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法国本地新闻信息】 

教师:我不想做无谓牺牲

新闻来源: 欧洲时报 于 2020-10-22 8:38:19  


21日晚7点30分,法国在巴黎索邦大学为上周五惨遭杀害的帕蒂教师举行国葬。

国葬在巴黎索邦大学举行,约400名嘉宾出席。现场背景上打上了“自由”“平等”“博爱”以及共和国象征Marianne像。

马克龙发表讲话,表示帕蒂教师已成为共和国肖像,他将化身为共和精神,每天在传播自由思想的学校重生。

马克龙强调:“我们将继续为自由而战”。

马克龙表示:讽刺漫画将继续被刊登,被传播。“我们要继续教育孩子,给他们带来世俗化思想。”

恐袭发生后,呼吁教师不要害怕,继续教给学生批判、自由等共和国精神的声音不绝于耳,还有呼声希望在全法高中传播讽刺漫画集。不过,有不少教师坦言:不想为此白白做牺牲,因为学校并没有足够措施保障他们的安全。教师们希望政府不要仅仅喊口号,号召老师“冒险”去捍卫共和国价值观,这样除了做牺牲,什么也改变不了。

“我可不想为世俗化教育献出生命”

据一名在巴黎南郊埃松省(Essonne)初中上课的教师回忆说:从911开始,学校的情况就每况愈下,“当时在为911遇难者默哀时,有学生开始拍手鼓掌。校长当时都没法维持秩序。”他记得,当时学校墙上还被涂上标语:“马上就轮到这里了。”

这位教师坦言:“我从不会给学生看先知漫画,因为怕伤害到一些学生,这些学生已经在家被洗脑,光上课和他们讲自由其实也没啥用。”

另一名在埃松省初中工作的文学课老师坦言:“我都会自动避开《圣经》和《古兰经》相关内容,即使这是课程要求。我实在不想花时间去说明我们是从文学角度学习这些宗教文本。”

此外,她在课上也会避开谈起“猪”避免造成无止境的争论。这位教师坦言,“我可不想为世俗化教育献出生命,学校根本没保护我们的措施。”“侵害世俗化的事件一直在发生,但媒体没有足够多地报道。”

根据法国教育部长近日公布的数据,2019年9月至2020年3月期间,全法学校共发生935起侵害教育世俗化事件,2019年4至6月期间这一数字是900起。虽然从统计结果看教育世俗化受侵害事件有所下降,但布朗盖表示,鉴于因疫情实施了近3个月的封禁期,实际情况并没有改善。

“校方从不出面支持我们”

一名巴黎北郊瓦兹河谷省(Val-d'Oise)小学老师说,当教学生猪这个生词时,班里没有一个学生愿意回答。第二天就有家长在儿子的作业本上指责我不该强迫孩子念禁忌词。

但这位教师没有和学习领导反映这件事。“这有什么好说的,校方从不会出面支持我们。”这位教师工作了13年,现在这一切让她感觉害怕。“很多学生指责我种族歧视,上周就有一个10岁男生说我‘更喜欢白人学生’……上周五我还和两位家长发生口角,争执完后我就得知帕蒂教师被斩首的消息,整晚我都睡不着。”

Bruno是一名历史地理课老师,已经教学30年,他坦言在大巴黎教课越来越难,因为许多孩子都接受街区伊玛目教导,很难再听进课上的内容。“有孩子课上说‘法国教堂都是穆斯林移民造的’,我和他怎么讲都讲不通,因为在孩子心理没什么能超越伊玛目所说的。”

他坦言自己曾被校区领导以平息争端为由要求暂时停职,因为自己建了一个学生名单,里面的学生都以“圣战”名义阻止我上课教有关天主教内容。当时我的同事没人支持我,反而开玩笑说羡慕我可以提早休假了。

根据教育部长公布的数据,全法发生的侵害教育世俗化事件中,15%是在学校穿戴与宗教有关的服饰,15%是教学冲突,6%是因宗教原因拒绝参加体育或文化活动。教育部长表示,以后学校会更加严格检查学生的医学请假证明,如学生因宗教节日等原因缺勤,将不再被允许。

学校暴力司空见惯,教师无助

一位文学课教师Arnaud说,有次带学生参观亨利四世高中,我告诉学生这里原先是修道院,有几个学生当场就出去了。这样的事情在带学生参观教堂管风琴时也时有发生,我写信给校长提出警示,但校长回复我说这种事没什么好抱怨的。

物理老师William表示,让他最气愤的是,这些问题存来已久,但永远校方希望息事宁人。他提醒说还有多少人记得2018年时一位教师被学生用枪威胁。

2018年巴黎近郊一名高中生因迟到,举枪威胁老师记上“出勤”,当时有人录下了事件经过并上传网上引起轰动。当时马克龙就要求时任教育部长和内政部长“采取一切有效措施杜绝这类现象再发生”。

历史地理课教师协会发言人Bruno Modica强调:“我们点亮蜡烛,接着是默哀,但然后呢?教师们依然很无助。”

怕被指责种族歧视

在法国南部埃克斯(Aix-en-Provence)一所高中教西班牙语的Virginie透露:“许多左派教师对这类事会选择沉默,因为他们怕自己被说成是种族主义者。有些教师还是支持移民的协会成员。”

她说道:“在西班牙语课上,有些学生会语出惊人,说‘阿拉伯征服西班牙长达七个世纪,现在也在征服法国。’或者说一些很激烈的反同性恋言论。但是作为教师我又能做什么?能和他们的家长说什么?”

现在回想起来,这位教师觉得自己其实很危险,她回忆道:“有一次因为给学生打了低分,他的父亲冲我大骂。即使之前给大学生上课,也有女生不肯拿我发的学习材料,说‘您不是穆斯林,您会把我们弄脏。’”她认为这次事件发生后,学校不会有任何改变,“部长讲话的确很棒,但两周后大家就都忘了”。

“当家长去学校投诉老师,通常老师都不会得到校方支持。因为他们怕惹事。所以我一直在想,当家长们去投诉帕蒂老师后,学校为帕蒂老师做了什么?帕蒂老师有没有得到支持?”

早在2002年,一本名为《共和国失去的领土》(Les Territoires perdus de la République)的书揭露法国校园里的反犹主义、性别歧视和种族歧视。一些巴黎郊区的中学教师反映说,很难给移民家庭、尤其是北非(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突尼斯)裔的学生讲二战期间犹太人大屠杀历史。图为该书作者Iannis Roder。

被学校放弃的移民孩子

一名历史教师表示,还在80年代时,他在一所公立学校授课,那时候许多移民孩子已经被学校“放弃”。在他班里有三分之一穆斯林学生经常逃课。一旦与学校发生冲突,家长就会把学生送去私人机构上课,我虽然很想做什么但知道什么也改变不了。

法国内政部长达尔马宁曾在10月初表示要加强学校阿拉伯语教学,他认为与其让孩子在清真寺或其他私人机构学习阿拉伯语,不如想办法加强学校阿拉伯语教学。“我们需要说阿拉伯语的年轻一代,在学校教授阿拉伯语也是削弱宗教权力的一种手段。”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法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