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德国本地新闻信息】 

看看疫情中那些风雨飘摇的普通德国家庭,借钱度日或者浪迹天涯

新闻来源: 德国生活报 于 2020-07-30 7:10:18  


今天是7月29日,距离1月27日德国出现第一例新冠疫情已经过去整整6个月了。你们的生活出现什么大变化了吗?

对于许多德国人来说,他们的生活也改变了很多,德国媒体采访了那些在疫情中害怕,愤怒,祈祷和享受的人们。

疫情使得许多人生存堪忧,这是德国许多家庭的现状。也许很多精英家庭不受影响,但是普通人,仍会因为疫情充满了烦恼。

01

我们的爱情又新鲜起来了

萨克森州的特勒布森,66岁的雷吉纳Regina 和78岁的辛德勒正在等待明年50年金婚的到来,他们这样说道:“我们在家待了三个月,疫情让我们的关系更紧密了,我们一起出去郊游,在易北河边野餐,明年我们在一起就满50周年了,这第49年让我们感觉像刚开始坠入爱河一样新鲜。”

我们一起去废弃的机场边散步,有时会看到几只孤独的小兔子跳过,这让我们感觉自己还很年轻。”

02

我现在只能靠Hartz IV救济金度日

住在汉堡的福斯特(Brent Foster )今年40岁,他说:“我已经做了10年的城市导游了,本来我的生活很好。疫情一来,我的收入狂跌95%,现在只能领救济金了。

我来自加利福尼亚,本来靠英语给游客介绍城市,现在游客都不来了,人们都躲着大城市走。本来我想带着儿子7月去加州看爷爷奶奶的,孩子已经一年半没见到他们了。但现在只能作罢,我怕去了我就回不来了。

03

这是我们人生的夏天

自从2016年开始,卡特琳(Katrin)和斯特凡(Stefan)就带着3个孩子一直在路上了。

“我们本来想在4月20号离开德国去别的欧洲国家继续旅行,然后疫情来了。我们进入了3年里唯一一次休息,但这是我们人生的高潮。在房车里孩子活动的空间本来很小,但现在他们可以到处玩耍了。

对于我们大人来说,我写了一本新书,我们还一起新建了咨询公司。居家上学对我们来说没什么难的,毕竟我们从2016年开始就这么做了。再过3周我们就动身出发去意大利。” 妻子卡特琳这样说道。

04

头脑一片空白

51岁的霍恩(Susanne Horn)在疫情期间遭到严重打击,我和我的男朋友在汉堡开了三件酒吧,但三月中旬我们不得不关门歇业。我们为此吵的精疲力竭,头脑一片空白。

我本来要回家给8岁的儿子上课,但是他不要听我上课,他想要回学校上课。我只好给他请了课后辅导,我是真做不到每天给他上6个钟头的课。我还要管店,还要做会计,还要申请救助金。

新冠疫情还把我们的养老金都带走了,我担心基金里的钱,现在都打水漂了。

05

我们一直如履薄冰

来自纽伦堡的农民霍夫勒(Peter Höfler)拥有自己的收割公司,他觉得在疫情期间把公司维持下去是个大挑战:

“特别是我们有25个固定工人,每天3月开始的旺季还要再从国外招70个季节工人。今年的环境很不好,由于各种旅行限制,我们不得不提早安排外国工人来帮忙,让他们提前住进集装箱房隔离2周。一个集装箱房一个月租金就是300欧,我们还要多付给工人隔离的一个月工资。

我们一直都如履薄冰,一旦有工人被感染,我们就都要停工了。”

06

我在脸书上变出名了

理发师赛尔奇克(Aysel Selcik )在北威州经营着自己的美发沙龙,关于疫情期间的经历她是这么说的:“我在脸书上上传了一个搞笑视频,如何保持1.5米的距离给顾客洗头—就是从1.5米开外泼一桶水到顾客头上。”

这个视频被点击了15000多次,我突然就在脸书上出名了,哈哈。不过不久以后,我的沙龙就因为疫情关门了6个星期,这期间我完全没有任何收入。

想到重新复工那一天,我现在都会起鸡皮疙瘩,那真是太好了。6个礼拜不理发,很多顾客都很想念我,他们不只当我是理发师,更是好朋友,直到今天都是如此。

07

这些钱我再也赚不回来了

拉姆(Torsten Rahm)是法兰克福的一名人力三轮车司机,他表示:“疫情期间我少了好多生意,本来从中国和美国来的游客都很喜欢搭我的三轮车观光。但是现在没有游客了。

这些钱我也赚不回来了,虽然现在的订单又慢慢多了起来,但还是弥补不了前面亏的钱。我现在都是问朋友借钱生活,房租也拖欠了好几个月了。”

08

我感觉弱小又无助

维特尔(Sigrid Vetter)是法兰克福最后的养牛农户,她向国内外客户出售怀孕的母牛:“疫情来了以后很多国家都禁止进口了,对我来说是个大灾难,我手里还有20多头怀孕的牛要送到国外的客户手里,但是国家不允许,结果母牛们只好在我的农村里分娩。每养活一头小牛都要花好多钱,我现在也没有任何收入,我感到弱小又无助。”

09

曾孙出生了,我们却不能去探望

70岁的妮克(Gerlinde Nickel )退休在家,有一件事让她很困扰:“我和我老公一直都严格遵守防疫措施,但我孙子的孩子在疫情期间降生了。不能去看望孩子一度让我们困扰。前不久,政策放宽了,我们又能去探望孩子了。当我第一次把曾孙子抱在手里的时候,那种感觉太神奇了。

除此之外,我70岁的生日也因为疫情打了水漂,我们本来准备了一个宴会的。但怎么说呢,至少我和老公一起去到海边吃了个自助,也挺好的。

现在一切又都放宽了,能走亲访友让我觉得很高兴。”

10

我很高兴我还有工作可做

47岁的克拉韦奇克住在慕尼黑:“3月1号,疫情刚来的时候,我在谷物市场找到了一个销售的工作。两周之后,市场就被迫停业了。

那个时候太难了,我好担心。幸好,老板把我留下来了,尽管是短时工作,我也感到很感激了。

我很高兴我还有工作可做,疫情让我意识到我有多幸运,。”

11

疫情完全改变了我的生活,太好了

31岁的恩霍宁(Patricia Enhörning )是慕尼黑的一名职员,她有着两只小狗和一个丈夫:“疫情完全改变了我的生活,这比以前好太多了,我来自斯德哥尔摩,在一家瑞典能源公司工作。我的老公住在慕尼黑。

之前我每周都要从斯德哥尔摩飞慕尼黑,无数的航班对环境很不友好,但是现在我可以在家工作了,我可以一直住在慕尼黑。这可太棒了!我和我老公现在可以一起吃早饭,一起遛狗,一起吃冰激凌,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了。”

12

有时候我会在深夜的床上流泪

32岁的路易斯(Luisa )是慕尼黑的一名妓女:“新冠摧毁了我的生活,我本来每个月有5000欧的收入,但现在我只能靠800欧的Hartz IV救济金度日。我大概还能撑到9月吧。再往后可能就付不起房租了。

有时候我就会在深夜的床上流泪,我从没有过像上个月一样多的业余时间。以前我每天要工作11小时,现在我每天都睡到自然醒,但不能探望家人和朋友让我很受不了。我很怀念过去的日子,”

13

我本来应该在哥斯达黎加的

艾克斯纳是勃兰登堡州的一名高中毕业生,面对疫情她无奈表示:“高中毕业后的一年我参加了志愿活动,本该在哥斯达黎加工作一年,但仅仅6个月之后,疫情就来了,我们自愿选择是否回到德国,我跟着大部队一起回到了德国,可是2020的夏季学期已经开始了,所以我还要再等6个月,才能开始明年的大学生活。”

14

我们每天都在担心生存问题

佩塞克和妻子艾伦是黑森州的民宿老板:“我们开旅店和餐厅已经15年了,老实说,最近太糟糕了,真的很糟糕,我们的生活再也回不去了。我们只能从养老金的存款里面拿钱支援旅店,而现在养老金快用完了。

妻子艾伦表示:“我们每天都在亏钱,客人都很害怕被感染,最少的时候我们一天只有10个客人。我们真的很担心还能不能继续生存下去,特别是在我们这个年纪。”

在接受采访的人当中,许多人都因为疫情面临严重的生存问题,但也有人因此重新拾起和家人的亲情。有积极,也有消极,正像极了我们的生活。被疫情影响的小伙伴们对此有何体验?快来和我们分享吧。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2)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德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