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紧追中美,日本独特的“数字日元”开发正渐渐撩起它神秘的面纱

新闻来源: 国际法师兄静思樱寺 于 2020-06-28 5:21:02  


在日本看来,中美在数字货币也将开始一场新的竞争。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FRB)的鲍威尔议长,在6月17日的美国众议院委员会上,就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CBDC)首次阐明立场,表示这是一个需要认真研究的事项之一。

此前,FRB考虑到网络攻击风险等因素,对于CBDC的发行一直持谨慎态度,但是,由于有来自议会方面的巨大强烈压力,尤其是中国“数字人民币”已经有进入实用阶段的迹象,美联储的政策开始有了明显转变。

而且,鲍威尔认为,对数字货币,美国必须站到最尖端,并做到最深刻的理解。这一立场表现出针对中国的强烈对抗意识,同时也承载着FBR对发行“数字美元”的极大意愿。

在这样一个中国领跑,美国迎头而上的背景下,日本的数字日元也开始奋起直追。

不过,日本所选择的方向,却似乎与中美有所不同。因为,从各方面的动向来看,日本虽然也在构想数字日元,但目前还不能说是中央银行直接主导的数字日元,相反,作为中央银行的日本银行的官方立场始终是谨慎再谨慎。其结果,这种数字货币有什么特征,能否形成对中美的追赶,或形成竞争,尚有待进一步观察。可以肯定的是,日本已经开始启动了数字日元计划,而且,通过丽泽大学经济学部教授・原日本银行职员中岛真志的解读,我们已经可以渐渐看清日本数字货币发展的未来远景。

第一,日本民间主导的“数字日元”协议会已经成立。我在过去发过的头条文章中,已经介绍过,6月5日日本设立了以实现“数码日元”为目标的协商会(参见2020-06-04文章《不与中国争先,日本银行与私企一道探索数字货币》( https://www.toutiao.com/i6834396826125206023/)。而且,该协商会并非由日本银行主导,而是由运营虚拟货币交易所的民间数据公司担任事务局,由三大银行、NTT、JR东日本等民间企业组成。

“数码日元”是中央银行发行的采用数字形式的法定货币。尽管如此,不由日本银行主导,而是由民间主导成立协商会,这表明上看不符合常理。实际上,鲍威尔就在美国议会证言中表示,民间部门不应该参与数字美元的开发,因为,这是中央银行才应该做的事情。

日本的一些专家也认为,一般说来,鲍威尔观点十分正确。因为,民间企业的参与,意味着他们能对中央银行所做的表明自己的立场,甚至作出批判,而这却不是什么值得评价的好事,毕竟货币发行是一个重要公共领域,通常不应该允许参入私营企业或个人利益。因此,原则上,“数码日元”只能在日本银行主导下,才可能确保公正和利于公益。

即使这样,也有专家认为,以民间企业为主设立数字货币协会并不一定是件坏事,因为,即便是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也并不一定完全得由中央银行自己去做。

第二,中央银行可以,而且也应该使用民间技术。目前,使用区块链这一新技术制造数字货币的竞争,如火如荼。更重要的是,实际上,中央银行并不是很擅这种新技术,甚至也很难短期内掌握这种新技术。

换句话说,到现在为止,民间企业才是数字货币革新的先驱者,它们在不断开发、利用和完善虚拟货币技术。而中央银行只要保持对数字货币的关心,参与民间企业的研究开发和利用,并不断充实利弊判断依据,等虚拟货币技术到达成熟,如果认为有必要发行CBDC的话,中央银行就能在万事俱备的充足条条件下迅速且自信的展开CBDC业务。

历史也告诉人们,货币的发展,站在商业实践第一线的商人常常起到先头兵作用。一些货币,比如纸币在中国,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属于公共制度的一部分,而是朝廷在认识到民间流通纸币的便利和有益之后,才开始将其采用作为货币。

而且,从电脑和网络在货币结算方面看,在日本,民间银行也起到了先头兵作用,1960年它们在银行本店与分店之间建立起在线结算处理系统。而日本银行却是到了1988年,才建立了第一个在线系统的日本银行网络账户存款系统,两者之间整整有20年以上的时间后滞。

基于这种认识,中岛教授认为,鉴于新技术应用方面,民间部门更优秀,可谓实践出真知。熟练使技术用方面,民间部门先行的可能性很高。因此,即使是数字货币,也可以等技术成熟之后,中央银行开始使用。这与其说是奇怪,不如说是一个应该可以事前就设想好的流程,甚至可能是一个最理想的流程顺序。

第三,民间热烈探讨就是为了催生数字日元。当然,就数字货币而言,先民间后央行,这个循序流程并非必不可少。实际上,如果facebook的RIBRA,或者其他民间数字货币真的开始启动,并在世界上广泛使用,那么,美国或各国的央行再要推出自己的数字货币,就可能遇到麻烦,甚至可能根本无法开启。

也许正是这样,才成就了日本极为独特的数字货币的未来愿景。尽管“数码日元”协议会是民间主导,但是,如果仔细观察其组成成员就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实:担任议长的山冈浩巳是Future株式会社董事,他到2018年为止担任日本银行结算机构局长,是原日本银行银出身的人才。同时,担任事务局的迪卡雷特的母公司互联网创意(IIJ)的董事长胜荣二郎,则是原日本财务省次官。

也就是说,“数码日元”协议会虽说是民间主导,但也与金融当局有着很深的联系和沟通。而且,金融当局的金融厅、财务省和日本银行也作为观察员参加了协商会的讨论。这样看来,“数字日元”协议会的设立与其说是在日本银行和民间之间进行了拔河竞争,不如说,民间探讨CBDC的高涨热情实际上正是因为希望日本银行能一起迈出坚定的一步。

第四,由此可以看出,数字日元成功关键在于日本银行的主动倡议。实际上,在美国,同样出现了这一发展思路上的动向,为讨论美元数字化的具体形态,成立了非营利团体的“数字美元财团”。而这个财团的中心人物,是有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前会长这一有公共部门经验的大员,看上去,与日本的情况颇有相似之处。

像这样官民分担不同角色,在中央银行拥有的“制度性的优越性”的背景下,活用民间的“技术性的优越性”的想法,在中岛教授看来,也许正是一个理想的方向。

当然,就数字货币,中央银行不能像以前那样等到民间技术成熟再去转用这些技术,毕竟这次新技术是用来创造货币,对中央银行无疑也是第一次体验。这个尝试能否真正顺利,并不能轻易预测。

在技术方面,虽然可能不得不借用民间的智慧,但是CBDC是用通牌(token)型还是账号(account)型来做制度设计,日本银行也一定会注意把握主导地位。就这一问题,日本银行副行长曾表明过自己的基本思路,可以参照我头条 2020-06-05文章《央行数字货币一定要慎重!日本银行副总裁道破不利因素》( https://www.toutiao.com/i6834682291290112525/)

6月27日 参照摘译中島真志日本《董事长杂志》在线6月26日文章《数码日元”猛追美国和中国的剧本拉开序幕》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日本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