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法国本地新闻信息】 

只有7秒记忆,忘记全世界却只记得挚爱妻子的音容相貌

新闻来源: 新欧洲 于 2020-11-21 9:07:15  


纵观影视作品,不乏因车祸或重大创伤刺激而失去记忆的男主女主。例如《我脑海中的橡皮擦》,女主因患阿尔茨海默症失去记忆,爱人不离不弃深情守候。

再如《初恋50次》中,女主露西因车祸撞伤头部失去了记忆,每一天男主都要想尽办法让露西重新爱上自己。每晚道别后第二天再重新认识恋爱,每天都是初恋。

都说现实故事比影视剧更狗血精彩。在英国伦敦还真有这么一位男士,堪称鱼的记忆——只有7秒。他忘记了所有,唯独挚爱妻子的样貌,永远深深刻在心里不会忘记。

这位英国老人每天早上醒来之后,他会习惯性穿戴整齐,然后走到钢琴前弹奏一曲,随后拿出日记本写下每天的第一句感慨:上午7点46分,我第一次醒来,我还活着......过了一会儿,早已忘记一分钟前所作所为的他再度翻开日记本写道:上午7点47分,我第一次醒来,我还活着......随后他又回到原处再次写道:上午7点51分,我惊讶地发现我还活着!

就这样周而复始,一天写满一页纸,都是基本相同的内容。然而这在普通人看来没有什么趣味的日记字句,他一写就是30多年。

他就是英国著名音乐指挥家、男高音兼钢琴家——克莱夫-韦林(Clive Wearing),也是世界上最严重的失忆者之一。现年82岁的克莱夫患有慢性顺行性和逆行性健忘症。他缺乏形成新记忆的能力,也无法回忆起过去记忆的点点滴滴,经常误以为自己刚刚从昏迷状态中醒来。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大部分失忆症患者都属于逆行性,也就是忘记患病以前的记忆;而慢性顺行健忘症,会令我们忘记患病以后的记忆。结果他两样都有,最终记忆就有短暂的几秒钟。

1985年3月26日,克莱夫下班回家对妻子说,头疼欲裂特别难受。起初他们以为是伤风感冒,吃点药睡一觉就好了。结果令人震惊的是,第二天克莱夫醒来,竟然记忆残破不全,都回答不上来眼前的妻子叫什么。此刻的他脑袋一片混沌,连最简单的问题都回答不上来。

妻子一看大事不妙,赶紧叫来了家庭医生。医生测了下体温,高烧40度,医生认为只是流感加疲劳导致的间歇性症状,无大碍。他为克莱夫开了安眠药,让其服下以后,对克莱夫妻子说让他好好睡一觉吧,你可以去工作了。

安心去上班的妻子晚上回到家,发现克莱夫并未卧床在家。随后她接到警察的电话,说他们找到了克莱夫,但他不记得回家的路,让妻子来领人。

接到克莱夫后,妻子带着他直奔伦敦帕丁顿区的圣玛丽医院。经过漫长的体检与等待,医生告诉她,克莱夫患上了一种病:单纯疱疹病毒性脑炎。他会出现记忆力严重衰退的症状,正是病毒侵蚀其大脑所致。

这种病毒其实就潜伏在我们身边,一年四季均可发病,年龄性别不限。健康人没什么风险,免疫力差则沦为病毒目标人群。其中相当一部分人是口唇疱疹开始的,然而克莱夫的情况是病毒进入其大脑,并快速进行摧毁。

其中几乎摧毁殆尽的就是掌管记忆力的海马体。年轻时的克莱夫总跟人吹嘘自己身体硬朗从不生病,却怎么也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悲剧。

医生使用了抗病毒药物治疗,抑制了病毒的摧毁力,但海马体却救不回来了。他失去了回忆与形成新记忆的两种能力,但神奇的是,唯独记得妻子模样以及妻子爱着他这件事实。

每当他惶恐地望着身边人时,只要看到妻子,他便感到莫大的欣慰与踏实——自己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并不孤独。

妻子下班或买菜回来,克莱夫远远看到,会像小宝宝一样开心撒欢地跑过去迎接,拥抱妻子,甚至会激动地啜泣,就像久别重逢的故人。每次他都会感慨万千地说道:我以为我死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还好有你在。

妻子去趟厕所的功夫回来,克莱夫因失忆会再度欣喜若狂地迎接她。在妻子的鼓励与一遍遍耐心叮嘱下,克莱夫逐渐形成了写日记的习惯,在无数个7秒记忆范围内,他尽全力记录自己的所思所想。“我第一次醒来,我还活着,我有妻子跟孩子,我爱妻子!”

这样周而复始的生活,他们度过数年,妻子对媒体表示说: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克莱夫就好像从未来过这个世界,他变成了陌生人,我变成了活寡妇。失忆症患者有很多,不幸的是我丈夫是最严重的那一个,他的人生被定格在7秒记忆中......

最终妻子还是没能坚持住这种生活,1992年她通过代理人的帮助,正式与克莱夫离婚。因为克莱夫失忆,家人与医生都没敢告诉他,就算知道了恐怕也记不住。妻子卖掉了原来的公寓,离开英国来到美国华盛顿,打算开始全新的、正常人的生活。

然而,她始终忘不掉、放心不下这个忘记全世界却唯独记得自己的男人。于是她回到了伦敦,住到距离克莱夫几公里远的地方,时常来探望他。

克莱夫还是察觉到了,他常常问她:“你何时会来?”看到妻子沉默,反过来安慰说:“我理解你需要更多的个人时间与空间,我一切都好,放心。”

有一回,他问妻子:“你天亮时过来可以吗?天亮时用光速赶来看我吧。”结果妻子真的就在第二天拂晓之时赶到,令人惊喜的是,克莱夫早已打扮整洁站在门口迎接了,他看上去已经等了很久的样子。

他激动地拥吻妻子,哼着曲子与妻子即兴跳了支华尔兹,二人转进客厅,他为妻子泡了杯咖啡激动地说:“我又能看到你了!”他记得咖啡与牛奶的存放位置。随后妻子开车带他去兜风,快到家时,克莱夫意识到抵达目的地自己松开了安全带。

然而等妻子回到家打电话报平安时,克莱夫已经忘记了刚才的甜蜜时光:“你何时来看我?快用光速赶来我身边吧!”妻子说我们刚刚见了面呀。克拉夫问:“真的吗?你天亮时可以来看我吗?”

2002年复活节,在孩子们的帮助下,妻子与克莱夫办了场盛大婚礼。她决定用余生守候丈夫,给予他爱与鼓励,无论遇到什么艰难险阻,不离不弃。

即使忘记全世界,也不会忘记我爱你。

-END-

toutiaoabc.com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法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