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法官们的耐心不多了,朱利安尼能成为川普的救命稻草吗?

新闻来源: SUN 于 2020-11-21 9:07:06  


随着唐纳德·川普失去总统宝座的迹象越来越明显,他的女婿兼高级助手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想要寻找一位英雄。

据《纽约时报》报道,川普希望任命一位像詹姆斯·贝克(James Baker)这样的人物。贝克是前白宫幕僚长、财政部长和国务卿,在2000年佛罗里达州重新计票期间领导了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的法律团队,这一角色为他赢得了战略和外交天才的赞誉。

但川普能得到的只有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就在一周前,朱利安尼选择在费城一家名为四季景观美化公司的停车场举行新闻发布会,导致川普阵营一时间成为笑柄。

现在,川普竞选团队及其支持者已经在战场州提起至少18起诉讼。到目前为止,这些文件只获得了两项有利川普阵营的裁决,一个是宾夕法尼亚州法院在一项裁决中,要求观察员与点票桌的距离可以由原本的10英尺缩短至6英尺远;另一项也是在宾州,裁决认为州务卿不应给选民额外的时间以修改邮寄选票信封上的签名错误(这些选票数量很小,而且在诉讼前原本就未被计入该州的选举结果)。

一些事务所已经看不到诉讼的前景,上周三和周五,两家分别在宾夕法尼亚和亚利桑那代理川普团队的大型律师事务所退出了川普的诉讼,川普周六在推特上宣布,将由朱利安尼接管他在选后的法律行动。

对于这个任命,川普阵营的高级竞选官员和共和党圈子普遍感到担心,他们害怕朱利安尼的滑稽行为正在从内部阻碍总统的法律机制,并可能损害他未来的政治抱负。

留给法官们的耐心不多了

上周《纽约时间》在《最后,审理川普选举诉讼的法官们都气笑了》(点击蓝字阅读)一文中,提到了几个在川普选举诉讼案中律师与法官的对话实录。尽管川普和他的核心团队一再声称美国多个州发生了选举欺诈,但他的法律团队在庭上一再承认,不仅川普的指控不成立,就连他们所参与的涉及选票数量通常仅几百张的案件里,其指控也并不属实。

在列举的一个例子中,宾夕法尼亚州川普的一名律师乔纳森·戈德茨坦(Jonathan Goldstein)明确表示,尽管他试图取消592张外层信封未按规定填写的选票,但与川普所指称的选民欺诈问题相反,这位律师本人在庭上明确表示在这批选票中并没有出现欺诈行为。

法律专家分析称,戈德茨坦的说法表明这位律师知道自己可能要为轻率诉讼(frivolous litigation)承担风险——轻率诉讼指的是大量重复诉讼或者明知完全没有法律依据的诉讼,在提起轻率诉讼时,律师会面临吊销律师执照的严重后果。

庭审两天后,戈德茨坦所在的波特·赖特·莫里斯与阿瑟律所(Porter Wright Morris & Arthur)告诉联邦法官,该事务所将从川普在宾州的法律诉讼中撤出。

《纽约时间》此前的文章还提到了另外一个例子,在密歇根州,原告律师索尔·赫恩(Thor Hearne)只能提供一些道听途说的传闻证据(hearsay),因此激怒了法官。

其后,赫恩提起上诉动议,法官再次将案子打了回去,原因很简单:原告方连最基本的文件都没提供。

现在这起波澜壮阔的诉讼又有了新的后续:赫恩再次提起上诉(这次或许还准备好了文件),但他找错了法院。你没看错,他真的找错了地方。

上周赫恩向华盛顿联邦索赔法院提起联邦诉讼,但问题是,联邦索陪法院主要审理的是基于宪法、联邦法规、行政法规或与合同相关的金钱索赔。如果客户有退税或涉及政府合同方面的诉讼,可以找联邦索陪法院,但选票不归他们管。

联邦索赔法院

值得一提的是,不光诉讼地点错了,赫恩还给案子起了个奇怪的名字——“唐纳德·川普诉美国”(Donald Trump v. USA),这就有点一腔孤勇的意思了。赫恩后来对CNN解释说,是法院电子记录弄错了这个案子,但前联邦检察官雷纳托·马里奥蒂(Renato Mariotti)在推特上写道:“这并不可信——法院电子记录系统不会自行选择将案件提交给法院。只有律师能这么干”。

在亚利桑那州,上周三,川普选举诉讼在该州能找到的最大的律所Snell & Wilmer率先退出了诉讼,只剩下个别小型律所孤军奋战。

川普竞选团队的诉讼称,在投票机记录了总统竞选中的一张以上选票后,投票站工作人员按下或让选民按下一个按钮,使投票无效。在庭审中,证人承认他们自己都不确定这种指控是否有依据。

川普的律师曾试图反对盘问他们的证人,事实证明这是因为他们深知证人确实经不住质询。

在亚利桑那州民主党律师丹尼尔·阿雷利亚诺(Kory Langhofer)的追问下,上周四川普方面的证人依次承认,他们不知道自己的选票是否被统计。

“你有任何依据相信你的选票没有被统计吗?”阿雷利亚诺问选民米娅·巴切洛(Mia Barcello)。

“呃,我不确定,”巴切洛笑着回答。

当被进一步追问时,巴切罗回答说:“不,我没有依据。”

就连川普竞选团队在亚利桑那州选举日的运营主管吉娜·斯沃博达(Gina Swoboda)也在宣誓后发表证词时承认,她并没有证据。

斯沃博达说:“我不知道这些数字是否被计算在内。”她补充说,她可以谈一谈选民的“信仰”,但除此之外,她“没有办法知道”这是否属实。

最后川普的律师科里·朗豪弗(Kory Langhofer)承认,他“没有指控欺诈”或“有人在窃取选举结果”。朗豪弗说,川普的法律团队只是对涉及“善意错误”的“数量有限的案例”表示担忧。

一天后,川普竞选团队决定撤销这起诉讼,承认他们挑战该州约200张选票的努力没有意义,因为即使胜诉也不会推翻当选总统拜登在该州的领先地位。

雪上加霜的是,周五,密歇根州法官蒂莫西·肯尼(Timothy M. Kenny)驳回了川普竞选团队试图推迟底特律选票认证的做法,称有关不当行为的指控“不正确、不可信”,批准这一请求“将破坏人们对选举制度的信心”。更重要的是,法官在反复聆听声称选举涉及违规行为的共和党观察员的口供后反驳说,他们但凡了解点票程序,就不可能做出这种指控。

法官写道:“倘若原告的选举观察员参加了2020年10月29日在TCF中心举行的计票流程说明会,他们的疑问和担忧或许能在选举日之前就得到解答。遗憾的是,他们并没有,因此,原告的词人没有充分了解计票过程,但却声称计票设施公然发生了险恶的欺诈活动。”

布伦南司法中心(Brennan Center for Justice)法律与公共政策研究所主任温迪·威瑟(Wendy Weiser)一直在跟踪法官们的评论和裁决,她说,在全国各地的法庭听证会中,法官对川普竞选团队的法律文件表达了类似的失望。法官们尖锐的语气不同寻常。

“法官斥责律师的情况是很不寻常的,只有在缺乏证据到了一定的程度下,才有可能让法官以这种方式说话,这些案件确实存在这个共性,”威瑟说。

“实质上,一个又一个法官都在问,‘干货在哪里?’”哥伦比亚特区总检察长卡尔·拉辛(Karl Racine)周五接受ABC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说。

拉辛说:“我们看到了很多这样的例子,他们提交了证词……但到了在州法院和联邦法院进行盘问的阶段时证词立即被撤回。如果这些毫无根据的指控继续下去,法官们将开始威胁甚至实施制裁,我不会感到惊讶。”

于是,朱利安尼走马上任

11月7日上午,川普的高级竞选助手们聚集在他们的总部,有消息称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将在费城一家绿化企业的停车场举行新闻发布会。

他们知道那意味着麻烦。

助手们急忙敦促组织者取消这次活动——与媒体想当然以为的“四季酒店”不同,“四季景观”是一家景观美化公司,毗邻一家成人书店和一家火葬场。但朱利安尼还是继续把发布会开了下去,并在停车场上发表了充满阴谋论的演说。川普的竞选官员说,这起可怕的事件吓退了许多他们花了数月招募的律师。

也许是嫌事情还不够凌乱,上周六川普宣布,他将让朱利安尼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负责领导后续的选举诉讼,《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说,朱利安尼的介入“让竞选阵营和白宫的人感到恼火”,他们形容朱利安尼的“煽动性和鲁莽的风格会带来适得其反的后果,只会令总统毫无来由地产生乐观情绪。”

资深选举律师巴里·理查德(Barry Richard)曾在2000年处理过小布什重新计票的诉讼,他说,川普竞选团队的法律策略看起来非常外行。

“他们做的事情非常古怪,”理查德说。“但我们有一位古怪的总统。所以我想也算讲得过去。”

而在由朱利安尼主导诉讼后,理查德认为形势更不乐观,“我认为,任何一个理性的人在看到他的所作所为时,都会产生负面的印象。”

朱利亚尼的晋升还可能使自6月以来一直在运作的法律事务更加复杂。在可能发生重新计票的摇摆州和县,竞选团队一直在组建律师队伍。自大选以来,这一努力一直由“公民联盟”(Citizens United)主席戴维·博西(David Bossie)负责监督。博西之所以被选中,是因为他与全国各地支持川普的活动人士都保持着不错的私交。但在上周初他在新冠检测中结果呈阳性,之后只能一直在家工作。

这个团队一直与川普定期会面,也向川普直言,他面临着一条艰难的道路,他们的策略是在每个州针对选举违规行为的具体指控发起诉讼,目的是削弱拜登的领先优势,创造足够小的优势,迫使该州重新计票。尽管他们承认诉讼不太可能成功,但他们坚称至少这些诉讼能创造些许机会。

但他们的策略导致了与朱利安尼的冲突,朱利安尼主张采取更多的雷霆暴击手段。就在那场臭名昭著的四季景观停车场发布会上,当这群选举顾问讨论各种方案时,朱利安尼突然插话,嘲笑这些方案不够激进。

上周四,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与助手举行会议时,川普让朱利安尼用免提通话。朱利安尼指责川普的助手对川普的获胜机会过于悲观。副竞选经理贾斯汀·克拉克(Justin Clark)气势汹汹地回击,两人互相怒吼。副总统彭斯也出席了会议。

随着朱利安尼的崛起,现在预计会有两个平行的法律团队在不同的轨道上工作。资深共和党人对朱利安尼的想法是否可行表示怀疑,并表示博西的团队还将继续自己的努力。

共和党官员表示,他们认为川普提拔朱利安尼的决定是在含蓄的承认他已经没有法律选项了,这同时也是一个信号,表明川普决心进行激烈的斗争。现在的问题是,斗争还能持续多久。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