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最高法裁定:川普财务记录纽约检察官可查看 众院不能

新闻来源: CNN 于 2020-07-11 10:06:45  


在今天上午的两次历史性裁决中,美国最高法院驳回了川普总统根据法律享有绝对豁免权的主张;但也阻止了大陪审团和国会试图获得川普当选总统之前的财务记录。两次投票都是7票对2票。

尽管两种情况下的传票都是为了提供相似的信息,但胜诉对纽约地方检察官来说是一个好消息,这使调查人员和大陪审团可以从向他的会计师和向他的企业提供数十亿美元贷款的银行立即获得的更多的文件。

相反,法院将国会传票案件发回下级法院,以寻求进一步调查结果。这样,公众肯定无法在选举之前看到任何川普的财务资料。

川普无法幸免于纽约的传票

最高法院周四(7月9日)早上裁定,纽约检察官有权查看川普总统的私人和税务记录和其他财务记录,结束了总统为保密其财政状况而进行的激烈法律斗争。

关于此案:

该案涉及川普广泛的豁免权主张,在纽约检察官对川普的会计公司传唤川普的税收申报和其他财务文件的传票中引发了争议。传票寻求2011年至今的这些记录,这些记录涉及与总统的任何官方行为无关的交易。

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小赛勒斯·R·万斯(Cyrus R. Vance Jr.)正在调查川普组织是否伪造商业记录,以掩盖向两名女性支付封口费的行为,其中包括色情电影女演员斯托米·丹尼尔斯(Stormy Daniels),她声称她们在川普上任前与川普发生了性关系。但川普否认了这些说法。万斯对川普的长期会计师事务所马萨斯(Mazars USA)发出传票,试图获得川普的纳税申报表以及其他记录。

而川普拒绝公开这些记录。川普的私人律师在联邦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阻止传票,并声称他在总统任职期间,享有行事调查豁免权,不应受此类刑事诉讼的影响。司法部支持川普。联邦上诉法院裁定反对总统,拒绝了他的一些更广泛的要求。

辩论焦点:

在五月初,川普的律师提出对检察官的传票有“临时总统豁免权”。

几位大法官似乎不接受川普的广泛豁免权主张,指出法院的先例,即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总统和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的案例。

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向川普的一名律师询问了以下事实:在克林顿诉琼斯案(Clinton v. Jones)中,法院允许私人公民对现任总统提起民事诉讼。

罗伯茨说:“在这种情况下,你专注于这将分散总统的注意力”,但在克林顿案中,这种说法并没有说服他们。

索尼娅·索托马约尔(Sonia Sotomayor)法官强调,纽约地方检察官赛勒斯·万斯并没有针对总统的官方行为。

她对川普律师说:“您要求的豁免权比任何其他人得到的都要大。”

当律师强调总统与普通诉讼人不同时,埃琳娜·卡根(Elena Kagan)法官反击说:“总统不高于法律。”

最高法院裁定:

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小赛勒斯·R·万斯(Cyrus R. Vance Jr.)有权向川普的私人会计师事务所传唤这些记录。

“在我们的司法体系中,‘公众有权获得每个人的证据’(the public has a right to every man’s evidence),”首席大法官小约翰-G-罗伯茨(John G. Roberts Jr.)在引用一句古老的格言写道。“自共和国成立之初,‘每个人’就包括美国总统。”

大法官们以7比2的比例作出裁决,川普提名的尼尔·M·格苏奇(Neil M. Gorsuch)和布雷特·卡瓦诺(Brett M. Kavanaugh)加入了多数派。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和小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 Alito)表示异议。

众议院委员会无法获得川普的财务记录 关于此案:

此案使总统的私人律师与众议院民主党人之间发生的争执,众议院民主党人说,他们需要川普在为他长期服务的会计师事务所和两家银行的财务记录。众议院争辩说,它正在寻求美国马扎斯(Mazars USA),德意志银行( Deutsche Bank)和第一资本(Capital One)的记录,目的是调查国会是否应修改联邦利益冲突和金融披露法律以及监管银行的法律。

众议院律师强调传票是针对第三方而非总统的,传票与他的公职无关。川普则辩称,文件没有合法的立法目的,相反,众议院正在进行一次钓鱼探险,以查看他是否违反了法律。

辩论焦点:

联邦上诉法院裁定川普败诉,要去会计师事务所马萨斯交出川普的财务记录。美国第二巡回法院也与去年12月做出裁定,要求德意志银行和第一资本交出相关财务记录,称因为众议院的传票是针对第三方的,故该问题并未引发关于三权分立的担忧。

在最高法院5月初的口头辩论中,川普的律师认为,众议院的传票“在任何意义上都是前所未有的”。

当众议院的一名律师为支持三个委员会发出的传票而进行辩论时,几名保守派大法官将矛头指向了民主党领导的众议院的努力是否构成对川普的滋扰。

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则向律师询问了国会权力的限制,并建议众议院需要考虑到,传票涉及的,不是普通诉讼人,而是总统。

自由派大法官则对川普的律师进行了猛烈抨击,认为最高法院长期以来一直维护国会的调查权。

大法官鲁思·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指出,近代每一位总统都自愿交出了自己的纳税申报表。她指出,过去有关水门事件(Watergate,尼克松总统窃听事件)、白水事件(Whitewater,比尔·克林顿的总统任期内的一桩丑闻)和保拉·琼斯(Paula Jones,曾指控比尔·克林顿性骚扰)的调查。

她问道:“你如何区分所有这些案件。”她补充说,在国会可以立法之前,它必须进行调查。

最高法院裁定:

最高法院周四(7月9日)裁定,将这个有争议的案件送回下级法院进一步审查。

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 John Roberts)撰写了7:2的意见。大法官们以7比2的比例作出裁决,川普提名的尼尔·M·格苏奇(Neil M. Gorsuch)和布雷特·卡瓦诺(Brett M. Kavanaugh)加入了多数派。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和小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 Alito)表示异议。

川普的回应

虽然公众至少将无法在大选之前看到川普的财务记录,川普仍然对结果感到愤怒,在推特上发表了一连串批评,称“这都是政治起诉”,“过去法院给予了'广泛的尊重'。”但不是我!”

但是,川普的私人律师杰伊·塞库洛(Jay Sekulow)则对最高法院关于总统的财务信息的裁决做出的回应更加乐观。

“我们很高兴,在今天发布的决定中,最高法院暂时阻止了国会和纽约检察官获取总统的财务记录。我们现在将着手在下级法院提出其他宪法和法律问题,”塞库洛在一份声明中说。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