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法国本地新闻信息】 

疫情回弹 法国近百万人一毕业就失业

新闻来源: 欧洲时报 于 2020-07-31 7:27:35  


7月30日,新增死亡15例,累计死亡30238例;新增确诊1392例,累计确诊225922例;住院治疗5450例,较前日净减少101例;重症病例380例,较前日净减少5例;治愈出院81500例。

疫情抬头,近1/2雇主推迟招聘 近百万年轻人受影响

疫情当下,不少法国毕业生不得不面对“毕业等于失业”的困境。艾克斯-马赛大学经济学和社会学实验室研究员、就业问题专家狄宝拉(Vanessa di Paola)表示,经济危机的“首要影响”就是新增就业机会减少。因此,正找工作的年轻人所受的冲击最大。

她预计,9月份将有70万至80万年轻人不得不“在岗位更少的情况下找工作”。

事实上,根据法国劳工部研究统计局(Dares)的数据,在四月份,近二分之一希望招聘的雇主取消或推迟了这一决定(44%)。

22岁的巴黎人保罗说:“我们这届已经有些人去当收银员了……”2019年底,保罗获得了他的飞行员执照,并开始了一系列“欧洲大公司”的工作面试。但受疫情影响,这些面试在3月突然纷纷取消了。

这个小伙子遗憾地表示,只要航班不恢复,“就别想找到工作了”。因此,他的“童年梦想”也不得不按下了暂停键。

新冠疫情重创世界航空运输产业。根据巴黎机场管理集团(ADP)日前发布的信息显示,今年上半年巴黎多个机场运输量暴跌超过62%,导致集团损失惨重,上半年亏损高达5.43亿欧元。虽然,现在看来运输情况逐渐好转,但是,至少还要等到2024年才能恢复到2019年水平。

对于这些“社会新人”而言,领不到国家补助使得他们压力更大了:因为没有缴税,他们还没资格获得失业补助金;由于还不到25岁,他们也没法领积极互助收入津贴(RSA);与已有几年职场经历的人相比,他们的“就业经验也不足”。

另外,目前法国就业市场已饱和:根据Dares的数据,595340名25岁以下年轻人在就业中心(Pôle Emploi)注册为A类失业(无任何职业活动)。

超过一半(59%)的CDD合同没有在4月份续签(3月这一数据为49%)。

七次面试,一无所获

23岁的费利克斯(Félix)此前在蒙彼利埃一家初创公司以工读交替制的形式工作,但他在7月初离职,因为这家初创公司“无法[维持]财务平衡”:

“他们给了我一个月的时间来找新工作,但是尽管已经进行了7次面试,但我一无所获。而且很多人都和我一样的情况,这也使得竞争压力变大了。”

如果他不能在12月找到一个新的工读交替岗位,那么他就得自掏腰包付其学费——至少9000欧元。

受教育程度越低、风险越大

正在就读“信息系统审计与咨询”硕士专业、今年25岁的朱迪卡(Judicaël)也抱怨找工作难:“新岗位数量已大大减少,他们要么找的是非常专业的人才,要么就是对已有工作经验的人感兴趣。”

24岁的茱莉亚更是感到非常压抑,她急于在化妆品领域找到第一份工作:“我想要独立,想要开始自己的新生活……最近我睡眠质量很差,脑袋一直在反复想这些事。”

事实上,受影响最大的肯定是“教育程度更低、以及行业受危机影响最严重的人”。昨天我们已经报道过,酒店餐饮业受影响很大,这些部门提供了很多就业机会,但目前有专业人士估计,到9月底大巴黎25%的餐馆旅店都可能倒闭。

大巴黎地区酒店联盟Umih主席Jean-Marc Banquet d'Orx预计,等到今年秋季开学时,大巴黎就会有25%的酒店和餐馆因现金流问题而倒闭。

今年25岁、自2018年职业高中毕业就一直从事临时工作的安托万(Antoine)受影响就很大:“以前,总是有工作”。自从封城以来,身为花园景观设计师的他就没接到任何活儿。现在,他轮流住在朋友或母亲家中。

今年30岁、有硕士文凭的Naailah正在从工作不到一年的活动筹划机构离职。“我联系了一家招聘公司,但被告知如果不转行,那现在找工作还是挺复杂的“。和工资收入相比,她的失业金要低600欧左右。因此,她也不得不中断新买独栋居所的装修计划。

马克龙发钱 力保青年就业

自7月中旬以来,法国政府一直在推行旨在促进青年就业的65亿欧元“青年计划”。

7月22日,马克龙前往旅游胜地香波堡视察,并介绍了促进青年就业的“青年计划”。

马克龙“青年计划”

为雇佣25岁以下年轻人的企业降低成本,持续时间至少一年,每年可以为每位年轻雇员节省4000欧元成本。

每雇佣一个未成年学徒工,企业可获5000欧元的援助,雇佣成年学徒工的援助可达8000欧元。

增加100000个公民服务岗位。

增加60000个政府补贴合同、200000个职业培训名额。

别的办法?多读书!

除了政府的补助,年轻人还有哪些出路呢?

经济学家狄宝拉的建议是:

继续读书!多读书就多一条出路!明年会更好!

例如,现年24岁、网页设计本科毕业的朱迪思(Judith)在封城期间决定继续读硕士。

23岁、已经有法律硕士文凭的亚历山大(Alexandre)不希望自己被“抛售”、“贬值”,就选择了在卢森堡继续读议会研究的专业。“这样我可以继续找法律实习。”

你还可以……转行!

那些不打算继续深造的年轻人则决定做出在工作地点、部门等条件上先做出“让步”。

例如,23岁的商校毕业生Clothilde决定先“求稳为主”:她放弃了待遇优厚的咨询业,转而在一家环保领域的小企业获得了一份长期合同。

29岁、为百货商店提供安全服务的塞巴斯蒂安(Sébastien)最终也没有按计划担任管理职位,而是“以经营者的身份被雇用”。

至于我们一开始提到的“飞行员”保罗也刚刚开始负责空中交通管制培训的工作。但他承诺:“梦虽搁置、但未放弃。”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法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