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3条】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我生在澳洲,为何需要声明与中共断绝关系?

新闻来源: SMH 于 2020-10-16 3:06:17  


周三,澳洲Per Capita华裔智库研究员赵明佑(Osmond Chiu)在《悉尼晨锋报》发表一篇题为《我生在澳洲,为何需要声明与中共断绝关系?》(I was born in Australia. Why do I need to renounce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的文章,讲述了自己忠诚度遭议员质疑一事。

全文如下:

我有时会想,当人们被拉到美国众议院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被国会议员要求证明自己的忠诚度时,会是何感受?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置身于类似的处境。

我一直关注有关澳中关系的辩论,但直到今天,我出席参议院对侨社所面临问题的调查会议时,才完全意识到这有多“毒”。我向委员会谈到在澳洲政界,多元文化社区代表性不足的问题,认为与加拿大、英国和新西兰相比,澳洲国会在文化多样性方面明显不足。

参议员Eric Abetz没有问我多元文化社区所面临的复杂问题,也没有问我澳洲如何从一个更多元化的国会中获益,而是要求我“明确谴责”中共。这让我联想到因为自己的族裔,他们可能认为会出现一些忠诚度的问题。

我觉得这是一个测试忠诚度的陷阱,企图激怒我,把我贬低成一个需要表明我的站边立场的外国人。

赵明佑(图片来源:《悉尼晨锋报》)

我可能有华人血统,但我是澳洲人。我在这里出生,我的家人在澳洲生活了半个世纪。这是我的家,唯一的家。

所以我拒绝回答问题,拒绝参与政治游戏。

我的拒绝引发了一通长篇大论。我以前也参加过参议院会议,但从来没有见过任何党派的参议员会做出此举。

毫无疑问,肯定有人会问我为何拒绝。我想说,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在贬低我,我不会用答案让他的策略变得合法化。

一个献身于公共服务、努力帮助建立一个更具参与性社会的人,不应该还再去宣称他们相信人权的普遍性。在某个阶段,它当然应该是不言而喻的。

不可否认,我们需要打击外国干涉,也不能否认,有异议人士和少数群体担心受到中国的骚扰和监视。但我们的政府必须采取行动,来让澳洲人们感到安全。

如果澳洲华人不能以受尊重的方式在参议院委员会面前谈论复杂的问题,如果他们被参议员要求通过对中国政府冠冕堂皇的谴责来证明自己的忠诚度,我们就面临一个严重的问题。在更广泛的公共领域,还有什么希望可言?

周三听证会呈现的证据显示,澳洲华人不愿意参与公共辩论,因为他们担心自己的言论被断章取义、被扭曲。当民选代表揣着质疑和嘲笑对待我们时,这一切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8)

鸡蛋()
3 条

【手机扫描分享】
热门评论更多...
评论人:cxy1223发送时间: 2020年10月17日 1:39:49
我敢保证的是无论是自由党还是工党还是国家党,他们都不会和中共断绝关系。为啥要小老百姓发这个声明?
评论人:Junseto发送时间: 2020年10月16日 21:53:46
还是有关系,不然怎么不敢公然说断绝关系?
评论人:南十字发送时间: 2020年10月17日 2:32:30
身为候选人,选民有权力质疑,你有权解释或不解释,不解释的话到时候选不选的上都要自己担着。别把华人群体拉出来当挡箭牌。
新闻速递首页】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