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女医生朋友圈发比基尼照被骂不专业?同行纷纷晒泳衣照打脸!

新闻来源: 英国报姐 于 2020-07-31 18:24:09  


最近,美国著名学术期刊《血管外科杂志》上的一篇文章在医学界引发了轩然大波,

文章作者和期刊编辑都被业内人士骂到公开道歉,并且把这篇文章撤回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文章惹来这么多骂声呢?

我们来仔细看看这个研究,文章题目是《年轻血管外科医生中,不专业社交媒体内容的流行程度》。

顾名思义,就是研究年轻医生的社交媒体资料,看他们有没有发布什么“不专业或者可能不专业”的内容。

研究小组通过创建三个假账户,一共查看了480名医师的社交媒体资料,发现

“近期和即将毕业的血管外科学员里,有一半拥有可识别的社交媒体账户,其中超过四分之一的账户包含非专业内容。”

最后,这个报告还附带了一个警告,

“年轻的外科医生应该意识到,同行、病人和现在/未来的雇主都可以接触到的非专业内容会长期暴露在公众面前。”

什么意思呢?就是提醒你在社交平台上谨言慎行,既然你的社交媒体已经跟职业挂钩、对大众公开了,就少发那些不合适的内容,免得惹麻烦。

这话听着是好话,那怎么医学界还对这个研究强烈反对呢?

因为它羞辱了女性医生。

这个研究对于社交媒体“不专业、不合适”的内容判定,统一是由三个男性来完成的。

也就是说,整个研究都是基于这三个平均年龄在30岁的男性创建的3个假社交账号,用来“研究”同行的社交媒体内容是否专业。

这个衡量标准是非常主观的,完全由他们来决定,而这个以男性为主的研究小组真情实感地觉得,

不专业的行为包括“挑逗的比基尼、泳装姿势”、“挑逗的万圣节服装”以及“端着酒、喝着酒”。

很多医学专业人士都认为,这些内容就是针对女性的,突出了医学领域的性别歧视问题。

由男性为主的研究小组来决定,女性在非工作时间的着装是否专业,这种想法遭到了无数厌恶及反对的声音。

推特和ins上#MedBikini#(医学比基尼)的话题疯传,无数女性都骄傲地发布出自己穿着比基尼或者喝着酒的照片,彼此声援,相互支持。

“我想穿什么穿什么。”

“外科医生可以穿比基尼。”

“哈!找到一张穿比基尼的自拍。

致那个说女性医生穿比基尼就是不专业的28岁“研究员”,我年纪大到能当你奶奶了。”

“天哪!你可以既是个医生,又穿比基尼,难以置信…为每一位霸气的女王喝彩,黑子滚粗。”

“这里有张照片,是我“极其”不专业的样子。”

“我是个医学行业的女性,喜欢去热带地区旅行并且穿着相应的服装。我不会穿着我的白大褂去夏威夷。

然鹅这并不意味着,和我的男同事相比,我会不够专业、不够聪明或者缺乏同理心。”

“一开始还有点小紧张,因为这个话题里好多都是身材纤瘦的白人姑娘,

但不管怎么样,那种武断的“专业”标准,可去特么的吧,喝着小酒、穿着比基尼的我来啦!”

“我知道你们中肯定有些人在那儿想,‘哇哦,她居然有泳装,真是不专业’,

但我满脑子都是‘哇哦,康康我的胸锁乳突肌!’”

除了被冒犯到的女性医生们愤而发声,她们的男性同事、亲人也纷纷出来怒怼所谓的“科学研究”。

“我老婆不上推特,但她是个超牛逼的医生、妻子、妈妈,

并且她也会在沙滩上穿着比基尼、喝着小酒,就像任何一个正常普通人一样。”

“跟一个哈啤酒、穿比基尼、有爱心又体贴还非常专业的医生结婚了,超骄傲!让那些小丑滚吧!”

“虽然说没人想看这个中年发福的身材吧,但我po这张照片出来,是在全力支持我的女性同事们,曝光这篇歧视女性的研究。

如果没有医学院的女性导师和女性住院医师,我就成不了现在的外科医生。”

“这张照片让我看起来不专业吗?还是说这样的标准不是用在我身上的?”

“在我特么自己的空闲时间里,这种态度实在是太不专业了…

在海滩上裸上身再加上跟爸爸一起喝鸡尾酒,还有人比我更邪恶吗?”

“如果你真的是#他为了她#(HeForShe)的一员,那你一定要公开反对这个令人不安的研究。

三个男人通过创建假的社交媒体账号,有目的性地监视申请者。

更糟糕的是,他们还因为穿比基尼而羞辱我们的女性医生同事。”

“所以这项已经发表的研究就是在羞辱那些穿着比基尼或者拿着啤酒的医生是‘不专业的’?

而这项研究是由三个创建虚假社交媒体账户,监视申请者的男人进行的。

这项‘研究’必须撤回。”

“大家来看看这个为波士顿医疗中心工作的Scott Hardouin医生。

他发表了一篇论文,分享了他的观点,觉得女医生上传自己穿比基尼泳装的照片是‘不专业的’。

是时候停止这种性别歧视、厌女的垃圾言论了。”

这篇所谓的“研究”引发了巨大的反对声音,普遍被业内人士驳斥,论文的其中两个作者在推特上公开致歉。

然而就算是道歉,也明显看出来就是很不走心,两个作者道歉文案一毛一样,复制粘贴式道歉。

其中一个作者Jeffrey Siracuse医生似乎是道完歉之后就把自己号删了,他的号现在已经找不到了,

除他俩之外的其他作者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不过刊登出这个研究的期刊《血管外科杂志》态度还算不错,马上出了道歉声明,

承认他们在“有意识和无意识的偏见”方面没有对这项研究进行审查,现在已经决定撤回这篇文章。

“最后,我们向所有由于这篇文章而感到难过、愤怒和失望的人们道歉。

我们收到了大量有关此事的建设性评论,我们打算认真对待每一个意见,并采取坚决措施,改进我们的审查程序,增加编辑委员会的多样性。”

这个研究对于所有女性外科医生,甚至是所有医学行业的女性来说都是毫无疑问的侮辱,遭到强烈反对是理所当然的。

2020了,还要由男性来决定女性的穿着是否符合“专业标准”,甚至这样明显厌女、不专业的论文还被著名期刊审核通过了,医学界中深刻的厌女文化可见一斑。

但这种文化并非不可撼动,这次所有女性和支持她们的男性联合在一起、反抗行业内的厌女潜规则,就是一次肉眼可见的进步和胜利。

女性的专业能力不会因为她的穿着而改变,更不被男性主观标准所定义,就像这位女性医生所说的,

“厌女症是中世纪产物,我必须得一直穿着我的白大褂才能配得上‘专业人士’的头衔吗?

有趣、性感、聪明和勤奋可以并存。

在我的空闲时间,我可以穿泳衣去海滩。

在我的工作时间,我也可以成为一名称职、富有同理心的医生。”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英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