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悉尼台湾留学生无薪实习3个月,索一纸证明屡被推脱....

新闻来源: Vivian 于 2020-06-30 5:06:23  


工作实习期圆满结束,索取一份实习证明原本理所应当。

可来自台湾的留学生Ella(化名)却告诉今日澳洲App记者,老板以“没时间”为由,实习证明至今没有着落。

实习3个月,老板承诺开证明

Ella今年25岁,来自台湾,去年底研究生会计专业毕业后,在网上求职。

由于此前没有相关工作经验,她希望先找到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实习,积累经验。

今年初,她在网上留意到位于悉尼Burwood区的一间会计师事务所正在招聘实习生,便投了简历。

Ella告诉记者,她在2月份来到这家公司面试。公司一共两位华人老板,B和E(均为化名),分别来自香港和内地。

示意图(图片来源:网络)

负责招聘的是老板B。据Ella回忆,此人在招聘过程中,表示自己关系很多。之后还有机会转正留下来,移民帮助加5分等等。

该名老板还口头承诺,实习期3个月,为无薪兼职工作,每周工作2-3天,实习期结束会由老板B开实习证明。

全公司8个人,2个老板6个实习生?

自2月下旬开始,Ella进入这间会计师事务所实习。

她在工作中了解到,该家公司的业务主要是给客户做账报税。

Ella逐步了解到,整间公司就两个正式员工,即老板B和E。

老板B负责对外,老板E是负责内部事宜的。其余6人和自己一样,都是不带薪的实习生。

为了能够顺利结束实习期,拿到证明,Ella称自己一直用心工作。

但由于实习无薪水,她便用其他时间在悉尼的某奢侈品牌店工作。

老板B知道后,曾当面询问她是否可以帮忙买到员工折扣价格的包。

Ella表示自己只是兼职,并没有资格拿到内部员工价,但她表示可以帮老板问问店里。

老板再次询问,是否能用员工折扣价买包

时间一晃,Ella实习快3个月了。

就在实习期结束前2周,即5月中旬,她称老板B再次询问,是否能用员工折扣价买包。

但由于包有限量及新冠疫情,奢侈品牌店规定,员工不能自己购买。

示意图(图片来源:网络)

实习期结束前一个礼拜,Ella会面老板B,老板称应该要和公司保持长期关系,强调自己能帮助移民,要求实习延长。并再次询问买包,且增加至两个。

实习结束后,Ella没有收到任何消息,传了邮件给老板E,老板B却随即致电她,再次询问是否能买包。

“问到底这个月能不能买到,说可以或不可以,要给他确定答案。”

Ella实话实说,已帮他询问了店里,当月无法购买,还截图同事对话以示证明。

此后,她再发短信邮件,对方都没有回复了。

示意图(图片来源:网络)

但这名老板却表示对方很忙,也不知道老板B什么时候不忙,已和老板B告知其工作满3个月及其优异表现。

还表示澳洲重的是经验不是实习证明。

老板:她要成熟一点,要主动给我们讲

记者于6月26日致电该会计师事务所,就Ella所遇一事予以询问。

公司对外老板B表示,公司员工较多,不知是哪一位。

在记者表示,该员工在奢侈品店做销售,老板还曾让其用员工价买包时,该名老板表示,“我知道了。”

他否认Ella实习了3个月,并表示从没拒绝给她开证明。“她要成熟一点,要主动给我们讲。她经过你们记者找我拿的话,我其实可以不管她的。”

当记者询问为什么可以不管她时,老板表示,“在电话中我不可以讲那么多,但这个小朋友有来,上很短的时间,在家工作,做事情没达到我们的要求。”

对于买包,他只表示跟Ella谈过,“我说有就帮我们买,没有就算了,这不是一个大前提。”

该名老板还表示,他的公司敞开门,Ella可以过来找他谈,“我们可以给她开证明,没有问题。”

老板称,从未问她Ella去买任何包,表示对其在奢侈品牌店工作知情,但并未让其用员工折扣价买包,“我们只是坐在一起聊天。”

“她公司有这种促销,可能会减价,那就可以买吧,就这么简单。”

“应该是他们要准备好,不是我们还需跑一趟”

Ella对此颇为气愤,表示明明自己做满了3个月。

她告知记者,具体实习日期为今年2月24日至5月24日。

她也向记者展示了工作中的邮件和信息。

记者看到,邮件和信息显示了,她在实习期间,公司布置的会计相关工作内容。

对于买包一事,她表示,对方曾向其询问过4次,“不是在Push我吗?”

Ella给记者展示工作信息(图片来源:供图)

对于实习证明,她表示,“应该是他们要准备好,不是我们一再询问,且不只一人有相同遭遇。”

记者了解到,有实习生A也遭遇类似状况,在老板B答应给证明后,曾被拖延两次,还被说一直催促。

该实习生只好上门,老板B却表示没有预约,直到实习生显得气愤,老板E开给他实习证明,并不是当初答应的老板B。

有相同遭遇的实习生做了许多查询,并表达虽为实习生,但做的是公司主要业务,“做主要工作的实习生,公司也应该付薪水的。”

Fair Wok网站消息(图片来源:Fair Work官网)

记者在Fair Work的网站上看到,如果有工作和就业的关系,实习人员应该被支付薪水。

Ella表示,希望借助今日澳洲App提醒在澳留学生,在实习期间也能够多留个心眼。

您对两方的各执一词怎么看?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