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学生非法性交易为何屡禁不止?

新闻来源: 克勒鸡 于 2020-11-20 9:07:05  


对于国人来说,房贷既是半辈子的包袱,也是传统观念中安稳生活的入场券,两个字背后的辛酸或欣慰往往要用二三十年的时间与家人分享。

欧美发达国家的房价收入比整体小于中国,房贷压力相对较小。加之消费观念的区别,很多年轻人的购房意愿并不高,所以房贷没有成为打工人的切肤之痛。

各有各的压力

(图片:Joseph Sohm /shutterstock)▼

然而年轻人缺钱在哪个社会都是现实,不用发愁房贷的欧美年轻人,却对高昂的高等教育学费感到巨大的压力。为了能继续上学,很多学生年纪轻轻就背了一身学贷。在压力之下,不少人在暗中做起了灰色行业,新冠带来的经济萧条进一步推波助澜,把无数学生赶下了海。

学奴

美国的大学学费可能是几十年来,美国涨价最严重的款项。

1988年时,以2017年的美元购买力计价,美国公立大学的每学年学费平均数为3190美元,私立大学的每学年学费平均数为15160美元。

到2018年时,美国公立大学的每学年学费平均数为9970美元,短短三十年上涨213%;私立大学的每学年学费平均数为34740美元,上涨129%。如果上私立大学,四年时间的平均学费已经高达138960美元,算上四年的住宿、伙食等日常开销,已经达到了美国房屋价格的中位数,200000美元。

普通家庭无法负担的巨额学费

(数据:business insider)▼

顶级私立学校的学费尤其贵。哈佛大学官网列出的2020-2021学年学费为49653美元,预计全年费用为75000-80000美元。好在顶级私立大学奖学金与助学金丰厚,覆盖率高,相关制度完善,有能力被录取的学生倒是不用担心经济问题。

这些也只是基础学费

不同学院的附加学费也不一样

总之就是智商和财力缺一不可

(图片:https://handbook.fas.harvard.edu/)▼

可是既考不上顶级大学,又没有让自己挥金如土的家境,还争取不上奖学金,才是更多普通人的人生常态。

根据俄亥俄州立新闻对美国52所大学,18795名学生的调研。受访学生中的7成认为财务压力巨大,6成担心交不起学费,5成为生活费担忧,3成认为经济压力影响了学习,只有4%的学生用工资交学费,3%的学生用多年的存款交学费。

踏进大学固然值得开心

但也意味着要开始面对一个个吞金兽

(图片:Rob Crandall / shutterstock)▼

助学贷款是普通人缓解学费压力最现实的选择。早在2012年,就已经有71%的美国大学生背负债务,公立大学学生人均贷款已达25550美元,私立大学学生人均贷款则高达32300美元。而且消费贷在其中占比很低,主要的经济压力来源于学费和房租。近年来学费还在一路上涨,贷款数额也必然水涨船高。

43岁才还完学习贷款的奥巴马

(图片:Ververidis Vasilis / shutterstock)▼

因此如何偿还学生贷款一直都是美国大学生深感头痛的问题。

特别是考虑到美国强调经济独立的文化环境,伸手问父母要钱在面子上是很过不去的。而且即使伸了手,父母也未必真的能拿得出那么多钱。对于很多学生来说,在上学期间找一份兼职工作就显得尤为重要。

除了兼职,一些处于灰色地带的赚钱手段也随着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的发展普及了起来。找干爹干妈的平台逐渐浮出水面,甚至明目张胆地打起广告。至于这一行业究竟有多火爆,可以从一些细节中窥斑见豹——它带火了名媛课。

例如这样的...

(图片:twitter)▼

这并不是美国一国的问题。英国斯旺西大学在2015年的研究发现,学生在大学期间从事过性行业的概率高达二十分之一,更出乎研究者意料的是,在这次调研中男生的概率比女生更高。(不愧是腐国啊……)

对LGBT群体最友好的国家之一—英国

(图片:starry-sky-visual / shutterstock)▼

新冠改变色情业

新冠流行是一个划时代的事件,它影响了一切行业,其中餐饮业、旅游业、酒店业受影响尤其严重。而这些行业曾经正是学生兼职的主要领域,如今他们全都失去了这份宝贵的工作。

2020年已经接近年末了

即使有些国家逐步开放了各行业

但挡不住普遍的经济衰退,生意惨淡

(图片:Vaggelis Kousioras / shutterstock)▼

贷款却是逃不掉的,在失去收入的情况下,只能从存款里还了。可是根据施瓦布(Schwab)在2019年的调查,千禧一代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没有储蓄,另有三分之一的人储蓄只有三个月的工资。

学生的个人财务状况陷入崩溃,只是个时间问题。2019年Save The Student的调研显示,英国6%的学生在财务紧张时会考虑性工作,而2020年9月,这一数字变成了10%。有意愿的人并不一定都会付诸实践,但是有意愿的基数大了,从事灰色产业的人只会越来越多。

欧美国家有各种各样的抗议游行

包括抗议学费涨价

(图片:Smart7 / shutterstock)▼

传统线下色情业同样大受影响,因为需要近距离、长时间接触的特性,相关行业早在欧美国家出台最初的隔离政策时就受到了优先照顾。虽然这种行业必然屡禁不止,但是从地上变为地下,还是大大影响了从业者的收入。

往日的红灯区和疫情中的红灯区

(图片:Kosma Yvar / shutterstock)▼

线下色情业从业者来源以弱势群体居多,他们很可能是移民、非法移民、单亲妈妈、瘾君子、酒鬼,或者几种身份的组合。当然,也可能是学生。

而这之中,最受青睐的还是学生

不过疫情之下,生意也惨淡

(图片:Bezbod / shutterstock)▼

在过去,线下色情业中去俱乐部中跳舞是学生的常见选择。这类工作通常并不会真的发生什么,风险较低,同样可以赚到钱用以补贴学费。2012年时利兹大学对200名轻快舞(Lap-dance)从业者进行调研,发现其中14%的人从业目的是提供大学学费,6%是为了赚研究生学费,4%为了资助继续教育学费。

色情业中的风险来自于多方面

除了外界的眼光,难缠的客人

还有政府对于色情业的治理

(图片:https://www.theguardian.com/)▼

而如今,病毒连跳舞的机会都没有给学生们留,一切活动都只能转战线上了。

欧美普遍出现的封锁政策促进了线上色情业的蓬勃发展,在欧美刚刚成为疫情中心的四月末,最大的免费色情网站日均流量就增长了20%,作者数量增长了30%。其实,工作内容更可控,风险更低的线上色情,早就已经是不少年轻人的兼职选择,只是新冠带来的利好让更多人参与。

当我打开学习网站,选择18—20岁

很丰富,很全面

(图片:学习网站)▼

另外,号称“结识高质量成熟异性”“找真爱”,实际是找干爹的软件,也成为了很多年轻学生的选择。相对于抛头露面的色情业,它不用接待太多陌生人,关系相对稳定,理论上收获的上限也非常高。同时由于强势一方往往有家室,参与者可以利用这一点将这段经历变成秘密,最小化它对今后人生的影响。

脱衣求学

(图片:https://www.sky.com/)▼

这两类行为,构成了艰难时刻学生通过性工作谋生的两大版图。

无法定性更无法解决

其实学生下海泛滥,既有经济原因,也有社会的、文化的原因。维多利亚大学的一份调查报告说明了三种诱因:

第一点是负面生活经历。比如生活穷困,身边出现愿意慷慨解囊但提出了特殊要求的朋友,甚至是前任。这一类具有浓厚的压迫色彩,可能成为一生的梦魇,但是受害者出于羞耻心很可能不会宣扬。没办法说清到底有多少人是这样下海的。

第二点是收入不错。英国天空新闻台曾采访过这样的案例,封锁期间一个原本在饭店工作的女生失业了,无奈选择线上色情业,目前还没有做尺度太大的事,就已经解决了财务危机,反而觉得财务上更轻松了。生活有时就是比文学作品更讽刺。

“做一个性工作者没什么可耻的”

(图片:https://news.sky.com/)▼

第三点是源于一种虚假的被追捧感,集中在线上色情业。一个相貌平平,身材一般的女生在日常生活中可能并不会被尊为女神,甚至可能会因为外貌感到焦虑。但是如果隔着一块屏幕,经过策划、化妆、美颜,最后一定会得到粉丝的夸奖和青睐,形成一种反向的“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让从业者更加自信,虽然这种自信其实很可能建立在幻想之上。

既能得到情感上的满足,又能获得物质上的虚荣

(图片:Channel 5)▼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性解放。

60年代以来性在欧美不再是一种禁忌,而被视作人类的天性。伴随节育措施的普及,社会观念整体上变得开放,并在日后逐渐传播至其他国家,让情侣关系和性取向呈现出今天的面貌。

人类的天性还是要适当释放

否则还是会招致一系列社会问题

(图片:Rolando Otero / shutterstock)▼

同时,更为激进的流派则试图将范围进一步扩大,色情业去污名化是其中的一个目标。

这背后有一些深思熟虑的观念,例如色情业伴随人类历史出现,至今绵延不绝,根除无希望,不合法化就无法进行有效管理,反而导致这一行业处在失控状态。而且很多色情工作者确实生活困难,缺乏其他技能,进入这一行业后很难脱离,但是又不能告诉家里人自己在做什么,徒增从业者的痛苦。同时舆论对于需求方的苛责明显不对等。

色情行业不仅是一部分人的生活来源

还是某些国家、个别地区的隐性经济支柱

(图片:Christopher PB / shutterstock)▼

但另一方面,去污名化也是无数利益相关方的生意经。

从实例上看,线下的学生性工作者甚至比职业性工作者受到的性剥削和侮辱更明显,而下水过程往往也充满意外。别有用心之人希望利用去污名化的运动,给自己的恶劣压迫行径洗白,这是社会道德不应该允许的。

英国著名的色情女星埃拉

就因周围人对她从事性工作的评论

而选择从南安普敦大学退学

(图片:hughesthatbackup/ ins)▼

同时,如果只把学生从事色情业当作既成事实,而不讨论为什么本应教书育人的大学,却在用高昂的学费逼迫学生们走上歪路,又是另一种逃避问题的顾左右而言它。这或许需要这些国家的教育界、财政界、社会工作界、法律界共同研讨,根据现实情况做出更人性化的新决策。

而从这些学生被迫下海的经历中,我们也可以看出,在经济环境下挫、就业不振、逆全球化势头迅猛的今天,站着挣钱只会变得越来越难。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1)

鸡蛋()
1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