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法国本地新闻信息】 

危机当下,作为法国“软实力”象征的法企频打“经济爱国牌”

新闻来源: 欧洲时报 于 2020-09-15 7:53:23  


近日,法国威立雅环境集团(Veolia)提出收购竞争对手苏伊士集团(Suez)股份要约一事引起广泛关注。法国《世界报》专栏记者让·米歇尔·贝扎特(Jean-Michel Bezat)认为,针对政治层面对威立雅打算收购苏伊士股份所作出的反应,能够让人们认识到工业巨头参与强国建设的重要性。

在专栏文章中,贝扎特首先写到:经济爱国主义已经深入人心。世界上两个工业巨头无论是友好合并还是被迫合并,双方大多都会以经济爱国为借口,纵使合并所涉及的是两家法国企业。威立雅收购苏伊士再次验证了这一不成文“规则”。在世界水处理和垃圾处理行业领域,威立雅和苏伊士分别排在第一位和第二位。双方以爱国之名义,号召成立世界最大巨头,以应对来自中国竞争对手不可避免(或迫在眉睫)的威胁。在新冠疫情危机之际,担忧害怕情绪蔓延,打出爱国牌正是时机。

在这一收购要约中,法国总理卡斯泰(Jean Castex)对要约价格、竞争规则的尊重以及就业威胁都表示出关注。但是,卡斯泰非常迅速地表示支持这个“在工业领域意义重大”的收购项目。事实上,对政府来说最重要的是这个收购项目不存在因外资收购“战略”领域导致“失去主权”的所有风险。法国经济部长勒梅尔(Bruno Le Maire)承认“在环保领域成立一个世界最大巨头企业是一个很好的战略构想”。至于威立雅和苏伊士,双方当然与政府保持同一基调,甚至有些夸大其词。“这一收购项目对法国有益”,威立雅首席执行官安托万·费罗特(Antoine Frérot)表示。“我们能够保留住位居世界第一的两个法国企业”,苏伊士总裁菲利普·瓦兰(Philippe Varin)在9月13日的《星期日周报》上强调。

谁能最好捍卫国家最大利益呢?文章称,其实早在2006年,针对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埃奈尔(Enel,联合威立雅)打算收购苏伊士,法国前总统希拉克(Jacques Chirac)就警告时任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这将被视为针对法国的侵略行为。而在六个月前,时任法国总理的德维尔潘(Dominique de Villepin)就明确告知美国巨头百事可乐公司,称其将反对百事可乐收购达能。德维尔潘或许与达能创始人安托万·瑞布(Antoine Riboud)认同同一个理念:“达能就如同沙尔特大教堂,没有人能够出钱买它!” 欧莱雅老板让·保罗·阿贡(Jean-Paul Agon)则更甚:“欧莱雅就像巴黎圣母院,1000%是法国遗产。 ”

“软实力”

文章称,在法国总理府,时任总理的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论调略有差异,他制定了一系列措施旨在保护针对法国重点企业的恶意收购,并将这些企业视为“我们的主权战略”的组成部分:“酸奶和洗发水不具备战略性。然而,生产酸奶和洗发水的企业则具战略意义!” 这主要涉及在法国维持就业并处于决策中心的一些企业,研究领域、创新以及与农副产品、化妆品产业相关的众多中小企业的生存,这些都值得政府充分关注。

当然所涉及领域还很多。在国家实施的这些干预措施里,还有大量未明说的政治内容。如果仅仅将其视为“法国例外”就显得过于简单化了。因为所有国家都深知其工业巨头对包括军事领域的强国建设的历史贡献:美国有通用电气、波音、福特、标准石油、杜邦·内穆尔或卡内基;德国也有西门子、巴斯夫、蒂森、克虏伯或大众汽车;日本则有巨擎三菱、三井、日产或东芝。戴高乐将军领导下的法国也只是以“伟大”的名义效仿这些国家做法而已。

政治家们还认为,这些企业巨人可以参与到国家影响力的传播,而且,一些企业还被视作“软实力”的工具:时尚奢侈品界的路易威登、开云集团或爱马仕,文化领域的阿歇特出版公司和威望迪环球集团,以及此前旅游行业里的地中海俱乐部。德西尼布输出石油工程专业技术,施耐德电气提供工业低碳解决方案,圣戈班生产绿色环保建材等等,不一而足。而威立雅和苏伊士开发的技术已经成为世界环保服务领域的参照标准。

“树大招风”

文章还借用托马斯·戈玛特(Thomas Gomart)《世界的恐慌-十个地缘政治关键点》(L’Affolement du monde. 10 enjeux géopolitiques)一书中谈到的“任何强大实力的构想必然会带来经济后果,企业的国际化发展和对新市场的占领必然会产生地缘政治影响”来强调国际企业发展会对地缘政治造成影响。

文章称,在自由市场环境下,任何国家都不能忽视经济实力的这些特性。欧盟内部市场专员布雷顿(Thierry Breton)避免使用“世界第一”这一字眼,而更倾向于“工业生态系统”这一概念,尤其是在未来关键领域(数据管理、电池、人工智能、氢能源、药品等),因为可以纳入所有相关参与者,包括多个欧盟国家及其中小企业。当然,跨国公司的这种特殊实力也有其不利一面:面临政治报复。美国打压中国华为、TikTok和微信就是例子。法国奢侈品代言人路易威登集团为巴黎决定向美国数字巨头征税而被迫付出代价。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法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