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把黑人女奴当小白鼠练习手术,美国“现代妇科之父”雕像终被推翻

新闻来源: 海外即时通 于 2020-06-26 8:14:56  


美国医生马里恩·西姆斯被誉为“现代妇科之父”。美媒《今日美国》近日在其专栏“事实查证”中报道了他极富争议的一面。

从19世纪90年代到2018年,纽约中央公园的纽约医学院对面一直矗立着马里恩·西姆斯的雕像。这位19世纪的著名医生在纽约市、南卡罗来纳州和宾夕法尼亚州都有雕像。

西姆斯被称为 "现代妇科之父",他为医学领域贡献了革命性的工具和技术,比如现代的窥阴器和西姆斯体位(肛肠科诊断时的有效体位)。然而,他医学突破的灵感来自在不使用麻醉的情况下,对黑人女奴进行的许多次手术实验。

在妇科被人厌恶且很少从业人员的情况下,西姆斯开始行医,他发明了阴道窥器,一种用于扩张和检查的工具。他还开创了一种修复膀胱阴道瘘的手术技术,这是19世纪常见的分娩并发症:子宫和膀胱之间的撕裂导致持续疼痛和尿液泄漏。

今天,我们从西姆斯拥有的记录中知道了三位女性瘘管病患者的名字:露西、安纳奇和贝西。第一位手术者是18岁的露西,她在几个月前生下了孩子,此后一直无法控制自己的膀胱。在手术过程中,患者全身赤裸,被要求跪坐在膝盖上,并向前弯曲,手肘支地,头靠在手上。露西在其他近十名医生的注视下,忍受了长达一个小时的手术,痛苦地尖叫着、哭泣着。

正如西姆斯后来写道:“露西忍受的痛苦是极度的。”由于他采用了有争议的手法,使用海绵将尿液从膀胱中吸出,露西血液中毒了,病情变得非常严重。西姆斯写到,“我以为她会死。露西花了两三个月的时间才从手术中完全恢复过来。”

西姆斯的错误信念是,黑人不像白人那样体验到疼痛,因此他决定不使用麻醉。根据弗吉尼亚大学进行的一项研究,这种观念今天仍然存在。相关论文发表在2016年4月4日的《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

为西姆斯辩护的人说,这位出生在南方的奴隶主受限于时代。对他来说,目的就是手段,而且患有瘘管病的受奴役妇女很可能非常想要治疗,以至于她们会同意参加他的实验。不过,历史并没有记录她们的声音,而且奴隶主乐意从她们的康复中获取经济利益。除了妇女们的“同意”,当时没有其他的法律要求。

批评者说,西姆斯更关心的是做实验,而不是提供治疗,他造成了病人难以言表的痛苦。他是在黑人没有痛觉这种种族主义观念下进行医学操作。这是漫长种族隔离历史在医学界的表现,完全不符合道德。

西姆斯于1813年出生于南卡罗来纳州兰开斯特县,当时没有今天这样严格的医学课程学习和培训。他进入了医疗行业,跟随一位医生实习,参加了三个月的课程,并在杰斐逊医学院学习了一年。此后,西姆斯开始在兰开斯特行医。后来他搬到了阿拉巴马州的蒙哥马利。在他的前两个病人去世后,他寻求一个新的开始。

正是在蒙哥马利,西姆斯通过保护富有白人种植园主的财产,而在他们中间建立了自己的声誉。据华盛顿大学医学人文科学大学教授甘博介绍,西姆斯的事业深深植根于奴隶贸易。西姆斯在蒙哥马利贸易区的中心地带建立了一家八人医院。大部分的医疗服务都是在种植园里进行的,一些顽固的病例被带到了像西姆斯这样的医生那里。医生们“修补”奴隶们,让他们能够再次为他们的主人生产和繁殖。否则,她们对主人毫无用处。

这就引出了“健全”的概念。成为一个“健全”的黑人女奴,她们要能够劳动和生孩子。对于这些女性来说,有了瘘管的问题,她们就不那么“健全”了。

和19世纪的大多数医生一样,西姆斯原本对治疗女性患者没有什么兴趣,他没有接受过专门的妇科训练。事实上,检查和治疗女性器官被广泛认为是令人反感和不体面的。然而,当他被要求帮助一位从马背上摔下来、患有骨盆和背部疼痛的病人时,他对治疗女性的兴趣发生了变化。

为了治疗这个女人的伤势,西姆斯意识到他需要直接观察她的阴道。他让她四肢着地,身体前倾,然后用手指帮助他看到里面。这一发现帮助他开发出了现代窥阴器的前身:一个锡制勺子的弯曲手柄。

从他的检查中,西姆斯可以看到病人患有膀胱阴道瘘。由于没有已知的治疗方法,西姆斯在1845年开始尝试用手术来治疗这种瘘管。如果患者的奴隶主人提供衣物并缴纳相关税款,西姆斯实际上就拥有了这些妇女的所有权,直到她们的治疗完成。他后来在自传《我一生的故事》中反思,当病人是属于自己的“财产”时,对他来说有许多方便之处。

据西姆斯说,这是他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光”,“从来没有任何一天, 我缺乏手术对象。”

可是患者同意了吗?

西姆斯写道,这些妇女“吵着”要做手术,以缓解她们的不适,但她们是否同意这一点,从未被任何其他历史记录所记载。正如华盛顿大学性别、女性和性研究助理教授贝蒂娜·贾德指出的那样,同意并不总是关于“你是否能说同意,还在于你是否能说不同意”。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西姆斯的瘘管手术都不成功。在为17岁的女奴阿娜尔卡做了30次手术后,他终于“完善”了自己的方法。经过4年的实验之后,他开始在白人妇女身上做手术,这回使用了麻醉。这在当时的医学领域是新鲜事。

作家和医学伦理学家哈里特·华盛顿说,西姆斯的种族主义信仰影响的不仅仅是他的妇科实验。在他的妇科实验前后,他还对被奴役的黑人儿童进行了手术治疗试验,试图治疗“新生儿破伤风”,但几乎没有成功案例。西姆斯还认为,非裔美国人的智力不如白人,并认为这是因为他们的头骨在大脑周围生长得太快。他给非洲裔美国儿童做手术时,会用鞋匠的工具撬开他们的骨头,松开他们的头骨。

19世纪50年代,西姆斯搬到纽约,开设了第一家妇科医院,在那里,他继续在病人身上测试有争议的医疗方法。当西姆斯手下有任何病人死亡时,他说,责任完全在于“他们的母亲和照顾他们的黑人助产士的懒惰和无知”。他不相信自己的医疗方法有什么问题。

医学伦理学家哈里特·华盛顿说,西姆斯的做法在他生前引发了争议。他的一些白人同事甚至公开反对他的实验,说他做得太过分了。

可是西姆斯继续在医学领域巍然屹立,被誉为医学先驱。他的雕像坐落在纽约市中央公园的纽约医学院对面,以及在南卡罗来纳州和他的旧医学院外。

几年来,活动人士一直致力于拆除中央公园的雕像。2018年1月,纽约市长咨询委员会宣布他们决定移除西姆斯雕像。该雕像于2018年4月17日从中央公园移走。它目前的牌匾将被一个教育公众的牌匾所取代,让公众了解纪念碑的起源以及西姆斯对有色人种妇女(主要是黑人女奴)采用的有争议的医学实验。其中三名女性,被他“以医学和科学进步的名义使用了身体”,即前文说到的露西、安纳奇和贝西,她们将在历史和新的牌匾上占据应有的位置。

这并不是一个新的观点。1941年,一篇题为 “黑人对外科手术的贡献”的论文发表在《国家医学协会杂志》上。塔斯基基研究所的约翰·肯尼博士写道:“我建议为那些被当作小白鼠而为外科手术做出巨大贡献的无名黑人树碑立传。” 肯尼指的是无数像露西、安纳奇和贝西这样的人,他们的故事已经被从历史中抹去。

#美国种族歧视# #黑人命贵#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1)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