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德国本地新闻信息】 

女子穿低胸装进奥赛博物馆被拒!女权团体踢馆裸上身抗议:淫秽的是你的眼睛!

新闻来源: WEGZUDE留德圈 于 2020-09-15 6:32:13  


欧洲9月14日疫情数据

西班牙三日新增27404例,累计确诊593730例,新增死亡101例,累计死亡29848 例;

法国新增6158例,累计确诊427978例,新增死亡34例,累计死亡30950例;

挂着《世界的起源》等争议作品、一向以多元、包容姿态示人的巴黎奥赛博物馆,最近因拒绝一名穿低胸衣女子入馆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9月8日,文学系女生珍妮(Jeanne)打算与朋友一起参观奥赛博物馆。不料,珍妮刚抵达博物馆就被挡在门外,原因竟是她穿的低胸裙不符合奥赛博物馆的“入馆要求”。工作人员告诉她,想进馆就得遮盖一下胸部,“因为规定就是规定”。最终,珍妮不得不披上外套,才被允许进入。 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珍妮在自己的推特上发表长文描述当时的事件经过,并附上了一张她当天的着装照片。

珍妮在文中写到:“当时我并不知道我的低胸裙成了这场闹剧的起因。”她描述称,自己来到博物馆入口,还没来得及拿出门票,一名女检票员就“炸毛”,不停念叨说“啊,不,这怎么能行,这可不行……”那时候,珍妮还完全没意识到发生了啥。 在珍妮再三追问下,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始终没有明确说明问题出在哪里,最后只是冲着她的胸前指了指,说了声“那个”。虽然工作人员一直和珍妮说,不让进是因为她不符合博物馆“规定”,但却没人能明确指出她到底违反了哪项“规定”。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工作人员还和珍妮说:“穿上外套,我就能放您进去。进馆之后,您想脱就脱,随便您。” 另外,让珍妮感到更加不解的是,当天和她一起前往奥赛博物馆的朋友穿的是露脐短上衣,却没有遭到任何质疑和阻拦。

▲有网友故意嘲讽奥赛博物馆,为博物馆展出的画作“穿上衣服”。(推特截图)

珍妮在推特中说,当越来越多的人盯着她的胸部看时,她感到非常尴尬,好像每个人都在看她出丑……珍妮指出,博物馆陈列众多女性裸体雕塑,却不让穿低胸装的访客进入,双重标准不应该成为接触文化和知识的障碍。 珍妮的遭遇在网上引发大量讨论,有网民表示:“博物馆陈列众多女性裸体雕塑,为何拒绝穿低胸装的女子进入?双标?”

▲不少网友提及博物馆挂着《世界的起源》,却不准穿低胸装女子入馆,太可笑了。法国画家库尔贝1866年创作的《世界的起源》是艺术史上最具争议的作品之一。时至今日,这幅画作仍会被“误判”为色情画。2011年,一名法国教师在Facebook上因上传了这幅画作而被关闭了账户。这位教师因此起诉Facebook,并在2015年胜诉。(推特截图)

奥赛博物馆在珍妮发帖几小时后便在推特上回应,为此深表遗憾,并向涉事人员致歉。 珍妮向法国《解放报》透露,“他们(博物馆)向我保证说,我的遭遇很不正常,也不符合博物馆的政策规定,他们感到非常抱歉。”“我不是要大家抵制奥赛博物馆,我自己还会再去。我只是想提醒,针对女性的性别歧视仍然存在日常生活中。” 奥赛博物馆称,已经向负责监管入口的合作公司重申“接待规定”。不过,法国《解放报》指出,奥赛博物馆拒绝珍妮入馆引用的是哪一条规矩并不明确,是因违反了“衣冠整齐”的规定还是禁止穿着“有可能扰乱安宁”的服饰的规定?但该报称,博物馆应该知道这些规定在这一事件中并不适用。 女权团体裸上身抗议性别歧视 “低胸裙”事件发生后,极端女权主义抗争团体FEMEN于周日(13日)下午闯进奥赛博物馆。

20多名Femen成员在馆内高喊:“我们重申:我们的上半身不淫秽!我们支持珍妮和所有性别歧视的女性受害者!”“停止将女性身体性感化!”等口号。 示威人员还在胸前写着“这不淫秽”“淫秽也是怪你们”“是你们的眼睛淫秽”等标语。

当然,与珍妮一样,这些抗议人员在入馆时也是穿着外套的。 女艺术家用裸体呼吁重新审视女性 实际上,奥赛博物馆此前发生过数次“暴露身体”事件。 2016年1月16日,时年31岁卢森堡女艺术家Déborah de Robertis突然在巴黎奥赛博物馆内的马奈名作《奥林匹亚》前脱光衣服躺下,被警方以“暴露罪”拘留。

▲马奈的《奥林匹亚》在当时也属于争议作品。这幅画于1865年展出后被保守人士打上“不道德”的标签。保守人士之所以猛烈抨击这幅画,主要因为画中白人女子的装饰,如头上插的兰花、身上的首饰都暗示着她是一名妓女,而身后的黑人却穿着衣服。

女艺术家自称是在搞行为艺术,因为背后画作中有一名躺着的裸女。不过,这不是Déborah de Robertis第一次在奥赛博物馆“搞创作”,2014年5月29日,她就曾在库尔贝的名画《世界的起源》前摆出类似姿势,结果因暴露私处被捕。

Déborah de Robertis本人解释说,自己的作品叫《起源的镜像》,映射的不是器官,而是“黑洞”。“为了让大家看得更清楚,所以专门用手拨开,而这正是《世界的起源》未能呈现出来的”,艺术家如是说。 不过,奥赛博物馆显然不这么认为,展馆管理层愤慨斥责:“这不是重现艺术,她的表演要比《世界的起源》垃圾多了,也暴力多了。我们完全不知情,她这么做是绑架观众,弄得保安措手不及,不知如何应对。” 除了奥赛博物馆,被这位卢森堡行为艺术家“盯上”的还有法国西南部卢尔德(Lourdes),这里是法国最大的天主教朝圣地。

▲传说1858年,一名法国姑娘在卢尔德一个山洞看见过圣母玛利亚多次显灵。这个山洞因此成为朝圣者络绎不绝的地方。(网络配图)

2018年9月1日,Deborah De Robertis来到卢尔德,以头披蓝色头巾、全身赤裸的形象站在山洞门口。这一行为立刻让在场众多信教人士与游客震惊不已,警方在接到报警后迅速赶往现场,将其逮捕。Deborah De Robertis后被罚2000欧元。

Deborah De Robertis表示,自己的创作目的是“把女性从传统宗教、政治、艺术形象中解放出来,让人们真切看到现代女性的样子。并希望改变人们对女性身体的看法”。 她在自己的脸书账号上写道:“最让我‘震惊’的是,这个穿着法官服的男人,标榜着建立在既定规则上的所谓的客观,而我的‘攻击性身体’只不过是在表达自己的意见罢了。” 天体主义者一丝不挂参观博物馆“不穿衣服,你我就平等了” 有趣的是,在奥赛博物馆阻止“低胸装”访客进馆的同时,法国电影博物馆迎来一批不一样的访客——浑身上下一丝不挂、仅戴着口罩的天体主义者参观团。 7月15日,法国电影博物馆在因新冠疫情闭馆数月后,重新开放。目前,馆内正在举办法国著名戏剧天才路易·德·菲奈斯(Louis de Funès)展览。

▲菲奈斯主演的《虎口脱险》(La Grande Vadrouille)为中国观众所熟知。图为天体主义者集体参观菲奈斯展。(法新社图)

24岁的Claire兴趣盎然:“我觉得很有趣,在《圣特鲁佩斯的警察》(Gendarme de Saint-Tropez,菲奈斯主演)电影里是警察驱赶天体主义者,现在是天体主义参观团来看菲奈斯展。” 首次裸体参观的Claire表示,唯一的不方便是“没办法随身带纸巾和水”。

▲参观展览现场。(《巴黎人报》新闻视频截图)

21岁的Alexandre也是第一次参加裸体参观。“是会觉得有点怪怪的,四处漏风。不过我倒不觉得冷,虽然我本身是蛮怕冷的人。” 事实上,这不是巴黎首个向天体主义者开放的展览。2018年,在巴黎天体主义者协会的组织下,数十名天体主义者就曾集体参观巴黎东京宫。 很多天体主义者认为,不穿衣服的一大好处就是去除了衣服的装饰,在裸体面前人人平等。 25岁的天体主义者奥莉亚娜表示:“以前,对我来说,光着身体,就是赤裸裸的性爱标志,但是现在我的想法改变了。与他人一起,没有衣服作为枷锁或者标志,能够更真切的体会到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天体会使人淡化性别意识。在天体主义里,没有了衣服的遮盖,每个人都是平等的。” 可是,真的只要一丝不挂就能打破社会阶层,不穿衣服就能实现男女平等吗?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德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