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3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纽约警察不良记录公布 被投诉最多的7位警官都升职加薪了

新闻来源: 纽约时间 于 2020-08-04 10:07:01  


上个月,纽约民权法案(New York's Civil Rights Law)第50-A条终于被废除,纽约州不再有权掩盖警察的不当行为记录。 此前数十年,纽约警员的不良记录一直是保密信息。 7月末,市民投诉调查委员会(Civilian Complaint Review Board,简称CCRB)通过ProPublica公布了纽约现役警员被投诉的记录,我看了真是大吃一惊。 编译查阅相关的大量资料时,我不禁想起了去年一位加拿大白人朋友桑卓在纽约的遭遇。一个夏天的晚上,她正开开心心地在曼哈顿骑自行车。忽然身后警笛大作,一群警车像好莱坞大片里那样围了上来。 一名警察把桑卓粗鲁地按在警车上,拷起来塞进车里,然后丢到警察局关了一晚上。在被拘留的十个小时中,桑卓不被允许喝水、吃东西、上厕所,而且没有人向她解释为什么抓她。在惊吓和即将脱水的状况中,桑卓一直在思考她到底干了什么,直到警察又忽然把她放了出来。 桑卓要求警察告知自己为什么被毫无理由地抓进去,又被毫无理由地放出来。警察很粗鲁地说:“抓错了,有一起非法入侵的案子。” 白人尚且如此,黑人的遭遇更惨。在已公开的信息中,有警察一边冲着黑人理发店老板喊“黑奴”,一边把他从车里拽出来。公开的信息中还说,另一名警察在会议中告诉手下,路上停车检查时重点查黑人男性。 而最令我惊讶的并不是这些,而是这些积累了大量虐待指控的警察,却丝毫不受影响,连连晋升,一直到纽约警署薪金最高的职位之一。 我原本一直有些怀疑,纽约种族正义运动的抗议者们对警察的态度是不是太偏激了。而这些资料告诉我,纽约警察与社会正义之间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

图片来自哥谭人Gothamist 每九名纽约警察就有一名有不良记录3796起被证实“建议公诉”案件,只有2人被撤职 7月末,市民投诉调查委员会(Civilian Complaint Review Board,简称CCRB)通过ProPublica公布了一组数据。在纽约3.6万现役警员中,3996人至少被投诉过一次,且经调查证实有不当行为(misconduct)。也就是说,纽约警察(NYPD)中每九人就有一人有不良记录。 CCRB公布的警员不当行为包括滥用职权、无礼、过度暴力、侮辱性语言,以及撒谎等,涵盖了1985年9月到2020年1月的所有NYPD投诉信息。

投诉者和警员的种族分布。可以看到,比例最高的是黑人对白人警员的投诉。 处分结果?大概都是“批评教育(instruction)”一下了,帮助消除“对于政策的误解(misunderstand a policy)”。很多被投诉的警员什么处分都没有。 多年以来,警察工会领袖一直指责民权机构造成了民众对警察的偏见。警察工会批评并反对公开警员的不良记录。“绝大部分指控都是未经证实的,而且没有哪一起经过了NYPD裁决。”庭审记录中写道,“这些原告根本都没有得到通知,却有一大堆不良记录在网上流传。”

经证实和未经证实案件比例。 然而根据CCRB,“未被证实(unsubstantiated)”并不代表无罪,仅仅是无法证明有罪。“被宣告无罪(exonerated)”的意思是警员被发现确实做了某些行为,但不被认为有罪。而“无根据(unfounded)”指的是证据与事件并无直接关联。

警员处分结果。 在数据库已经公开的36892起指控当中,3796起不当行为经调查后得到证实,且处理结果为“建议公诉”—— 警员违纪的最严重处分。然而只有两名涉事警员被撤职,最多的人或者被教育批评,或者被取消假期,或者由领导组内处分,要么就根本没有惩罚。 由于CCRB的数据库不完善,881起投诉结果没有相关处分记录(显示N/A)。

涉事警员等级,图片来自哥谭人,@Zach Gottehrer-Cohen 曼哈顿警员佩德罗·赛拉诺(Pedro Serrano)是曝光NYPD的吹哨人之一。他表示,警局领导成就了这种有恃无恐的文化。 “他们根本不在乎CCRB,根本就不在乎你被起诉过多少回。他们不管你侵犯市民人权了多少次,只在乎工作任务完成了多少。”赛拉诺说,这里所指的工作任务是逮捕、传召和其他强制措施,“如果你产出很高,他们让你干啥你就干啥,你就加薪升职,被调去特殊任务组。你过去造的多少孽都会被忘记。” 市长白思豪的发言人对此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纽约警局这样声明:“多年以来,NYPD一直致力于提高工作透明度,争取我们服务的社区居民的信任。但在此同时,我们要保证提高透明度的法律手段是正当的(due process)。尽管立法机构废除了纽约民权法案第50-A条,一位联邦法官已经出了限制令,防止未被证实和错误的投诉信息被公开。我们会等待诉讼结果。” 七个被投诉最多的纽约警察不仅从轻发落,而且升职加薪

荣登榜首的七名警察。 在被证实案件的4000名警员中,有七名格外突出,每人至少有六起不当行为记录。值得注意的是,单个投诉案件可以有多条指控。为避免混淆,本文中只要案件中有一个指控被CCRB核实,我们就认为该投诉已经证实。 以下介绍一下这七名荣登榜首的警员。

小知识

纽约警衔由高到低分别为:总局总警监Chief of Department↴分局总警监Bureau Chief↴助理总警监Assistant Chief↴副总警监 Deputy Chief↴警督 Inspector↴副警督 Deputy Inspector↴总警司 Captain↴警司Lieutenant↴警佐 Sergeant↴警探 Detective↴警员 Police Officer

1

Michael Raso

14起证实指控 8次投诉白人男性

· 白人男性· 14起证实指控8次投诉·后果:花费纳税人6.25万美元和解;晋升警佐、警司,年薪19.5万美元

https://projects.propublica.org/nypd-ccrb/officer/32054-michael-raso 2008年,迈克尔·拉索(Michael Raso)被指控在北布朗克斯拿枪指向一名22岁黑人男性。CCRB调查并证实了这起投诉,建议“组内处分(command discipline)”当时27岁的拉索。NYPD给出了警局体系内最轻的惩戒——“批评教育(instruction)”,专门用来处理“误会了政策(misunderstand a policy)”的警员。 在接下来的12年里,CCRB证实了拉索另外七起投诉,拉索就此成为数据库中拥有最多不良记录的警员。在三起分别的事件中,CCRB发现他在停车检查时滥用职权。每次CCRB都建议对他进行停职或开除的处分,但每次警局都只对他“批评教育”,或者根本不处理。 2014年后,拉索还因为侵犯民权得到三次不良记录,其中包括2013年的一次逮捕行动。拉索被指控暴力执法,将一名男子从出租车上拽出来,并且错误指控该男子携枪(好在这个人后来被宣判无罪了)。根据CAPstat,这起案件在纽约市以62500美元和解。通常情况下,和解的被告无须承担法律责任。 尽管CCRB对拉索的行为进行了多次调查,该警员依旧仕途畅通。他先在北布朗克斯47警区被提升为警佐(sergeant),后来又晋升为警司(lieutenant),最近又被调到NYPD战略响应小组(Strategic Response Group,简称SRG)。该小组争议颇多,任务主要包括维持抗议治安、反恐调查,以及打击犯罪团伙。在近几个月的Black Lives Matter抗议运动中,SRG多次对和平示威者进行暴力镇压。 2018年,拉索的年工资为19.5万美元。近年收入不详。

2

David Leonardi

11起证实指控 7次投诉 白人男性

· 白人男性· 11起证实指控 7次投诉·后果:花费纳税人4万美元和解;晋升警司,年薪10.9万美元

https://projects.propublica.org/nypd-ccrb/officer/12231-david-leonardi 警司大卫·伦纳迪(Lieutenant David Leonardi)的五起经CCRB证实的不当行为,发生在2014年到2015年间。当时他还是Bedford Stuyvesant的一名警佐(sergeant)。 这个位于布鲁克林的社区现在慢慢中产阶级化了,但在过去发展很不好,犯罪率很高。这些投诉中,大部分是黑人居民对伦纳迪的stop, frisk, and strip不满(译者注:布隆伯格任纽约市长期间最受争议的政策之一,允许警察在街上把人随便拦下来搜身、暂时拘押)。 在伦纳迪做警察的这些年里,CCRB五次建议对伦纳迪提起警局体系内审理(departmental charges),这是最严重的处分之一。然而根据数据库的信息,NYPD的最终处理结果,以及伦纳迪多次接受的处分只是丢掉假期。 在2015年的一起庭审中,Jason Crushshon指控伦纳迪和其他几名警员,在未受到挑衅的情况下攻击了Crushshon。根据庭审报告,Crushshon在事件后被送到医院,头部缝了五针。 该诉讼最终以四万美元和解。在那之后,伦纳迪被提升为皇后区103警区的警司,2018年收入为10.9万美元。哥谭人电话联系了伦纳迪,对方拒绝评论。

3

Joseph Tallarine

23起证实指控 6次投诉 白人男性

· 白人男性· 23起证实指控 6次投诉包括让一名被害者以谋杀罪被冤入狱·后果:花费纳税人87.5万美元和解;年薪18.6万美元,警探福利协会委员

https://projects.propublica.org/nypd-ccrb/officer/18530-joseph-tallarine 在34年NYPD生涯里,警探约瑟夫·塔拉林(Detective Joseph Tallarine)频繁因为暴力执法、无礼和种族歧视性语言被CCRB调查。记录表示,举报塔拉林的纽约人都是黑人。 最近一次被证实的投诉发生在2004年,塔拉林被指控滥用职权。处理结果是“批评教育”。 2014年,克莱伦斯·贝利(Clarence Bailey)起诉塔拉林。在2007年,贝利被错误判为谋杀罪,被冤入狱服刑直到2013年释放。根据贝利的律师,塔拉林和另外两名布鲁克林83警区的警员威胁了假释期内的证人,要求他必须提供证明贝利有罪的证词。 贝利的律师回顾了83警区以往的许多丑闻(参考纽约时报:https://www.nytimes.com/2005/12/18/nyregion/accused-of-abusing-the-badge.html),认为公诉人未能告知贝利原先的辩护律师,塔拉林经常性撒谎,并且判断力很差。 纽约市最终以75万美元和解诉讼。根据CAPstat,塔拉林后来又在另外两起纽约市中以一共12.5万美元和解。 塔拉林在2018年的全部年收入为18.6万美元,目前也是警探福利协会委员。

4

Christopher McCormack

16起证实指控 6次投诉 白人男性

· 白人男性· 16起证实指控 6次投诉·后果:晋升副警督,年收入22.3万美元

https://projects.propublica.org/nypd-ccrb/officer/18589-christophe-mccormack 2013年2月,副警督克里斯托弗·麦克科尔麦克(Deputy Inspector Christopher McCormack)让一个手下专门去布朗克斯的Mott Haven搜查黑人男性。这名警员就是前文提到的NYPD吹哨人,佩德罗·赛拉诺。 赛拉诺的录音证据掀起了一场大波澜,纽约警局的Stop & Frisk行动彻底成了丑闻。 在2004年到2010年之间,CCRB证实了至少三起针对麦克科尔麦克的投诉,都是关于他不正当stop & frisk黑人和拉美裔男性。不过处分只是“批评教育”。 在赛拉诺的录音证据公开2个月后,CCRB又证实了另外一起针对麦克科尔麦克的投诉,他又在布朗克斯stop & frisk非裔了,而且并没有受到处分。 近些年,麦克科尔麦克节节高升,一直做到了警局的最高层。2018年他作为副警督的税后收入为22.3万美元。

5

Daniel Sbarra

16起证实指控 6次投诉 白人男性

· 白人男性· 16起证实指控 6次投诉·后果:年收入12.5万美元和解,外加4.5万加班费

https://projects.propublica.org/nypd-ccrb/officer/18731-daniel-sbarra 丹尼尔·赛巴拉(Daniel Sbarra)在布鲁克林致幻品北区小组(Brooklyn North Narcotics team)干了很多年,这个警队名声非常糟糕。在CCRB,赛巴拉已经有16项指控被证实了。 2004年一起案件中,一个黑人理发店店主从布鲁克林布什维克开车回家,忽然被赛巴拉和另外几个警员从车里拽了出来。这些警察不仅喊他黑奴,还要求知道他“究竟把枪和毒品藏哪了”。 当时赛巴拉和其余警察开着一辆没有警局标识的车,身上的警徽全部用黑色胶带盖了起来,并且拒绝表露他们警察的身份。不过这位理发店店主后来被放出来了,也没得到一个解释。 CCRB调查并证实了这起投诉,赛巴拉后来也在警局庭审上被宣判有罪。惩罚结果?丢掉两天假期。 在2013年晋升为警司后,Daily News对赛巴拉的不良记录进行了详细调查,发现他经常被指控无理由使用暴力、恐吓,并根据种族执法(racial profiling),耗费了纽约纳税人接近50万美元。 调查结果公布后,赛巴拉被取消了外出执行任务的资格,继续保留10.2万美元的年收入。警局的说法是:“以后他会赚得少一点。” 后来赛巴拉的收入只增不减。2018年,他的税后年收入为12.5万美元,外加4.5万加班费。不过赛巴拉在2012年后就没有被CCRB调查过了。

6

Mathew Reich

7起证实指控 6次投诉 白人男性

· 白人男性· 7起证实指控 6次投诉·后果:花费纳税人近70万美元和解;年收入14.2万美元,外加加班费4.7万

https://projects.propublica.org/nypd-ccrb/officer/25861-mathew-reich 马修·莱赫(Mathew Reich)早年一直在布鲁克林东纽约区的75警区。这个区域一直犯罪率都很高。当时莱赫只收到了两起投诉,一起是因为莱赫拒绝提供警号,在2005年被证实。尽管CCRB要求提起诉讼,警局只对他进行了批评教育。 后来莱赫被调到南布鲁克林致幻品小组(South Brooklyn's narcotics unit),他的投诉突然飙升,大多都因为搜车、脱衣检查,以及滥用暴力。毒品相关的执法很容易造成警民关系紧张,这些指控后来也没有被证实。 但在被调到史泰登岛的致幻品小组后,莱赫的投诉开始得到证实了。2013年到2016年间,市民投诉莱赫毫无理由停车检查、滥用暴力,及其他违规行为。CCRB证实了五起投诉后,莱赫只被调去重学规章制度。此外,莱赫被告了21次,将近花了纽约纳税人70万美元。 2014年的一次诉讼中,莱赫称看到被告男子跟朋友交换药片。该名男子说他当时只是跟一个朋友在车里待着,莱赫突然掏枪走向他们,要求男子和朋友下车,又立刻把他们按在地上踢打。 男子说那些都是医生开的药,处方都在,但还是被打了一顿。公诉人后来撤销了指控。 莱赫2018年的收入为14.2万美元,外加4.7万加班费。

7

Robert Henderson

21起证实指控 6次投诉 白人男性

· 白人男性· 21起证实指控 6次投诉·后果:花费纳税人27.8-50万美元和解;收入18.5万美元,外加加班费4.3万

https://projects.propublica.org/nypd-ccrb/officer/35957-robert-henderson 警司罗伯特·亨德森1997年加入NYPD,CCRB已经证实了他6起独立的投诉案件,指控包括无礼、滥用肢体暴力,及滥用警权。这些投诉包括44项指控(21项被证实),都发生在亨德森搜身和搜查民宅时。 此外,亨德森作为警司被告过12次。纽约市花了至少27.8万美元帮他和解,其中好几个和解诉讼还没有结案(不过Daily News认为纳税人至少帮他花了50万)。 CCRB证实的一起案件发生在2003年,涉事区域在布鲁克林67警区。一名27岁黑人男子投诉亨德森警司滥用警权并不正当使用暴力。亨德森的处分是取消十天假期。对于其他投诉,亨德森只是被批评教育。 在至少三起CCRB证实的投诉中,纽约警局并不认为亨德森做错了什么,也没有对他进行处分。 亨德森2018年收入超过18.5万美元,外加加班费4.3万美元。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3 条

【手机扫描分享】
热门评论更多...
评论人:ytm234发送时间: 2020年08月05日 7:32:54
美國警察本來就是全世界最大的黒幇。
评论人:pickle发送时间: 2020年08月05日 21:23:23
多干多错,所以应该升职加薪那些不干活的
评论人:tuitui发送时间: 2020年08月04日 22:50:37
纽约这个地方, 只有认真负责的警察才会被投诉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