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新闻速递·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美媒:美国人发出了信号,赶走特朗普还不够,需要没有恐惧的生活

新闻来源: 海外即时通 于 2020-06-02 9:00:59  


纽约时报发表评论指出,乔·拜登希望在这一抗议和失去的时刻治愈这个国家的灵魂,并赢得总统大选。但他只是简单的告诉人们在11月去投票可能对实现这两个目标都没有帮助。

周六,针对乔治·弗洛伊德被警察折磨致死事件,抗议者在南卡罗来纳州哥伦比亚市举行示威活动。

在破坏性抗议活动持续了一周后,美国前副总统拜登发表了一篇电视讲话,呼吁听众设想一下非裔美国人的生活。他说:“试想如果你的丈夫或儿子,妻子或女儿每次离开家,你都在担心他们的安全。试想警察因为你坐在星巴克里而来找你问话。“

他说:“那种愤怒、沮丧和疲惫,是不可否认的。”

精疲力竭,确实,对于全国各地的许多非裔美国人来说,这个月简直度日如年。冠状病毒疫情继续造成他们不成比例的受到伤害,在佐治亚州、肯塔基州和明尼苏达州发生了一连串的高调杀人事件,其中后两起事件的受害者都是被警察折磨致死的,这导致了全国范围内的大规模示威活动。

周六,抗议活动震动了三十多个城市,抗议者对明尼阿波利斯市非裔美国人保安员乔治·弗洛伊德在被警方拘留期间死亡一事表示愤慨。示威者封锁了高速公路,放火,与警察的警棍和催泪瓦斯搏斗,痛苦和沮丧的情绪弥漫街头。

就在三个多月前,拜登在南卡罗来纳州初选结束后,在哥伦比亚市发表了胜选演讲。周六,抗议者表示,他们的诉求不仅仅局限于11月的总统大选所能提供的承诺。他们不仅要为乔治·弗洛伊德之死伸张正义,还要改变现有的政治和经济力量,防止下一个非裔美国人在警察拘留期间死亡,防止出现下一个在网络上疯狂传播的虐打视频。

21岁的哥伦比亚居民德文·莫恩是数百名参加了该市和平抗议活动的人之一。她说:“我已经厌倦了来到这里。我厌倦了被逼着做这些事的感觉。”

德文·莫恩在抗议活动中

24岁的塞拉·摩尔也参加了抗议活动,她拿着一块自制的标牌,上面写着“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她意识到,她和自己的祖母在过去一个世纪里一直在抗议着同样的问题。

她望着这支由数千名不同种族的抗议者组成的队伍。他们聚集在南卡州州议会大厦的台阶上做了一个简短的介绍,然后游行队伍出发前往当地警察局。

在她的旁边,放着另一个标语牌:“尊重我的存在,否则就等着我反抗吧。”

摩尔谈到选举时说:“我不认为选举能带来变化。他们早就告诉我们要这么做了,我们也照做了——看看现在还在发生的这一切。”

塞拉·摩尔在抗议活动中

她的言论表达了她的同龄人的一种共同情感,引起了政界人士、民权组织和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的注意,后者呼吁人们在困境中团结一致。亚特兰大市市长基沙·兰斯·博特姆斯说:“如果你想让美国发生改变,就去登记投票”。但对活动家和民主党领袖的采访,包括佐治亚州的斯泰西·艾布拉姆斯、长期从事民权工作的领导人、前总统候选人杰西·杰克逊和马萨诸塞州的众议员艾安娜·普雷斯利,都颠覆了这个典型的框架。如果民主党人想让民众投票,政党领袖需要倾听民众愤怒的原因。

艾布拉姆斯将过去一周的事件描述为,当人们迫切希望他们的痛苦得到证实时,就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她说:“你无法激励一个人去做他们不相信会真正带来改变的事。我们必须从承认’你们的感受和恐惧都是真实存在的‘开始。”

民主党是大多数非裔美国人的政治家园。在为民主党赢得总统大选的过程中,拜登试图取得一种平衡。他明确表示,已经和弗洛伊德的家人谈过了。他在周日早上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说:“我们是一个被激起怒火的国家,但我们不能让愤怒吞噬我们;我们是一个精疲力竭的国家,但我们不会让疲惫打败我们。”

拜登表示:“美国的灵魂岌岌可危”。他将警察和非裔美国人社区之间的紧张关系与把特朗普总统赶出白宫联系在一起。

此时此刻的事态可能仍在考验拜登将如何处理优先考虑的事项,因为疲惫不堪的非裔选民渴望看到的变化,远远大于恢复常态的承诺,而正是这一承诺推动了拜登的竞选活动。活动人士和民选领袖表示,要激励这些选民,意味着满足他们对变革的要求,并解决种族主义现实的问题。

但作为参议院中现代刑事司法体系的缔造者之一,这位前副总统如果不能解决系统性的不平等问题,就无法对抗种族主义,他也无法简单地通过回到前特朗普时代的美国来解决系统性不平等问题。

杰克逊最近接受采访时说:“我们的需求并不中庸,光靠赶走特朗普是无法实现的。”

拜登在南卡罗来纳州的胜利是他曾经一度陷入困境的竞选活动的转折点。他的支持者来自各个群体,但他的优势在于年长的非裔选民——他们称,非裔社区对拜登的熟悉和信任,再加上认为他有能力击败特朗普,赢得了他们的支持。

拜登要想在11月的大选中获胜,并兑现他对美国团结的承诺,可能需要为他带来初选胜利的联盟之外其他的支持力量。想要吸引更年轻的选民,他必须针对当前的绝望局面做出更多承诺,而不仅仅是把特朗普赶下台。

周四,牧师和宗教领袖们站在一起为乔治·弗洛伊德祈祷

在政策方面,一个由曾支持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的刑事司法专家组成的特别工作组已经成立。拜登最近发布了一份 "非裔美国人计划",内容涉及经济不平等和投票权等问题。在初选中支持桑德斯的杰克逊说,拜登是 "共识的缔造者",如果身边有合适的人,应该能很好为他助力。

但哥伦比亚市长斯蒂芬·本杰明说,拜登也必须尽量减少错误。他暗指最近的一场争议,即拜登在对一位不确定是支持他还是支持特朗普的非裔美国人说“你不是非裔美国人”之后道歉。

本杰明说:“无论好坏,每个候选人所拥有的最好资产是真实性”。他认为真实是向那些习惯于失望的人坦言的先决条件。“我确实相信,如果拜登是真心实意的,是一个真正关心别人的好人,我想人们会被这种真实所吸引的。”

和一个对政治体制感到不满的社群打交道可能会很困难。特朗普公开展示了试图劝诱非裔美国人脱离民主党,尽管他在周六对记者的评论中无意间明确表示,他所取得的进展甚微。特朗普在讨论他的选民基础时说:“MAGA(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就是让美国再次伟大。顺便说一句,他们(注:指特朗普的支持者,其中白人占绝大多数)爱非裔美国人,他们爱非裔美国人。MAGA爱非裔美国人。”

去年10月,特朗普在哥伦比亚的本尼迪克特学院举行的一个关于警察和刑事司法的论坛上发表了演讲,该学院长期以来就是一所非裔院校。而警察和刑事司法中的许多问题正是此次抗议者走上街头的诉求。特朗普赶在几位2020年民主党候选人的前一天发表了该演讲,其中也包括拜登。

特朗普当时说:“民主党的政策让非裔美国人失望,把他们的支持当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左派非裔美国人领袖对特朗普极为不满,许多非裔美国人选民也是如此。但他们也认为,民主党人有时是解决警察暴行和种族不平等问题的最大障碍。

“造成这些系统性不平等问题的部分原因在于,它们不仅超越了党派,还超越了时间。”艾布拉姆斯说,她是拜登正在考虑的潜在竞选搭档之一。她还表示:“我们必须明确指出,这不是针对某一时间或某次谋杀案,而是针对整个司法的基础架构。”

普雷斯利联合其他众议院议员,上星期在国会提出一项决议,谴责警察施暴、种族定性(注:指警察依照某人的族裔特征,来认定其犯罪或涉嫌某种行为)和过度使用武力。她指出非裔美国人社区面临的问题是:公共卫生危机、经济危机,以及在警察暴力的威胁下,"只是想办法活下去"。

经济专家预测,在美国面临全国性的经济衰退时,非裔美国人社区可能会受到尤为严重的打击。获得资金的渠道将很快枯竭,尤其是对非裔美国人企业主而言,而即将到来的“驱逐潮”可能会迫使全国各地的非裔美国人租房者流离失所。

普雷斯利在2018年是一名左翼反对派,她在一定程度上是用一种吸引非典型选民的策略击败了一名民主党在任者而成功当选议员的。她表示,如果当选的官员想谈及人民的痛苦,必须了解他们面对的“信任赤字”。

她说:“人们不参与,不是因为他们无知,或者他们知道的不够多,而是因为他们知道的太多了。他们每天都生活在其中。”

周六在南卡罗来纳州首府哥伦比亚举行的游行中,数千人聚集在一个有着丰富种族历史背景的州议会大厦前。老州议会大厦在内战期间被烧毁,新建的州议会大厦还包括了几座纪念雕像,纪念的都是19世纪该州一些公开的种族主义者。比如马里昂·西姆斯医生,他是外科领域的先驱,曾在非裔美国人妇女身上做过实验。而本杰明·蒂尔曼是前美国参议员和南卡罗来纳州州长,他对杀害非裔美国人居民的私刑暴徒给予肯定。

凯拉·布拉汉姆在从市政厅到州议会大厦的抗议途中

周六,州议会大厦的台阶上挤满了许多非裔南卡罗来纳州人。他们要求没有恐惧地生活的权利,这与一个多世纪前的西姆斯和蒂尔曼时代一些非裔美国人的诉求遥相呼应。

“显然我们的声音还不够响亮,”本尼迪克特学院28岁的学生凯拉·布拉汉姆说。她没去听特朗普在学校的演讲。

她说:"这不仅仅是过去几年或几个月存在的问题,从我生下来就没变过。我们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让你们觉得我们很重要。"

她说,就连她的名字也让人联想到这个国家遗留的非裔美国人暴力问题。

“布-拉-汉-姆",她拼出了她的姓。"这是奴隶主给我们冠的姓。我的曾曾祖母是南卡罗来纳州汉普顿的一名奴隶。”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1)

鸡蛋()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 【美国本地新闻信息】 【地区新闻信息汇总】 【即刻热度新闻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果有内容违规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