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美媒:特朗普可能退选,拜登可能病倒,今年美国大选会更疯狂

新闻来源: 海外即时通 于 2020-07-09 7:28:15  


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写到,在这个好几代美国人生活中最令人震惊的一年,在美国历史上最打破常规的领导人的领导下,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什么意外也不能排除:美国可能会以一种激进的态势回归常态。

什么是常态?也许是一系列尖锐但文明而有实质意义的辩论。或者是一场势均力敌的选举,但最终的结果却毫不含糊,毫无争议。

这样平平无奇的场景,在如今即使是想一想,都是在强调它们的不可能性。根据特朗普执政期间迄今为止的记录——尤其是我们现在所处的危机之年——想象2020年的平衡将在不变得更疯狂的情况下展开,那也是很疯狂的一件事。

通过最近几天对华盛顿政界有影响力的人士进行的多次采访,Politico发现,大多数人都预计今年的大选会出现某种戏剧性的转折——比如说某人会突然宣布退选。

接受采访的对象包括两大政党的战略家和资深政府官员,以及曾在特朗普政府担任高层职务的人士。

在这些内部人士的计算中,有三个因素增加了在传统时代极不可能发生的事件发生的可能性:

•特朗普总是倾向于采取戏剧性的、非正统的行动,因为他看到了民意调查和新闻报道正在越来越多地将他描述为这场连任选举中的弱者。

•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特朗普和稳获民主党提名的拜登的年龄分别为74岁和77岁。

•由于疫情以及经济封锁导致国内和世界经济大幅下滑,正在进行的2020年大选出现了普遍动荡。

但是,如果说人们在对“可能会出现更多破坏性场景”这一点上达成了共识,那么对其具体会以什么事件表现出来,却几乎没有一致的看法。以下是他们预测的7种情况:

1. 特朗普找个理由退选

一位与许多共和党捐款人阶层关系密切的资深共和党战略家表示,过去几周,与特朗普有关联的人猜测他可能退出竞选的几率令人震惊。“他不想成为一个失败者,而这一切现在都处于危险之中。”这位战略家说。他说:“目前看特朗普会让自己退出竞选的比例不到一半,但我很惊讶有那么多纽约人在谈论这件事,他们都是他以前的朋友。他们认为他会找借口逃跑。”

值得强调的是:这种猜测并非来自声称近几周对特朗普的想法有第一手资料的人们,有报道称他意识到,就国家和摇摆状态民意测验的当前轨迹而言,他正在加速失分。

从这些角度来看,特朗普反复强调邮寄投票存在欺诈(并无事实依据)的抱怨,可能是下一步他说选举不公平因此要退出选举的前奏。或者,他也可能会提出许多其它原因——他已经实现了自己的重要目标,他想和家人在一起,等等,来逃避摊牌的时刻。

尽管场景可能不同,但逻辑是相同的:特朗普在过去的职业生涯中已经展示过,他愿意宣布破产以摆脱债务,以便下次再战。如果他继续留在公众视野中,或许还会为自己的子女或其他指定的政治继承人打造一条道路,让特朗普品牌在未来几年继续存在下去,他可能会认为,与其冒着在11月遭到大规模否定的风险,还不如早点退出。

2. 特朗普炒掉彭斯

至少在某些情况下,特朗普曾经考虑过的最戏剧性的一个场景是:甩掉迈克·彭斯。

一名经常与特朗普打交道的前白宫官员说,“如果有必要,他会把迈克·彭斯扔进削木机。如果彭斯仍然出现在今年的选票上,我会很惊讶。如果这时候有人去告诉特朗普,‘ 如果你要想成功,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一个非洲裔美国人做你的副总统,或者干脆换个女人。’如果这对特朗普有利,他马上就会这么做。”

然而这么做的问题是,即使特朗普愿意背叛忠诚的彭斯,做任何事加以挽回颜面都可能为时已晚。这么做将带有一股绝望的味道,还会危及宗教保守派对他的支持,这些人与特朗普结成了权宜之计的联盟,但真正的忠诚是给彭斯的。

更传统的重组方案是陷入困境的竞选一方经常采用的方案——解雇竞选经理,或者用一些精明的党内人士来加强这个人的能力——但几乎不会产生好效果。

最近几天,特朗普圈子里沸沸扬扬的猜测是,特朗普对竞选经理布拉德·帕斯卡尔的信心有所动摇,甚至说他在怀疑女婿兼顾问贾里德·库什纳。能说明问题的是,有流言称,小布什的资深战略家卡尔·罗夫可能会承担更多角色。罗夫曾说过,他与帕斯卡尔的咨询是偶发性的,但熟悉的人认为,据此就说他会做点什么有点牵强附会。

3. 参议院多数派领袖米奇·麦康奈尔抛弃特朗普

在特朗普执政的大部分时间里,大多数曾经鄙视特朗普的共和党人已经变得对他如此默认,以至于人们很容易忘记:总统本人远非华盛顿唯一一个冷酷无情的交易型政客。

看看特朗普的政治处境是否危险,值得关注的一个指标是,随着选举的临近,共和党领袖们——他们中的许多人长期以来一直憎恨特朗普——是否觉得有动机与他保持距离。

参院多数派领袖麦康奈尔

例如,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同意让特朗普继续担任总统,以便他往最高法院安插更多保守派法官。但如果他认为特朗普是一个危及共和党在参议院多数席位的失败者,他们的利益可能会发生激烈冲突。“最终,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想继续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另一位前白宫高级官员表示。“他关心参议院,他关心保持多数派地位,所以如果这意味着要保住这个地位就得在某个时候离开特朗普,他肯定会的。”

4. 九月发生重大意外

在过去的大选里,记者和竞选活动人员会幻想“十月惊喜”——在十月里发生一些大到足以改变人们对候选人的看法,或者干脆改变大选赌注的事件。

在今年要达到同样的效果,意外得挪到9月发生。许多州允许提前投票,在11月3日的选举日到来之前六周,就可以提前投票。

这些可能发生的九月意外事件里,最经常被提到的是:秋季可能有一位大法官(因逝世)而导致最高法院出现空缺。接近特朗普竞选团队的一名共和党工作人员表示:“我甚至想象不出最高法院的一个空缺会给这场竞选带来什么混乱。到时候麦康奈尔会向前走,总统会向前走,左派会发疯。”

特朗普就职典礼上的罗伯茨大法官

据我们所知的其它情况还有:特朗普持续发煽动性的推文,导致这家社交媒体巨头把他踢出该平台;对抗新冠疫情出现重大进展或重大挫败;政府最高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西等被逼辞职,并公开支持拜登等等。

5. 特朗普或拜登出现新冠症状

没有必要说得太过深奥,也没有必要长篇大论地纠缠这个问题。这只是一个显而易见的声明,如果特朗普或拜登是你年迈的父母,在愈演愈烈的疫情中,你很可能会敦促他们留在家里,避免任何不必要的人发生接触。你不会敦促接近美国男性平均预期寿命(78.5岁)的人去竞选总统,即使他们小心翼翼地戴着口罩(拜登显然是这样,而特朗普不言而喻)。

6. 特朗普落败后拒绝让出白宫

接受采访的华盛顿资深人士中没有一个提到大选结束后会出现一场宪法危机,届时落败的特朗普会质疑选举的合法性并拒绝移交政权,尽管社交媒体有时会点到这种可能。

但多名消息人士确实认为,如果特朗普输了,他可能会贬低选举结果,称其受到欺诈或其他违规行为的影响。一位曾与特朗普密切合作的前白宫官员说,“他会拿这个理由来替自己落败辩护。在他的余生中会一直重复这句话,‘我的大选被作弊给破坏了’。他不能承认自己输了,所以他为自己辩解的方式就只剩下反复地说选举舞弊导致他败落。”

如果特朗普决定退出竞选或输掉竞选,需要密切关注的一个情况是:他利用赦免权使盟友和家庭成员免受任何总统任期后的法律调查。有一点宪法上的模糊性。总统可以赦免自己吗?

白宫顾问凯莉安·康威的丈夫、经常公开抨击特朗普的乔治·康威预测,如果特朗普输了,他将跳过就职典礼。“我无法想象他参加拜登的就职典礼,因为这对他来说是最终的羞辱。他宁愿指责别人,声称选举是被拜登偷走的,但他因为是个好人所以‘自愿离开’,但为了抗议,他不会参加就职典礼。”

7. 特朗普旧态复萌,回归极端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疯狂情景已经开始了。在压力之下,特朗普开始回归他之前的极端主义措辞,然后把音量调得更大。7月4日,他公然谴责“新极左法西斯主义”的言论——以及周一在推特上抨击赛车协会禁止使用南方联盟旗帜——就是一个例证。

在某些方面,特朗普的连任斗争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不熟悉的特朗普。一名曾在特朗普90年代初破产期间与他共事的商业伙伴表示,他在签名时从来不会让任何人看到他冒汗。

曾帮助特朗普避免个人破产和持久商业耻辱的、受贷款机构委托的财务顾问史蒂夫·博伦巴赫对特朗普传记作家蒂姆·奥布莱恩说过,“遇到有的情况,我可能一直在寻找最近的大楼往下跳,而他却一直保持乐观。我觉得他都不会失眠。”

但这种回忆与特朗普上个月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市的集会上失望归来的形象大不相同。当他离开海军一号时,有人拍下了他没有系领带、垂头丧气、情绪低落的照片。

POLITICO的迈克尔·克鲁斯写道,特朗普通常会回归旧模式,尤其是他从律师、约瑟夫·麦卡锡的门生罗伊·科恩那里学来的好斗精神。克鲁斯总结道,“诀窍就是转移注意力,永远不要屈服,永远不要承认错误,说谎然后攻击,再说谎,再攻击,无论如何都要宣传,无论如何都要赢,所有这些都是由一种深刻的,绝不承认我错了的信念支撑着,相信最后混乱和恐惧会带来力量。”

这可能会让2020年下半年变得有趣。

#2020美国总统大选进入下半场# #11月前将发生很多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

译者:吴十六

责编:吴十六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1)

鸡蛋()
2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