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加拿大本地新闻信息】 

当签证官5年,看过无数人出国背后的隐秘真相,才发现生活最残酷的一面...

新闻来源: 王耳朵先生 于 2020-11-20 17:12:01  


01 最近看了一篇回忆录,来自一位在某国驻华大使馆移民部门任职了5年的签证官。 他说自己每天的工作,就是翻阅一沓沓的签证申请材料。 听起来很高大上。 可在5年里,接触了数万件申请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工作,其实更像在“打假”。 何故? 在我们的印象里,能有条件出国的人,肯定收入都不错。 签证官一开始也这么想的:就是有钱人去旅行、留学、经商呗。 但上班第一天,他就遇到了一件怪事。 一对50多岁的中年夫妻,自称家庭月收入5万,申请旅游签。 可他看了材料,明显不对劲。 两人的照片,一看就是匆忙拍下的,背景露着斑驳的墙。 穿着打扮,也绝不像“月入5万”的样子。

类似这样,图文无关 签证官狐疑地询问有经验的前辈,前辈只看了一眼,就见怪不怪地说: “这太正常了。都是农民,想出国打工,骗一个签证,说不定之后就「黑」在外面了。” 「黑」在外面,指的是签证到期还不回国,非法滞留打工。 黑户是很没有尊严的,不仅日子过得偷偷摸摸,还要时刻提防着不被警察抓到。 可他们宁愿不人不鬼地生活,也想多挣点钱。 这样的人,很多。 有次,一个59岁的女申请人,自称是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现在是深圳某科技公司销售总监。 可她的职业履历表里,赫然写着“某村一饭馆当洗碗工20多年”。 高材生当洗碗工,又一跃成为企业高管? 怎么想也不可能。 签证官干脆打电话证实。 当他循例问到对方“所在公司名称、地址、职务”时,申请表里清清楚楚写下的,对方却一个都答不上来。 只听见电话那头有人压低声音教她说话。 签证官又问:“您毕业于哪所大学?” “我...我忘了大学名字。”她支支吾吾道。 谎言不攻自破。 可接下来的一个星期,签证官又经手了3起与此几乎一样的案子。 农村户籍,五六十岁,自称大学生或公司总监,可接受电话调查时,却什么都说不清楚。 他这才明白,这些人,都是通过中介伪造材料。 上了岁数,本该是退休颐养天年的时候,却还想出国打工,讨份活计。 可没什么文化,就连撒了谎,都很难圆回来。

还有更“奇葩”的。 那是一批年纪不大的女性申请人,20到40多岁都有。 有的单身,有的已婚育,户籍各不相同。 但都通过同一家中介,结伴申请出国。 按理说,天南海北的一群人,应该互不认识,怎么还一起出国旅游? 并且出入境记录显示,她们在过去的几年内,多次出入相同的国家,比如沙特、阿联酋、科威特甚至伊拉克,每次还都停留几个月。 太蹊跷了。 为了解开疑团,签证官叫其中一人来使馆做面签。

“为什么要去中东?”他问。 对方眼神闪烁:“那个......去挖煤。” 这个回答露出了马脚。去中东开采石油倒有可能,说挖煤,明显是对那里的劳动产业一无所知。 就算真是“挖煤”,雇佣20到40岁的中国女性做短期工,可能性也极低。 这个案子被移民部门高度重视。 签证官们在做了大量调查之后,最终得出真相: 她们是去中东提供性服务的。 出身贫困地区,没受过多少教育,瞒着家里人,寄希望于出国“发财”。 没想到一纸签证申请,揭开了她们生活最残酷的真相。

5年来,签证官不知处理了多少这样的案子。 有人根本语言不通,没出过国,听说国外端盘子小费很高,想赚笔钱回来过好日子; 有人要做海外建筑工人,还非要申请去战乱国家,因为那边开的工资高; 还有年纪很大的农村妇人,为了贴补家用,想去国外给人当住家保姆...... 他感慨:当了签证官,才知道还有人生活在这样隐秘的角落。 我们总以为出国都是富豪、中产的光鲜选择。 其实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还有这么多人,在用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寻找着摆脱贫困的出路。

02 想起曾在知乎上看到的一个问题。 “为什么会有人偏要去国外打工,国外就很好混吗?真心不理解。” 高赞回答,说出了真相:压根无关好不好混,舒不舒服。 只是高高在上的精英们,不能理解底层人为了多赚哪怕一分钱,宁愿豁出一切去争取。

这个世界其实并不像我们以为的那样。 有个词语叫“信息茧房”,意思是我们对世界的理解,会习惯性地被自己的视野所桎梏。 你坐过几次飞机,出入过几次高档酒店,有自己的房和车。 于是以为,全世界都跟自己一样活得精致潇洒。 你用着几千块的手机,买着几百上千的护肤品。 于是不敢相信,2毛钱一片的“散装卫生巾”怎么可能有人买。 可实际上,你以为的钱很好赚,不过只是幸存者偏差。 想起最近刷屏的“凡尔赛文学”。 有人在豆瓣发帖,哭诉自己薪水太低。 可一看他的工资短信,税后2.3万。

拾遗有句话写得好:都说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其实不光是贫穷,富足也会限制我们的想象力。 有时候,看着互联网上的那一场场狂欢,就如同一群人在高楼里跳舞,摇晃着手里的酒杯,以为世界就是音乐、灯光、车水马龙。 却根本看不到,那些一出生就在谷底的人,为了谋一条生路,真的拿命在拼。 可以不吃饭,不睡觉,可以不要舒服和尊严。 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和生活讨价还价的权利。 03 上个月,国庆假期的第4天。 清晨5:40,吉林省松原市省道上,3车连环相撞。 其中一辆小货车上,16个农民工全部遇难。

当时新闻一出,许多网友愤怒评论: 为什么要坐连固定座位都没有的货车?还超载那么多人? 是啊,他们缺乏安全意识,酿成了不幸。 可看看他们的身份: 16个人,有男有女,30到50岁,全是农民工,结伴去附近村庄的玉米地掰玉米。 起那么早,是因为多干几小时,就能多挣几十块钱。 那么多人挤在一起,是因为几块钱的车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没有经历过底层的人不会懂得: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他的舒适比金钱廉价,他的性命比金钱廉价。 若是有鞋穿,谁想打赤脚呢? 为生存挣扎的人,“拼命”便是常态。 11月1日,天津发生了一场惨剧:一铁路桥在维修过程中坍塌,桥上作业的多名工人落水遇难。

当遇难者名单公布时,耳朵看到了最让人心碎的一幕。 8名工人,年纪最小的也有44岁,平均年龄已是52岁。

原来,在普通人概念里应该喝茶打牌、儿孙绕膝、享受生活的50多岁,还有许多人,需要卖着最后一把力气,风餐露宿地讨生活。 社会学家费正清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生活的主要任务就是谋生。 活得如瓦砾般易碎,是因为没有选择。 博主@寻尘客说过一个故事。 他姥姥家住老小区,6楼,没有电梯。 每隔两三个月,需要换煤气罐。 家里没人扛得动,娇生惯养的他偶尔扛一次还闪了腰,于是在镇上花钱找个专门扛煤气罐的人来。 对方到了,一看,是个72岁的老人。 个子不高,衣服破破烂烂,腿脚已经不太灵活。 总重35公斤的煤气罐,从一楼扛到六楼,两回,只挣10块钱。 老爷子扛着上楼后,博主在楼下等着,足有七八分钟才下来,看上去已经吃不消了。 可老人坚持要继续,休息了5分钟才起身,这一回,步子更抖了几分。 结束之后,博主塞给老人20块钱。 老人不停鞠躬,握着他的手,连说了四五声谢谢。 也许在很多人看来,这20块钱不过一杯奶茶,一包烟。 一把年纪,万一累出什么毛病,不是更不划算吗? 可对于老人来说,20块钱,也许已足够他吃一个礼拜的馒头。 生活砸给他巨大的重压,他只能卖了命,抓住每一根救命稻草。

04 耳朵常听到一个说法:拿命换钱,是最蠢的行为。 听上去很有道理,其实一棍子打死一片。 说这话的人没有想过,对于很多底层的人来说,拿命换钱,也许是唯一的选择。 人生有时很不公平,有人如珠宝,有人如草芥。 但有时它又很公平,每个人都有家要养,有责任要扛,有数不清的沟沟坎坎要趟。 当你被生活逼到绝路,就根本顾不得体面、安全,不得不用健康这个唯一的筹码,去赌一个明天。 你听说过“工地水鬼”吗?

施工基地,如果打桩的钻头掉落,只能人工打捞。 “水鬼”要潜入五六十米甚至更深的桩孔里,忍着人体根本无法承受的水压,和令人窒息的混沌黑暗,在一片淤泥中,慢慢摸索。 万一救生的绳子被钻头缠住,只能等死。

这么危险,为什么还要干? 因为“运气好”完成任务的话,能拿到3000到20000不等的酬劳。 这笔在有些人看来或许不值一提的钱,对别无选择的人而言,值得以命相博。

黑煤窑的工人,每天6点天没亮就要下井拉煤。 从地下七八百米的地方,运出几十斤重的煤,一天十几小时,报酬100元左右。 钱不多,还非常苦。 矿难塌方时有发生,黑心老板拖欠工资,日子久了很多人还会患上尘肺病。 可明知道可能会丢掉性命,依然阻挡不住人们铤而走险: “这里比家乡要好上10倍,这儿干一年,比得上在家乡干6年。”

当你如他们一样,一出生便是一身锈,只能卖命卖力谋一条出路时,还能说出“蠢”这样的字眼吗? 你没有经历过别人的人生,又怎么会懂别人的难言之隐。 人活着只有先吃饱,才能有选择。 曾有一位英国教授回忆,他小时候家边有个贫民工厂,有些老人谈之色变。 甚至教育小孩不要走近那里,宁愿饿死也不能进去工作。 可后来经济危机来了,许多中产体面家庭也破产,流离失所,不得不去贫民工厂赚血汗钱。 他们终于意识到,底层不是懒惰,更不是罪孽,而是一种不幸。 不顾一切的背后,多的是你想像不到的心酸。 05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的穷,外人不敢想,有些人的苦,外人不会懂。 电影《大佛普拉斯》中有句台词: “现在已经是太空时代了,人们可以搭乘太空船到达月球,却永远无法探索人们内心的宇宙。” 耳朵想和大家分享我很喜欢的两段话。 一段,是去年东京大学入学典礼上,学者上野千鹤子说的: “这世上还有人,无论如何努力也无法得到回报,想努力却无从下手、甚至因为太努力而受到身心的伤害。 不要把你们得天独厚的环境和与生俱来的能力,用来贬低那些不受眷顾的人。 而是要用你的优势去帮助他们。”

另一段,来自中国农业大学的叶敬忠院长: “我们眼睛里除了平视或仰视,更应该经常俯视。 俯视疾苦和病痛,俯视角落和夹缝,俯视大众和底层。 我们眼中看到的,不应该只有金钱和钞票。还应该有人情和冷暖。 我们更加需要保持一种态度,也就是要尝试像弱者一样感受世界。”

没人喜欢贫穷和苦难,人人都想富裕和安然。 看见路边有人发传单就接了吧, 打车的时候说声谢谢师傅吧, 丢垃圾丢到垃圾桶里吧, 见到卖东西的老人买一点吧。 请对那个在底层苦苦挣扎的人,给予一丝丝的善意。因为这世界从来不缺批判和指教,缺的是理解和包容。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2)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加拿大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