恶遗产"

不知道直通车的读者们是否对日本731部队有所了解。

731部队,全名为日本关东军驻满洲第731防疫给水部队,对外称石井部队或加茂部队。是侵华日军假借研究内容主要以研究防治疾病与饮水净化为名,实则使用活体中国人,朝鲜人、联军战俘进行生物武器与化学武器的效果实验。

日本731部队和今天的德特里克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1942年初,在太平洋战场上节节失利的美国为扭转颓势,发动了“杜立特空袭(Doolittle Raid)”计划,首次轰炸日本本土,以此一洗珍珠港之耻。

据《日本时报》报道,在本土遭到轰炸后,日军希望以任何可能的方式反击美军,其中一项计划便是将牛瘟病毒装在高空气球里,让气球随着高空气流漂洋过海,直击美国本土。不过,由于担心会遭到美国的毁灭性报复,日军最终“怂了”。

尽管日军暂时打消了对美国本土发起生物战的疯狂念头,但是日军对生物武器的研究并未停止。

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日本侵华战争期间,731部队在中国东北以中、苏、朝、蒙、美、英等国平民和抗日志士为对象,进行了无数次包括细菌实验、活体解剖、毒气实验等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

据考证,通过上述实验被残害致死者多达3000到8000人。

此外,1940年至1942年间,731部队还在中国浙江、湖南、江西、山东、广东、云南等地实施了大规模的细菌战,在战场投掷生物炸弹,炸弹中装有感染霍乱弧菌的苍蝇,造成数以万计的抗日军人和无辜平民伤亡。

但美国对这种细菌战的威力似乎很满意。

1942年,美国陆军雇佣了威斯康星大学的生化专家艾拉·鲍德温建立研究生化武器的实验基地。经过考察后,美军相中了马里兰州被废弃的德特里克机场作为“美版731”驻地。

当时的德特里克堡是美国国民警卫队废弃了的基地,坐拥地利之便:既地处偏僻“与世隔绝”,又离华盛顿特区和美国化学战研究所——艾奇伍德兵工厂(Edgewood Arsenal)不远。

1943年,德特里克机场正式停止运营。同年,联邦政府购买了机场周边更多土地,并将其更名为德特里克营地(Camp Detrick)。一番大兴土木之后,美国陆军生物战争实验室(USBWL)拔地而起。

德特里克,成为了二战期间美国生物战的研究中心。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报道称,二战期间,德特里克共有4个生物制剂生产厂。

1944年,陆军生物战争实验室在完成模拟测试后,准备为美军生产100万枚炭疽炸弹,它被认为是其最重要的生物武器,致死率较高。不过在次年,二战结束,美军取消了这笔订单。

虽然二战结束使得美军不再迫切需要生物武器这种“大杀器”。当然,也可能是因为美国拥有了更大的杀器——核武,但是美军在这一领域的野心并没有湮灭。

然后,这个人,他来了。他就是手握大量资料、试图逃避战后的审判的日军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

1945年8月,日本战败投降后,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与美军司令麦克阿瑟秘密的口头协议,后来又书面化的、保护731部队成员免于被起诉的协议。因其签署地是在日本的镰仓酒馆,故称之为《镰仓协议》。

《镰仓协议》的内容一共是9条:

1、秘密调查报告仅限于希尔博士和驻日盟军总司令部中的美国人以及石井四郎和约20名研究人员范围之内;

2、日本研究人员将受到绝对保护,免于追究战犯罪责;

3、报告对苏联人绝对保密,仅供给美国人阅读;

4、对于苏联人的起诉以及注入此类行动,将受到绝对保护;

5、报告不得向大众公布;

6、注意不得让研究人员已处于美国保护之下的事实公之于众;

7、可允许主要研究人员前往美国;

8、建立细菌实验室支付所需经费,可进一步考虑处于美国人领导之下的与日本研究人员共同进行的研究;

9、仅与美国人进行的全面共同研究,将对日本问题产生良好的影响。

《镰仓协议》签署后,美国人依照约定,聘请石井四郎为德特里克堡的高级顾问,并将那里的一栋大楼命名为731,供石井四郎研究使用。

在美国生物武器计划的负责人看来,731部队有关生物战的研究数据“绝对是无价的”。

根据美国国家档案馆相关资料,从1946年到1949年,在德特里克堡内共进行约60次针对731部队的采访研究。

美国记者约翰·鲍威尔在其著作中写道:

“显然,我们德特里克的生物战专家们,从日本同行那里学到了许多东西。虽然我们不知道(日方提供的)信息是如何推进美方(生物武器)计划的,但我们的专家证实,这些信息价值非凡。很少有人知道,美国后来的生物武器与日本早期开发的细菌武器非常相似。”

在获得石井四郎和731部队的研究资料后,德特里克陆军生物战争实验室发展迅速。

上世纪50年代,美国曾将多达1600德国、奥地利、日本的医学专家、生化武器专家集中到这个基地当中。

生物武器计划是五角大楼最机密的项目之一,该项目的重点在于研发可对付敌军以及动植物的生物制剂。

后来,在石井四郎怂恿下,德特里克堡最高负责人鲍德温甚至突破底线,在美国本土内用活人进行了细菌试验。

1948年,美国军方在总统杜鲁门的授意下,对500多危地马拉人,进行了性病梅毒活体实验。

1952年初,美军用装有感染了鼠疫、霍乱的跳蚤、蚂蚁、苍蝇的细菌弹,对朝鲜和中国东北发动细菌战。

经“调查在朝鲜和中国的细菌战事实国际科学委员会”考察确认,美军在上述细菌战中使用的方法是在日本细菌战方法基础上发展而来的。

1955年越南战争中,美军对越南南方10%的土地喷洒了被称为“橙剂”的落叶剂,受伤害的越南民众高达480万。

越南战争里使用的“橙剂”导致越南出现大量畸形儿,“橙剂后遗症”至今仍在危害越南人民的健康。

之后,德特里克堡还出现多起病毒泄漏事件,篇幅问题就不一一盘点了,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搜索。

鉴于细菌生物武器对人类社会和自然环境的巨大威胁,1971年9月,12个国家向第26届联大提交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约》草案。

公约禁止并要求销毁一切细菌(生物)及毒素武器,自1972年4月开放签署,1975年3月生效,现已有183个缔约国。

针对该公约缺乏核查机制的不足,几十年来国际社会一直致力于谈判公约的核查议定书。但美国始终以“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等为借口,独家阻挡这一重要谈判。

俄罗斯等国军方及情报部门多次披露,美国以打击生化恐怖主义为名,在全球建立200多个军民两用生物实验室,不能排除这些实验室正在研发生物武器的可能性。

美国为何要这样做?美国会真诚履行《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放弃其多年来一直持续的生物武器计划吗?

你品,你细品。

品完了,如果还是觉得是“阴谋论”,那也没关系,我们继续往下看。看看外交部的喊话,听听科学研究的声音。

03.

尊重事实?那就请开放调查!

包括1月18日的喊话,中国外交部至少四次呼吁美方说出德特里克堡基地真相。

2020年5月8日,针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抹黑言论,华春莹在主持例行记者会时称:

我们注意到,包括美国国内,还有国际上有很多质疑声音,要求美政府公布关闭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的真实原因,要求查清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关闭与“电子烟疾病”、大流感和新冠肺炎之间关系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美方不是不断要求透明吗?不是要求调查吗?中方在信息发布方面一直是公开透明的,也一直支持世卫组织根据《国际卫生条例》开展相关工作。

不知道美方可不可以像中方一样公开透明?可不可以开放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以及美国国内和分布在世界各地,包括在乌克兰、哈萨克斯坦等地的生物实验室接受国际独立调查?美方可不可以邀请世卫组织或国际专家组赴美调查新冠肺炎疫情起源及美方应对情况?美方可不可以做个榜样?

2020年7月22日,针对美国务院公布了2018年美驻华使馆官员访问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份外交电报,汪文斌在主持例行记者会时称:

美国少数政客散布各种谣言,甚至号称有“大量证据”支撑其所谓“真相”,这毫无道德底线。

相关报道披露的内容使全世界再次看到,美方所谓的“证据”和“真相”到底有多少含金量。就连美国的权威专家都看不下去,认为从相关外交电报的内容中得不出任何证据支持新冠病毒来自实验室的说法。

说到真相,我们倒是希望美方能够就德特里克堡基地等问题说明真相,给美国人民和国际社会一个交代。

2020年8月11日,针对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奥特加斯发表的抹黑言论,赵立坚在主持例行记者会时称:

恕我直言,美方个别人的表态,并不令人意外。因为他们对于“事实”向来是有自己所谓的“定义”的。在他们眼里,只要能攻击抹黑中国,谎言即事实。

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管理和研究等情况,中方科学家已多次接受媒体采访,从专业角度介绍了情况。没有任何证据支持新冠病毒来自实验室的说法,这是事实,是非常清楚的。

说到事实,我们倒真是希望美方能向媒体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就美海外200多个生物实验室等问题公开更多事实,请世卫组织专家去美国开展溯源调查,让美方也有机会说明真相,给美国人民和国际社会一个交代。

2021年1月18日,针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再度攻击中国阻碍病毒溯源和进行“虚假宣传”等问题,华春莹在记者会上表示:

这个声明和清单充斥着阴谋论与谎言,这与美国个别政客对内消极抗疫、对外竭力‘甩锅’的作风一脉相承。

所谓事实清单不过是美方炮制的又一篇谎言清单,充分反映了美方有关政客为一己私利而置公众安全于不顾,漠视生命、违背科学,沉迷宣扬阴谋论、热衷散播‘政治病毒’的态度。这是蓬佩奥这位谎言先生的最后疯狂。

如果美方真的尊重事实,就请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并就美海外200多个生物实验室等问题公开更多事实,请世卫组织专家去美国开展溯源调查,回应国际社会关切,用实际行动给国际社会一个交代。

希望美国个别政客,尊重科学,拿出起码的良知,停止搞“甩锅”和政治博弈把戏,为国际溯源合作和国际抗疫合作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这才是现在应该做的事情。

除了外交部一直在喊话美国公布真相。学术界,对于新冠病毒起源于美国的声音也时有出现。

2020年3月30日,捷克的一名分子学生物学家在对新冠病毒进行系统的研究之后,得出一个结论:新冠病毒,来自美军实验室。

这名捷克分子生物学家是苏阿 佩科娃(SoňA Peková)博士。她的实验室是捷克共和国第一个检测首批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病例的实验室,而且她还开发了一种新的低价方法来检测新冠病毒。

2020年4月8日,一篇由英国和德国学者共同撰写的论文,在国际知名学术期刊《美国科学院院报》(PNAS)上发表,文章题为《Phylogenetic network analysis of SARS-CoV-2 genomes》,第一作者为剑桥大学的Peter Forster博士。

论文内容显示,研究人员按照进化关系,将新冠病毒变种分为A、B、C三类。

A类和从蝙蝠、穿山甲身上提取的病毒最为相似,更多的发现于美国和澳大利亚受感染者,研究人员称A类病毒为“爆发根源”(“the root of the outbreak”);B类毒株是中国境内的主要类型;C类在欧洲大规模传播,亚洲地区的香港、新加坡、韩国也出现此类型。

对于病毒来源问题,Peter Forster博士给出了自己的看法,目前仍无法就病毒来源给出一个明确答案,不过,他们研究中发现的证据显示,新冠病毒最初感染人类的时间则大致在2019年9月13日至2019年12月7日这个区间。

为何中国境内A类病毒没有广泛传播?Peter Forster博士对媒体的回复是,这有可能是因为A类并不适应当地人的免疫系统,所以才变异成了B类,但也有另一种可能,即当地更多的病例是由B类的感染者传染出去的。

加拿大全球研究部专栏作家罗曼诺夫表示,新冠病毒唯一可能的来源是美国,就是设在德里克里特堡的美军生化武器实验室。

加拿大的一家智库“全球化调查中心”发布文章也称:更多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源自于美国。

正如美国一直无条件地怀疑新冠病毒根源在中国。这么多“巧合”和“证据”,足以让任何人都有理由怀疑新冠病毒来自美国。

其实仔细看了外交部的几次回应就知道,外交部更多地强调的是对等处理方式,反驳一切抹黑中国的言论,而不是确认新冠病毒真来自美国德特里克堡基地,更不是暗示。

新冠病毒的溯源是很艰难的,而且很多科学家已经表达过,人类很可能没有水平制造这个病毒。

又有谁真的愿意相信这是一个惊天“阴谋”呢?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多少人会信仰坍塌,三观碎裂,失去对“人”之底线的信心?

没有人喜欢阴谋论,更没有人希望这个惊天“阴谋”是真的。

那么如果不是真的,就请美国参考中国开诚布公的态度,停止对中国的恶意揣测和抹黑,开放德特里克堡,接受世卫调查!

真相就是真相,没有人可以编造。但玩火者,必将自焚!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2)

鸡蛋()
1 条

【手机扫描分享】
热门评论更多...
评论人:TVB2786333发送时间: 2021年01月22日 22:25:19
集中报导,这篇相当詳尽,可惜不是刊在《中文早报》和《StraitsTimes》。
新闻速递首页】 【新加坡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