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新加坡本地新闻信息】 

新加坡政坛高潮迭起:执政党准候选人遭网络起底,闪电请辞

新闻来源: 华舆 于 2020-06-29 5:28:57  


中新社·华舆讯 据新加坡眼报道这几天,新加坡疫情没有太大起伏,反正也就是这么些个数据起起落落,反而是政坛,倒是惊涛骇浪,高潮迭起。

昨天,我跟几个新同事说,写大选新闻,在完成提名之前,目前各党介绍的新人只能是“准候选人”,只有正式通过提名,才是候选人,一定要注意。

言犹在耳,果然,就出了一起准候选人退选事件。

也就是说,他没有完成从“准候选人”到“候选人”的过程。

这类事件在新加坡近年政坛上发生得很少,尤其在执政党身上尤其少。从2011年大选到现在,我记得清楚的也就两起,所以印象十分深刻。

草根的逆袭

6月23日,新加坡宣布大选。

24日,执政党人民行动党开始介绍新人。人民行动党第一助理秘书长(人民行动党以秘书长为党魁,第一助理秘书长即二把手)王瑞杰通过视讯记者会介绍了四名准候选人。

其中一个就是42岁的林绍权,吉宝岸外与海事总经理。

(图源:人民行动党)

根据行动党介绍,林绍权出身寒微,父亲是鱼贩,母亲是保姆。他在租赁组屋长大,从小便跟随父亲到裕廊渔港和巴刹帮忙。

林绍权1994年在颜永成中学中四毕业之后,到船厂工作。后来获得公司提供奖学金到新加坡理工学院就读文凭学位。2005年,到英国纽卡斯尔大学就读海事工程系,并以优异成绩毕业。之后,他在吉宝集团平步青云,一直做到岸外与海事总经理,负责海事和造船业务。

过去一年,林绍权在选区当义工。

人民行动党传统上吸引精英从政,新人很多是局级以上高级公务员、部队上校或准将高阶军官,还有专业人士如医生、律师等。像林绍权这样的,中四毕业之后先工作,然后念理工学院,然后念大学,后来一步步登上重要管理岗位,是比较少见的。

根据吉宝集团公开信息,林绍权在29岁就受委为项目经理。他说:“2007年,我29岁,向客户汇报项目详情。客户问我,项目经理在哪里?我说,我就是项目经理。客户都不相信这么年轻一个人可以担任项目经理。”

说林绍权是“草根逆袭成功”,并不为过。如不出意外,推出具备这种背景的政治人物,在形象上,有可能为人民行动党略为摆脱二三十年来“精英唯上”、“脱离群众”的既定印象,在实质上,也有可能对人民行动党的多元化和接地气有所帮助。

一般认为,选民对这样的人物,应该持欢迎态度。

网络大起底

却没想,就在人民行动党介绍林绍权为准候选人之后,网络上开始掀浪。

甚至出现“拒绝林绍权参选请愿书”。

发起网络请愿书的网民写道:“无论他代表人民行动党或任何反对党,我们都不要他成为国会议员”。

换句话说,针对的不是党派,而是林绍权个人。

怎么回事?为何惹如此众怒?

网传“倨下恭上”

其实,从6月24日行动党介绍林绍权为准候选人,到27日他宣布退选,也就3天时间。

最早在网上传出对他不满的言论的,是他军中下属。

新加坡男性都要服役,大部分服兵役,少数在警察部队和民防部队服役。在两年或两年半全职国民服役之后,转为战备役。

新加坡军队主力其实由战备军人组成,战备军人成建制编队,一般以营为单位,每年须回去受训。

一般来说,一营约500人,主官为营长,通常有副营长、营军士长、参谋等协助,下有三四个连,各连有若干排,各排有若干班。

林绍权是某战备工兵营营长。

营军士长率先曝光

第一个在网络上曝光的,是他的营军士长(RSM)。在新加坡陆军服过兵役的人都知道,营军士长虽然只是士官,并非军官,但在营中的地位很高,是营长的得力助手之一。

这位战备役军士长Brian Wong Hai Chew写道:“大概在2013/2014年,我们在野外演习,营长林绍权和我当时在设有空调的营部指挥所帐篷,正准备做演习通报。各连连长带着各自的排长和班长进到帐篷来。林绍权很不高兴,以居高临下的语气指责他们,说你们只是排长和班长,没有资格进营部指挥所。我听了很觉得恶心,他的言行完全就是精英主义。”

他接着写:“在整场演习的各种通报中,他总喜欢穿插炫耀自己的种种成就——是船厂总经理,下属有多少职工等等。他爱作‘谦虚的自夸’,爱开着好车全营跑,令全营官兵反感。现在他要从政了,要代表普通民众发声了。以他的性格和个性,他会吗?我祝他好运。”

营军士长是营长的左臂右膀,更是全营士兵的表率。营军士长率先公开吐槽营长,反正我从1988年服役以来没见过。

军中下属称他‘捧卵泡’

此后,马上有人跟帖。

这位网民叫Kevin Wong。他说:“我同意代理军士长说的。在升任营长之前,林绍权曾经是我的副连长,后来升为连长。他是个双面人,对下属士兵毫不关心,十分苛刻,而且要求我们尊重他,对营长和其他上级则笑脸相迎,而且服服帖帖,总要取得营长的好感,也就是俗话说的‘捧卵泡’(马屁精)。”

“他有极强的控制欲。我们回营训练时,有时不必住营,可以回家,所以军中不提供晚饭。他却让我们待在营中,一直待到7点多才现身,然后作通报,而且经常是毫无意义的通报。我们都是着急回家的父亲和丈夫,饥肠辘辘,他毫不理会。他总爱威胁正式责罚官兵,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小犯错,如回营之前没有理好短发。但营中有理发店。”

“最深刻的一次印象是,有一个星期天晚上大家回营,由于第二天一早要出发演习,林绍权命令全连官兵必须在晚上2200时之前回营签到,尽管一般是2359时之前回营。既然是连长下令,我们只好服从。当晚2200时之前,我按指令回营,林绍权亲自在签到本子旁边等着,2200时一到,他合起本子就带走,临走还给我们留下一个虐待狂般的傻笑。果不其然,第二天演习结束之后,就有好几个弟兄被正式提告,处以罚款。”

“这家伙只顾自己和自己的利益,现在他要参选了。这就是人民行动党提名的‘能人’吗?”

还有一位Laxton Yeo说:“我实在不敢相信他们准备提名林绍权。他曾经是我的连长,非常自我中心,邪恶。有一次他让我们全体留着营中,晚饭时间都过了两个小时了,他喝了啤酒微醺回来,这才放大家回家,我们都饿极了。有一次在野外演习,马上就要下暴雨了,其他军官让他查查是否有打雷警报,他不肯,让大家继续进行演习。不久,附近响了个雷,他第一个就冲去避雨,然后才下令中断演习。他不配当领导,肯定不配当国会议员!”

还有个网民说:“两年半的全职国民服役和10年的战备役让我看清楚了他——傲慢、自私、缺乏诚信、有意忽视官兵利益,只关心自己的‘亮眼成就’。在林绍权上一次回营训练,他故意下令警卫班紧急集合,然后告诉他们,‘这是我的最后任务’。”

同学称他‘小混混’

网上舆论很快蔓延到了林绍权的同学圈。

Cheonging101说:“我跟林绍权在新加坡理工学院时是同学。我们班上30多个同学,我宁可投票给其他20多个,也不会投给他。相信我,你不会愿意这个‘阿明’(小混混)进入国会。至少,我不愿意。”

邻居说他高高在上

甚至邻居也“加入战圈”。

这个邻居说:“他是我邻居。每次在电梯里看到他和他的一对5岁双胞胎时,我总会试着与双胞胎聊天,但林绍权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在电梯里连声‘hi’都不说。他的母亲倒是很谦逊,总爱跟邻居们打招呼,很和蔼。但林绍权并不如此。”

当然,也有其他人有不同体验。这位网民说,他是我朋友的邻居,我朋友几个月前向我提起他,说他友善而且谦逊。

员工6年前就投诉过他

网络上对林绍权的“讨伐”蔓延到了他就职的吉宝集团。

有网民搜出了自己几年前给人力部发去的投诉信:

投诉人说:“每天早上我见到好几千个工人在吉宝船厂外的马路上睡觉。一个月前上任的总经理林绍权不许工人们在0730时之前进入船厂用早餐和休息。因为他的这条新规定,这些可怜的工人只好在重型车辆往来的马路边上休息,十分危险。我实在希望人力部能告诉吉宝该如何善待工人。”

有个Linus Chia说:“我本来在吉宝有光明的前途,当时我得了集团奖学金,正准备到南洋理工大学念硕士课程。当时林绍权是分管作业的副总,由于他的傲慢、对同事的漠不关心、粗暴对待船厂工人,但同时他仍获高层青睐(也许是因为他会来事),于是我选择离开,并为了奖学金毁约而付了高额赔偿金。我从不后悔,岁月静好,直到我见到他要参选。如果说有同理心,我相信全世界任何人都比他有同理心。他为人民发声?我强烈不认为如此。”

有无涉及5500万美元贿案

有网民指出,林绍权任职的吉宝岸外与海事公司在2001年至2014年间以5500万美元行贿,取得巴西国油和Sete Brasil的13份合同。新加坡、美国和巴西的执法机构介入调查。

吉宝岸外与海事的Urca钻油台。(图源:吉宝企业)

吉宝岸外与海事后来与美国、巴西和新加坡当局达成全球解决方案,被罚款4亿2000多万美元,同时被“有条件警告”。有网民怀疑林绍权涉及此系列贿赂案和丑闻。

林绍权进行澄清,强调继续参选

6月27日早晨,媒体对林绍权军中言行一事提出询问,人民行动党第一助理秘书长王瑞杰回应说,若有人质疑准候选人的人品,准候选人应该正视并进行澄清。

王瑞杰也说,一些批评者是实名反映,因此他想向这些人直接了解真相。

先前在脸书上发函的Brian Wong Hai Chew说:“王先生:欢迎您随时与我联系。我所说的关于林绍权先生的一切,我愿作证。如果你我都认为核实候选人的真实人品事关至要,我要求将你我之间的对话作记录,并公开给所有新加坡人知晓。”

6月27日中午,人民行动党发表文告,传达林绍权对此事的声明。

林绍权主要有几点说法:

1. 脸书上的评论已影响到我的家庭,尤其是我母亲,因此我需要表明立场。

2. 网络上关于我涉及巴西贿赂案的指控是毫无根据并不实的。我没有涉及任何巴西的有关项目。

3. 至于关于我军中言行,不同人有不同看法。例如下令2200时之前回营报到一事,那是因为隔天一早必须出发参加演习,我要所有官兵前一晚好好休息,所以命令他们不得晚于2200时回营报到。身为主官,以身作则,我自己也于2200时之前就回营报到。我不会下令官兵做我自己做不到的事。

4. 至于船厂前同事的说法,船厂领域的要求很高,我们要所有职工都能安全回家。在我身为副总和总经理任内,有不少表现优秀的职工获得升迁。

5. 至于不跟邻居微笑,我不记得有具体的事。但,如同许多公寓住户,我对一些邻居较为熟悉,跟他们的交流也多一些。

6. 当我同意从政时,我知道前路不易。这场考验来得比预想早。我会继续参选,如果我当选,我会为人民服务。我能作出改进,我愿意学习。我将认真对待此事,尽力向我的选民和新加坡人证明我自己。

网民:我不会投票给烂苹果

此事继续发酵。

有网民说:“每届大选我们一家都把票投给人民行动党。但是,由于林绍权和他可怕的回应,我们决定把票投给反对党了。在网上初看到对他的评论时,我们本来将信将疑,不过,看到他没有诚意、毫不忏悔的回应,我们就下定决心了。

一个双标、不承认错误的政党,不值得我们的选票。

过去60多年,我们一家对李光耀忠心耿耿,从不动摇。

现在,他们为了一个坏苹果而毁了整艘船。”

闪电退选

就在林绍权声明“继续参选”的同一天,晚些时候,他向人民行动党秘书长李显龙提出退选。

他说:“我谨此致函,愿从本届大选中退选。

尽管我今早发出声明澄清,仍出现一些毫无根据的新指控。这些指控都毫无根据。

…… 我已跟党领导商议此事。我认识到,关于我参选的争议已经盖过了本届大选的核心课题——新加坡的未来,以及我们如何采取艰难措施从冠病疫情中复苏。

这场争议对我的家庭造成了极度的痛苦和压力。我不能让他们经受这些。

感谢党给我机会为人民服务。”

李显龙第一时间回函

李显龙第一时间回函,接受他的请辞。

李显龙以人民行动党秘书长身份回函。他说,在理想的情况下,应该针对这些指控进行公正和慎重的调查,但可惜的是,此事发生于竞选期间,我们并无时间彻查。

他也说,这些指控在网络上野火燎原,遮盖了我们应正视的严峻的生死存亡问题。

他说,“我尊重你退选的决定。很遗憾你和你的家人在这段期间不得不承受如此大的压力。希望新加坡人能给予你和你的家人恢复心绪的宁静和隐私空间,并欢迎你对社会继续做出贡献。”

看来是林绍权跟党领导商议此事之后,决定激流勇退,致函党魁表明退选意愿,而党魁接受了,并表示关心。

在之前默柏婚外情事件、王金发婚外情事件,也都是他们主动请辞,然后党魁一边表示接受,一边表示遗憾。这大概是李显龙作为党魁的作风。

林绍权退选一事已成定局。

于公,接下来得看人民行动党改派什么人上阵。这个有点尴尬,如果派个新人,那么选民都知道这个人是备胎,“机缘巧合”才得以上阵。但,任何从政的人都必须随时响应党的号召,不计个人得失,包括面子。这是决心从政的人必须有的心理素质,没得说。

于私,现在林绍权需要舔伤口,平复一下。

有网友说,我希望他能继续当义工,而且,下一届大选还有五年时间,林绍权可以自我救赎,既然他口口声声说那些指控毫无根据,他应该将造谣的人控上法庭,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徳在才先

《资治通鉴》说:“聪察强毅之谓才,正直中和之谓德。”

什么是“德”?“德”是正直中和,也就是公正、不虚伪、中庸、平和。

“才”和“德”如何平衡?

《资治通鉴》接着说:“才者,德之资也;德者,才之帅也”,也就是说,品德为主,才干为辅。

司马光进一步说明:“才德全尽谓之圣人,才德兼亡谓之愚人,德胜才谓之君子,才胜德谓之小人。”

林绍权肯定不是愚人,否则不可能在吉宝做出成绩。他大概也不是圣人,当得起“才德全尽”四字的,举世没有几人。

那么,他是君子还是小人?

不知道。

我所知道的是,新加坡选民对从政者品德的要求很高,对执政党和主要反对党尤其如此。

对打酱油党嘛,就可以比较容忍了,反正进不了国会,不必苛求。

远的不说,仅仅从2011年大选、2015年大选,到现在的2020年大选,我们就见到陈秉和临阵退选事件(2011年)、饶欣龙被工人党开除事件(2012年)、国会议长默柏辞职事件(2012年)、执政党国会议员王金发婚外情辞职事件(2016年)。

这些都是涉及政治人物品德的新闻事件,与才能毫无关系。

比洁白还洁白

新加坡选民对政治人物的要求是“比洁白还要洁白”(whiter than white),几乎到了洁癖的程度。

为什么?

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新加坡的独特政治环境中,有个叫做“集选区”的体制。

在这个制度下,候选人等于是“捆绑销售”,把名不见经传的政治新人与有名望的老人儿搭配,选民为了把票投给后者,让前者“坐顺风车带进国会”。

如果政治人物有品德瑕疵,但由于集选区制度,得以进入国会,实在很不应该。

在林绍权宣布退选之前,就有网民发出挑战,说“别躲在部长身后在集选区里竞选,有本事就到单选区里与反对党单挑”。

另一个原因是几十年来,执政党自诩为官清廉公正,议员洁白无瑕,对从政者的品德提出很高的要求。实际上,不仅人民行动党如此,许多反对党也以此为标杆。2012廿工人党饶欣龙事件就是很好的例子。

应该说,新加坡几个主要政党对从政人员品德的高要求,提高了选民的“审德”眼光,而选民的“审德”眼光,又提高了政党对从政人员品德的高要求,水涨船高。

在新加坡,在可预见的未来,不太可能出现那种说出“当你是一个巨星时,你可以对女人做任何事情…… 侵犯她们的私处”而还能胜选的情况。

在新加坡,有心从政参选的人,一定得扪心自问,过去有无做过任何无法解释的事。如果有,最好还是当选民就好。你得时刻谨记,你的一切都会放在聚光灯下、放大镜下,甚至显微镜下,而且还有时光机随时伺候。

待人以诚,人不忘之

话说回来,同样是人民行动党推荐的新人,陈国明却在网上获得军中下属一面倒的赞誉。

陈国明现年50,曾是正规军人,官至准将,曾任精锐部队——精卫兵总长。后来加入人民协会,担任总执行理事长。

(右一为陈国明,2019年参加“前进接力赛”2000公里慈善义跑活动。图源:Ada)

与林绍权一样,他也是人民行动党第一批推出的准候选人。

在公布陈国明准备参选的消息之后,网上纷纷传来军中下属对他的赞誉。

这个网友说:“陈准将是我19岁服役担任排长时的营作战部长。当时,我连士兵对连长很有意见,陈长官下到我们连,与士兵会谈,协助解决问题。我后来还听说他主动放弃一次对他升迁有利的职务调动,就只为了好好完成他在我们营的任期和任务。”

这个士兵说:“在我服兵役的两年内,他总是谦和,真诚关心官兵,很专业,而且能叫出全营500多个官兵的姓名。……早在那个时候,我们好几个人就料到他早晚会升为将官,而且很可能从政。……无论他在哪个政党旗下参选,我都会把票投给他。感谢你,陈长官,你在我的兵役期间教会我很多人生道理,我至今受益。祝好!”

这位说:“1997年,认识陈国明时,我才入伍两个月,是个新兵。有一次我步行离开军营时,他遇见我,问我上哪儿。我说,长官,我要到医院做体检。他二话不说,叫我上他的车,他送我去医院。陈国明是个真诚对待士兵的长官,他当时还跟我说:‘你不知道我是谁,你还敢上我的车’。陈国明是我服役期间最尊重的长官,至今如此。他为人友善,明慧,谦卑,能干,而且对所有人真心诚意。如果他是你选区议员,简直是你的运气。”

只能说,举头三尺有神明,起底廿年有网民。

好事人人记得。不好的事更是人人记得。

往事已矣,来路方长,且行且珍惜。(原标题:面对“无根据指责“,执政党新人昨早矢言“坚定立场 证明自己”,傍晚却闪电请辞)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新加坡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