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前共和党女总统候选人将投票给拜登:美国需要的领袖,不是政客

新闻来源: 海外即时通 于 2020-06-26 8:13:43  


大西洋月刊报道,美国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惠普公司前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卡莉·菲奥莉娜,公开表示她将投票给拜登。

卡莉·菲奥莉娜认为,那些说特朗普应该在11月的大选中落败,但又坚持不投票给拜登的共和党人并不诚实。

四年前,菲奥莉娜还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也曾一度是泰德·克鲁兹(注:美国德克萨斯州共和党籍参议员)的竞选搭档。她说,特朗普必须下台,这意味着她将投票给拜登。

菲奥莉娜不会保持沉默,不会写下一个新的候选人名字,或者投票给第三方。她告诉我:“我已经说得非常清楚,我不可能支持唐纳德·特朗普,而总统选举是非此即彼的选择。”

为了这个决定,以及是否要公开这个决定,她内心十分挣扎。但她说,这种挣扎是共和党人需要做的,包括那些将支持特朗普合理化的人,尽管这些人对特朗普的一些政策或司法任命有不同意见。

她说,“作为公民,投票不仅仅是在方框上打个勾。这是一个有关我们想要去向何方的声明,我认为现在真正需要的是能够团结国家的真正领袖。拜登是一个谦逊、富有同情心和有个性的人,这让我很受鼓舞。他通过一生的努力证明了他的品德。现在公共生活中处处都需要谦卑和同情,而且人品很重要。”

当然,特朗普的死忠会对菲奥莉娜不屑一顾。多年来,她一直表示,特朗普不是一个真正的商人,他缺乏个性,是独裁者的典型,弹劾他“至关重要”。

但她不是那种刻板印象中的顽固共和党人,在2016年竞选之前,她曾是2010年茶党的参议员候选人,也曾是惠普的首席执行官。四年前,她把票投给了特朗普,即使特朗普已经被曝光,他是这样评价菲奥莉娜的:“看看那张脸!有人会投票给这张脸吗?你能想象这是我们下一任总统的样子吗?”

(注:茶党是2009年美国保守派民众自发组织的运动,其名字源于美国历史上有名的波士顿倾茶事件,属于比较极端的共和党内派别。该运动的成员呼吁降低税收,并通过减少政府支出来减少美国的国债和联邦预算赤字。)

菲奥莉娜表示,阿拉斯加州参议员丽莎·穆尔科斯基把政治置于原则之上,因为她同意前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的观点,认为特朗普是对宪法的威胁,但她却正在为是否投票给特朗普而“挣扎”。约翰·博尔顿曾表示,看在美国的份上,他希望特朗普输掉大选,但他会写上另一个保守派共和党人的名字(注,博尔顿就是刚刚出书的前特朗普国家安全顾问)。

在菲奥莉娜看来,博尔顿“作为一个保守派共和党人,拼命想在党内保住自己的地位”。至于克鲁兹,则已经变成了特朗普的狂热支持者——她说她已经好几年没有和克鲁兹说过话了。而至于特朗普,她说他可以在推特上爱说什么就说什么。

支持一位民主党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当菲奥莉娜考虑到一些她非常关心的问题时,比如限制政府开支和限制堕胎。她在与致力于增加企业领导层多样性的“释放潜力基金会”合作的同时,也在关注新冠疫情如何暴露了美国的不平等,她还要对此大声疾呼。

她表示,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和伊丽莎白·沃伦说的是对的:权力结构已经被企业过度控制了。但如果保守派真的想为此做些什么,他们需要从坚持自己的原则开始。

以下是经过编辑和删减的采访记录。

记者:汤姆·尼科尔斯是一名教授、作家,也是攻击特朗普的共和党人。他在几周前发推说:“我不知道谁和我是一伙的。”共和党在过去几年里发生了什么,你知道谁和你是一伙吗?

菲奥莉娜:我是一名注册的共和党人,但我不认为我应该效忠于某个政党。我相信作为一个公民,我应该忠诚于我的社区、宪法和其他美国人民。而且尤其是在特朗普时代,当然在此之前也有过,我们已经见证了乔治·华盛顿对我们的警告,那就是政党的问题在于人们只关心胜利,而会忘记价值观和政府治理。所以,正如我之前公开说过的那样,我不关心自己是否是忠诚的共和党人,也不关心 “我的同伙”在政党中的位置。

记者:当前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说特朗普是对宪法的威胁时,丽莎·穆尔科斯基说她同意马蒂斯的观点,但仍在挣扎是否支持特朗普,你理解这种挣扎吗?

菲奥莉娜:如果是从一个政客的角度,那么我理解她。我的意思是,政客专注于取得胜利。而所有的政客,共和党内选举出来的政客,都已经与特朗普的基础力量进行了斗争。所以我不会从原则或信仰的角度来理解这种斗争,但我的确可以从一个政客的角度来理解。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正在对政治失去信心,为什么太多的人认为所有的政客都是一样的。

记者:你是否已经决定了11月要投给谁?

菲奥莉娜:我已经很明确地表示了,我不能支持唐纳德·特朗普。而且你知道,总统选举是非此即彼的......我要说的是:我认为,我希望拜登能明白,这个历史时刻需要他成为一个领袖,而不是一个政客。

记者:所以你是要投给乔·拜登吗?

菲奥莉娜:呃,不到11月还不能见分晓。我不会投给特朗普,但这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选择。所以如果在选票上只有两个选择,那么我选拜登。

但我想说的一个重点是:拜登要成为一名政客,就要承受巨大的压力,和所有政客一样。然而这个国家正在寻找的是一位领袖。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嗯,政治是关乎输赢的。我是对的,你是错的。不幸的是,它往往是一场极端之间的争论。而直正的领导者则要解决问题,取得进步,让事情变得更好,这意味着它需要谦逊、同理心和协作。我认为此刻需要拜登成为一个领袖。拜登是一个谦逊、富有同情心和个性的人,这让我很受鼓舞。我认为他通过一生的努力证明了他的品德。

记者:那约翰·博尔顿呢?他说他会选一个保守派共和党人,尽管他希望特朗普输掉?

菲奥莉娜: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看。我读不懂他的心思,但我认为他作为一个保守派共和党人,拼命想在党内保住自己的地位。也许这就是他这么说的原因。

记者:特朗普总统进行了税收改革,任命了各级法官,而且他还将推迟所有拜登会带来的自由主义政策。这些还不够吗?

菲奥莉娜:我为他挑选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和他任命到下级法院的大法官们鼓掌致意。我是反堕胎人士,并不完全同意他的税收改革方案,也不同意救助大公司。我的意思是,我并不总是赞同共和党的立场。但是,我和乔·拜登在政策上也有很多分歧,和民主党中更激进的一派在政策上也有很多分歧。然而,当拜登谈到国家的灵魂时,他是在谈论价值观、原则和品格。比如政府各部门的平等原则,以及解决问题应该一个两党合作的过程。我认为所有这些都很重要。

记者:堕胎对你来说是一个重要的问题。特朗普表示,他一直致力于禁止堕胎,并任命了支持限制堕胎的法官。但拜登不会这么做。你如何权衡这个关乎生死的问题?

菲奥莉娜:绝大多数美国人都同意,怀孕五个月后以任何理由堕胎都是错误的。然而,尽管有一些立法摆在我们面前,我们却没有在这方面取得进展。这是因为我们把政治搞得极端化了,你要么支持孕妇选择权,任何时间都可以堕胎;要么就支持反堕胎,这其中没有中间地带,必须通过人格修正案。在这方面我们没有取得进展。

所以,应该把重点放在人们达成共识的方面,并实际解决怀孕五个月后堕胎的问题。让我们从这开始。我的立场已经公开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深切地关心未出生的生命,因为每个生命都有巨大的潜力,都是上帝赋予的。堕胎是对穷人和有色人种的歧视。但如果我们关心未出生的生命,也需要关心这个世界上存在的生命。这意味着必须在刑事司法改革和警察改革方面取得进展。我们必须挺身而出,承认系统性的种族主义和结构性的种族主义,并在这些方面取得真正的进展,因为这里有太多的生命被浪费、被忽略、被否定和被漠视。更不幸的是,光天化日之下被谋杀。

记者:拜登是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他也在为自己的立场而挣扎。但他已经开始减少限制,而不是增加限制了。

菲奥莉娜: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他是有机会当领袖的,而不仅仅是玩弄政治。拜登可以做到这一点,通过做领袖来解决问题。他可以在两党基础上找到共同点。

记者:我们正处于重新思考经济的时期。你希望看到用怎样的保守性财政方案来重新考虑经济走向?

菲奥莉娜:几十年来一直在发生的事情是:大公司利用大政府的权力,使他们的企业变得更大、更强、更有利可图。这是事实。很多行业都是如此。所以我们必须从根本上认识到这一点。我相信,正如国父们说的那样,这就是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制定宪法的原因。

权力集中就是权力滥用。所以大公司利用大政府,富人利用复杂的税法为自己谋利,所有这些事情,联邦政府及其构成方式,偏袒的都是那些大型的、有权的、有钱的、有关系的人和机构。只要有可能,我们就应该把钱批给各州,而不是把钱留在华盛顿特区。

当应对疫情时,政府本应该把这条加入《救助法案》。这意味着我们必须有合理的监管,让大公司负起责任。无论是金融、能源还是技术公司,都是如此。这也意味着政府必须采取特别措施帮助小企业生存,并确保小时工有机会谋生。这些都是必需的。

现在,有很多人听了这些会说:“孩子,你听起来不像共和党人。”好吧,没事。也许我听起来也不像民主党人,但我认为这些才是真正有效的措施。还有一个问题是:与小时工的工资相比,大企业高管们现在的工资实在是高得太离谱了。商界应该承担责任,因为如果他们不承担,最终政府会扛下这个责任。而让政府买单是不对的。

记者:你是否担心我们走出疫情后,会出现更多的不平等和结构性问题?经济是否会变得更糟?

菲奥里纳:我同意伊丽莎白·沃伦的观点,她说金融业集中了太多的权力。我也同意伯尼·桑德斯的观点,即我们的医保体系并不适合所有人。我不同意他们的地方是,他们的答案是设计一个大的政府计划来解决所有这些问题。而权力的集中就意味着权力的滥用,我们深知这一点。所以如果继续建立庞大的政府官僚机构来控制一切,你猜怎么着?大人物会变得更强大,富人会变得更富有,因为他们知道如何玩转这个体系。而与此同时,小人物被击垮,弱势群体也不会好过。

所以是的,我对此非常担心。我和很多美国人一样,还很担心这次疫情暴露了我们的经济是多么的不公平。这不是新闻,但我认为人们正在意识到这一点。法律之下没有平等的正义也不是什么新闻,没有平等的成功机会也不是新闻。所有这些问题都已经积存已久,政客们也争论了很久,但并没有好转。所以现在我们需要的是解决问题和领导力,而不是像往常一样的政治。

记者:竞选时,你的主张是要给政府带来一些商业思维。这也是唐纳德·特朗普自我定位的一部分。他是否证明了政府不需要商业思维?

菲奥莉娜:特朗普多才多艺,但他不是一个成功的商人。我知道政府和商业是不同的。但政府可以从企业那里学到的是:强调结果、事实、数据和数字。

当我们审视一个国家所面临的问题时,事实、数据和数字长期以来都非常清楚。商业准则还会给政府带来另一个借鉴,即对顾客的重视。政府的客户是谁?公民,还是公民。商业还能带来持续询问客户、调查客户,使用技术服务客户的能力。我在竞选期间也谈到过这一点。现有的技术可以让公民——而不是政客——积极参与讨论当今的每一个热点问题,然而政客们却不愿使用这些技术,政府也不用。

最后一点启示:每一块钱都很重要。在商业中,美元至关重要。没有机会印钞,因此要花很多时间来决定如何花钱。联邦政府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优先考虑如何花钱的问题了,这就是为什么政府一直在花越来越多的钱。我们现在谈论的问题还是40年前的那些问题。

记者:你是泰德·克鲁兹的竞选伙伴。你最后一次和他说话是什么时候?(注,共和党的重要政客,现任德州参议员,特朗普的支持者)

菲奥莉娜:几年前。

记者:你对他转而支持特朗普有何看法?

菲奥莉娜:我不会给他找借口。这让我很失望。我曾公开表示,我对很少有政治家愿意站出来讲价值观和原则感到失望。但遗憾的是,如果你身在政界,我能理解这一点。民众厌倦了政治和政客,不管他们是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就像希拉里过去常说的那样,你参与政治就是为了赢。

记者:像克鲁兹这样的转变对共和党的未来意味着什么?如果特朗普输了,共和党是继续仰仗他,还是努力忘记他?

菲奥莉娜:说实话,我不知道。

记者:你有过身为女性的从政经历。拜登将选择一位女性作为竞选伙伴。她需要注意什么?

菲奥莉娜:我会把从政和我成为第一个领导财富50强公司女性时的经历相比。当你不一样的时候,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审视的标准是不同的,批评的标准是不同的,期望值也是不同的。既要高得多,又要低得多。没有理所应当的信任,也没有人觉得你一定有能力。犯错的余地要小得多。

我记得自己作为总统候选人曾在国家电视台接受采访,采访者问我:“我们德州有一个观众问:‘难道女人的荷尔蒙不会阻止她在总统办公室任职吗?’ 换句话说,女人是不是太情绪化了?”我在电视上停顿了一下,然后说:“天啊,能不能想出一个例子,是一个男人的判断力被他的荷尔蒙蒙蔽了,包括他在总统办公室里?”这是一个有趣的例子,也是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例子。

男人是我见过的最情绪化的生物,荷尔蒙对他们的影响不小。然而人们总是担心女人的情绪。当你不一样的时候,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有人对我说:“你在辩论台上的笑容不够灿烂。” 没有人会对任何一个男人做出这样的评价,任何一个男人。

记者:如果特朗普总统在推特上提到你和这次采访你会怎样?

菲奥莉娜:老实说,谁爱发谁发吧。我不会花一辈子的时间去惹怒别人。我一生都在努力通过与他人合作产生积极的影响。这意味着如果我错了,我希望我能承认。当有人教我一些我需要学习的东西时,我希望把它囊括进来。但这也意味着我必须坦率地说出我是谁,我的信仰是什么,我一生中学到了什么。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4)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