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替八千多流浪汉投票洛杉矶两人被捕,乔治亚又一县发现漏计选票,还有多少没查出来?

新闻来源: KTLA5 于 2020-11-21 9:06:59  


洛杉矶县检察官周二宣布,两名男子因涉嫌替无家可归者提交了数千份非法选民登记申请而面临一系列指控。

消息称,现年53岁的蒙特格洛(Carlos Antonio De Bourbon-Montenegro)是洛杉矶县霍桑市(Hawthorne)市长竞选人,他和34岁的阿雷瓦洛(Marcos Raul Arevalo)在今年7月至10月之间提交了8,000多个欺诈性选民申请,两人还伪造姓名,地址和签名等,共涉及41项指控。

检察官上周四(11月12日)提交逮捕令,两人将于本周二提审。如果被定罪,蒙特格洛最高可判处15年零八个月徒刑,而阿雷瓦洛可能面临的最高7年徒刑。

官方没有发布任何被告的照片以及两人的党派。

自美国大选开始以来,关于选举结果的争议不断,虽然目前特朗普对于大面积系统性作弊的指控仍缺少关键性的证据,但各地查出来的小问题却层出不穷,尽管这些可能都不会影响最终的选举结果,可还是给本次大选的公平和公正蒙上了阴影。

《每日电讯报》报道,周二(11月17日)乔治亚州州务卿布拉德·拉芬斯珀格(Brad Raffensperger)表示,在该州对选票进行手工重新计算时,又发现了一批此前未计入选举结果的选票。

就在一天前,乔治亚州弗洛伊德县(Floyd County)有大约2,600张选票被漏计。这2600张选票中,1,643张是投给特朗普的,865张给拜登,另有不到20张是给自由意志党人乔‧乔根森(Jo Jorgensen)的。

州务卿办公室高级官员加布里埃尔·斯特林(Gabriel Sterling)说,这第二个漏票的地点是亚特兰大南部的费耶特县(Fayette County),统计中发现了一张未上传的存储卡。这张存储卡里有2755张选票,其中特朗普有1577张,拜登有1128张,自由意志党人乔根森有43张,还有7张选票是投给非候选人的票。

不过这些额外的选票目前不会改变大选的总体结果,拜登在乔治亚州仍大幅领先,只是领先票数将约从14.2万张降至12.9万张。但对当地共和党参议员戴维·珀杜(David Perdue)的竞选会有所帮助,他和民主党竞选人乔恩·奥索夫(Jon Ossoff)都未获得足够50%的当选票,正在准备进行新一轮选举。

乔治亚州总选票将近500万张,159个县共派出数千人手进行人工验票,最迟将在当地时间11月18日午夜之前完成。

乔治亚州州务卿布拉德·拉芬斯珀格(Brad Raffensperger)在昨天针对弗洛伊德县漏统计选票时曾表示,这个问题是来自于选务人员没有将选票扫描机存储卡里的数据上传。不过,他强调,到目前为止,其他县都没有发现未计选票,重验的票数与原本的数字非常接近,几乎没有误差。

斯特林说:“我们还没有看到普遍存在的选举舞弊现象。我们知道会有非法投票,但只会有几百人,而不会有12929人这么多。”

弗洛伊德县共和党主席卢克·马丁(Luke Martin)指出,此事相当令人关注。

特朗普也第一时间转发了这则新闻。

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告诉Newsmax TV,如果将多个州的“异常情况”考虑在内,特朗普总统很可能是2020年大选的赢家。纳瓦罗周一(11月16日)说道:“我们想要一个可证明的、可核实的投票,这就是我们在这里真正寻找的。”

在11月16日晚间,美国总统特朗普转发共和党人亚当·保罗·拉沙特(Adam Paul Laxalt)的推文称,自己刚刚在内华达州取得“重大胜利”,因为当地克拉克县(Clark County)在一场议员选举中出现了大规模“选票出入”。

综合《拉斯维加斯评论报》等报道,克拉克县是内华达州人口最多的县,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克拉克县以90922票击败了现任总统特朗普。在该县议会C区的选举中,民主党人罗斯‧米勒(Ross Miller)以10票的优势战胜共和党人斯塔夫罗斯‧安东尼(Stavros Anthony),但克拉克县选民登记官办公室确定,有139张选票有出入。而这139张票可以对这场选举产生决定性影响,因此C区的选举没有获得当地认可。县议会C区的选票逾15万3千多张,约占全县97万多张选票总数的1/6。

克拉克县选举办公室主任乔‧格洛里亚(Joe Gloria)透露,全县有936张都存在某种问题,其中710张是邮寄投票,121张是提前投票,105张发生在选举日当天。格洛里亚确认有6人投了两次票。不过他同时称“与选票总数相比,出错的百分数只为千分之一。”

内华达KSNV新闻台最新消息,特朗普竞选活动顾问杰西·本纳尔(Jesse Binnall)已经向卡森市(Carson)地方法院提起诉讼,以对内华达州的选举结果提出异议。新闻发布会上,共和党人拉沙特称,有15000或更多的人在内华达州或其他州同时投票,以及有已经死去的人被冒名投票。

虽然特朗普继续寄希望于法律战,以期扭转他在美国大选中的败局,但迄今为止还没有足够改变大选结果的重大违规行为被发现。联邦选举安全官员也是一再坚持对选举的公正性表示“绝对信任”。 拜登在周一记者会上,再次呼吁特朗普配合权力交接,他在谈到现任总统拒绝承认败选时表示:“我觉得这让这个国家更加尴尬。”

但其实真正尴尬的并不是特朗普的拒绝认输,他有质疑选举结果并查票的权利,真正尴尬的是美国大选的结果为什么禁不住这些质疑的考验,为什么会有造假的流浪汉选票,为什么存在漏记选票,为什么会有人可以多次投票……等等,这些问题都是真实存在的,只是可能并没有特朗普说的那么夸张。

当前是否应该考虑一下这背后究竟是选举制度出了问题,还是人出了问题?究竟还有多少没有查出来?

美国今年的大选是社会撕裂背景下的选举。从大众选票数来看,其实特朗普和拜登非常接近,这也侧面反映了这个国家的民众高度对立,且双方势力旗鼓相当。 即使法院作出了对特朗普有利的判决,民主党也肯定不会承认,双方势必缠斗不休并很可能由此引发美国的宪政危机。一言以蔽之,不管选举结果如何,如果失去了公平公正,选举也许能闭幕,但美国社会撕裂的进程则又将开启了新的一幕。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