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更多人投唐人影业受损,约$300万追讨无门!女教友自辩:我也蒙受损失

新闻来源: 今日澳洲 于 2020-06-30 5:06:21  


近日,7名墨尔本华人找到记者,称投资唐人影业的电影项目,损失高达近$300万澳元。

值得注意的是,7人均为基督徒,其中6人同在一所教会。日前,他们前往今日传媒集团墨尔本办公室,对着摄像机分别讲述了自己的遭遇。

多名投资者表示,他们投资唐人影业的电影项目后,都经历了先盈后亏的过程。亏得最惨的,甚至血本无归。

“后浪付前浪”的庞氏骗局?

投资人之一的张先生向记者表示,他认为唐人影业存在庞氏骗局嫌疑。

张先生称,自己2017年2月份教会活动时与唐人影业一名女员工朱某结识,后者多次向教友们宣传唐人影业的电影项目,并称教友龚先生靠投资《红海行动》盈利颇丰。当张先生就投资的风险提出疑问时,对方表示所有的投资都会进入信托账户,受律师行监管,专款专用,非常安全。

“她告诉我,既可以通过李同亮名下的基金公司投资,1年起投,回报率20%,也可以通过投资唐人影业发行的电影做项目投资,时间短、回报率高,4个月就可以收取15%-20%的回报,通过信托公司投资也比较安全,”张先生告诉记者。

张先生展示签署的投资合同,合约签署方为XIXIAMODU(图片来源:供图)

李同亮(Jack Li,也有称Leo)是唐人影业TANGREN CULTURALFILM GROUP PTY LTD(ACN:621089352)的法人,同时也被指认是TANGREN CULTUREFILM GROUP PTY LTD(ACN:636816218)公司里“因为签了保密协议不能公开职位”的“市场部负责人”。两家公司名字差异仅两个字母。

李同亮(图片来源:供图)

张先生告诉记者,朱某当时向自己推荐了徐峥主演电影《幕后玩家》在澳洲的发行项目。自己基于对教友的信任,再加上同一教会的龚先生已经由投资《红海行动》获得丰厚利润,便加入其中,并投入了30万澳元,约定15%的回报率,合约签署方为XIXIAMODU Consultancy Pty Ltd(ACN:610004101,下简称“XIXIAMODU”)。

本网早先已查实,XIXIAMODU的董事和秘书,均由李同亮一己担任。

张先生说,还没收到《幕后玩家》的回报时,朱某又推荐了韩国电影《与神同行2》,称同一教会的多名教友已经加入。张先生被说服后,又在同年6月投入了$30万澳元,约定20%的回报率,预期12月15日到期。

其后,张先生顺利收取了《幕后玩家》的$30万澳元本金和$4.5万澳元的回报,而《与神同行2》的投资回报到账时间一度出现拖延,但最终亦顺利收取。

张先生投资《幕后玩家》的资金往来记录 (图片来源:供图)

张先生告诉记者,自己在追讨《与神同行2》本利时,对方先发了一封转账截图给自己,表示款项已出,但这笔本应次日到账的资金,在苦等了一个月左右才真正进入账号中。期间他多次去银行查询,只得到“没有这笔转账”的回复,而追问唐人影业,被告知“可能是假期原因耽误了”。

唐人文化影业在社交媒体上宣传《与神同行2》(图片来源:社交媒体)

张先生称,让自己损失惨重的,是第三部电影项目《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2018年8月份,我第一部电影的投资刚收回的时候,朱就向我推荐了《鬼吹灯》,承诺5个月20%的回报率,”张先生告诉记者,“她说,这可能是唐人影业的最后一个项目投资,以后就只有1年起投的基金项目了。”

“我也是刚刚收到第一笔的投资,对他们正处在信任之中,就又投了第三笔$20万澳元,”张先生告诉记者,这笔投资约定在2019年2月回款,但到了1月下旬时,情况发生了变化。

一份由投资人提供的投资合同照片(图片来源:今日澳洲App独家)

“她当时和我们这些投资人说,由于电影延期上映,还款延期一个月。到了2月中旬时,我再联系她,她一开始说没问题,但到了2月底,朱又改口,说由于某一位投资人的$100万资金没有到位,导致你们的钱回不来。”

张先生称,自己此时感觉问题很大了,“投资人给你们钱是为了投项目,不是让你们还钱的。你们拿这笔钱来还别人的钱,那不就是庞氏骗局了么?”

投资人吴先生告诉记者, 自己从朱女士处听说了类似的信息。“她让投资人不能在外面说唐人有问题。就算公司要砸,也要砸在下一批投资人手上,这样我们的钱才能顺顺当当回来。”吴先生称。

张先生告诉记者,其后朱女士多次表示有一笔新的资金会到位,在资金到位后将会偿还投资人们的本息,并让大家相信李同亮。

“但到了后面,她又表示,称李同亮对她也在撒谎,但她又让我们装作相信他(李同亮)。否则如果大家去找他麻烦,他可能会跑了,钱都拿不回来了,”张先生告诉记者,“又过了一个月,她又告诉我们,说李同亮也不接她电话了,联系不上,办公室里也没人,(你们)可以采取针对李同亮的法律行动了。”

至此,张先生意识到自己的钱可能要不回来了。

李同亮参加商宴(图片来源:供图)

在与其他投资人复盘经过时,张先生有了新的发现。

“2019年1月2日,我终于收到了《与神同行2》项目的本金澳元$30万元整,但是明显不是2018年12月19日对账单上的那笔钱。2019年1月4日,我收到了《与神同行2》项目的利息共计澳元$6万元整。这两笔款项,在后来多名投资人意识到有可能被骗之后,一起聊起来才知道,另一位投资人曾在12月底和1月初打入电影《廉政风云》$50万澳元投资款,”张先生称。

“那么很明显,李同亮是等着别的投资人的钱转入了,再利用新转入的钱去偿还别的投资人的本金和利息。这更加印证了这个就是明显的庞氏骗局。”张先生告诉记者。

“不是已经AB轮了么?怎么还让我找人加入?”

龚先生告诉记者,2017年底在朱某的介绍下,投资了唐人影业董事李同亮引进澳洲的《红海行动》并获利颇丰,这次投资的成功令他对对方信任有加。

在朱某的牵线下,龚先生和其他几名教友应李同亮的邀请,于2018年5月前往该公司位于布里斯班的“总部”进行投资考察。

唐人影业布里斯班总部此前租用的办公楼外景 (图片来源:网络)

“那是一片靠海的办公区,面积相当大,公司员工有二三十人,里面非常豪华,”龚先生回忆道。李同亮随后告诉来访的投资人们,公司正在准备AB轮融资,策划更多项目。

唐人影业内部照片 (图片来源:供图)

龚先生说,考察经历令他进一步增强了信心。就在此时,李同亮抛出了手上“更赚钱的投资项目”。

“他告诉我说,自己墨尔本的一个哥们投资了$30万,每个月返$1万的利息,回报率将近45%-50%。由于我之前的投资已经顺利拿回了本息,再加上不懂影视投资,我就投了。”

2018年9月,龚先生顺利收取了第一期投资回报。然而,却从未等来第二期的回报,与此同时,李同亮却又在催促他拉人头。

“李同亮得知我认识很多商界人士,鼓动我介绍更多人加入唐人影业的投资项目。”龚先生告诉记者,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不是已经AB轮了么?怎么还在让我找别人加入?”

李同亮会见投资者们 (图片来源:供图)

龚先生告诉记者,此时觉得有些不对劲,便开始敷衍对方,称自己投入的资金有一半是借款,只有拿回了本息,才可能有进一步的投资行动。

此时,龚先生开始试图要回本金止损,但始终未果。直至2019年初其他投资人联系他,才得知唐人影业已经“人去楼空”。龚先生表示,之后再三联系唐人影业和其工作人员索要本金,至今未果。

多人指控关键女教友,是否应该担责?

在现场视频采访时,多名受访者向记者表示,唐人影业在墨尔本的“员工”朱某对他们的投资失利应付有重要责任。

龚先生表示,没有朱某,投资人们不可能和李同亮认识。“最可怕的地方是,她利用教会这个平台把我们牵到一起,”龚先生称,“她用人格的名义在教会这个平台讲这个(投资项目)有保障。”

龚先生称,自己曾多次提醒朱某不要在教会中宣讲投资项目,否则可能有辱神的名字。但当他从布里斯班考察唐人影业回来后,教会中多名重要人物却开始联系他,询问该投资项目是否靠谱。

投资人吴先生则表示,如果李同亮单独找大家吸引投资,“根本不可能让大家入坑”。他认为,正是朱某利用大家对她的信任投资了唐人。“到《与神同行2》的项目,她对我说,说教会里有人投了$40万,有人投了$10万,我就觉得同一个组里有人投了,应该是安全的,而且主内的姐妹也不至于骗我,真有什么风险也会告诉我的,”吴先生表示。

投资人称,朱某向教友们推广唐人的项目 (图片来源:供图)

多名投资人均确认,朱某曾向他们表示,唐人影业已经收购了位于墨尔本Dockland的Hoyts电影院,投资人们将可以“刷脸”免费看电影,更多次宣传,“李同亮就是下一个马云!”

李同亮和唐人影业声称要“收购”的墨尔本Dockland Hoyts(图片来源:网络)

朱某向投资人们宣传Hoyts Dockland已经被李同亮和唐人买下(图片来源:供图)

投资人们提供的朱某和李同亮聊天记录截屏(图片来源:供图)

记者得知,在7名投资人提起的诉讼中,朱某位列第三被告。

承认受薪拿佣金,朱某自称也是受害者

当记者辗转找到朱某时,却获得了一番截然不同的说辞。

朱某夫妇在家中接受记者采访时确认,她曾经为李同亮工作过,领取过薪水,且投资人们知道她从李同亮那里获得推荐项目的佣金。

朱某告诉记者,多年前曾投资过李同亮的奶茶店,并因此结识李同亮。后来在李同亮引进澳洲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电影项目中,朱某亦有投资,且这两个项目均有收到回报。朱某称,李同亮得知她曾在国内媒体工作,联系她并请她为自己的项目寻找资金,于是朱某开始为唐人影业做一些市场推广。

李同亮(图片来源:供图)

朱某夫妇承认,曾向教友们推荐了一些电影项目。“他们参投的项目有些赚了钱,有些没拿到钱,”朱某称,但夫妻俩不认为她应当为此承担责任。

朱某告诉记者,不仅没有强迫投资人出钱,更向他们提出了劝告,要求他们注意投资风险,不要一次投入太多。

朱某出示给记者的部分微信聊天截图显示,一位投资人要求朱将另一名投资人的比例让给自己。“他不差钱,但我差,”该投资人称。

不过,朱某没有展示全部聊天记录。

“我太太并没有强迫他们投资,也没有对投资作出保证。投资人的钱进的是李同亮的账户,回款进的是投资人的账户。拿钱的时候不分给我们,投资出现了损失来告。”朱某的丈夫张先生告诉记者,“他们都和李同亮有联系,有些工作是通过我太太做的。(我)不觉得我太太应该担责。”

朱某(图片来源:供图)

针对个别投资人对朱某“借用教会平台推广项目”的指控,夫妻俩表示,未曾在教会内作出推荐唐人投资项目的行为,签约和讨论都发生在别的场所。他们强调,投资人关于朱某拉拢他们进入庞氏骗局的表述不合适。

“我们一直在表达,同情他们的损失。但实际归结在我太太身上不合适,”张先生认为,朱某只是唐人影业的外围人员,“我太太(对唐人)没有实际管控权。李的公司在布里斯班,我太太也不是公司高层,(很多事)我们怎么可能知道。”

夫妇俩表示,和其他投资人一样,他们也因为李同亮蒙受了损失。“李同亮从我们这里借走了$95,000澳元,到现在也没有归还。”张先生表示,李同亮还拖欠朱某的工资和佣金没有发。

李同亮(图片来源:供图)

当记者问起“唐人买下Hoyts Dockland”的说法出自何处时,朱某表示,此事系李同亮告知她。

朱某出示给记者的一段微信交流记录显示,微信ID为“AAAAJack”的一名用户曾邀请她在墨尔本市区吃饭,并交流一下,朱某则回复对方称没什么可以交流的,并要求对方尽快还钱给投资人和自己,并将未履行的合同履行。

其他投资人提供的聊天记录中显示,“AAAAJack”和李同亮的微信ID一致。

记者看到,在这段微信对话后,“AAAAJack”又给朱某发来多段消息,但聊天记录里未显示朱某有回复。

夫妇二人表示,此案已经进入司法程序,他们选择相信法庭,并出示了数封与法庭和原告代理律师的邮件记录。记者看到,朱某在这些邮件中催促原告方提供证据,并询问法庭能否尽快开庭。

“如果我在中国的家庭是高官,你能帮我做点什么?”

在采访中,多名采访者均表示,对李同亮夸下的海口印象深刻。

张先生告诉记者,李同亮曾说过要买下全澳洲的Hoyts影院。

“他当时说,钱让你们投资人赚,我就是要名气,我的终极目标是把全澳洲的Hoyts电影院从万达手中收购下来。”张先生告诉记者。

朱某向投资人表示,李同亮已经买下Hoyts Dockland(图片来源:供图)

投资人之一的陆先生在国内曾从事金融理财相关的工作。他告诉记者,自己对李同亮的印象同样是口气太大了。

“我的钱刚投出去一周,朱某就告诉我李同亮来到了墨尔本,希望和我见一面,”陆先生回忆道,“我就问他,你的项目到底有这么赚钱吗?他说,我不赚钱啊。我就反问他,那你的项目不赚钱,你的利润拿来做什么呢?他就很横地回了我一句‘这不都给你们了么?’”

“而当我提到自己在中国从事投资方面的事业时,他就问我,‘如果我在中国的家庭是高官,你能帮我做点什么?’”陆先生回忆道,“一个做生意的人这么说话,让我第一瞬间的感觉就是他是骗子。”

曾到唐人布里斯班总部考察过的投资人吴先生表示,在考察时,李同亮曾提供给自己一份盈利报表。

“他们给我们投资人看《幕后玩家》的盈利情况,不允许我们拍照和带走,5分钟我们没看太细就收走了。但有一些细节我记得,比如每一场的上座率都超过80%,每张电影票都卖到了20澳元以上,”吴先生告诉记者。

几名看过该报表的投资人均确认了此事。

但张先生告诉记者,自己曾持赠票去看过唐人排的电影,现场印象和报表中描绘的美好形成了直观的反差。

“他们给我送过电影票,我也去现场看过。上座率并不理想。我问过他们,看得人不多,场次也不多,你们怎么赚钱呢?他们就告诉我,说票房只是一部分,他们还有映前广告,DVD,线上点播,航线电影播放,谷歌点播等,”张先生告诉记者。

这些信息,与张先生事后所查得的资料更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幕后玩家》在澳大利亚的票房是$38, 404,新西兰是$11,561,一共是$50,000左右,远远不够支付投资利息的,”张先生说。

值得注意的是,投资人们从布里斯班考察返回墨尔本后,曾在网上查询李同亮的名字,但搜到的结果却让他们大吃一惊——这位在澳大利亚引进亚洲电影的“巨头”,数百万澳元资产的操盘手,朱某口中的“下一个马云”,在国内居然是一名户籍为河北农村的失踪人口!

投资人们告诉记者,大家当时就把李是失踪人口的消息告诉了朱某,她却反过来给了一个更为惊人的“内幕消息”。

“她告诉我们,李同亮在国内其实是富二代,由于不愿意继承家族企业,才独自来到澳洲创业的!就算大家赔了钱,家族也是会为他买单的!”一名投资人告诉记者。

中国失踪人口资料库的记录显示,李同亮籍贯为河北省衡水市安平县,于2007年11月离家出走并失踪,其父母愿酬谢护送李同亮回家者50000元。

资料显示,该县2008年农民人均纯收入4638元,城镇职工可支配收入9600元。

无意暗示李同亮父母的家境与收入。

与李同亮和唐人影业产生类似纠纷的投资者们遍布全澳,很多人投入了毕生积蓄或是养老金。

应部分投资人要求,Anita和陆先生为化名。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