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悉尼废除印花税!墨尔本跟吗?

新闻来源: 澳元 于 2020-11-22 3:07:06  


新南威尔士州政府拟议的“土地税取代印花税”计划,本周一经公布,就获得了来自社会各界的支持。

很少就地方政策表态的澳洲央行——澳联储(RBA)行长菲利普·罗伊(Philip Lowe),对新州财长多米尼克·佩罗特(Dominic Perrottet)这一计划都表示了赞赏,并认为,逐步取消印花税是顺应民意的重大改革,将起到很好的示范效应。

罗伊行长说:“这是人们多年来一直在呼吁的改革诉求,只不过在政治上一直难以推进。”

事实上,新州的这一计划旨在终结对州政府财政对印花税的依赖,以提高筹税能力超过25%。

根据周二(11月17日)新州预算案中公布的文件显示,对于自住业主,土地税年费率为500澳元的固定费用,外加0.3%土地未改良价值的浮动费用。

对于投资性住房而言,每年土地税为1500澳元的固定费用,外加1%未改良土地价值的浮动费用。农田土地税为未改良土地价值的0.3%,商业物业土地税则为未改良土地价值的2.6%。

全州自住业主土地税平均为每年1812澳元,大悉尼都市区的自住业主土地税平均则为每年2391澳元。

澳大利亚智库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的家庭财务计划主管布兰登·科茨(Brendan Coates)也表示支持该计划。根据他的计算,悉尼独栋屋中位价约为115万澳元,交易印花税成本超过4.8万澳元。相比之下,自住业主每年只需缴纳土地税2232澳元。

根据土地税的指数化计算方式,20年后这一费用可能上涨至每年3300澳元。

不过,Coates也指出,提供土地税和印花税的选项,虽然在政治上是一大卖点,但是也增加了新州预算的压力——疫情已经对财政造成了巨大的预算赤字,放弃印花税等于“扔掉数十亿澳元”。但是如果能够实现成功过渡,无疑会是一项巨大的税改成就。

政策获得联邦两党支持

与通常各持一词不同,联邦工党和自由党的议员均纷纷表示了对这一税务改革的支持。

工党影子财长吉姆·查尔默斯(Jim Chalmers)说,对于新州财长Perrottet的计划,他持开放的态度,认为改革可能会使税收制度更加公平,并改善劳动力流动性和住房条件。

助理财长斯蒂芬·琼斯(Stephen Jones)也表示,尽管房产交易印花税基于州政府的税收,但是在全国范围都有很大影响。其存在不仅会阻碍了劳动力的流动,同时也是房产置换和养老金释放的一大障碍,因此“去掉是好事”。

自由党议员杰森·法林斯基(Jason Falinski)也大力支持这项改革计划,并指出,

拥有一套房产是澳洲梦的组成部分。“可悲的是,在过去的50年中,每一代人的房屋自有率都在下降。日本(失败)的经历表明,规划和税制改革才是解决挑战的唯一途径。”

房地产行业人士对这项税改也很支持。房产研究机构CoreLogic International首席执行官丽莎·克莱斯(Lisa Claes)同样认为,印花税是房产交易的阻力,逐步取消印花税可推动房产交易活动升温,但是淘汰的过程可能长达20年。

澳大利亚房地产委员会代理执行董事马修·坎德拉拉斯(Matthew Kandelaars)表示,印花税是“最无效、最有害的税收”。但他指出,实施土地税替代印花税的挑战在于,逐步进行的同时不至于向其他纳税人转嫁数十亿澳元的负担。

因此,新州的提案执行显得尤为重要,新州政府承诺在一段时间内将进行行业和社区咨询,需要解决的问题也很多,例如,如何提供多个选项、避免双重征税、以及收入中立等。

澳财此前曾在几篇文章中就土地税替代印花税的税改进行过讨论,当时就指出,这一改变肯定会令短期的市场交易更加活跃。

因为一次性成本下降后,尤其是对自住房买家来说,购买难度减低,不需要再承担较高房价下的过高印花税。疫情下,这一政策将对经济恢复起到正面作用。

维州似乎没有要跟进

由于维多利亚州政府将于下周二(11月24日)公布新的预算案,市场上越来越多的人猜测维州可能会效仿新州政府的做法,对印花税进行改革。很多人认为,为了长期的经济利益,短期内的政治痛苦是值得的。

澳大利亚房地产行业表示,维多利亚州政府应效仿新州废除印花税的做法,转而采纳一种新的制度,以便业主可以自由进出市场。

在维州,印花税收入是州政府的第三大收入来源,仅次于联邦政府的商品服务税(GST)和工资税。

尽管如此,维州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和昆州财长卡梅伦·迪克(Cameron Dick)均没有表示会有物业税改革的计划。

周三(11月18日)在被问及有关税改的可能性时,Andrews回答:“我今天没有关于税收政策的公告。在预算日,财长会公布相关信息。”被媒体认为是避重就轻。

维多利亚大学政策研究中心的一个经济团队回顾了首府领地的税改过程。作为该团队中的一员,贾森·纳西奥斯(Jason Nassios)表示,从印花税向财产税的转变对整个社区来说都具有经济意义。

他比较了首府领地与新州改革方案的不同。前者是逐步降低了交易印花税的水平,同时增加家庭基于房产税率支付的款项,以及废除了保险税。

“保险税和印花税是两种相对更具扭曲性的地方税。研究期间(2012年至2018年),也就是首府领地开始过渡时,我们发现实际州/领地生产总值、实际消费和实际投资活动均有所增加。”

虽有挑战,但印花税改革长远对州财政有利

当然,打算进行税改的州政府可能会面临政治挑战。但是,这些改革从经济角度而言,会让所有人都受益。

州财政方面,虽然短期可能会收入减少,但长期收入会更加平稳和可预测,不容易被经济周期所影响,即出现经济和市场好时,税收收入过多,但在经济不好需要财政支持时,反而税收收入减少——尤其澳大利亚原本就很依赖收入税而非流转税。

更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政策的实施在长期也可以让房产市场更加平衡。

一方面,长期持续性的土地税会平抑房价长期上涨势头 ,因为投资者更容易关注长期持续成本,而非一次性成本。

另一方面,原本的土地税只征收在投资房上,容易出现普通中产阶级的低价投资房在交税,但富豪数百上千万价值的豪宅作为自住房反而不需要交税土地税的现象——自住房依然拥有投资属性,出售时仍可获取资产增值,相应征收部分土地税是合理的。某种程度上,也增加了税务的公平性。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