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每月约万名背包客离开澳洲!澳人找不到廉价保姆超级忧心

新闻来源: 澳洲网 于 2020-06-30 3:06:20  


雇佣互惠生居家保姆的家庭现在苦于找不到其他幼托服务。

Cultural Au Pair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 (CAPAA)执行总监Wendi Aylward表示,澳洲每年有4000至7000名互惠生,但因为疫情原因,现在已经出现了严重短缺,而且情况还将变得更加糟糕。

Aylward说:“对很多工薪家庭来说,互惠生是唯一的选择。政府需要采取行动,确保他们还能有这种选择。危机每一天都变得更加严重。”

互惠生是指来自海外的年轻人,通常是来自欧洲。他们与一个寄宿家庭住在一起进行文化交流,以保姆服务换取食宿以及一份补贴。

互惠生通常持有打工度假签证,但可以在一个寄宿家庭里住12个月。

Aylward表示,互惠生通常都是利用毕业之后的间隔年来完成交流,所以7月是很关键的一个月份。

今年,澳洲3月份爆发疫情时,很多互惠生提前离开澳洲,而留下来的人也会很快离开。

内政部一名发言人表示,2019年底,澳洲有14.1万名打工度假者,而到2020年5月底,这个数字降到了接近9.2万人。

发言人表示,较低的移民水平将持续一段时间,但更高的失业率就意味着,曾经由移民担任的职位现在会由澳洲人担任。

但Backpacker Youth Tourism Advisory Panel (BYTAP)呼吁对打工度假者实施一个审查计划,解决幼托和农业员工(特别是水果采摘)短缺的问题。

CAPAA已经申请了请愿。

Aylward表示,悉尼的互惠生机构AIFS已经无法满足需求。

”我们每天都从很多家庭那里收到反馈,甚至有护士不得不取消排班,医生取消手术。很多基础服务业员工都会使用互惠生服务。还有很多乡镇家庭没有别的选择。“

Amy Lawrence和James Lawrence都是医生,他们很担心两个还很年幼的孩子的幼托问题。

Amy Lawrence表示,4岁的Ava和2岁的Emily现在在日托机构,但他们还需要一个互惠生来帮忙接送孩子去机构。今年晚些时候,19岁的互惠生Charlotte就要回到德国了,二人担心到时候不知道怎么办。

“如果澳洲还实施旅行禁令,互惠生很难入境,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幼托安排。”

Lawrence称,澳洲保姆通常都想要有固定工作时间的工作,而互惠生可以在早上7点至8点半以及下午帮助照看孩子。

她还认为,家中有人同住的亲敏感以及了解一个年轻人的机会都非常珍贵。

Lea Enderler是寄宿在Manly一个家庭中的一个互惠生。几个月后,她就要回到德国开始上大学了。

她表示,互惠生可以让她以家庭的身份安全出行,而认识的大多数互惠生都有良好的薪资,得到了很好的待遇。

Enderler认为,大多数互惠生会愿意为了进入澳洲而隔离,但他们或许不想要自己支付酒店费用。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澳大利亚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