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纽约城恢复上班 有人狂喜“能见到家人以外的人太兴奋了”

新闻来源: 纽约时间 于 2020-06-25 10:50:05  


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在今天(6月2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今天对纽约市来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天。”他说,这是该市在抗击新冠病毒疫情之后,朝着振兴经济迈出的“最大一步”。

随着纽约疫情从4月6日的6374例新病例的峰值下降,阳性检测率从4月初的60%降至目前的1%,纽约市开始分四个阶段逐步重新开放。6月8日,纽约市开始了第一阶段的重新开放,建筑和制造业恢复了活力,路边的零售店也开始营业。而今天纽约进入的是第二阶段,也就是白思豪口中“最重要的一个阶段”。预计本周将有多达30万人重返工作岗位。

100多天前,随着疫情席卷全城,纽约全城的办公室处于休眠状态,商店关闭,街道和人行道几乎被废弃。

三个月来,纽约人第一次可以外出就餐,不过只能在户外的桌子上用餐。购物者可以再次进入实体商店。蓬头垢面的人可以去见Tony老师了。对着屏幕的孩子们终于可以爬上操场上的单杠。办公室职员可以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了——不过很多人还没有。

今天早上,在宾夕法尼亚车站,一群人陆续下了车,客流稀薄但稳定。许多人数月来第一次穿上了职业装,很多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流露出了狂喜之情。

“能回去上班真是太好了,”在长岛从事商业房地产工作的乔安娜·帕蒂利斯(Joanna Patilis)说。她说,她的办公室已经把员工分成两组,每个组每周来上两天班。

帕蒂利斯说,在和三个孩子在家里待了一段时间后,她期待着与同事们见面。“能重新开张,能见到家人以外的人,我很兴奋,”她说。

不过,大多数白领员工今天并没有返回工作岗位。据《华尔街日报》(theWall Street Journal)报道,房地产经纪人和房东预计,周一只有10%至20%的员工会回到办公室。而代表纽约市一些最大私营部门雇主的商业团体“纽约市合作组织” (Partnership for New York City)本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来自60家在曼哈顿设有办公室的公司的受访者预测,到8月中旬,只有10%的员工(即13万人)将重返工作岗位。

即使回去上班的人,也会发现职场跟原来的不一样了,比如他们需要戴上口罩,与同事保持距离,甚至即使身在办公室也要继续在网络上开会。如何通勤?如何坐电梯?原先习以为常的程序,现在也会面临新挑战。

白领工人暂时不会回来

89岁的拉里·西尔弗斯坦(LarrySilverstein)今天回到了他位于世贸中心七号大楼的办公室。

他是世界贸易中心的开发商,西尔弗斯坦地产公司(SilversteinProperties)的所有者,与他一起来到现场工作的,还有该公司三分之一的员工。

对西尔弗斯坦来说,重返办公室和面对面的团队合作给他带来了“一种快乐,一种成就感,一种能够正常工作的感觉。”他不相信疫情会对办公室工作或纽约市带来永久的不利。

“我经历了9/11。我记得有人告诉我,我们永远无法让人们回到曼哈顿下城,”西尔弗斯坦说。“永远不要做空纽约,因为纽约总会回来的,而且会比以前更大更好。”

这家公司做出了巨大的调整以适应新常态。该公司首席运营官迪诺·弗斯科(DinoFusco)对《纽约时报》说,自愿返回现场工作的员工被分为三组,每组两天现场工作,四天远程工作。弗斯科说,公司在前台安装了有机玻璃防护罩,并在门和旋转门等经常接触的公共区域表面涂上了抗菌膜。

和这家公司一样,纽约的房地产公司普遍更渴望回到办公桌前工作,它们一直认为,在家办公不能取代办公室里的面对面交流。这当中包括帝国大厦的所有者帝国房地产信托公司(EmpireState Realty Trust)、以及全球最大的写字楼业主之一布鲁克菲尔德地产合作公司(BrookfieldProperty Partners),这些公司在本周将有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员工回到办公室。

除了房地产业,另一个希望继续重返现场工作的行业是金融业,这些公司发现家庭办公室很难复制交易大厅的环境。

纽约市最大的商业租户之一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表示,目前没有要求任何人返回办公室,不过到7月中旬,预计大约一半的交易人员将回到其曼哈顿总部。

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首席执行长戴维·所罗门(DavidSolomon)在纽约封锁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坚持去办公室,不过,该行本周只有约10%的员工回来。经理们被告知不能主动要求任何人回来,而是得让员工自愿报名。

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预计,在纽约的13300名员工中,从7月1日起将有约5%的员工开始回到办公室,首批人员主要来自交易部门和其他无法在家高效工作的团队成员。

相比之下,许多科技和媒体公司表示,让员工在家工作的情况好于预期,因此不急于回到办公室。行业组织CoreNetglobal最近进行的一项全球调查显示,只有15%的公司说,他们的办公室使用率将在6个月内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38%的公司说,需要一年多的时间才能让所有人恢复办公。

推特公司(Twitter Inc.)上个月告诉员工,他们可以无限期地在家办公。该公司说,周一不会重新开放其纽约办公室。广告巨头埃培智(InterpublicGroup of Companies)的代理公司在纽约市雇用了近1万名员工,该公司已经告诉员工,他们将继续在家工作,至少要等到劳工节为止。宏盟集团(OmnicomGroup Inc.)说,将等两到四周后开始恢复现场工作。这家广告巨头的一位发言人说,即便如此,他们也不会强迫员工回到办公室。

人们普遍不愿重返办公室,这意味着纽约市的经济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从疫情的冲击和随之而来的企业关闭中恢复过来,毕竟纽约的经济是以人口密度为基础的。即使房屋大部分空置,房东仍在继续收取租金,但依赖上班族的商店、餐馆和酒吧不太可能在短期内恢复人气。

新常态

那些回来的人发现,等待他们的是截然不同的工作场所。

许多写字楼已经为了重启做了数月的准备,实施了新的安全和清洁流程。费希尔兄弟企业(FisherBrothers)在中城拥有5座办公大楼,合伙人肯·费希尔(Ken Fisher)表示,他的大楼将使用热扫描仪检查每个进入者的体温。所有公共区域都放置了洗手液,每台电梯一次只允许四个人进入。

54岁的技术顾问迈克·查普曼(MikeChapman)对《纽约时报》说,在与未婚妻在一间小公寓工作了三个月后,他很高兴能重返工作岗位。但他将是他办公室七名员工中唯一一个回去的人。

“回到办公室时感觉也不太正常,你不能以同样的方式社交,你不能亲自参加会议,所以人们需要明白,我们无法回到正常状态,”软件公司Dashlane的首席人力资源官西亚拉·拉哈尼(Ciara Lakhani)说。但拉哈尼说,开放办公室能提振职员的士气。“有些人告诉我们,‘只要能看到办公室里的植物,或者感觉自己在上班,就能给我精神上带来帮助,’”拉哈尼说。

虽然现阶段重启仍会面临许多限制,但恢复营业对业主来说意味着希望。

在皇后区法拉盛的名发廊(Fancy Wave Beauty Salon)里,发型师戴着防溅面罩、手套和口罩为客户打理头发。店主德里克·陈(DerrickChan)说,他对重新开业感到兴奋。

“我们只能呆在家里,没有收入,”陈先生说。“所以你一定要存钱以备不时之需。”

查尔斯·德·蒙特贝罗(Charles de Montebello)在曼哈顿经营录音室。他说,他的五间录音室中,本周开了两间。周一,这两个录音室全天的时段都已经被预订出去。

“生意关门以来,我的收入几乎蒸发了90%,这让我很难受,”德·蒙特贝罗说。

餐馆也终于可以开始缓慢恢复,已有3000多家餐馆申请重新开业,提供户外餐饮服务。白思豪此前估计,第二阶段将允许5000家城市餐馆重新开业。据估计,纽约市共有约2.5万家餐馆、咖啡馆和酒吧。白思豪表示,今晚他和太太就会在户外的餐馆吃一顿饭。

零售商也希望一旦顾客可以闲逛并试穿衣服,销量会有所提升,只不过目前客人还无法像过去那要随心所欲地逛街。

在梅西百货位于先驱广场(Herald Square)的旗舰店,顾客暂时无法试用化妆品。试穿的衣服会在试衣间里搁置24小时后再重新放回货架上。工人们将接受体温检查。收银台安装了塑料隔板。

萨克斯第五大道精品百货店(Saks Fifth Avenue)计划于周三重新开业,将新建100个洗手液消毒站,并对自动扶梯扶手进行新的紫外线消毒。

如何通勤?

重新开放的第二阶段也是对城市交通系统安全运送日常乘客的有效性的又一考验。

地铁每天的客流量已经上升到疫情前的17%——较大都会运输署(Metropolitan transportationAuthority, MTA)最初的预测高出两个百分点。地铁在工作日的平均载客量从4月份的不足40万上升到近100万人次。交通部门官员说,他们预计未来几周的地铁客流量将超过200万,今年夏天晚些时候将达到近400万。

纽约州长安德鲁·库默(AndrewM. Cuomo)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要求公交乘客佩戴口罩。周一早上可以看到,大多数人都照做了,但总有例外。

史坦顿岛居民纳尔吉兹·阿齐兹(Nargiz Aziz)周一去世贸中心附近通勤上班。她说,她没有戴口罩,结果在火车上被人盯着看。20岁的阿齐兹说,“它让我透不过气来,很不舒服。它也不能真正保护你。”

尽管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说,冠状病毒在物体表面传播并不常见,但MTA每月仍要花费数千万美元,昼夜不停地对公交车、火车车厢和车站进行清洁和消毒。该机构还在测试新的防病毒技术,比如通过紫外线和在表面喷洒抗菌喷雾剂进行清毒,同时还建议交通官员考虑使用热感摄像机来跟踪乘客的温度,并使用人工智能来跟踪有多少人戴着口罩。

根据数据研究机构Elucd在6月11日进行的一项调查,三分之二的纽约人对于在疫情乘坐火车和公交车感到不安,预计很多人将转而自驾车通勤。停车行业的领导者说,一些公司正在考虑为员工停车提供补贴或支付费用。

贝克·麦坚时国际律师事务所(BakerMcKenzie)纽约办事处管理合伙人斯科特·布兰德曼(ScottBrandman)说,他已与车库和停车预约服务机构SpotHero取得联系,探讨各种选择。公司正在考虑为员工骑车和停车提供补贴,以及鼓励拼车。

如何坐电梯?

在发生疫情前,进入电梯封闭的空间后就需要遵守特殊的礼仪:所有人脸冲着前方;为晚一步的人扶住门;别找人搭讪,盯着手机就好。现在,卫生机构和医学专家敦促电梯乘客遵守附加规则:戴口罩;用牙签之类的东西或指关节按按钮;尽可能避免说话。

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医院(Emory UniversityHospital)的副首席医疗官、传染病医生科琳·克拉夫特(ColleenKraft)说,如果乘客遵循这些建议,“电梯基本上是没有风险的。”

纽约重新开放的指导方针规定,写字楼的电梯容纳必须保持在一半以下。雇主“必须建议员工和访客在包括电梯在内的公共区域遮挡口鼻”。电梯表面应经常清洁和消毒。

曼哈顿世贸中心一号大楼是美国最高的建筑,共有62部电梯,每一部都能舒适地坐上10个人。而在今天复工时,这些电梯将比平时更空。

“我们现在把每次乘坐电梯的人数限制在4人,”管理这座104层摩天大楼的Durst Organization的发言人乔丹·巴洛维茨(Jordan Barowitz)说。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Harvard T.H. Chan Schoolof Public Health)健康建筑项目主任约瑟夫·艾伦(JosephAllen)说,电梯引发焦虑是可以理解的。不过确定病毒暴露危险的三大因素包括了强度、频率和持续时间。对于大多数上班族来说,乘坐电梯的频率很低——一天中可能只有一两次往返,而且每次持续时间只有一分钟甚至更短,因此风险并不高。

限制人数、禁止交谈,为的是通过限制以飞沫或气溶胶形式释放的病毒数量来降低强度。艾伦说,电梯是“一个可以相当有效地管理风险的地方”。

口罩也是必不可少的。他引用了在传染病专家中很常见的一句话:“我的口罩保护你,你的口罩保护我。”

纽约城空空荡荡、死气沉沉的景象让人苦恼,如今,这座城市终于恢复了一些活力,但纽约每天仍有100多例新冠肺炎病例报告,而且一项旨在帮助追踪病毒传播情况的流行病追踪调查项目进展缓慢。与此同时,佛罗里达和德克萨斯等州在解除封锁限制后已经出现了感染病例迅速增加的情况。即使最乐观的人也知道,此刻的纽约只能摸索着前进。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