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被澳洲士兵俘虏的日子一封阿富汗战俘的信

新闻来源: 小黄鹅 于 2020-11-21 18:28:05  


我叫Ali Madad,生在坎大哈的郊区,17岁那年进了塔利班,主业是打游击。

和其他参军的人一样,我加入塔利班,名义上是承担起国家和真主赋予我的使命,其实,还不都是为了混口饭吃。

如果你来过阿富汗,你就知道,在这个被苏联、美国轮番折腾过的地方,想吃饱肚子,我们的选择真的不太多。

毕竟,端着AK47做做样子,对我来说,已经是最容易的了。

当然,干这个,确实还是挺苦的,吃不饱的时候也不少,但比起在家啃树皮,还算是过得去。

不过,不是我矫情,干这行,最难忍的,还是心理上的折磨。

虽然我从来也没准备真的开枪把谁打死,但我确实也害怕有一天冷不丁就被人打死……

直到2006年8月的一天,我和我的菜鸡队友们被俘虏了。

说起来虽然有点丢人,但当时我竟然有一种解脱了的感觉,萦绕心头多年的恐惧,也消散了。

尤其是,看到俘虏我们的,是来自澳大利亚的军队之后。

幼年时,我曾经看过一本破破烂烂的杂志,上面印着美丽的海滩,还有热情洋溢的姑娘小伙,我们村英语最好的小伙告诉我,这个地方叫澳大利亚,那里的风景美如画,那里的人们幸福又单纯,美丽又善良。

被来自如此美好国度的人俘虏,也许不是什么坏事吧。

我天真的想。

然而,之后在监狱的这几周里,我对我的战俘生涯,以及“美好的”澳大利亚,全都改观了。

我和我的队友们,经常会无故遭受澳洲大兵的虐待,有些人挺不过去,直接就死在了监狱里,还有些人因为骂了几句,就被带出去执行枪决。

到后来,放风的时候,我们经常能看天上有秃鹫飞来飞去,大家都知道它们在等什么。

更可怕的是,我原本以为,只有像我这样的战俘才会被抓进监狱。但后来发现,越来越多的平民被关了进来。

我问他们,“你们怎么也会被抓进来?”

他们说,只是因为被怀疑与塔利班有联系,他们就被抓起来了,而且被抓还不是最惨的,甚至有部分手无寸铁的平民,当场就被枪决了……

他们接着跟我说,这些特种兵当时袭击了很多村子,还把村子里的男人和男孩都带到旅馆里,把他们绑起来审问,问完之后,要么朝着头开一枪,要么蒙上眼睛割开喉咙……反正,没人能活着离开。

听完这些,我其实已经有点感觉不到愤怒或者恐惧了。

我只是好奇。

他们指望那些赶着牛车的朴素村民,那些13、4岁,饿得皮包骨的小孩,能提供什么情报?

还是,他们只是想找人当靶子,什么审讯不审讯,都是借口?

可是,把人杀死,到底有什么乐趣呢?

大概这辈子,我是想不明白了。

喀布尔的天马上就要黑了,再过一会,我就要被拉去审第7次了。

但愿来自美好的澳大利亚的金发小伙们,能在扣动扳机之前,给我个答案。

2020年11月,

澳洲国防部队(ADF)报告揭露了25名现役或前澳洲空军特种部队(SAS)人员在阿富汗实施的令人震惊的39起非法谋杀,还有欺瞒和掩盖事实行为。部分士兵被指参与杀人竞赛及虐待平民。调查报告一经公开,便在国际社会上引发巨大反响,大量媒体对此进行跟踪报道。

据悉,由于这些士兵犯下的暴行过于恶劣,报告中有50多页的内容不得不被删节。

阿富汗外交部长表示,看到报告内容后他感到“恶心”,但也表示对“不可原谅罪行”的调查是“迈向正义的重要一步”。

昨天,莫里森总理致电阿富汗总统加尼表达深切悲痛,并向他保证将派出一名特别调查人员起诉暴行参与者。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