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条】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二十年审判花费六亿,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终被定罪

新闻来源: 思维碰撞机 于 2020-10-16 8:39:12  


相信很多人上学时都在历史书上看到过田中角荣这名日本首相的事迹,因为其上台后冲破重重障碍后访华,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位到访的日本首相”,为中日友好关系的确立奠定了基础,实现了中日邦交正常化。

周总理和田中首相会晤

中日邦交的正常化不仅使日本在与美国明争暗斗的外交舞台上占据了主动,更是为亚洲的安定奠定了基础,可以说现在中日能够互利共赢完全是田中角荣任内奠定的基础。所以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看,田中首相在我国人民眼中都是一位有胆识和有魄力的政治家。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田中角荣在担任日本首相期间不但没有获得国内民众较高的评价,还因为金权政治及私生活混乱被迫辞职,而后更是因为“洛克希德行贿案”进行了持续近20年法律战。最终,在其逝世两年后,日本最高法院终审判决宣布田中有罪,晚节不保。想必其在九泉之下知道自己的审判结果后,也不得安宁吧。

日本媒体当年的报道

今天,我就和大家讲述一下这个“洛克希德行贿案”,看看是什么样的案件能够让日本政府和首相花费6亿日元和20年时间审判。

平民政治强人田中角荣上位之路

1918年5月4日,田中角荣出生在日本新潟县二田村,是家中七个子女中唯一的男孩,因为家境贫寒,小学毕业后就前往东京半工半读,先后当过建筑公司学徒、卸货送货员、杂志实习记者。在这期间,他白天上班,晚上到私立中央工学校学习,拿到了该校土木科毕业文凭。

是金子总会发光,田中角荣凭借努力19岁就创办了自己第一家公司,即“共荣建筑事务所”,但这都是小打小闹,田中人生的最大机遇出现在1942年与建筑业资本家独生女、比他大十来岁的花子结婚后

婚后田中利用岳父的资本在25岁成立“田中土木建筑股份公司”,此时他的能力终于开始爆发,在一系列的操作之下,其名下土木公司在1945年日本战败时经营规模已扩大数倍,位列日本50大建筑公司之一。

田中角荣在从政前就已经是富翁

人们常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但在田中这里则不成立。已经在建筑业有所成绩的他又赶上了日本战后房地产价格暴涨,其名下土木公司的生意更加兴隆,田中也从一个建筑业的名人迅速成为整个日本商界小有名气的人物。

1947年,日本实施战后新宪法的总选举,田中获推荐参加了民主党新潟县众议员的选举,并第一次当选为众议院议员,担任众议院建设委员会委员及理事而活跃于政界。虽然田中的家世和学历在东京大学和京都大学毕业生云集的日本政坛显得格格不入,但在田中角荣“强大的个人能力”面前这并不能成为其在政界一路高歌猛进的阻碍。

因为长于数字、头脑灵活又富有推动力,所以靠着建筑业发家的田中曾被人称赞为“装着电脑的推土机”,在随后的近20年内,田中历任邮政大臣、大藏大臣、通产大臣,最终成为日本极少的“平民首相”,也是唯一一位没有接受过大学教育的首相。

田中角荣与长女田中真纪子

而且,田中靠着高超的人脉运营功力逐渐在日本政坛中形成了田中派系,这个派系是日本政坛常青树自民党中最为强大的势力之一。所以即使田中在日后辞职后,仍然公开扬言:“若我不同意,自民党便一事无成”,可见其强大的政治能力和势力。

但人都不是完美的,田中角荣虽然在经济和政治上的能力十分出彩,但这种出彩的能力用在个人生活中就不是那么光彩了。因为发妻花子比他大十几岁之多,再加上田中迎娶花子很可能是为了得到岳父的支持,可能本就不是真心的爱恋,所以田中在私生活方面可以用放荡来形容。

这种混乱的私生活甚至还上过1974年10月的日本杂志《文艺春秋》,评论家立花隆在《田中角荣研究——他的资金来源和人际关系》一文中,大量披露了田中角荣的混乱私生活以及经济问题。此外,该杂志中的另外一篇文章《越山会百无聊赖的女王》,也同样重点描述了其与女秘书不为人知的故事。

立花隆出版了很多关于田中家族的书籍

文艺春秋配图

两篇文章虽然侧重点不同,但都对田中的经济问题和混乱的私生活做了详细描述,文章在私生活方面就揭露了田中的三子三女中只有长子长女是他和妻子所生,次子、三子和二女都是他和艺伎情人辻和子所生,最小的女儿更是他和当时的秘书佐藤昭子所生。

光是生育子女的女人就已经出现了三名,没有子女的情人可能更是数不胜数。所以,田中角荣简直就是“私生活混乱本乱”的存在,和他比起来克林顿和白宫实习生的出轨事件根本就是毛毛雨。

在丰厚的资产、强大的政治势力和毫无约束的私生活影响下,田中角荣很多事情实际上有着很原始的概念,一些违规的事情在他眼里也不算什么,而这种价值观也终于让他在日后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田中角荣

田中角荣不归路の开端——被迫辞职

1974年,田中为了使自己的执政理念获得国会议员认可大搞金权政治,430名国会议员中有300人都收到了高达500万日元的所谓“中元礼品”,而这些钱都是企业赞助的费用。

虽然无论是谁当日本首相都会利用企业所赞助的资金游说议员,但数额如此巨大的则是头一遭。国会的绝大多数议员都被这份礼品震到了,于是就连以往的政敌都开始支持田中角荣的执政理念

但毕竟300名议员只占到了议员们的7成,剩下的三成议员不但没有得到礼品,还有很多本身就是田中的政治死敌,其中势力最为庞大的就是现任财政部长(藏相),也是田中的政治死敌——福田赳夫。

福田赳夫(67任日本首相),其子福田康夫是第91任首相

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田中的私生活混乱本来就是高层政治圈中半公开的秘密,再加上此次和议员们的巨额金权交易,让这些政敌们发现了机会,而1974年10月《文艺春秋》上的两篇文章正是这些政敌们的杰作。

在这两篇文章发布后,引发了巨大的社会反响,即使在国外访问的田中都感受到了无以伦比的压力。因为在国外举行的记者会上,所有的记者都十分关心其金权政治和混乱私生活的情况,几乎无人关注其演讲内容

田中角荣在回国后,虽然极力消除此事带来的影响,但经过近一个月的挣扎后还是在11月26日宣布引退,三木武夫随即接任首相。

三木武夫

田中角荣虽然表面上从首相的宝座退了下来,却从未放弃过对日本政权的控制。凭借着田中派系在日本政界的强大势力,他仍旧能够在政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做着幕后皇帝。在这种情况下成立的三木内阁一直被称为“角影内阁”,即田中角荣的影子内阁。

“洛克希德案”全面爆发,田中角荣晚节不保

洛克希德公司是美国顶尖的航空航天产品公司,1995年改名“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是世界五百强公司,也是世界最大的国防承包商,目前美国最新的战斗机F35即为洛克希德公司研制和生产。

停在航母上的F35战机(左)

1975年6月,诺思罗普公司向参议院承认同很多海外咨询者达成秘密协定,从而获取非法利益,但令人意外的是该公司说这是“仿效洛克希德公司的做法”。

于是,一个马蜂窝被捅开了,相关部门很快查明,洛克希德公司曾给有影响的秘密代理人、政客、政府官员和外国高级军事官员支付巨额贿赂,以换取代理人所在国家购买其军用和民用飞机的合同。1976年2月,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邱比奇在听证会上揭露了洛克希德公司为了向国外推销飞机,以各种名义向外国政要行贿的情况。

在后续听证过程中,洛克希德公司总经理科奇安承认,洛克希德公司为了向全日本航空公司(全日空)出售三架飞机,通过日本的代理公司丸红公司向日本政界有关人物赠送了30多亿日元的“活动费”。

当年纽约时报的报道

科奇安

此事一经披露,立刻在日本掀起轩然大波,不仅所有舆论媒体聚焦于此,日本政坛也是震惊不已。时任日本首相三木武夫紧急召开自民党和内阁会议,宣布支持司法部门开展调查,并成立了专门的调查委员会,要求美国提供所有涉及日本的材料。

根据美国方面提供的证据,日本检察官从中发现了一张领受人为田中角荣的5亿日元的收据,证明洛克希德公司曾在1972年通过代理公司丸红公司向田中角荣提供了“5亿日元的贿赂”,以便洛克希德公司拿到全日空购买三星式(TRISTAR)喷气机的合同。此外,田中的密友吉野宪尔以及当时的工业外贸大臣也分别收到了“5亿日元和1.2亿日元的活动费”。

在支付过相关费用后,日本方面果然改变了决定,工业和外贸大臣亲自推翻了此前对于洛克希德公司不利的决议,全日空总裁随即通知洛克希德公司同意签订购买合同

三木武夫(左)要求严查此事

相关议员在国会接受问询

7月27日,东京地方检察厅正式逮捕田中角荣,宣布他涉嫌在1973年8月至1974年2月任首相期间,通过丸红公司4次收受洛克希德公司的贿赂款共5亿日元。

经过长达近一个月的审讯,东京地方检察厅决定正式以“违反外汇法和委托受贿罪”起诉田中角荣,起诉书中主要是指控田中在担任首相期间,利用总理大臣职权指示运输大臣批准引进洛克希德公司三星式客机的请求,并于事后依据先前约定,接受了洛克西德公司的5亿日元现金。随后,田中角荣迅速缴纳2亿日元保释金,从而获得取保候审的资格

田中角荣被逮捕新闻

田中角荣被逮捕现场

现任首相三木武夫认为很快就能将田中定罪,但没想到的是这仅仅是漫长法律战的开始,漫长到试图扳倒田中的三木武夫内阁都撑不住倒台后,田中连一审判决都没有下来

取保后的田中角荣组织了强大的律师团,从多个角度为自己进行辩护。他不断推出新的证人和证据,并试图从法理上论证首相权限对民间航空公司的自行交易难以产生实际的影响。

随后,案件的关键证人田中角荣的司机“意外自杀”,其秘书也在随后翻供,在加上田中派政治势力的介入,让这场斗争更加旷日持久且艰难异常,案件的审理一波三折。

田中角荣秘书佐藤昭

而检察机关也并不是软柿子,提出各种反证对田中角荣提出的理论予以驳斥,并最终通过田中角荣秘书的前妻出庭作证,揭露了田中角荣及其秘书的翻供行为。

1983年10月12日,历经7年审判和数百次的开庭后,法院认定田中角荣违犯外汇法、受托受贿,判处其四年徒刑,罚金5亿日元。而由于日本实行的是四级三审制,在田中角荣有两次上诉机会,而每一次的上诉都意味着一场旷日持久的战斗。

1987年,东京高等法院二审宣判驳回田中角荣的上诉维持原判,田中角荣又提起二审上诉。最终日本最高法院在1995年作出终审判决,依法驳回田中角荣二审上诉,维持原判。而此时,田中角荣已病逝将近两年。

日本最高法院

至此,这起日本历史上旷日持久的马拉松审判,在历时近20年耗资6亿日元后终于落下帷幕

“金权政治”是田中丑闻的爆发点,但这种政治形式却早已根植于日本政坛,几乎所有的国会议员都会采用这样的方式来推动执政理念,可以说是半公开的秘密了,也是一项重要的潜规则,差别只在于活动经费金额的大小罢了。

田中角荣在被判有罪后就愤怒的表示:“判决太荒唐了。如果这样的话,国会议员全都有罪”。但潜规则就是潜规则,拿不到台面上,尤其田中金权政治涉及的金额也实在是巨大。

田中与女儿田中真纪子(后任日本外相)

日本国会

此外,在我们看来田中角荣貌似很惨,各种被法律制裁,但实际上在这近20年的时间内,田中角荣生活的无比滋润。虽然因为洛克希德事件被捕同时退出自民党,但在被保释后仍能以无党派身份当选为众议员,继续在政坛翻云覆雨当着幕后皇帝,人家上诉只是为了争口气而已。

这种情况在我国和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是不可能发生的,明明是证据确凿的“巨额受贿案嫌疑人”,却能长期逍遥法外,甚至继续活跃于政坛,在逝世后两年才被法院不急不缓的定罪,这种好事儿我们怕是连做梦都梦不到吧。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2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